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千里驱车看宝鸡

2018-10-10 07:00| 作者: 槐阳人家的河|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687| 评论: 5


      宝鸡我来过多次,但从未细细观赏。近几日我专程而来,也算了却了一桩心愿。
       绵绵秋雨湿漉漉的,车子急驶在连霍高速上,车轮与路面的摩擦发出了“嚓嚓”的刺耳声。过西安一直向西,左侧的秦岭连绵起伏,关中平原的西部历历在目。苹果、石榴、樱桃、鸭梨林荫葱茏,据说,这里日照充裕昼夜温差较大,我国北方的水果精品多盛产于这一地区。
        宝鸡不只是水果有名,先进的农耕技术数千年来就闻名中华,但它更为盛名的应是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了。
        宝鸡即是炎帝的故乡,又为西周文化的发祥地,更是秦帝国的摇篮。周灭商,秦灭周,封建制取代奴隶制,历史的厚爱使这里承载着社会向前演变的重任。
         有历史文化就有历史遗迹,这次我就是奔着这些历史而来。中国的地表建筑自古以来多为土木搭建,不宜保留,只有地下掩埋的出土文物我们今日才可有幸一看。自然我要去的就是“石鼓山”和“青铜器博物馆”,这也是宝鸡的两大宝了。
        车子出宝鸡东收费站,沿着百度导航的引领左转右转,明明设定的“宝鸡青铜器博物馆”,偏偏到了“宝鸡市博物馆”。只见大门口竖着一个牌子,“本馆整修,暂停参观,敬请谅解。”自己的心瞬时凉了大半截,心想,大老远赶来真是不巧。我便急着下车询问旁人“石鼓山在哪?”
        “往前右转上立交桥,再沿渭河右岸一直往东看见标示右拐即到。”一位中年男子热情地告诉我。
       驱车不到十分钟的路程,只见“石鼓山、青铜器博物馆”的标识近在眼前,“啊!青铜器博物馆原来在这儿。”心中欣喜若狂,遂右转进入停车场。车子停稳便要进入景区,经询问门卫这里到石鼓阁还有一段距离,且山路陡峭。
        随同的老伴儿膝关节稍痛,走路不便,望着坡路正在犯难,门卫好像猜到我的心思“车可以开进去。”我随后道一声“谢谢!”
        虽然停车场与景区大门近在咫尺,可中间挡了几个石墩儿,车子拐不进去。只见路边挂着一张A4纸,上面打印着:左转车辆并划一箭头,右转车辆并划一箭头。可我观察了多时,信号灯和探头高高挂在路旁,要左转进入景区大门势必就要逆行,岂敢!无奈只能右转沿道路东行,可第一个道口禁止调头,只有继续前行,待到第二个道口好不容易才返转回来,十几分钟数公里的折腾,使人晕晕乎乎。
        车子行驶在返回的的道路上,到了临近停车场时我变换在左道上,正遇左转红灯。车子停在停车线内等待片刻,猛然思索,若待此绿灯时左转,岂不是又进入了停车场白转一圈,标识不详使人意识混乱。我想,既然停车场和景点大门已经隔离开来,哪这儿就是两个路口,要么把石墩清除,要么将左转信号灯由单箭头标识成双箭头。毕竟博物馆是一处较大的公共场所,外地人来的较多又生疏些,标识不清就会麻烦,我想城市管理再严细些可能会更方便于游人。
        我怀着一颗忐忑的心终于将车开到了博物馆门前。
        只见展览馆高大别致,造型新颖。花岗岩贴面更显自然、粗犷、大气,站在博物馆前向远方瞭望,绿地、高楼、远山错落有致交相辉映。此情此景是我振奋,刚才的忐忑立马抛到了脑外。
        换了参观劵,楼上楼下分展厅进行参观。展品丰富,种类繁多,年代久远,保留完好,使人震撼。
        青铜器有鼎有皿还有生活用具,美观大方的造型,清晰雅致的花纹和图案,三千年前的铸造工艺如此精湛,使人叹服。何况我从事机械制造专业多年,可能感悟更深。它们在古代或作生活用具,或作祭品,或作葬品,或为国之重器,虽用途不尽相同,但当年各有归属,还应各有各的故事。它在人们的眼里,件件都代表着璀璨的周代文化和文明。
       这里出土的毛公鼎很是有名,我去年在台北博物院见过,今日它在那仍是镇馆之宝。都说毛公鼎打造于西周后期,大篆铭文之长500余字,具有很高的考古价值毫无疑问,它自道光23年重见天日至民国抗战时期的近一百年间,毛公鼎流利颠簸命运多舛,为了它也涌现出为国护宝的仁人志士 ,其精神感人至深。
        宝鸡另一镇国之宝,那就是先秦的陈仓石鼓了。十面石鼓记叙了先秦的王室生活,其字体为大篆向小篆渐变的过渡体,很有艺术价值。被康有为誉为“天下第一宝物”。
       唐朝时由一个羊倌就发现于我脚下的这座山上。正因为这里有石鼓,人们才将这陈仓山改称石鼓山。现在山顶上新修了一座高大的阁楼,名曰“石鼓阁”。其实这里展出的石鼓都是赝品,千余年来,真品先后辗转于凤翔府、长安文庙、汴梁城和燕京诸地,它时儿被抛于荒野,时儿湮没于战火,时儿尊捧于皇家的大殿,一度宋徽宗还给它塑于金身,时儿又贱为屠夫的磨刀石。
        “中华第一宝物”就这样顺着历史的长河磕磕碰碰,跌跌撞撞,变得残损不堪。幸运的是,自元、明、清三朝的数百年间一直存于燕京城。时至今日,石鼓仍保留在北京故宫博物院里。
        我站在石鼓阁下,目睹着这些仿制的石鼓,心中自生感慨。
       “羊倌啊,你当年为何不将石鼓继续掩埋,使它秘而不宣,哪它至今仍会深藏于陈仓山中,择太平盛世重见天日,哪必是完好如初!”
