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报告文学《毒殇》(二十八)

2018-7-10 09:45| 作者: 陈世才| 审核: 九天雄鹰|查看: 1842| 评论: 3

毒品犯罪分子通过毒品犯罪来赚钱,又想逃避检查,逃避打击,一般都会采取伪装的方式进行运输毒品,如前面所列,周某种和玉某兰伪装夫妻以掩盖他们各自的犯罪,最终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而一些毒品犯罪分子或将毒品伪装成食品包装进行运输,或自己伪装成军人运输毒品,但是不管他们如何伪装,仍然逃不出法律的制裁。

周某丽受毒贩的雇佣将毒品包装在食品里进行运输,企图蒙混过关,结果仍然被查获,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43岁的周某丽原是重庆市某工厂的工人,她本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与丈夫是同一个工厂的工人,聪明漂亮的女儿已经上了初中,而且成绩很好,为此夫妻都感到很骄傲。但是不测之风云却把她的这个家撕碎了。1996年,周某丽所在企业因为经营不善而破了产,她夫妻二人因此双双失去了工作。由于没有了工作,家庭生活也就显得有些拮据,于是夫妻间免不了常发生口角,久而久之,夫妻间的口角因为得不到妥善处理而酿成了更大的家庭矛盾,终于导致了夫妻反目,最终离婚。她是个要强的女人,与丈夫离婚时,她为了表现自己有能耐,坚持要带女儿跟自己生活。但是她却没有作过深刻的考虑:没有固定收入的她,又带着一个小孩,如何能给孩子良好的生活环境?但是为了面子,她没有考虑这些问题,就是在她带着孩子生活遇到困难,她也没有向前夫求救,而是一个人带着女儿在生活的道路上苦苦地撑着。在她看来,与丈夫离了婚,没有了家庭纷争,自己反而觉得轻松多了。为了生活,也为了让女儿不受苦,她也在社会上多次寻找职业,但是每找到一个职业后不久,她不是嫌工资太低就是嫌工作太累或者受太多的管制而辞职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周某丽便寻思,给别人打工还不如给自己打工,自己当老板就不会受人家的气!于是她作了自己当老板的打算。但是要当老板就得有本钱,像她一个下岗女工,去哪找到能让自己当上老板的本钱?然而,活人是不能让尿给憋死的,她最终还是想出了办法。这个办法就是她看准了重庆的大城市慢生活节奏的特点:重庆人喜欢打麻将,尤其是那些退休在家的老年人,经常喜欢聚在一起搓麻将以消遣,但就是苦干活动场所太少。如果能根据重庆人慢生活节奏的特点,开一个麻将馆让那些退休的老年人玩麻将,从中收取一些租金,就不愁没有生意。想通后,周某丽于1998年拿出自己的全部蓄储,租了一间房子,买了几付麻将及桌椅,自己开起麻将馆,让那些住在弄堂里的退休人员娱乐,她从中收取一些租金,以维持她母女俩的生活。她的这一招实在为生活在弄堂中的退休人员解决了消遣和娱乐的问题,因而很受退休人员的欢迎,于是她的麻将馆生意还算火红。

周某丽的麻将馆开张了,生意也很好,她一天到晚也就忙忙碌碌,不得闲空。而就在她为麻将馆生意忙得不亦乐乎之时,却疏于对女儿管教,无人管束的女儿终于跟上一些人渣走上了邪道。周某丽开起麻将馆后,白天泡在麻将馆里与那些老人们周旋,晚上回家后又因为太累,早早就休息了。于是对女儿的学习及思想情况,她根本没有时间过问。由于疏于教育,女儿的各方面发生了变化她也没有察觉,而当她发现女儿发生变化时,女儿已经走上了邪路。

