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爬榆树传奇

2018-9-7 07:50| 作者: 潘复生|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3389| 评论: 3

    阴山北麓的五当沟上游,有一处环山小盆地,千亩滩川,河流环绕。西面傍山土丘上,生长一棵老榆树。上世纪60年代包头市林业部门专家测定,认为其年龄在千年之上。
    老榆树历经千载光阴,饱含酸辛苦辣,皮厚一拃,干粗八围,春发榆钱(籽实),夏成阴凉,护佑苍生,繁衍后代。关于老榆树传说故事,几天几夜也说不完道不尽。此文略表主要,记其胜迹。
    传说榆树乃王母蟠桃园中异类,被贬凡界,又以天上香灰淹埋。它落脚北国大青山北,想为蛮荒干旱之地做遮挡风沙之善事。数百年间已生养子孙无数,遍布山野荒漠。
    时光荏冉,瞬息便是北宋年间。遼藩犯界南下。朝庭急降诏天波府,令杨延昭引兵抗敌。六郎引大军渡过黄河进入阴山。逢山开道遇水搭桥。大军很快就在古树密林、群山峻岭间劈出一条通道进入五当沟。行不多时,但见西山下一土山上有孤树一棵,粗短矮枝,似在摇臂呼喊。先头队伍战马近前,纷纷绊倒,士兵落马惊奇。杨六郎纵马走上命士兵挖开地面,发现有一道绿巨蟒似的树根横阻于此,再挖,原来是一株大榆树曲埋地下,其枝干与露出地面那部分相通。六郞好奇,命兵士扶起。众兵士发吃奶之力也不能撼动。杨元帅便命系上绳索用战马拉拽。哪知刚拉起三四尺高绳索断裂。六郎寻思,不过一榆树,何必费时兴师动众。随置之不理,挥师北上。
    那“榆树”继杨六郎兵士拉扶,得以舒腰展枝。加以天赋灵性,抓住机遇快速生长。不意将兵士丢下的三尖两刃枪裹入枝叶有了生机,随枝叶冲天直上。长成后来像三尖两刃枪的直立主枝。那刨动的根露出地面,受气见雨。迎向河道的那枝向东生长,离地面有一米多,向前斜长开去。这一整体形象,使后人看到爬状的模样。
    转眼已到明洪武年间。朱元璋实行“移民实边”政策。由山西洪洞大槐树驱赶数万难民北上。其中有吴氏三姐妹,因颇有姿色,忍受不了原籍当权恶霸地主全有财逼婚,宁死不屈。一天夜晚偷混于“走西口”人群,来到阴山深处。她们顺杨六郎开劈的山道,跌跌撞撞摸爬滚进,来到五当沟下游一石拐子山下。大姐说:“我实在走不动了,不如就在这里找个地方住下,等歇息好了,再去找二位妹妹。”老二老三继续北上,来到那棵榆树之下。此时,听见后面人吼马嘶,二人知是全有财人追来,惊恐万状。老三慌不择路,也顾不得和二姐商量,钻入西山树林,一溜向北逃去。老二因身疲力竭难以走动,急忙躲在大榆树身后。全有财等追至山下,看不见二个女子,转着那座小土山乱找,半天不见踪迹,便催动人马向北而去。老二躲过劫难,出来朝大榆树跪下,伏头便拜,千恩万谢救命之恩,发誓不离开榆树,与它同生共死,结为伴侣。当晚,她与大榆树连理共眠,化生一体,身怀有孕,再未分开。
    王母得知榆树救人,顿生怜悯之情。她命雷公电母调拨云雾,降雨助长。一道雷电,竟将全有财劈死于北面三岔路口,众家丁匆匆将其尸体埋在西湾,起名“三岔口坟湾”以作记念。便抢命般奔回去分其家财。此雨偏下一方草木茂盛,松柏苍翠。那棵榆树占据土山,得天独厚,伸展枝叶,覆盖山顶。奉天承命,人树合一,时有显灵,呵护苍生。
    一天,康熙西征喀尔丹路过此地。人马停驻河边,打间饮水。康熙看见西山下一绿色龙尾,风姿摆动,圣颜大悦,以为吉兆。那形象正和清军旗帜上图案相似。此次西征定然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他策马来到旁边,一看,便脱口说道:“此乃‘爬榆树’啊!”众护从便三呼万岁,齐声高喊:“爬榆树”,“爬榆树”,“爬榆树”。真龙口中无空言,此名由此流传下来。