        世上的事情就是如此蹊跷,该遇见时不相识,不须见时偏来到。一件稀世珍宝,只是人间不应该给它带来如此之多的磨难。
         雨停了下来,宝鸡毕竟工业企业少些,空气质量较西安好了许多。再说时间已迟,便选了高铁站旁的一家快捷酒店住了下来。一是品尝一下当地的小吃,二是体会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虽然这里与川甘交界,但饮食和习俗与西安非常相近,诸如面食多,小吃多,不成菜系。人们的精神面貌,穿衣打扮和省城里一样时尚。
        这块地方又属于近年来开发的新区,高楼林立,街道整洁。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用过早餐,沿西宝高速折返前往扶风参观法门寺。 
雨过天晴,秦岭连绵,云系山间,却有一番诗情画意。风景好必是心情好,这就叫触景生情!
      不一会儿车子便到了扶风出口,硕大的牌子,红底儿白字,“法门寺国家5A级景区”几个大字赫然醒目。出了收费站沿平整的匝道继续前行,数公里后路标指向“法门寺文化景区”,心中顿感疑惑,法门寺和法门寺文化景区到底是否同一地方?犹豫之际,只见一辆满载游客的大巴,正左转向文化景区方向开去,我便紧随其后也到了停车场。
      先购了门票,120元一张。
      检票进入闸门,只见有一天井似的大院,院内地面是一个大水池,池边有石雕佛像,喷烟吐雾整个大院云雾缭绕,我仰头端祥,四周倒斗型挑檐涂金粉富丽堂皇。据介绍,这里还有酒店、宾馆和商店,由于经营不善现已纷纷倒闭。按传统布局,这儿应是山门,两侧立有“哼、哈”二将,山门里经商却有新意,我自是不解其意。
      穿过天井,向前眺望,足有一千余米长的甬道两侧,分别塑有两行十余米高的菩萨雕像。由于距离遥远,正前方远处的一个菱形建筑显得矮小。
       “往里你得乘坐电瓶车,30元一位。步行太远了,佛祖的舍利就供奉在远处的合十塔内。”工作人员用手指着最远处方的菱形建筑物。
       我随着一个旅游团坐上车子,“唰唰”的电瓶车开的飞快,导游介绍着两侧的每尊菩萨。
        不一会儿就到了终点,越上一个高高的台阶,踏入宽阔的平台,那个菱形建筑立刻伫立眼前,约有一百多米的高度,恢宏雄伟,其造型似双手合抱状,感觉新颖!
       “这就是合十舍利塔,它是我国著名的台湾建筑设计大师的作品,造型新颖,举世无双。”导游边走边介绍边进入塔底的大厅里。
        其实这里就是“大雄宝殿”的位置。我想,拜佛时双手合十意在将自己虔诚地心展现于佛。逆向想来,合十塔是否已将佛祖捧在手中,表现的是一种占有欲,呈现的是内心的自私。
        大厅里弥勒佛端坐笑迎,后有释迦牟尼,左右伺立迦叶和阿南,佛前有卖“五色粮”用于游客供奉,我想大厅里不宜焚香,请贡五色粮这个办法倒是绝妙!