周某丽的女儿长得非常漂亮,14岁时候就已经长到一米六,婷婷玉立地出落成一个大姑娘模样。女孩子长得漂亮,一般都比较惹男孩子的注意,周某丽的女儿也不例外,她上了中学后,竟成了一朵校花,经常引得一些男同学围着她周围转,这本来也是很正常的事,姑娘漂亮,谁不愿意为她多效劳。然而十几岁女孩子的思想是很朦胧的,她们往往对一些事情好奇而又缺乏辨别能力,加之母亲失之管束,女儿很快就成了一匹无缰的野马而乱闯。当她成了学校里男同学们的月亮后,她自然就飘飘然起来,于是就让一些不法分子有了可乘之机。2000年底,一个很俊的男同学接近了她,并用很多动听的话来赞美她,廉价的赞美很快就让姑娘动心,她与这位男同学成了最要好的朋友,他们经常出双入对地走进歌舞厅和一些大人才出入的娱乐场所。然而,让周某丽的女儿没有料到的是,这位男同学原来已经是一名吸毒者,他泡上周某丽的女儿后,也拉着她一起出入地下吸毒场所。开始,姑娘也还有所提防,并没有参与到吸毒行列中去,但是随着出入这些场所次数的增多,看到一些吸毒者吸毒后的疯狂,姑娘也对吸毒也产生了好奇,最后在这位男同学的引诱下,也和她的这位男同学一起走上了吸毒的道路。

周某丽终于发现女儿的变化。然而这个时候她的女儿已经吸毒成瘾。看到如花似玉的女儿成了这个样子,周某丽真是悲痛欲绝。与丈夫离婚后,好强的周某丽就把女儿看成是自己的心肝宝贝,她要独自把女儿培养成材,以证实自己确实有能力。而今,因为自己的疏忽,让女儿成了这个样子,她好强的心一下被冰冻了,她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发现女儿的问题!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周某丽思前顾后,终于把女儿送进戒毒所进行强制戒毒。

女儿进了戒毒所,周某丽感到作为母亲失职的痛心,但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也想不出什么样的好办法来弥补自己对女儿失察的过失,只有经常抽空到戒毒所去看望女儿,以图减轻自己的罪过。但是女儿并没有原谅周某丽,她恨母亲没有尽到责任,致使自己走上吸毒的道路,现在才来关心已经太晚了,因此她对母亲的探望并不领情,而是要母亲经常来看她,并要母亲送钱送物到戒毒所让她享受。面对女儿的这些要求,周某丽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每一周都要到戒毒所去探望女儿一次,而戒毒所又离得远,每去一次,来回就得两三天,这样就担误了她的麻将馆的生意,她的收入明显的减少了。但是为不让女儿责怪,她还是这样做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毒贩罪恶的眼睛也就盯上了她。一个中年男子逐渐接近她,向她灌输一些人生苦短,不如及时行乐的思想。

200196,这一天对周某丽来说是一个黑色的日子,这天,她又去看望女儿。在谈话中,女儿向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她每次来看望必须得带香烟来给她抽。女儿小小年纪,毒还没有戒掉,又要抽烟,这绝对不允许!于是她拒绝了女儿的要求。因为话不投机,女儿与她大吵了一场,在争吵中,女儿用尽了难听的话来骂她。其实,她拒绝女儿的这些要求也是为了女儿好,想不到女儿这样不理解自己,她从戒毒所出来后,顿时感到心灰意冷,那中年男子“人生苦短,何必那么操劳”的话语一下涌进她的脑海,她彻底崩溃了。周某丽的情况,当然地被的那注意她的中年男子看在眼里,就在周某丽为女儿的事感到绝望的时候,他那罪恶的手便将周某丽拉进了毒品犯罪的深渊。他适时地走到周某丽跟前,再次向她灌输人生苦短,不如及时行乐的思想,并耐心地“开导”她,要她想开些。在周某丽心情稍为平静后,他又“开导”她,应该出去散散心,他向周某丽描述了海南岛的美,建议她到海南岛去散心。而他的真正目的,是要让周某丽为其运输毒品到海南。

在那中年男子的“开导”下,周某丽心动了,决定到海南岛去玩一玩。而在她作出这个决定时,那中年男子则提出,要她帮带一点“货”去。她便问带什么货,那男子将她拉到一个人少的地方直截了当对她说是带“白粉”。一段时间以来,周某丽奔忙于女儿的事情,也常和这男子有些接触,并一起谈起毒品的情况,于是她也就也知道“白粉”是什么东西,也知道毒品价格的昂贵。而这个时候不知周某丽是为了钱而忘了危险,还是因为女儿的事情而昏了头,竟问那个男子,带“白粉”到海南能给她什么好处。那男子回答:你放心,不会亏待你的,也不会有危险,我会给你包装好的!

那男子说着,就拿出三个夹心棒食品盒对她说:就三盒,全包装好了,很保险!

