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似水流年

2018-8-7 21:50| 作者: 昭君屈子|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841| 评论: 0

      在教研组长龚正生活的小镇,人们不知道镇内几所学校的教师,但一定知道每所学校的校长;教师不知道其他学校的同行,但一定知道其他学校的主任。但在龚成了老组长后,大家对校长不是很感兴趣了,教师对主任也知之甚少了。
                                                   小     龚
  1994年教师节,镇小上午开了半天庆祝会,中午共进午餐时,游校长把青年教师龚正叫到自己的身边坐下。一桌人轮流敬校长的酒,游喝得非常开心。他回敬大家,铿锵有力地说:“老师们,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敬在座的一杯酒!干!”大家不约而同地站起来,一饮而尽。
  一石激起千层浪。张老师说:“不想做将军的士兵的确不是好士兵。”郑老师说:“好士兵就应该成为将军。”王老师说:“我要把校长说的这句话当做座右铭,时时鞭策自己。”谭老师说:“我要把这句话在适当的时候传给学生,让我的学生在名言中长大。”很快,这句话弥漫了整个校园,时时被人采用。
  龚正读师范时就有当校长的愿望,认为那是人生价值的最好体现。他天资聪慧,自然深知孙的用意。他更加勤奋工作,潜心钻研,既当班主任,又当教研组长,数学教学与研究出类拔萃,受到教研员的好评。那年初考,龚所带班级又交了一份好答卷。
  大家议论纷纷,说龚要被提拔重用了。
  天有不测风云。那年春天,游的生活作风出了问题,大家都蒙在鼓里,直到暑期集训最后一天宣布了新任的杨校长,大家才知道。杨对镇小情况不熟,原班人马不动,龚依旧当他的组长。
  一次,数学组骨干在县城学习,杨在家宴请他们。在酒席上,大家都很高兴,因为校长在家里接老师的客,实属少见。杨的夫人在实小工作,很是贤惠。酒席上,杨很高兴,鼓励大家为学校的发展,殚精竭力,要“敢为人先”。要后面的四个字一甩出来,立刻弥漫了整个校园。
  龚引导组内教师研究教法、学法,一年一个台阶,教研组成为“三优”教研组,在全县也小有名气。杨非常高兴,要提拔龚做教务主任。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镇教委,主任赞同。
  天有不测风云。那年5月,扬的夫人生病,他请假去做护理两个月,结束时已经放了暑假。那段时间,学校工作由付副校长主持,结果出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期末阅卷时,有一张卷子错改了分,惊动了管教育的副镇长。副镇长亲自到学校查卷,查出学校管理存在三个问题报告给了镇长,镇长转达给了书记。
  原来镇长是付的亲戚,想付“转正”,充分利用这一事件“说事”。暑假里,付和“枪手”又密谋向县局反映了杨的一些问题。县镇都惊动了,杨不得不被调到镇党校去上班。
                                                   大    龚
  一晃,龚已成了中年教师。
  付上任后,龚离了婚,好在没有儿女牵绊。这对龚的打击不小,但他很快就站了起来,仍旧兢兢业业,不断地钻研,不断地创新,把班级和教研组搞得红红火火。
  付看在眼里,却一不关心龚的婚事,二不关注龚的业绩。付怎么和前任截然不同呢?
