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陈默相亲

2018-7-9 16:26| 作者: 北岸大吕| 审核: 九天雄鹰|查看: 2262| 评论: 6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嘘————”“嘘————

正月初二,人们才刚放下碗筷,吕家院子各式各样的炮仗便此起彼伏。村前的公路车来车往,提包挑担的行人成群结队。乡亲们碰面十分笑儿,相互发一支纸烟(有的还双进双出),各种各样的祝福弥漫了天空。

遵照表婶要求,陈默得早上818分驱车从庆阳市内出发,务必十一点前赶到吕家院子。但陈默并不着急,他前天晚上玩《龙神契约》(一种手机游戏),直到12点过,姆妈睡了一觉醒来,前后催了三次才睡。初二早上,拜年的鞭炮接连响了几起,他才穿衣起床,简单地漱了口,擦了把脸,连早餐也没吃就将车子开出了自来水公司家属大院,生怕姆妈在耳边啰哩啰嗦。人老话多,如果不是过年,不到上午十点,姆妈别想喊得动他。平时每天上班,每个月四天月假还经常加班,好不容易捱到春节,公司放了七天长假,谁不想放松放松?可家里一个雷公一个蛙母,哪肯让人消停?今天托张大妈保媒,明天又叫李大姐多多留意。前几年还不紧不慢,这两年简直就是催命。跟他们说了婚姻大事不用操心,自己还想多耍几年,不上三十不考虑结婚,可他们哪里听得进去?一会说外甥生了个小子,他比你还小两岁;一会说侄女生了二胎,你叔叔婶婶笑眯了双眼;一会又说你同学的喜酒吃了无数,什么时候才能还人家一个人情?絮絮叨叨,絮絮叨叨,听得人头脑发胀,忍无可忍,于是嘟了那么一句,听你们安排好了。老两口相视一笑,赶紧托亲戚朋友张罗相亲。

姆妈接连到张大妈家跑了三次,把张大妈熟悉的姑娘掠了一遍,看了照片议性格,问了工作探家庭,最后锁定幼儿园老师小宁。她来自农村,庆阳幼儿师范学校大专毕业,与陈默学历相当,工作也蛮稳定;父母健康能干,家里没有什么拖累,一个姐姐已经结婚;人长得端庄大方,性格开朗活泼,与同事关系和谐融洽,说得姆妈一个劲地点头,催促张大妈赶紧安排见面。可是陈默一会出差,一会学习,一会又要加班,一拖就是半年之久。等张大妈再去找小宁商量时,她已经名花有主,气得老爸大发雷霆,骂他是糊涂虫,做事不晓得轻重缓急;姆妈一见到儿子就要噜嗦几句,说他口是心非,纯粹逗姆妈玩呢。陈默听之任之,该打的游戏照打,该聊的微信照聊,有时嫌姆妈啰嗦,干脆眼不见为净,或者到朋友家搭铺,或者弄一床小被在办公室对付。但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只得赶鸭子上架,再次接受父母大人相亲安排。

这一次相亲是姆妈亲自安排,找的是她原庆阳纺织厂同事老黄的女儿,双方对自己儿女知根知底,也省去了许多中间环节。五月初四那天,姆妈一再嘱托陈默,端午节你黄姨和她女儿来玩,不管什么理由也不管谁来找你,都一概不能外出。黄姨是姆妈当年同一车间的同事,小时候两家常有走动,那个爱哭的女儿他依稀有点印象,听说在一家星级酒店前台工作,前面谈了个对象,不知什么原因吹了。

端午节那天,老爸特意准备了两瓶好酒,姆妈托人从乡下买了只铜鹅,蒸了粉蒸鹅肉,又煮了一大锅粽子,还对照菜谱做了口味虾、烤鲈鱼、五美汤等等,两家人热热闹闹地坐了一桌。这天陈默规规距距呆在家里,看到黄姨三口子进门勉强打了声招呼。可他自始至终没开笑脸,饭桌上既不给黄姨和她老公梁叔敬酒也不跟梁妹子搭话,急冲冲扒了两碗饭,喝了一点汤,便在客厅沙发上玩起了手机。老陈横了一眼,陈默视而不见。姆妈颇不自在,搜肠刮肚找各种话头打着圆场。老陈一会儿劝酒夹菜,一会儿给老梁发烟点火。但餐厅空气有点闷热,虽然头顶的风扇呼呼吹着,老陈的额头还是冒出了汗珠。老黄的酒喝得十分勉强,小黄的眉头越皱越紧。正餐将完时姆妈端上一盘西瓜,黄姨他们却放下碗筷就离开了陈家。过后姆妈电话问询黄姨意见,黄姨哦哦两声:“默伢子小时候虽然不怎么来话,但还懂得基本礼数,没想到长大了架子蛮大,恐怕是我家闺女配不上他吧?”噎得姆妈一个晚上没有睡好。

