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姜莉的变身梦

2018-7-29 15:49| 作者: 陕西汉阴陈绪伟| 查看: 1989| 评论: 4


 

 

住在大山沟佬里的姜莉,念初中时随父母走五十里山路,进过一次县城,从此她立誓要当一个城市人。

   “家在佬山窝,出门就爬坡,地无三尺平,年年灾情多。蛋糕没见过,苕馍当燕窝……”回到山沟里的姜莉,对照眼见的城市人生活,花了一周时间编了这段顺口溜,还早晨向着太阳读,中午对着大山念,夜晚望着月亮说。她想若是像母亲那样,一辈子生活在这山里,哪简直是一生的噩梦。她决心要离开老山沟,当个城市人,于是天天做着变身的梦。

她知道,上初中老师就鼓励同学们,念好书考上大学可以走出大山,当上城市人。可是自己就是读不进书,一进教室、一做作业头就大了,高中都没考上,哪有大学的梦呢!此路不通,她梦想自己就是格林童话中美丽的白雪公主,一定会被赞扬爱她的白马王子深深吸引住,会从城里走来,带她从山里走出去,还给自己找一份工作,在繁华大街有一套房子,天天和城里人一样生活,周末携手老公逛公园,进咖啡厅……

   姜莉想当城市人,这唯一要求的信念,支撑她拒绝了数不清的上门提亲的人。

等待,年过二十三的她,终于等来了“白马王子”,虽不那么英俊帅气,潇洒伊人,但有着山里人的厚实善良、高大健壮,关键是他有一个嫁在城里生活的姑姑,他姑父带他在城市里干工作五六年了,他就是想要找一个乡下姑娘结婚,然后把她带到城市生活,这个人就是她初中时的同班同学乔建。

  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云转,姜莉知道乔建一直喜欢自己,上初中时就帮她做过很多事,向她写过爱情宣言,老师批评过,她拒绝过,他惋惜过。她不仅是班花,还是校花,更是方园百里的牡丹花,同是山里的穷酸娃,她怎会答应他呢。可是如今不一样了,他基本条件够了,再不答应,等到花凋谢了,就真的一生梦幻了。

   山里的唢呐,城里的鞭炮,花车把姜莉拉出了大山送进了城。山里的热闹,城里的喜悦,她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城里人。

新婚不到一月,姜莉就有了种受骗上当的感觉。她与他姑姑相比,虽然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但他的姑父是城里的干部,而自己的丈夫却是一个农民工;他姑父是八小时坐办公室,自己丈夫却给人家搬砖刷墙,成天不是一身泥就是一身汗,就是一个住在城市的农民娃子。自己的丈夫没有双休,也没有节假日,更不消说能陪自己逛街游公园了,这根本就不是她要的城市生活。她开始苦恼,开始忧心,开始踌躇,开始情绪。

   结了婚的乔建,对姜莉特别好,一有空就带她去宾馆吃饭,每月至少进一次咖啡厅,买东西花钱他连眼都不眨一下,对她从不吝啬。他知道自己娶了她,是梦中伊人,是麻雀吃了天鹅肉,你看她往人群里一站,那些城市的美女都逊色三分。因而自己更加能干,成了建筑公司土建的一名技工,月工资提到八千元,年奖金四五万元,一套五十万元的房子不欠账不说,他要让自己心爱的人衣食无忧,公司的职工和街坊邻居对此都羡慕不已。

然而,姜莉想的要的却不是这样的,她想的要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城市人的名分,不能有人说她是农民工的老婆,是要城市人的太太称呼。再说那些“瘪南瓜剐茄子”都能找到啥局长啥经理的,自己凭啥只能和一个民工生活一辈子呢?城市这么大,这么多人,为啥何不逞自己还年轻,去寻找属于自己追求的理想生活呢!