         换上鞋套,绕佛像一周。“这儿每逢初一、十五、周六周日都能见到佛祖舍利。今天不巧,欢迎大家日后再来。”导游低声细语,生怕惊动了这里庄严肃穆的寂静。
       据说历史上法门寺的佛骨每30年才得一见。在唐朝的近三百间,迎奉佛骨仅六次,最后一次是在唐懿宗时期,距今已间隔一千一百余年。之后法门寺虽多次重修,但从未惊动过佛骨。相比今日,每逢周六周日和初一、十五都能让大家一见,若佛祖接纳,这也算得上人间的一大“幸事”,这也算是对佛祖的莫大“敬重”。
      出了大厅,向南回首张望,却有“一览众山小”的韵味。这里总体给人的感觉:空旷、博大、单调,但金碧辉煌。它一改中国传统寺庙的建筑布局,已彻底颠覆了中国传统的寺庙文化。说吧,时代在进步,一切都在变,说不准儿,这就是今后我国寺庙建筑的标准模板。时间是检验真理的试金石,是艺术,是拙作,它就和目前书法界的丑书一样,历史终久会有所评判。
      我的视线在慢慢地左右移动,骤然发现左前方,蓝砖黛瓦,古塔林立。这才使我恍然大悟,原来法门寺在这边。不是我刚才看到,还以为前面所看见的就是法门寺呢。可它对比之下显得矮小而寒酸,就和现代化城市里怯藏一侧的老区一样。
        导游一旁召集大家“下面你们随我到法门寺老遗址参观。”
        下了台阶,乘车300余米就停靠在老景区站。我们进入东边的巷子,只见两边墙壁上全是对法门寺历史的介绍。照片、文字还很详细,尤其是抗战期间,原东北军将领朱子桥修复法门寺发现地宫,又恐兵荒马乱舍利及藏宝丢失,便谎称地宫内有毒蛇盘绕无法进入。再将一石雕金刚悄悄置入秘密掩藏,其爱国情怀可歌可泣!
        文革时期,红卫兵欲要强开地宫,该寺良卿法师无奈只有坐地自焚,以身护法。
        这里所发生的件件故事,感人至深,凄然泪下。因为他们不为钱财,而是追求着一种纯真的信仰。
         前行不远到了寺院大门,发现门前大院外还有一个停车场,在那里停放着许多车辆。看来我是绕远儿了,来时若要直行不去法门寺文化景区就好了。走这里又抄近路又方便入寺参观,又省去旅行车的费用。刚才绕了一大圈只是到了现代化的文化景区,原来这才是到核心景点的捷径,心中懊悔不已。
        进大门就是那座1987年新建的砖塔,虽年代并不久远但形制与尺寸与旧物相同,看去也是古色古香。我先转塔一周,后进入地宫,唐时的地宫南北向呈狭窄状,面积也只有30多平米,并设三道石门,可内部已空空如也。不管怎地,总算目睹了法门寺神秘地宫的模样,不枉此行。
        更使人兴奋的是参观了法门寺文物展厅,印象最深的有两件物品。
         舍利函,共分七重。从外至里依次是:铁函、木函、铜函、银函、金函、水晶椁、白玉棺。真是,层层稀世珍宝,件件价值连城。
         禅杖。长近两米,材质为锡表面鎏金,系有12环。看去珠光宝气,金光闪闪。导游讲,这是目前世界上最久远且级别最高的一枚禅杖。
        法门寺名气很大,其名气之大的原因,正是因为这里供奉着佛祖的舍利,它是中国至高无上的佛教圣地。
       历史上为了它,人们义无反顾地勇于用生命去捍卫。
        我们今天虽处于一个物质丰富的时代,更应具有一种精神。物质其表,精神其内,人要缺少精神信仰,哪就形同行尸走兽。今天,我们不但要护法,更应该具有护法的担当和诚心。
        原路返回,乘电瓶车到了文化景区门口。工作人员用手指着西边一侧,客气着“那里是出口。”
       我直走不就是停车场吗 ,心存犹豫。又想,可能人家指的路更近些。便向西边走去,原来这里是购物市场,只见售货员手里拿着纪念品、土特产之类兜售着。左拐右转和迷宫似的,转了好长时间终于走出,但还是不到停车场。原来刚走完的是商品区,紧接其后是餐饮区。只见游客们撅着嘴铁青着脸,对商品、饭店一看不看,低头前行。
        绕了数百米,终于到了停车场驱车而出。
        返到前边的那个岔口,我对老伴儿讲“以后再来,我们从这儿直往北走就是法门寺南门,千万不绕“法门寺文化景区”了。”
        “对,这边是景区,那边是寺院,我们看的就是寺院吗!可是这两块地儿,现在都由景区开发商管理,不管走哪都要掏门票。”她接着话茬。
        接下来我们要到马嵬坡。为了观看沿途风光,决定弃高速改走104省道。
        出扶风城一直东行,道路狭窄,穿村过庄,不远就到了东汉史学家《汉书》的作者班固的故乡,我有心前往,但时间紧迫未能驻足很是惋惜。再往前村庄越来越密,限速不超40km/h,我将车速压的很低很低,生怕违章。
