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小小说) 闪闪路灯下

2018-10-10 13:49| 作者: 城北老伯|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533| 评论: 3

     手,我这只练了多次从水中夹起薄肥皂片的手,正伸进一个五十开外的老头的衣兜,悄悄地夹住一只鼓鼓囊囊的钱包,慢慢地向外拽……
     猛然,我的心一哆嗦——老头微闭的双眼似乎射出两道寒光,嘴角浮起一丝冷笑——要触霉头!
     第一次干这种买卖,别把老本也赔进去了!我轻捷地抽回手来,开始向车门处开溜。
     奇怪?老头此时分明是睡着了!他闭着眼,脑袋歪靠在旁边乘客的肩上,嘴边黏乎乎地向下滴口水。一滴、两滴……
     “神经过敏!”我暗暗地嘲笑自己,又开始了我的“汽车行动”。
     公共汽车拐弯了,产生了一股巨大的离心力。
     我顺势向老头身上一靠,一条“大黄鱼”便稳当当地“钓”到了手中。
     汽车又到站了。
     我已挤到了车子的后面。
     我斜靠在车子后门边上的铁杆上,悠闲地观赏着窗外的景致,摆出一副乘到终点站的架势。
     乘客都上车了,就在车门将要关上的一刹那,我像是刚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哎呀!我到站了!”一个箭步窜下车去。
     车门,几乎贴着我的脚后跟“呯”地关上了!
     我舒了一口气,捏了捏揣在怀中的钱包,准备觅一条僻静小巷,查点一下首次“生意”进账如何!
     慢,先探探“风势”!
     我若无其事地在马路上溜达,出其不意地猛然回头一看:哟!有个人影往电杆后面一闪,不好!被“便衣”跟上了!
     我的心蓦然一沉,汗水渗出额角!
     怎么办?
     跑,显然不行。大街上人多势众,只要一声“捉贼”,人们马上会前拦后堵,让你插翅难逃。
     “快!前面一拐弯,钻进弄堂就撤退!”我心里暗忖,脚下迅速加快,放大了步子。然而,第六感觉告诉我,背后的“福尔摩斯”越来越近了。我把心一横,头一低,拼命地狂奔起来。
     “抓住她!抓住她——”后面果然有人大声疾呼了。
     于是,人群像开了闸门的潮水,“呼啦”一下涌了上来!
     立刻,我的胳膊被扭住了,头上、背上落下了一串拳“雨”,脸上也被人唾了几口……
     “别打她!别打她!”当后面的“便衣”气喘吁吁地赶上来,我惊恐地几乎瘫在了地上——他竟是刚才在公共汽车上被我掏包的老头!
     “对不起大家!这是我的小女儿,跟我怄气跑出来,我撵不上他,才喊大家帮忙拦一拦。”老头向大伙陪着笑脸,解释着。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刚才打了我几拳的一个小孩,不好意思地吐了下舌头,一溜烟钻进了人群。
     “她是您的女儿吗?”一位民警好像看出了破绽,走过来和蔼地问。
     我的心“咯噔”一下又提到了嗓门。
     “女儿还能有假?这孩子从小是让外婆带大的。因为她最小,被宠得十分任性。早上我说了她几句,就气得饭也不吃,学校也不去,一天都没回家。瞧,把学生证也扔在家里不要了。”老头摸出一只票夹,气呼呼地递到民警面前。
     我不由得瞟了一眼,天啊!真的是我那粉色的塑料票夹,里面还有贴了我相片的学生证呢!
     鬼晓得是怎么到了他手中的!
     民警接过票夹,端详着学生证上的相片,又看了看我,终于点了点头,走了。
     围观的人群也嬉笑着散开了。
     “跟我回家去!”老头并不看我,径直朝前走去。
     像是有根无形的绳子牵着,我诚惶诚恐地跟在他后面,心内卜算着吉凶祸福。
     到了僻静处,老头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目光炯炯地射向我:“姑娘,你是刚‘出道’吧?”
     也没等我回答,他又继续说道,“你刚挤到我身边,我就轧出苗头了。你的‘钳工’手艺太蹩脚了,手指在我的口袋处抖得象弹琵琶。我断定你是第一次做‘生活’,又看你年轻,所以怜惜你,没有‘退侬潮水’。当你转身向车后门边滑脚时,我乘机‘钓’来了你的票夹,并挤到前面车门下了车……”
     “你别憨乎乎地看着我!当你还在拖鼻涕时,我就是当当响的‘八级钳工’了。可是‘钓’来的钱包越来越多,我的胃口也越来越大,终于发展到合伙盗窃银行巨款,被判刑二十年……姑娘,我是过来人,受了政府多年改造、教育,明白了这是条死路、绝对走不通,你也赶快回头吧!”
       我惊呆了,也被镇服了!
       我摸出老头的钱包,打开一看,并没有我心目中的厚叠叠的钞票,只是一大张折了几折的《劳动改造积极分子奖状》、一张硬纸片——上面赫然印着《刑满释放证》……
     老头“嘿嘿”地笑着,从我手中接过了“钱包”,又把我的票夹塞还给我,转身大步消失在苍茫暮色中。
     “赶快回头——赶快回头——回头——回头”,老头发自肺腑的声音在我耳边久久回响。
     愤怒的人群,鄙视的目光、唾液、囚房……不时地在我眼前晃动。
        一阵凉风吹来,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心头像百爪搔挠,我难受得直想呕吐,双脚象灌了铅水,沉甸甸的,迈不开步。
      突然,路灯亮了。
      我抬起头来,才发现自己已经窜进了一条死胡同!
      我缓缓转回身来,抹去了额角的冷汗。
      向着路灯闪亮处的光明之路走去!



    (写于1982年,曾发表在1982年第三期《景德镇文艺》上。)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1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城北老伯 2018-10-11 13:42
谢谢文友高梅芹的点赞和精彩点评!
引用 高梅芹 2018-10-11 08:31
陈先生您肯定也做过这样的贼,否则您不可能知道这么多。
引用 城北老伯 2018-10-10 13:55
谢谢审核老师香港水云天!

查看全部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