“我们离婚吧!”姜莉终于婉转地提出要求。“不能啊,我哪对不起你了,你说我改!”乔建很惊奇地回答。“你很好,但你不是我想要的人!”她如是说。“住在城里就是城市人啊,公家都这么说,我咋就不是了呢!”他如是答。“反正你不是我心中想要的人,离婚是肯定的,你别再劝了。”她坚持说。“我反正不离,你就是我一生唯一的妻子!”他强调说……

时间就这样过去一段,不久他们终于还是离了。

姜莉坚持净身出户,乔建很惘然,就托他姑父在一家超市为姜莉找了一份工作和住处,她却嫌营业员站的时间太长,没干满一个月就辞了。原因是她那身材和秀容,得到一位开大酒店的同乡看中,就请她做了大堂餐饮领班,她感到有点城里人的味道。穿梭在酒店人群中的姜莉,不几天就被一位私企的老板叮上了,常来常往接触的多了,老板对她说,可以让她成为真正的城市人,她高兴不已。以身相许后,她侧面向同乡一打听,才知道那老板不仅有老婆,而且还是啥子局副局长侄女,外面还有好几个情人。此时的她,头“嗡”的一下懵了,她感到自己有生以来受到了莫大的侮辱。“难道城市人就是这样的丑陋心态吗!”她怨恨,该怪谁呢,她感到自己真是哑巴吃黄莲——难以启齿还有苦说不出啊!

“有钱的城市人就是山里的屎壳郎”,姜莉的心中下了这个定义。

她再也看不起有钱的城市人了,她深深觉得山里的同乡比较善美,给她这份领班的工作还是比较风光。

酒店迎进送出,她能见到许许多多的城市人,尤其是能接触到形形色色的城市男人。不久她发现同乡叫的一个啥子局的局长经常来这里,前后经常的七八个人跟着,人不仅长得帅气,还很和蔼可亲的样子。每次来酒店,总要先给自己打招呼,似乎挺有那个意思。于是,那个局长一来酒店,她就主动走近他,话很投缘似乎是找到知己,尤其想不到那局长还主动提出让她到局办公室上班,安排一个工勤岗位,以后想办法转为合同工,她喜出望外。

一天下午,姜莉接到局长的电话,到了办公室。她意想不到他竟然动手动脚……她哭泣地冲出那座楼,她又一次感到自己受到欺骗。

   “有权的城市人就是山里说的‘魔鬼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姜莉的心理刻下这样的印记。

   她终于明白了,有钱的城市人和有权的城市人,都是“穿青衣、抱黑柱——是一路货色”,她透心地凉了。

   乔建时刻关注着姜莉,从酒店同乡那里得知她的遭遇后,特别感到内疚,是自己把心爱的人接来城里,却没有照顾好,没有尽到责任。他要挽回自己的过错,寻找她重新生活在一起。

乔建对她真心不变,真情不改,姜莉感动地哭了。在同乡的酒店里,从不喝酒的她,与他对面而坐,要了一瓶西风20年白酒,她说要来一个一醉方休,把过去的一切非分之想忘掉。

城市人不是我能当的。”她望着他举起一大杯酒喝下。“山里人进了城就是城市人。”他陪着她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想要城市人是要不来的。”她端起杯猛地喝下,连咳几声。“我们结婚在城,家住在城,工作在城,生活在城,就是城市人,不要小看自己吗!”他拿起杯,起身走向她身边,碰了一下她的空杯喝下。“我的人永远是山里的人,山里的人才是我的人。”她自斟满酒,止不住的眼泪滴在杯中,一口下喉。就这样她一杯,他一杯,一瓶酒喝干。

  他背着她,哼着妹是山花迎春开, 哥是春风暖心来;妹妹纯洁又可爱,哥哥痴心永不改……”的小调,走回城市他们的家。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4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上一篇:天宿下一篇:彩虹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朱建根 2018-9-25 11:42
欣賞賞學習,點贊。
引用 北岸大吕 2018-7-30 22:10
残酷的现实,理想的结局。欣赏。
引用 九天雄鹰 2018-7-30 09:52
【特约编审评语】:欣赏学习,感受文采!
引用 沈汉彬 2018-7-29 23:33
欣赏学习!

查看全部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