    康熙感念爬榆树显灵现龙凤之身,命随从在树下垒石为庙,敬烧香火,又将军中红黄绸带系于树上,披红挂彩,如五色龙凤合体起舞。但见那树点头作响,声震山谷,仿佛谢主龙恩,获赐名号。
    吴三小姐附树之身,有了皇帝封赐名号,不久喜生双胎,一前一后护卫左右。以后人们便见“爬榆树”南北约百尺之内的两棵小榆树,至今也有八尺之围,二丈余高。而她自身更是风姿绰约,枝叶繁茂,主干一直长到合围十五尺,身高四丈五尺,那条伸向东方横长的树枝,也有小桶粗细,三丈余长。后来儿童们翻身跨上,晃荡取乐,趣味无穷。作者小的时候,常与儿童同学们来到爬榆树下,或爬上爬下,或骑于横枝上悠荡戏嬉,从来没有一人失足跌伤。
    明清时期,蒙古等游牧民族常来爬榆树下扎管安灶,搭起蒙古包,放牧于河滩草地或东西山坡,留下以后出土的遗址痕迹。“走西口”上来的难民身无居所,就倦缩于树下小庙内档风避雨。无下肚之食时,就伸手捋下树上的榆叶榆钱塞入口中充饥,不知救活多少人性命。少数贫病绝望之人,来到爬榆树,心酸泪如注,前面山摞山,何处是归路?因而不想再活于人世苦受煎熬,便解下裤腰带往树枝上一搭,欲上吊自尽。谁知,刚挂上去,不是带子断了,就是树枝滑落系扣。一旦从此挣脱鬼门关,就有了生机。一日,两个土匪手持盒子抢,追逼一位农民,不知是看中了他身穿的白板绵羊皮袄,还是另有所谋,一直赶到爬榆树下。老农民急中生智,攀上树枝,说也奇怪,自觉身轻如燕,似鹞子翻身般隐上稠枝密叶之中,土匪围树搜寻不着,端枪扣动板机,欲向树上射击。岂料,“砰”一声炸响,枪管碎裂,铁屑细碴如箭射入土匪眼中,喊爹哭娘,亡命般逃离。
  一次,游玩到此的一个纨袴子弟路过爬榆树下,见几家逃荒人中有年轻妇女,心生邪念,欲行强暴奸淫之事。他只顾追捉那年轻媳妇,不提防大榆树伏地之根将他绊倒,一个狗吃屎,额头正重撞在一尖石之上,脑壳塌陷,一时弊命。一位媳妇受不了有外遇的丈夫欺凌打骂,哭诉于树下,当夜那男人就梦见树神显灵,要严惩他的不规行为。后来,丈夫痛改前非,善待其妻,传为佳话。民国年间,一名皮毛商人同伙伴赶着毛驴,驮小宗货物打算到后山换收皮毛,来到爬榆树下打尖小憩,忽然发现一名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的女人背靠大树干,奄奄一息,身旁站着一个六七岁的女孩,呆板木然,面黄肌瘦。正欲问讯,看见树上吊着一个人,便恍然大悟。忙解绳抱下,人已断气无救。几名皮货商人便让女人孩子骑上毛驴,自己步行到脑包贝,将母女俩人安顿停当。
    上述故事,皆为人口口相传,绝非杜纂编造。有此灵验事迹,人们便愈信爬榆树之神佑。年年侍奉香火,定时祭拜祷告。庙内黄裱冥纸,三牲食品,树上结彩张幡,花枝招展。周围桃符谶箓,只鸡洒酒。每有灾难,偶逢旱涝,人们纷纷聚于爬榆树下,虔诚祈祷,真心诉愿。总有行云布雨,恩泽民生。若有疾病之人,家中人便跪于树下,撩起衣襟或铺展巾帕,口中念念有辞,为病人讨药求医。时有枯叶或异物落下,讨药之人如获灵丹,急忙回家让病人服下,竟然药到病除,如手拂去;也有不凑效者,就再求再讨,或反责已过,求神树谅解则个。偶有失魂落魄儿童,母亲就备好箩子、笤帚、镜子、红布,头鸡叫起来到爬榆树下,边转树边呼唤儿女姓名:“XX回来,跟上妈妈。”“XX别怕,跟妈妈回家。”三三转上九圈,九九呼唤八十一遍,也接近了家门。进屋将手中召魂之物贴住娃儿身体,再叫“天神神,地神神,灵魂上身身。”连念三遍,然后将那块红布缝于孩子内上衣之后背。人们深信“爬榆树神通大,医治百病活菩萨。”