  龚与付同龄,两人教书走的是两条道:龚是考取师范,直接分配到学校工作的,思想单纯;付是普高毕业后代课,转成民办教师,再民师进修,转正过来的,城府极深。付在一系列的变化中读活了他自认为正确的小镇春秋,变得世故圆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颇得亲戚的赏识。龚自然瞧不起付这样的人。特别是有一次开会,付当着全体教职工的面说:“我只要一不赌,二不嫖,谁也拿我没办法。”龚更是对付没有了好感。
  原来的游、杨二人都是做出了业绩,才出任校长的。虽然他们都犯了错,但他们的本性与本质不坏,只是受不良风气的影响,自己没能做到慎独。而付靠的是什么,大家都一清二楚。
  学校里没有校长,只要有班主任,秩序依旧井然。但是只有校长,没有班主任,那就会一团糟。或许处于这样的考虑,有人将付推上了管理的舞台。
  一天晚上,付在牛主任家作客,牛向付提出辞职,力荐龚。付笑着说:“这个学校谁是法人?”“付校长。”“既然我是法人,我就要你当!”“我是一个代课过来的,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为了加快学校发展的步伐,还是请您启用龚抓教学工作。他是一匹难得的千里马。”“看来我不说清楚,你还真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你看,龚老师是不是离婚了?一个男人背后,一定要有一个贤惠的女人,他才会成功。等他把家事弄顺了,再看。”
  不用龚,还说得光面堂皇,这便是付的过人之处。其实他在拖龚的年龄,一旦岁数过了,即使是千里马,也只能望而兴叹。在付的麻将桌上,没有龚;在他人接付的宴席上,没有龚;在年关,给付辞年的队伍里没有龚;在过年,给付拜年的人群里没有龚。有人悄悄建议龚学会“交际”,与付多交流;有人提醒龚一过40未当上校长,就别想搞个名堂了,现实就是如此;有人说可以认不到字,但一定要会认人。龚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一心执教圣贤书。
                                                      老     龚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龚已过了天命之年,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老组长。付走后又来了几任,一些老人员也调走了、退休了、去世了,屈指算来龚已是“七朝元老”,是学校仅剩的三个老人员中的一个。
  前年,学校新来了一位万校长,着实让他高兴了一阵子,因为万是他曾经教过的学生。
  那天,龚和正直的老宋在操场上聊天,龚问宋:“我们镇小的校长为什么大多是民办过来的?”这个问题宋从未想过,百思不得其解,很失望地告诉龚:“我的确不知道。”“这个你肯定不知道,因为重人品、有人格、要尊严的人是做不来的。”龚笑着说,“要会拍马屁,要会拉关系,要会送礼,你我都做不来。”“我们只会正常的礼常往来,那些我们的确不会做。学校是一片净土,怎能那样做呢?”宋坚定地说。龚严肃地说:“有人做到了。”宋总觉得学校在走下坡路,可总不知道根在哪里,说也说不清楚,道也道不明。今天茅塞顿开,又喜又惊。宋真心地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们相识了这么多年,总希望有一个校长重用你,可是机遇难得,机会难创。万校长是师范大学毕业的,又是你的学生,不会搞‘那一套’的。他是来扭转学校局面的,机缘难求!”他建议龚利用难得的师生情再上一步,为学校再度辉煌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龚坦诚地说:“人到中年万事休,何况自己已经是偏西的太阳了。我会全力支持校长的工作,把自己分内的事做出色。”
  那天只有万一人在办公室,宋向万建议启用龚做一番事业。“目前各个岗位都有人,干部好上不好下。”万告诉宋,“龚老师是我的老师,我自然会照顾他。”宋真诚地说:“万校长,您也许不知道,我们学校过去是全县教育的一面旗子,就是因为有像龚一样的一批人,他们潜心研究,潜心育人,真是行家里手。如果您把教务这块交给他,他定能独当一面,做出新的业绩,您也会少操许多心。”万略带惋惜地说:“学生我已经四十岁了,他老人家已过天命之年了。现在用人都是年轻化。”宋立马反驳:“的确自古英雄出少年,但也有姜子牙八十岁做文王。用人的原则无外乎三条:一是人品好;二是有才能;三是身体棒。”万表示出一脸的无奈。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到办公椅上,宋不停地想:龚三条都是符合的,而万为什么心有余而力不足呢?上面之所以调他来,一是因为他在一所学校当校长有板有眼,提拔重用;二是学校有些方面不尽人意,要他来振兴。只要是有利于学校发展的正确决定,上面绝对会大力支持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只好这样安慰自己。
       去年教师节,龚被镇政府表彰为教书育人先进个人,数学组被表彰为县级优秀教研组。他当着有滋有味儿的组长,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8月7日昭君镇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1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上一篇:结婚前五天下一篇:颦河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