       大约行驶20分钟,道路下坡后左边有一很大的村镇,路旁竖起一幅立式牌子,上书“苏武故里”,看来这儿就是武功城了。我将车子左转开进了城街,不宽的街道两旁挤摆满了商品摊位,车子进深约200米,便择地儿停了下来,买了些鸭梨、石榴和苹果等土特产。经讯问老乡,武功县府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已经迁走,原古迹破坏严重,现文庙、苏武庙都在恢复中。
       苏武牧羊,老幼皆知。他被匈奴流放贝加尔湖十七年之久。后历经艰辛,最终回归故国。为此,苏武被誉为忠于国家的典范,名扬华夏两千余载。我想,庙宇修不修都不重要,关键是苏武的精神能发扬光大。
        出了老城,我们急忙向马嵬坡赶去。
        前面的道路即将通过一个土塬,路右侧有一不高的砖塔,塔南边有一碑亭,它俩之间还立有一通石碑,左侧塬上还有一座道观。这里的场景使我振奋,急忙停车要看个究竟。果不其然,只见砖塔下立一路牌,上有标识,前指马嵬驿,左指黄山宫。
         我先围砖塔观察一番。此塔结构简单,上无留字雕刻,但从砖的风化程度判断并不古老。该塔作何用途,也不宜考证。碑亭青砖砌垒,雕花镂空,花草彩绘,内镶石碑,高约3米。从建筑风格判断,应为清朝或民国修建,碑文大意是修庙记事内容。中间的石碑不见碑座,直插土中,高约一米,字迹有人为涂抹痕迹,立碑时间不详。
        北边塬上道观宏大,它就是西汉皇家道观——黄山宫,大门朝南。 在此向南远望,太白峰高,层峦叠嶂,云雾缭绕,忽隐忽现,它犹如巨幅画卷一般。
        我手持相机,连连拍照。此处地理位置极佳,不由心中萌生着一种时空穿越感。
        上坡前行数十米,就是马嵬驿遗址。目前这里已打造成一处集历史、餐饮、住宿和娱乐游玩儿的旅游产品。园内有展板介绍,有古代人物塑像,有红衣大炮模型,有仿古戏台,还有饭店、商店和客栈。人们熙熙攘攘,游客不断。
        但古迹所剩无几,最显眼的是那幢龟拖碑,碑高三米有余,上书“马嵬驿”三字,显得很有气派。可近瞧碑座是原物,碑身是作旧。除此还有一碑,就在上面的土坡边上,大半已掩埋地下,只见顶部露有“御碑”二字。
         马嵬驿古迹被毁,竟在预料之中,因为“文革”绝不会轻饶。
        马嵬驿,历史上本是通往西域官道上一座普通的驿站,只因公元856年的一个夏日,在此发生了一次兵变而著名。“安史之乱”爆发,安禄山大兵压境长安,朝廷仓惶西撤四川。将士威逼唐玄宗下野,实施了一次军事哗变。最终,宠臣杨国忠被杀,心爱杨贵妃赐死,肃宗继位,堂堂大唐也自此而渐入膏肓。
       这里,毕竟是一代封建帝王风流史的了断地。人们到此各有感怀:有人惋惜,有人痛恨,有人悲哀,有人断肠。但时光已翻过一千余年,这里所发生的一切的一切,都已湮没于马嵬坡的黄土之下,使人渐渐淡忘。
        目睹马嵬坡,我在想:都说“女人祸国”,杨贵妃及其家族祸害了唐玄宗,祸害了大唐天宝,引来了“安史之乱”。而我不赞成这种观点,一个女人没有那么大的能量,那是唐朝李家自身的管理问题。更确切地讲,那是封建“皇权政治”的通病所致,是一种必然结局。为何几千年来,在中国这块沃土上,朝代更迭似翻书之快,整个国家从未真正意义上实现过长治久安,难道都怨杨贵妃吗?怎能不发人深思!
        宝鸡之行,使我看到了许多,使我了解了许多,使我想了许多。
     
                              2018.9.18.__20.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6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上一篇:桂花盛开香满天下一篇:湾坝子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城北老伯 2018-10-12 00:52
美文,学习欣赏!谢谢分享!
引用 朱建根 2018-10-11 08:27
好文章,點贊。
引用 杜遵义 2018-10-10 23:13
似乎也游历了一次宝鸡,美!
引用 沈汉彬 2018-10-10 15:32
写得洋洋洒洒,看了津津有味!
引用 香港水云天 2018-10-10 06:59
【特约编审评语】:语言成熟,文理流畅!

查看全部评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