因为女儿的事情,周某丽也知道毒品的价格很贵,而帮人带毒品的收入也不霏。干上这一次,就等于开上一年的麻将馆!利令智昏的她答应了那男子的要求。她接过三个装有海洛因的夹心棒食品盒,放进了自己携带的塑料袋里,在重庆火车站登上K141次旅客列车。在6号车厢,周某丽找到了座位,她将行李放上行李架后,又将那装有毒品的塑料袋放到了自己的座位底下。

然而,运输毒品并没有像毒贩说的那样“保险”,200198下午,当列车行驶到黔桂铁路贵州省的独山至麻尾区间,缉毒民警登上列车,在各车厢内进行缉毒检查。看到有警察检查,心中有鬼的周某丽顿时慌张起来,因而引起了缉毒警察的注意,当缉毒警察提出要检查她的行李时,她更是脸色苍白。看到周某丽的反常神态,缉毒警察将她带到乘务室进行检查,从她的行李中搜出了三个食品盒,在事实面前,她承认食品盒装有“白粉”。于是,缉毒警察从她携带的三盒夹心棒食品盒里检查出三块海洛因,共净重1393.4

法院根据公诉机关的起诉,依法开庭审理了周某丽运输毒品案,最终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以运输毒品罪判处周某丽刑罚。周某丽不服,提出上诉,被上级法院驳回。当她接过终审裁判书时,便嚎啕大哭,哭诉自己好后悔,为了女儿,竟去帮毒贩运输毒品,结果把自己给毁了。然而她后悔得太晚了。人们从她的叨念中可以看出,到了这个时候,她还在怀念着她那未成年的女儿。但是她那未成年的女儿是否在想念她?从她女儿的各种表现,她又是否觉得想念那女儿实在不值,如果不是她那宝贝女儿,也许她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周某丽将运输的毒品放在食品盒里进行了伪装,还是逃脱不了被发现的命运。而凌某利则是冒充现役军人进行运输毒品,也一样逃脱不了被发现而受法律制裁的命运。

200651518时许,K366次旅客列车运行在南昆铁路贵州的兴义至广西的田林区间,乘警进行安全检查时,在7号卧铺车厢1号包厢发现一名身着解放军军服佩带少尉军衔的旅客脸上露出慌张的神色,乘警觉得其形迹十分可疑:正常的军人,怎么会见到警察也慌张?

于是乘警要求其出示相关证件接受检查。而当这名旅客将军官证拿给乘警检查时,乘警却发现军官证上的照片与眼前这名旅客的相貌极不相像,于是便严肃地询问:这是你的证件吗?

面对乘警的问话,这名旅客心虚地吱唔着,回答不上乘警的问话。于是乘警觉得这名旅客有问题,即对其行李进行检查,从他的铺位枕头下的挎包里查获用黄色胶带包装的可疑物20小包,内有红、绿色片状可疑物。看到事情败露,这名旅客不得已承认自己名叫凌某利,是受毒贩的雇佣,用假军官证冒充解放军军官将毒品运往广州的。

法院根据公诉机关的起诉依法开庭审理了凌某利运输毒品案,法院经审理查明,凌某利是江苏省泗阳县人,曾经是一名武警战士,为保卫国家安全出过力,但是在复员后却受金钱的驱使,为毒贩所利用,成为一名运输毒品的犯罪分子。2006515日,凌某利受毒贩的雇佣,持一本假的解放军军官证,冒充军官携带毒品从昆明乘坐K366次旅客列车前往广州,没想到在列车被乘警人赃俱获。经称重和刑事科学技术鉴定,凌某利被查获的片状可疑物3977粒,共净重368.4,均含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判决,以运输毒品罪判处凌某利刑罚。凌某利为了区区几千元为毒贩卖命,为了让运输毒品安全,他用假军官证冒充军官运毒品,但是还是难逃法律的制裁。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5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朱建根 2018-7-14 13:26
写报告文学是很辛苦的,它的内容真实性强;点赞。
引用 陈世才 2018-7-10 16:16
九天雄鹰: 【特约编审评语】:好文章,欣赏学习,感受文采!
谢谢审评,谢谢欣赏。
引用 九天雄鹰 2018-7-10 09:47
【特约编审评语】:好文章,欣赏学习,感受文采!

查看全部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