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我的排长我的老乡

2018-7-27 11:24| 作者: 杜跃清| 审核: 九天雄鹰|查看: 5293| 评论: 3

当兵时较幸运的事可能就是上司是老乡,这样的好事被我遇到了。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应征入伍,到了安徽省含山县林头镇桃园村的山沟沟里。

当兵前,带兵排长说:我们是南京军区特种部队,主要负责长江防线。

我是乙级身体,去海军地勤部队只需丙级身体,我被特种部队选中了,我很兴奋。那时,能在江苏省南京长江大桥上照像是莫大风光的事。我将成为在南京长江上执行任务的军人,在长江大桥上照像那是小事一桩。

离开东海之滨的浙东富裕地区,坐了二天二夜的货运列车到达林头站是凌晨二点多,我们从睡眠中被叫醒后,匆忙下车,又爬上解放牌军用卡车,军车在黑夜中行驶了约二十分钟,到达了营区。

我问带兵排长:这是什么地方?他说:这是安徽。我听了他的回答,差点掉眼泪了。我没到过安徽,但知道凤阳花鼓戏唱的内容。

排长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这里是新兵集训地,训练结束后要分到各连队去,也有可能分到南京市,我们部队的机关就在南京,这里只有二个营驻守,我们部队分驻在江苏、安徽的多个地区。

我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说的目的在于证明他在我家乡没有说谎。后来证明,他的确没有骗我们。

第二天,我被分配到六营新兵连二排,排长身材魁梧,军官制服都是上衣四只口袋,如果不知道他职务的人,以为他起码是位团级首长。他对我们严格要求、严格训练、严格管理,我们很怕他。但训练间隙,他也会主动问我们是哪里人等问题。我从他的话中听出他带有我的家乡口音,就问他老家哪里?他说:江苏如东。他问我家是哪县?我回答后,他还问我家在什么乡镇?我报出地名后,他把这地名周边的乡镇都说得清清楚楚。我说:您一定不是如东人。他坚称绝对不是浙江人。

我想,他可能认为我知道他是老乡后,我会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影响训练效果,因此,在三个月的训练中,再也没有向别人打听他是哪里人。

我进入新兵连约一个月时,得了一场病,确信排长不是我老乡。由于水土不服,我全身皮肤出现红斑,特别是大腿内侧皮肤都擦破了,痛痒难忍,彻夜难眠,泪水沾满枕头,太想家了。      

班长通知连队卫生员给我治疗,卫生员诊断病情严重,向班长建议让我休息。班长代我向排长请了假。卫生员向营卫生所进行了汇报,营卫生所尹连生所长来到我的床前,对我进行了治疗,并对我进行了安慰,他说:这是新兵的常见病,不要害怕,休息一周就会好的。

次日,营长蒋华年在连长、排长的陪同下来到我宿舍,他对我进行了慰问,并问我哪里人?他听了我的回答后说:我们还是老乡呢,我是浙江诸暨的。营长的话给了我组织上和乡情间的双重温暖。

我在痛痒难忍中又过去了一天。这天下午,排长独自一人来到我床前,我想他可能来安慰我的,并向我说明我俩是老乡。但我自作多情了。他直截了当地说:不要休息了,训练要跟不上去的,下次考核要不合格的!

为了做一名合格的军人,我走上了训练场。

新兵集训结束了,排长回到二十二连原岗位,继续任排长,我被分配到二十一连当战士。不到半年时间,我被蒋华年营长调到了营部侦察班工作。这里得解释一下,我不是因为和他是浙江老乡而被调入的,而是因为我在连队时,被连长朱克富派到外军研究室,协助司令部派来指导工作的戴华参谋工作,经他向营长推荐,我才去营部的。我到营部后,与下辖五个连队的军官时有接触,我认识了二十三连的胡排长,原来他是我同县(1988年改市)老乡。

有一个星期天,胡排长请我去连队吃饭,他说:家属来部队探亲了,胖子排长和你等几个老乡聚一下。我问:胖子排长是我新兵时的排长吗?他说:是啊,你不知道?那是他不对了,等会我们批评他。我说:等会还是别提这事好。