此后小半年风平浪静。姆妈每天唱歌跳舞,还经常参加夕阳红旅游。老爸已经退居二线,虽然每天坚持去办公室上班,但常常十点多钟就打道回府,没事时到北江广场下棋或者在阳台上侍花弄草。这段时间,陈默先在市内一个项目干了一段,完工后又到外市一个工地施工。这是一个二级公路扩改项目,庆阳路桥经过激烈竞争,中了一个标段,承担了三标2.9公里扩改任务,所有施工人员吃住在工地,每月轮休四天。别人月初盼到月尾,只想早点回家。陈默恰恰相反,乐得离开庆阳。他一呆就是三个多月,还是姆妈一催再催,才回家住了两天。过小年那天是老陈生日,恰好是他上六十大寿,姆妈帮他在满江红酒楼办了十八桌酒席。老家的亲戚浩浩荡荡来了八台小车,扎扎实实坐了四桌。老陈酒桌上吃得开心,与亲朋戚友推杯换盏,十几二十杯酒下肚,就自然扯到儿子的婚姻大事。陈默二十八九了,眼看就上三十,一点也不着急。别人家孩子不要父母操心,不晓得信就结婚生崽,养了头胎养二胎。他老夫子倒好,既不唱歌也不跳舞,上了公司那点班就卵事无非,不是电脑就是手机,好象十几二十岁的伢子,游戏打得火起。自己上了六十不愁七十,太阳都落到山梁上了,你说愁人不愁? 表弟媳妇吕映江恰好在酒桌旁听到,突然灵机一动,自己娘家侄女温持不也单着?上次回娘家,二哥还要我多多留意,有合适的伢子就介绍给她。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吕温持五官端正,身材单挑,长相算得上俊美,个子一米六四,高中毕业后在广东打工十年,帮衬家里新修洋楼一座,自己的终身大事却在那里搁着,虽说比陈默表侄小三四岁,但二十五六的妹子,在农村已算老姑娘一个。如果能够将他们促成,岂不两全其美?于是说干说干,打温持电话,她刚好小年前已经回家。腊月二十六天气晴好,表婶映江精心准备了一袋礼品,按照约定陪同陈默上门,姆妈一路跟着,又是唱歌,又是说笑,看起来心情舒畅。温持一家热情接待了他们。温持在外闯荡多年,事前又在与姑姑通话中大致了解陈默的各方面情况,相亲也就比较主动,一会给他筛茶倒水,一会儿跟他聊打工见闻,一会又问他一些学习、工作情况。知道他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好的学校,在省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学了工程管理,走的是技术路子。陈默现在一家股份制企业上班,虽然学历不高,平时也不多话,但做事比较扎实。听姑姑说,路上施工,他戴一顶草帽能从天光坚持到断黑,做资料搞统计,有时熬到深夜两三点也不叫苦叫累。工资起初不高,才三千元不到,还要跟工作绩效挂钩,但陈默不嫌不弃,五六年下来,收入逐年提高,现在年薪上了十万,虽然跟外地的工程技术人员无法相比,但在庆阳已经算得上较高收入。分别时双方加了微信,留了电话。但回家后,陈默没有给她打过一次电话,也没有发过任何信息。对温持朋友圈里一些喜形于色的说说之类,他也懒得关注。

过年时老陈的心情明显好转,难得地叫儿子陪他喝上两杯。姆妈再也不象过去那样唠叨,每次跳广场舞回来还一路哼着欢快的歌儿。大年三十,姆妈就给陈默准备了两大袋礼品,没想到陈默临行“落”在了家里。她赶紧打儿子电话,陈默说“忘了”。“忘了?!你这个哈巴崽!”陈妈本想在电话里臭骂他一顿,但考虑到新年新岁的骂人不好。儿子毕竟已经长大成人,一年四季在工地上施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后悔都来不及呢。可要他返回来拿也不现实,就一再嘱托他到才茂街上买些烟酒补品什么的拿着:“第一次给老丈人拜年,千万不能空手!”陈默哦哦应着,其实是左耳进右耳出。

