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报告文学《毒殇》(二十七)

2018-7-10 09:45| 作者: 陈世才| 审核: 九天雄鹰|查看: 722| 评论: 4

毒品犯罪分子为从毒品犯罪获取最大的利益,也在千方百计,极尽各种手段以企图达到目的。冒充夫妻,利用初生婴儿掩护进行毒品犯罪,又是毒品犯罪分子的一大伎俩,他们利用人们对婴儿妇孺的怜悯,不顾婴儿的身体健康,或将毒品置于婴儿的身上,或怀抱婴儿而将毒品置于自己身上进行运输,但是仍然逃不出法律的惩罚。前面已经列举到的谢某情,为了自己运输毒品的保险,竟将毒品藏在自己几个月大的孩子身上进行运输,利用自己的婴儿作掩护进行毒品犯罪活动。而周某种和玉某兰这对男女则是相互利用,一人运输毒品,一人贩卖婴儿,他们冒充夫妻,以掩护各自的犯罪活动,结果还是在旅客列车上露出破绽,让公安人员逮了个正着,双双落入法网,受到法律的制裁。

2006113,是春运开始的第一天。晚10时许,从昆明开往桂林的2056次旅客列车行驶在南昆铁路云南的威舍至贵州的兴义区间。由于是春运的第一天,列车乘警加强了对列车的巡查。当他们检查到9号车厢时,发现坐在23号座位上的一对中年男女旅客十分可疑。男的五十来岁,正抽着烟,他脸上神情却显得十分紧张,不时地用眼光瞟向车厢的两头,时而与旁边的女人嘀咕一两句。而那女的则四十来岁,怀里抱着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她自己正在啃着面包。怀中的婴儿嗷嗷地哭着,她不但不给婴儿任何疼爱的表现,反而将啼哭的婴儿放在了座位上,自顾啃着面包。

哪有这样的父母亲!

那男女二人的反常行为引起了乘警的注意,于是他们走过去,对这男女二人进行检查。当乘警意示那中年男子出示车票接受检查时,那中年女子则主动将车票掏出让乘警检查,并说那中年男子是她老公。乘警检查完车票后看着那神色不定的男子,又指着那女子问他:她是你老婆?

那中年男子好像没有准备似地吱唔着答不上话来。

这中年男子的反常表现引起了乘警的更大怀疑,于让他将身份证出示接受检查。听到警察的吩咐,那男子磨蹭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皮夹子,并从皮夹子拿出了身份证。而就在此时,乘警发现皮夹子里有两粒药片状物品,即严肃地问道:这是什么?

听到警察的发问,那中年男子脸上露出惊慌的神色,并不经意地将目光移向列车的行李架上。那中年男子望去行李架上的位置有一个旅行包和一件草绿色棉大衣,在乘警的追问下,这俩男女承认是他们的。乘警经过检查,从那草绿色棉大衣的口袋里搜出一包棕色的片状可疑物。在物证面前,那中年男子不得已承认这是他伙同他人在云南购买的毒品。于是乘警将他二人带到软卧车厢包房里继续检查,在前往包房途中,那中年男子又耍了个花招,提出要上厕所。在厕所里,他假装方便时从裤裆里拿出一包可疑物,要扔进厕所的排便洞里,却被乘警发现制止了。罪行败露,那男子交待自己的名字叫周某种,是山东省莒县人。经过清点、称重和化验,从周某种处查获的两包可疑物共有药片状可疑物3937粒,净重365.9克,均含有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而同行的那中年女子则交待,她叫玉某兰,是云南省勐海县人,她与这中年男子并不是夫妻,那婴儿也不是她孩子,而是她贩卖的,她与那中年男子假扮夫妻是为了掩盖她贩卖婴儿的罪行。

2056次旅客列车到达广西的南宁后,周某种和玉某兰连同那婴儿一起被移送给南宁铁路公安机关处理。经过公安机关的侦查,认为周某种已经涉嫌犯运输毒品罪,玉某兰已经涉嫌犯拐卖婴儿罪,分别将他们移送有管辖权的司法机关处理。在南宁铁路公安机关,周某种在交待自己进行毒品犯罪事实的同时,还交待自己与侄儿媳妇玉某扁多次合伙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并协助公安机关抓获了同伙人玉某扁。

200662,法院根据公诉机关的起诉,依法开庭审理周某种、玉某扁贩卖、运输毒品案,在法庭上,二人分别陈述了各自的犯罪事实。

周某种是山东省莒县龙山镇周家村人,玉某扁则是云南省勐海县人。玉某扁于2000年嫁到山东莒县龙山镇周家村,成了周某种侄儿的老婆,并带动周某种走上了贩卖毒品的犯罪道路。20038月,玉某扁回云南探亲时认识了马某(在逃),在交往中玉某扁得知马某是一个毒品贩子,并知道他做毒品生意赚了很多钱,于是玉某扁的心痒痒的,跟着马某走上了贩卖毒品的罪恶道路。第一次,玉某扁按照马某的旨意从昆明将2000粒摇头丸运到山东,净赚了一万元,于是她惊喜万分,认为自己找到了一条快速致富之路,于是便放开手脚大干起来,并且将她丈夫的叔叔周某种也拉进了她的贩毒圈子。