聚餐时,我没有提起新兵时问排长是否老乡之事,胡排长对我进行了鼓励,称能进营部工作是很不容易的事,今后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可以相互帮助等。

不久,胖子排长找到我说:妻子也到部队探亲了。我说:那好啊!他说:我有事让你这老乡给嫂子帮个忙。我问:什么事?他说:她住在连队招待房里很无聊,一个人在连队的大会议室里看电视也是不允许的,我想让她在营部看电视。我笑着说:她是军嫂,我能帮一定帮。

后来,我们营拉到南京市附近长江边训练,我对蒋营长说:营长,我们班配有橡皮侦察汽艇,但我们不会使用,可否从连队抽人教我们一下。营长说:可以的,你可以叫你老乡排长来教。我说:营长,那请您通知他连队好吗?营长说:你可以代表我通知下去。

这个老乡排长就是胡排长,他是机械排排长,也可以说是船艇排排长。我和二战友穿上救生衣,坐上了他驾驶的冲锋舟,他驾驶冲锋舟先沿长江边行驶,让我们适应一下,以防晕船。然后,给我们讲解机械知识及操作规程。我们轮流驾驶冲锋舟训练。我们在长江边经过几天的训练,操作技能基本掌握了,我向胡排长提出横过长江,到对岸去。他让我驾驶冲锋舟先慢慢向江中训练一下,不要马上冲过去,因那里的长江段有三里多宽,流速每秒三米左右,浪高一米以上,还有大型轮船经过时的涌浪,以及时常跃出江面、足有五六米长的大鱼,危险性很大。

我终于驾驶冲锋舟向对岸冲去,过了一半多江面,看到茫茫一片的江水,心里真有点害怕,心想胡排长帮我驾驶,但此时只能避开浪头快速前进。我在胡排长指导下,稳稳地操控油门,冲锋舟昂起头,只有尾部贴着水面向前挺进,时速约有五十公里,这速度在公路上称不上快,但在水上已经很快了。大家都体验了这惊险的驾驶过程。

后来,蒋营长调任工兵团副团长,新任营长郑德玉。四年后,我退伍了,胡排长从含山调往旅后勤部下属农场,升任助理员。此时,营长郑德玉已是旅后勤部部长。

有一年,胡助理员回家探亲,我们俩相聚了,他突然对我说:我很感谢你,你给部长写信表扬我了。我的确向郑部长写信时提起胡助理员工作踏实等。胡助理员说:我有次遇见部长,他说:小杜讲义气,来信还表扬你了。

几年后,胖子排长、胡助理员都转业了,我们三人在城区同一条街不足一千米的三个不同单位工作,胖子排长与我的单位一墙之隔,他担任了城关镇人武部副部长,胡助理员在一实权单位工作,他先任副主任,后任书记,他单位的多任主任等领导因受贿“进去了”,他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足。我在执法单位担任综合室主任多年,胖子排长常因工作关系到我处一起办理有关事项。我真感谢他当年不承认与我是老乡,这对我缩短百姓到军人的距离有好处。

我的排长我的老乡,我们曾离开家乡,投身国防事业,最后,我们又先后回到家乡,为振兴家乡的经济奉献一切。他俩已于去年退休了,但不管退休还是在职,我们永远忘不了那磨砺意志的军营生活。

(作者杜跃清系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会员等,兼任全国多家媒体特约记者、通讯员,入编《新中国66周年文艺名家名典》)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3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朱建根 2018-9-26 15:07
情節生動,感情細膩,點贊。
引用 南国布壮 2018-7-31 18:47
部队最忌讳老乡观念,强调五湖四海,部队首长经常敲打喜欢老乡聚堆的战士。我们因为一帮老乡聚在一起讲壮话,没少挨连长指导员批评。想不到,你还喜滋滋当成一种荣耀来讲述。同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队伍,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引用 九天雄鹰 2018-7-27 11:24
【特约编审评语】:欣赏学习,感受文采!

查看全部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