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小小说) 暖 流

2018-10-10 10:58| 作者: 城北老伯|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428| 评论: 5

       金大婶拎了只乌骨鸡,遮遮掩掩、急急忙忙地来到了十里外的镇土管所郑所长家的后门,不轻不重地在门上拍了几下。
       “哪个嘛?”好半天,门开了半扇,露出了郑所长的女人红润润的脸。
       “哟,郑大嫂在家呀!听人说,郑所长为大伙累病了,唉,真是个好人呀!听说乌骨鸡最能治病补身子,我就顺便带来一只,给郑所长补补身体……”
      “这……这真难为你啦!多少钱?”郑大嫂撩起衣襟,从腰间往外掏钱。
       “别!别!别!”金大婶下死劲地摁住郑大嫂的手“自家的鸡,要什么钱嘛!郑所长喜欢吃,我家里还有,明天再送几只来,一块儿算钱。”
       “不能!不能!老郑回来会把我头骂臭!你赶紧把鸡拎走。”郑大嫂着急地说。
       “没事嘛!论辈分老郑还得管我叫‘婶婶’哩!等老郑回来,我跟他说!我儿子宅基地办证的事还得请他多关照哩!“
       金大婶不等话说完,就丢下鸡,飞快地走远了……



       “……明天我再拎一只鸡去。”金大婶笑盈盈地回到家里,正向大媳妇学说。
       大儿子金刚扛着锄头走进家门,一听就嚷起来,“妈,你也不打听实在,姓郑的半个月前就不当镇土管所所长啦!”
       金大婶一怔,悔得肠子打结。她一跺脚,一阵风似地冲出了门。



       晌午,满脸汗水的金大婶回到家里,得意洋洋地把一只已褪了毛的光鸡往地上一掼,“乖乖!那婆娘手脚真快,鸡都杀了,毛也褪了,正准备下锅哩!我说,‘这鸡吃过农药,不能吃’,一把就拎了回来!哼!想白吃我家乌骨鸡,我怕他肚子里会长瘤子!”
       这时,上初中的小儿子金强放学回家,没进门就大声嚷嚷:“哥,我们老师说,我们镇镇长换了人呢,你猜是哪个撒?”
       “管他张三、李四当镇长哩!”金刚根本就不搭这话茬。
       金强只好自己解了谜底:“就是原来镇土管所的郑所长!”
       “啊——”金大娘一惊,端着手里的脸盆“咣啷”掉在地上,水泼了一地,褪好毛的光鸡在地上滚了几滚,沾满了泥尘!



        “大婶,您老真逗!用活的乌骨鸡换走了我家杀好了的芦花鸡。”
          傍晚,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伴随着笑声,在金大婶院门外响起。
       金大婶走出屋门,只见新上任的郑镇长和新调来的土管所王所长拎着乌骨鸡、顶着寒风走进了院子。
       郑镇长笑眯眯地说:“这只乌骨鸡还给您,那只杀好了的芦花鸡就送给婶子您补补身子吧!”
       郑镇长接着又说:“大婶,根据国家政策和你们家的实际情况,符合发证条件。镇土管所学习了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文件后,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遵循构建和谐社会的原则,实行办证上门服务;今天,我和王所长专程给您老送证来了。”
       金大婶接过《土地使用证》,脸上发烫,心里却涌起一股暖流……



           (写于2007年8月,入选江苏省国土资源厅:《纪念土地管理法颁布二十周年有奖征文专辑》。)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3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城北老伯 2018-10-11 13:44
谢谢文友南国布壮的点赞!
引用 城北老伯 2018-10-11 13:43
谢谢文友绿水青山的点赞!
引用 城北老伯 2018-10-11 13:43
谢谢文友高梅芹的点赞!
引用 城北老伯 2018-10-10 18:28
谢谢文友南国布壮点赞!
引用 城北老伯 2018-10-10 13:56
谢谢审核老师香港水云天!

查看全部评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