周某种是玉某扁丈夫的二叔,已经五十岁,他也想快速发财,却苦于找不到门路,而玉某扁致富之道曾经让他眼红,他也想挤进玉某扁那条路里去。就在他产生这种想法之后,玉某扁适时地向他伸出了邀请之手,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加入了玉某扁的犯罪活动之中,与玉某扁共同出资,大肆进行毒品犯罪。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通过犯罪来达到致富,不但没有达到目的,反而因犯罪而受到法律的制裁。

20061月,春节就要到了,玉某扁与周某种商量,要在春节前搞一单“大买卖”,于是他二共同出资3万元,由玉某扁与马某联系搞一大单“货”,周某种前往云南与马某购“货”后运回山东。112,周某种带着毒资到达云南的勐海与马某见面后,将玉某扁要搞一大单“货”的意思告诉了马某。113,他用3万元的毒资从马某那里买到了两大包毒品。而后分别藏在大衣口袋里和自己的裤裆里,从勐海返回昆明,准备从昆明乘坐2056次旅客列车到达桂林而后返回山东。就在周某种准备从勐海返程时,他接到了玉某扁的电话,说是到了昆明,有一带孩子的中年妇女要和他同行,这样他可以和这个中年妇女结合,假扮夫妻乘坐火车互相掩护将毒品运回山东。

周某种到达昆明时,果然有一带孩子的中年妇女找到他,这人就是玉某兰。玉某兰和玉某扁是亲戚,是一名贩卖婴儿的人贩子,她在当地买了一个出生才一个月的女婴,准备运到山东卖给他人,为了使她贩卖婴儿的的行为做到万无一失,她也在想着掩盖罪行的办法,于是她想起了玉某扁前段时间曾带着周某种到她们庄上,说周某种是她二叔,因死了老婆,孩子没人带,想到云南找一个当地女人一起回去过日子。当然玉某扁没有告诉她,周某种到勐海是为了贩卖毒品的。想到这里,玉某兰即打电话给玉某扁,说她也想找个山东的男人过日子,玉某扁的二叔是否已经找到合适的,如果没有,她对他有意思。

玉某兰心怀鬼胎,想利用玉某扁,让玉某扁的二叔作她的掩护,掩盖她贩卖婴儿的罪行。没想到玉某扁还想利用她呢,于是她们便相互勾心斗角,相互利用起来。接了玉某兰的电话,玉某扁即告诉玉某兰,她二叔正在云南,要玉某兰在昆明与她二叔会合。之后,玉某扁又打电话给周某种,将玉某兰的意思告诉了他,要他与玉某兰假扮夫妻,利用玉某兰来掩护他的运输毒品犯罪活动。玉某兰的目的是要利用周某种来掩护她的拐卖婴儿的犯罪活动,于是她在昆明火车站与周某种见面后,就把她和玉某扁说的鬼话向周某种说了一遍。周某种已经得到玉某扁的吩咐,他当然也要利用玉某兰来掩护他运输毒品的犯罪活动,便在口头上应付玉某兰,于是他二人各怀鬼胎,一起登上了从昆明开往桂林的2056旅客列车,准备从桂林转乘其他列车返回山东。

由于女婴不是玉某兰所生,再加上她本身是一名人口贩子,她当然提不起对女婴的疼爱,因而她对女婴的关心也就冷淡了许多。而周某种也因为玉某兰和女婴都是他用来掩护他的运输毒品犯罪活动的工具,所以对玉某兰冷淡女婴的态度也不放在心上。就是他们这种对婴儿漠然的态度,引起了乘警的怀疑,让他们落入了法网。

周某种落网后,自知自己犯罪行为的严重性,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他供出了玉某扁是自己的同伙,并将玉某扁的情况提供给公安人员。114,玉某扁在山东省莒县龙山镇周家村被公安人员抓获。公安机关根据查明的事实,依法将周某种和玉某扁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把玉某兰移送给云南省勐海县司法机关处理。

法院根据公诉机关的起诉,依法开庭审理了周某种、玉某扁贩卖、运输毒品案。在法庭上,周某种和玉某扁如实供述了各自的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得到了法院的从轻处罚,周某种因为协助公安机关抓获玉某扁,有立功表现,得以减轻处罚。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判决,以贩卖毒品罪判处玉某扁、周某种刑罚。

周某种与玉某扁为了获取不义之财,合伙进行毒品犯罪活动,利用春运的繁忙贩卖运输毒品,同时与玉某兰相互利用,假冒夫妻以掩盖他们的犯罪活动,但是在法律面前他们没能逃出法网,最终受到法律的制裁,他们的下场再次印证了那句老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5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朱建根 2018-7-14 13:19
好文章,感受真实故事,点赞。
引用 沈汉彬 2018-7-11 11:40
欣赏学习,感受文采!
引用 陈世才 2018-7-10 16:15
九天雄鹰: 【特约编审评语】:好文章,欣赏学习,感受文采!
谢谢审评,谢谢欣赏。
引用 九天雄鹰 2018-7-10 09:47
【特约编审评语】:好文章,欣赏学习,感受文采!

查看全部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