从庆阳到才茂全程高速,春节期间免费通行,一路还算顺畅,往南只需走十分钟,在枫林坳岔入吕家院子,拐两个弯,就到吕温持的家了。这是一栋新砌的三层洋房,后面一脉矮山,前面一条田垅。陈默将车停在屋侧坪里,径直进了堂屋,喊一声“阿姨”便一屁股坐在烤火桌旁。

“温妹子 ——小陈来了,你还在楼上坐绣房啊?”“阿姨”给陈默倒了杯热茶,就大声叫女儿出来陪客。

“陈默新年好啊,你这么早!”温持咚咚咚下楼,抓一把花生放在陈默面前,又切一个冰糖柑给他。她边嗑瓜子边陪他聊天,陈默只晓得嗯嗯附和,还一会发条信息,一会走出去接个电话,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好不容易消停下来,却又沉迷到了手机游戏当中。温持强忍着不快,本想拉陈默到山坡的竹林里转转,突然没了兴致。这时门口炮竹响起,陈默趁机起身告辞。“一会就吃晌饭了呢。”吕母还想留他,他却一屁股坐进车里,发动小车一溜烟走了。

两分钟后,吕母电话打到表婶那里,映江还以为二嫂向她报喜,没想到陈默又当了回活宝。

“你表侄太不象话了,两个肩膀抬个脑壳进门不说,还饭都不吃拍屁股走了!是嫌我们农村穷还是我家温妹子长得丑呢?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一米八傻大个有什么用?三杆子打不出一个响屁,没有正式工作,家里住着十多年前的老房子,还当是官二代富二代呢!”

“头次来还好好的呀,没想到他大过年的这样犯混。”映江脸上一阵阵发烧,只想早点应付过去。

“上次好吗?闭口蛇呢(当地方言,意思是不爱说话),还不是我家温妹子在那撑起场面?”

“温妹子是个好姑娘,碰到合适的我再给她介绍。”

“拜托!让陈默这样的公子哥儿离我们家远点,我们农村妹子消受不起。”说着啪地挂了电话,气得映江恨不得将手机砸了。

“默伢子太小气了!大正月的,哪能空手上门?事前我还交待他,我二哥喝酒抽烟的,怎么也得买三五百块钱烟酒,可他老夫子倒好,简直是一毛不拔。眼看好好的一桩婚事又搞砸了!”说到表侄子陈默,映江真是又气又恨,“快三十岁的人了,还一点不懂人情世故。我看这样下去谁也帮不了他,等着打单身好了!”

“你屋表嫂也是,崽伢子不懂事,做娘的总该晓得点礼数吧?现在年轻伢子讨婆娘哪个不花个十万八万的?你以为还象三四十年前啊,娶一个农村妹子一毛钱不花?想得美呢。”

“你表哥俩口子也不本份啊,怎么生个崽呆砣砣(当地方言,意即痴呆)?一个大小伙子没有嘴巴子,不晓得见子打子哪里吃得开呢?”

村里人议论纷纷,陈默相亲的故事又一次在老陈的老家变得臭不可闻。老陈俩口子气得胸口吐血,陈默却好像没事样的。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到了“五一”。今年市里为活跃房地产市场,首次在火车站广场举行房产交易会,市内几乎所有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广场设立展馆,各种各样的海报和电视广告琳琅满目。老伴旅游在外,儿子难得地跑去同学家玩儿。老陈闲在家里没事,就想去房交会现场看看热闹。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热闹。广场四周小车停满,四十八家展馆气派奢华,看展的市民络绎不绝,热情推销的美女帅哥口吐莲花,一份份资料,一张张图纸,一幅幅照片,一遍遍讲解,看得人心动,许多人竞相交了定金,签下订单。老陈在一家学区房前流连了一刻,正想去对面的江岸小区看看,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陈默?咯哈巴崽也来看房展?真是太阳打西边出了。别急,别急!旁边还有个姑娘,看起来有点面熟。是他朋友还是根本不相识的人碰巧在一个展馆?老陈正在犹豫,姑娘却落落大方地走了过来:“陈叔好,我是艾芸,陈默的同学。”

“你是小艾呀,怪不得这样面熟,还在上海发财?”

“一个打工的发什么财?陈叔笑话呢。”

“家里双亲好么?什么时候再到我们家里玩?”

“我妈还好,爸爸两年前走了。”

“哦——”老陈还想说得什么,陈默却立即走了过来,“爸,你在这慢慢逛,我和艾芸有点事先走了。”

“去哪里?中午回来吃饭么?”

