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民晚报》如此新奇的阳光

2018-10-10 22:29| 作者: 刘荒田|编辑: admin| 查看: 855| 评论: 0

      阳光有什么稀奇呢?何况在被称为“阳光地带”的北加州?然而,今天还是被烂熟的阳光震撼了。那是上午8点多,夏令时前天才开始,此刻等于数天前的7时多。我从南北向的日落大道,折入东西向的诺里爱格街。诺里爱格街长数英里,呈30度角,笔直,宽阔,斜向碧波粼粼的太平洋。

从旧金山海湾另一侧的群山上升起的太阳,已不止一竿子高。这辰光,驾车东行一点也不好玩,阳光笔直地刺入眼球,教人立即色盲,遮挡光线的便捷之法是戴上蛤蟆镜。好在我是走路族,站在街角,向东看去,大街是微微上升的坡面。无限鲜妍的感觉就是此刻产生的。

仅仅因为一个恰到好处的仰角,阳光就新奇无比。太阳越过双峰山头电视塔尖顶的瞬间,光一股脑儿倾下,满地活蹦活跳的光影,有如带金鳞的生猛至极的鲤鱼,我不由得蹑起脚。万物镶金,触目的物件,如屋宇,如电线杆,如拖卡的大货车,都带上纫线一般细而眩目的鎏金,金色上的霞光氤氲如雾。小的,如杂货店门户的货架,红的苹果、紫的番薯,黄的辣椒,白的葱身,都涂抹一层金漆,一起矜贵起来。路上的车子,都约齐了减速,缓缓蠕动,都成了金光闪闪的“神龟”。

我向坡顶极目,阳光把景物熔化,熊熊然,可以想象为一锅沸腾的钢水。我下意识地俯身,贴近地面。越过带黑色阴影的坡顶,仿佛看到彼岸的乡村,“金罩”里面的老屋,不安分的炊烟冲破亿万金丝的束缚,直抵云层。春水荡漾的田野,被阳光压缩为一块幻灯片。

由于太熟而绝难挖掘到“意义”的阳光,从坡顶伸出一只巨大无匹的手,向绿化带的底层,它在呼唤:别赖床了!于是,黄色的,白色的,开成了另外一个太平洋,风里俯仰着,与远处色彩总嫌单调的海呼应。而花信中的桃花,一堆堆的绛红,被阳光燃成别致的烈焰——有如酒精的燃烧,底部近于空无,而焰心以上蒸腾为云。我本来要疾走的,却不愿动弹,让阳光把我塑成黄金的雕像。

就在这一刻,发现与我一般的有野心的人并不少。穿红色运动衣,戴遮阳帽的妙龄女郎跑得好好的,却停下来,在阳光的瀑布里沐浴,下蹲,跳跃,纤秾得度的身体,举手投足都在挥舞金色的丝绦。我的邻居,早年是中国著名舞蹈家的马先生,86岁了,不久前大病一场,在医院躺了好久,回家以后深居简出,今天也来赶热闹,坐在阳光里,脸泛古铜色。我和他聊天,话题是一个:阳光的美妙。“我今天至少要走两千步,才对得起这天气。”他伸伸穿棉拖鞋的脚,豪迈地宣告。

是啊,妙不可言的阳光,沿山坡向大海漫流,如此之安详。人间因之而多了内蕴的力量。路上的人和车,都没有过激性的躁动。这时段,不可能有罪恶。

我站久了,沿坡上走。超市门外,店员把一辆辆购物车放整齐,镀银的车身眩得人眼花。停车场外的白樱花,居然变为粉红的玛瑙。一辆垃圾车隆隆开来,制造出这个早晨最大的噪声。

我本来要抱怨的,可是,穿蓝工作服的工人,跳下驾驶座,走向人行道,把垃圾桶拉向车旁的机械手之际,我又一次惊呆了!阳光把他变为金人,连塑料桶也成了金光闪烁的聚宝箱。

为此,我得出一个结论:凡人在恰到好处的阳光里,会变得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