    大约上个世纪,“爬榆树”迎来第一批居民。陕北府谷李姓、石姓,神木张姓等闻知爬榆树事迹,先后“走西口”“上后山”来此探视。一看,果然名不虚传,“爬榆树”赫然耸立,它的东北南面一马滩川,背后和隔河东面,群山叠翠,花草遍布,一条小河穿流而过,清彻明净,由此向南注入黄河。整个地形如两张束口之宝囊,大有农耕放牧,垦植经营前途。因时有兵匪抢掠,只能在东西山岔中挖窑洞栖身,在滩川上开垦几片荒地,播下种子。闲时,人们北上南下到大榆树滩和石拐见到了传说中由吴家大小姐和三小姐化生的榆树。自此定居村落形成,星散于五当沟主干及附近山沟,人们都知道了“爬榆树”和三姊妹的故事。
    那时,阴山古刹五当召已名声远播,加之乾隆皇帝题名“广觉寺”,信徒分至其属民也年年增加。官方便为其划拔蒙地,牧场,汉人租种交租纳税。蒙汉交融,互惠互利,垦荒伐树,营建村舍,人畜兴盛,植被萎缩。与五当召隔山而处的“爬榆树”人也日益增多。分居于河两头的东西山脚下。忽一日,来两名不速之客,看中了“爬榆树”南小沟内亭亭玉立的小榆树。张、李、石三家知其不怀好意,便在小榆树紧靠的土坡上挖开小洞,立起“供奉大仙之子”之牌位,又点上香火。那些人畏惧“爬榆树”神灵,便望而却步,才保住了“爬榆树”的后代得以繁衍。
  “爬榆树”见证了历史的变迁,朝代的更替,人民的生活。在它的身边,曾经发生了多少可泣可歌,可感可叹的故事,围绕它展开了多少可书可写,可传可记的篇章。烂窑渠的兵匪残杀,大西沟良民被国民党散兵当活靶击弊,护庙兵消灭日本人,土匪头子抢劫老百姓等等,都让爬榆树深感悲叹。在这深山老林,有民族的屈辱,百姓的血泪,志士的勇为,商贩的辛酸……爬榆树以它大度的胸怀,包容了正义与邪恶,善德与丑行,它们折射出的历史,涵含了太多的内容与意义。其核心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复杂关系,人的原始本质的存在价值。爬榆树在呼喊,爬榆树在抗争,它要直起腰身看望东方的太阳,迎接解放的曙光。
    历史揭开了新的篇章,爬榆树也如同饱经风霜,多灾多难的祖国,站立起来了。土地回到了农民的手中,牧畜归还了自己的主人自由放养,治理山川,造地打井,修房盖屋,兴学办校,科学种田,植树造林,接纳异乡受灾人……旧貌变新颜,天地换日月。爬榆树也焕发了青春,千年老树开了花,百条枯枝发了芽。我市著名作家乐拓挥笔写下了《爬榆树的变迁》发表于《包头日报》家喻户晓。
    正当人们瞩目爬榆树,欲从它身上发掘更多更深意义的时候,“文革”开始了。爬榆树终难逃过此劫。红卫兵们拆除了它前面的小庙,肢解了它的臂膀枝叶。刨断了它表层的根系。但面对它的粗大主干,红卫兵们也无能为力,动摇不得。它象一位不屈不挠的钢铁巨人,屹立在生它养它的山头上。
    不知过了多久,爬榆树留下的主干突然起火。象一柱粗大的香头,从上燃着,夜里看去,如红日坠落山头。一连九日不熄,那时,笔者正在村中,不知为什么就想到了“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
  “病树前头万木春”。千年古树消失了,不知它何罪之有?或许是玉皇王母悔不该当年作威凌辱,招回天庭也未可知。人们愐怀它,回忆它,演绎它,传说它,它的灵魂不灭,精神永存。可以告慰人们的是,爬榆树的后代们正枝繁叶茂地蓬勃生长起来,但愿他们不要再遭先辈的命运。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4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朱建根 2018-9-18 17:24
好文章,點贊。
引用 杨改朝 2018-9-15 08:17
传奇故事,传递正能量!
引用 香港水云天 2018-9-7 07:50
【特约编审评语】:情节丰茂,故事传奇!

查看全部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