“相亲呢,不回来吃饭——

咯哈巴崽,竟破天荒跟老子幽默起来了。

说起这个小艾,老陈脑子里还有点印象。她家在远郊农村,父亲常年痛风,类风湿病了二十多年,母亲矮小瘦弱,常在家长会上见到。读书时,她与陈默坐前后排,看起来模样还算周正,穿着比较朴素,成绩与陈默不相上下,在班上处于中等,每次家长会既听不到表扬,也挨不了多少批评。有一次还随几个同学一起来家里玩过,进进出出懂得礼数,不象有的孩子摸东摸西嘻嘻哈哈,吃完东西抹嘴巴走人,一句礼貌的话也没有。高考时,小艾上了三本线没读,一是家里经济困难,二是她本人对读三本不感兴趣,复读又没条件,家里负担不起,就随表姐去了上海打工。此后再也没听陈默提起。这几年陈默同学陆陆续续结婚,老陈还以为小艾也成家了呢。

陈默差两分上不了三本,老陈准备舍本让他复读一年,他却闭口不应。填志愿时老陈想让他读省水利职业技术学院,毕业了好想办法招进自来水公司。虽然自来水公司不是机关事业单位,但什么时代都要吃水用水,单位效益也还不错。好歹自己在市里有点人脉,又在自来水公司担任中层干部,近水楼台先得月,别人想都想不到呢。默伢子却一直不填志愿,憋了半天憋出个臭屁,说要跟同学艾芸一起去上海打工。艾芸?上海打工?自己就这么一个独子,让他大老远地去上海发展,然后与一个家庭贫困的乡里妹子恋爱结婚?一想到她那药罐子父亲,还有上海那高不可攀的房价,姆妈就头皮发麻。不行,绝对不行!于是她毅然站到老公一边,苦口婆心地劝儿子好歹读个大专,将来回家乡庆阳发展。陈默心有不甘,但拗不过老爸老妈的软磨硬逼,就填了省交通职业技术学院。老陈认为这样子也好,庆阳虽然不太富裕,但交通建设市场前景好。学土木专业的专科生虽然进机关事业单位困难,但去路桥公司或者监理公司还算抢手。

毕业后陈默又想去上海发展,老俩口生死不肯松口,还托了很多关系想将他招进自来水公司工作。陈默不理老爸的茬,一连发了十几份简历,参加四次面试,应聘到庆阳路桥建设有限公司工作。几年来,陈默基本上是公司——工地——家里三点一线,业余时间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上网打游戏。公司一位姑娘对他暗送秋波,他在旁边装聋作哑;每次艾芸回来,他偷偷跟她见上一面两面,半个字也不肯透露。他在家里寡言少语,公司也不多话,工作勤勤恳恳,几乎每年都被评为先进。但他工资奖金基本不交,买车还是老陈拿的银子。姆妈知道默伢子从小不乱花钱,所以也就随他,事后才知道他前几年把钱都投在了艾芸身上,资助她在上海投资开店,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现在来房交会看房,看样子他们偷偷谈了蛮久,准备从地下走到地上了呀。难怪这个冤孽佗子老不着急,每次相亲都闭口不开呢,还敢跟老子打埋伏?不过现在也计较不了许多了,只要他认真恋爱,早点结婚就行。哦,他们来房交会看房,这个冤孽佗子不喜欢我在自来水公司旁边买的那套新房,还是不想跟我们老俩口住在一起?陈默有点费解。

那么小艾打算回庆阳发展还是在挖陈默墙脚?想到这里,老陈又有几分忐忑。

这时老陈不觉踱到公交站台,看到一溜发往兴泰科技园的新能源公交车,想到那蓬勃兴起的众多现代化企业,他陡然增添了几分信心。

                          (作于20187月)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4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北岸大吕 2018-7-16 14:28
谭贯文: 叙述不错,脉络清晰,有故事。
谢谢老师关注及精彩点评!
引用 谭贯文 2018-7-15 16:32
叙述不错,脉络清晰,有故事。
引用 北岸大吕 2018-7-11 21:31
朱建根: 好文章,欣赏,点赞。
谢谢老师关注、点评!
引用 朱建根 2018-7-11 16:44
好文章,欣赏,点赞。
引用 北岸大吕 2018-7-10 14:36
九天雄鹰: 【特约编审评语】:好文章,欣赏学习,感受文采!
谢谢编辑老师精彩点评!
引用 九天雄鹰 2018-7-9 16:29
【特约编审评语】:好文章,欣赏学习,感受文采!

查看全部评论(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