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40年前的一件小事

2018-10-8 06:55| 作者: 绿水青山|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1408| 评论: 3

时光倒回整整40年,那时爸爸虚岁67,我17,四弟1419771127是个礼拜天。吃完早饭,太阳还没出山,我们爷仨,就推上两辆小车,去离家15里的密云东智酒厂买酒糟。

东智位于老家东北,要经过离家5里的太子务村和离家10里的西智村。那天很不顺利,到了太子务,大路都被封了,只能走小路或农田。我们从西智村北的农田穿过。那里沟沟坎坎很多,还过了一个冻了冰的小河和一条铁路。

费尽周折,太阳大老高的了,我们才到了酒厂。围着堆积如山,冒着热气的酒糟旁,有好多人在买酒糟。有赶车的,有拉驴的,有骑自行车的,更多的是推小车。大家把酒糟装在筐里或麻袋里,然后过秤,开票,交钱。凭着交了钱的票据,才能从厂门出去。

费了将近两个小时,我们才买好酒糟。那天买了350斤酒糟,爸爸推200斤,我和四弟推150斤。在酒厂门口,已是晌午,吃块凉白薯,喝口凉水,喘口气,接着往家赶。

爸爸毕竟是快70的人了,而且还有喘病,我们两瘦小枯干,从来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推这么重的东西,没走多远,我们就大汗淋漓,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走了三四里地,在西智村东南的灰石矿厂门口,爸爸突然肚子疼。他疼得哎呦哎呦直叫。我俩劝爸爸去村里合作医疗看看。最初,他还不肯。最后,实在受不了,猫着腰走向西智村就医。

爸爸走后,我们俩每人推一辆车。往西上坡250,到了坡顶,是个150的大下坡,坡度不小于45度,路又高低不平。我们从路边施工车上找了把铁撬,我在前边戗着,四弟在后面扶着车把,楞是一步步,把两辆车弄了下来。

下了坡,往北穿过西智村里再往西拐就是回家的路。在路口停下来,我去合作医疗,去看爸爸。医生告诉我他独自回家了。希望破灭了,我们只能继续前行。开始推个百八十米,休息一会儿。后来四五十米就得歇一歇。中途车翻了几次,扶起车,装上酒糟接着走。到了离家还有三里地的时候,二哥来接我们,这时我们的棉袄都湿透了。

到了家,爸爸还躺在炕上,发着高烧,脸色苍白。得知还欠西智合作医疗35毛钱,我不顾劳累,骑上新买的红旗28自行车,去西智还钱。

后来才得知,那天大路被封,是当时华国锋主席视察密云水库,他的专列就停在离太子务和西智不远的龚庄子村南的铁路上。

一晃40年过去了。爸爸妈妈早已离开了我们。我们凭着自己的不懈努力,成家立业,生儿育女。许多事随着时光的流逝,被淡忘了,但这件事,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感谢一路陪伴我们的伟大祖国,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儿女!也要感谢不畏艰难,奋发向上的自己!

                                                              2017.11.27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3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李茂林 2018-12-5 03:55
父辈的辛苦,子女都记得,想起来时还是很动感情。
引用 城北老伯 2018-11-4 00:02
好文章,欣赏、学习!
引用 城北老伯 2018-10-10 19:34
那时候的人,是很纯朴的。
好文章,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