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报告文学《毒殇》(二十四)

2018-7-9 10:36| 作者: 陈世才|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554| 评论: 3

毒品贩子之所以敢进行毒品犯罪,就在于暴利的驱使,为了获得利益的最大化而达到自己获取暴利的目的,又能逃避法律的打击,他们也和缉毒部门玩起“老鼠躲猫”的游戏,在毒品犯罪中采取多种方法来逃避法律的打击。于是,利用残疾人运输毒品也成了毒贩的重要手段之一,他们利用国家对残疾人的保护,丧心病狂地利用残疾人运输毒品,不但侵犯了国家法律,也侵害了残疾人的人身权利。

20041069时许,K232次旅客列车运行到南昆铁路广西的百色至南宁区间,乘警进行安全检查时,发现9号车厢2号下铺一名残疾旅客脸上露出慌张的神色,觉得他非常可疑,即对其进行检查,在检查时发现他的右腿裤子里鼓鼓的,似乎藏有东西,即要他捞起裤腿接受检查。听了乘警的吩咐,那名残疾旅客很不情愿地捞起他的右裤筒,从他捞起裤筒的残腿上,乘警发现有一包用白纱布捆绑外层用红色塑料袋包装的粉状可疑物被绑在上面。乘警即严肃地问:这是什么?

那名残疾旅客见事情败露,不得不承认是毒品,并供认是帮一名叫黄某泽人携带的。经乘警讯问,那残疾人交待了自己叫罗某云,并表示愿意协助公安人员抓捕黄某泽。在罗某云的指认下,乘警将躲藏在车厢厕所内的黄某泽抓获。在证据面前,黄某泽交待了受毒贩的雇请,再雇请罗某云运输毒品的事实。经称重和刑事科学技术鉴定,查获的可疑物共净重214,为毒品海洛因。

2005119,法院根据公诉机关的起诉依法开庭审理了黄某泽、罗某云运输毒品案,在法庭上,黄某泽和罗某云各自交待了自己的犯罪经过。

黄某泽是广西滕县人,他很想赚大钱,听说在广东很能赚钱,便于1999年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到了广东的番禺,想在那里赚钱以养家。但是只读了四年小学,没多少文化又没有一技之长的黄某泽在番禺没能找到如意的职业,只能给人打工做苦力,因而也就没有办法赚到大钱。如果黄某泽能好好打工,虽然没能赚到大钱,但用自己的力气在番禺也还是能养家活口的,但是偏偏他又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在番禺做苦力的他没赚上多少钱,却学会了吸毒,而为了应付吸毒所须,他又上贼船,成了毒贩的运毒工具。20049月中旬,黄某泽受毒贩的雇请,以高价格让黄某泽找人到云南将毒品运回广州。黄某泽接受雇毒贩请后,即到广州的街头去转了一圈,通过他吸毒圈内的朋友认识了在街头当乞丐要饭的残疾人罗某云,于是便巧舌如璜地劝说罗某云,并用重金诱惑,让罗某云与他一起到云南的瑞丽为毒贩运输毒品。

罗某云是重庆永川市人,他在2岁的时候因患小儿麻痺症成了个残疾人,因而也只读了三年小学就在家闲着。随着年龄的不断增大,罗某云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他不愿成为父母的负担而靠父母扶养他一生,决定自己养活自己。2000年初,罗某云离开家乡永川,只身到浙江,决定要在那里打工养活自己。但是他一个腿脚有残疾人,又身在外乡,怎么会有人收他打工?于是他没能找到工作,只好流落街头做乞丐要饭。在浙江的义乌、金华一带,他做了三年的乞丐,由于人们对残疾人的同情,也经常有人施舍些小钱给他,因此他的乞丐生活也算是过得去。如果不是他遇到自己的老乡黄某,也许他将在乞讨生活上平静地度过。然而命运偏偏让他遇上了黄某,而黄某又介绍他认识了黄某泽,于是他自己平静的乞讨生活被打破了,为了能得到一大笔从来没有见过的巨款,他上黄某泽的贼船,把自己推进监狱变成了囚犯。

20048月,辗转于义乌、金华间进行乞讨的罗某云听说广州的外来人员很多,在那里做乞丐讨钱要饭更容易,于是他便转道到了广州继续他的乞讨生活。到广州才十来天,他就遇上了老乡黄某,而黄某则介绍他认识了黄某泽。而此时的黄某泽正接到毒贩的雇请并答应给毒贩再物色一名带毒品的马仔,在广州的大甘,黄某泽遇上了一名姓黄的同是吸毒的相识者,当黄某得知黄某泽有一单“生意”要找人运输时,他马上说自己正好有一名老乡,是个残疾人,雇他前往带毒品是最安全不过的了。黄某泽听说后大喜过望,马上通过黄某约见罗某云,要罗某云到云南帮老板运输毒品,并答应事成后给罗某云6000元。腿部残疾的罗某云虽然在街头进行乞讨,由于人们对残疾人的怜惜,他也没缺过钱用,但是却从来没有得过大钱,如今听说到云南运回一单毒品,一个来回几天时间就可以有6000元的收入,他也心动了,便答应了黄某泽的要求。918,黄某泽带着罗某云从广州乘火车到达云南的昆明,然后又转道瑞丽,在瑞丽等了十多天,黄某泽于103从毒贩手中接到毒品,即与罗某云一起将毒品包装好并绑在罗某云的右腿上,一起乘汽车离开瑞丽到达保山。由于保山有检查站检查过往车辆,黄某泽为了能将毒品安全的运输到目的地,他带着罗某云不敢贸然乘车通过,而是下车步行通过检查站后,才从保山转乘汽车到达昆明,而后于106从昆明包了一辆的士到达威舍。

本来从昆明上火车应该是很方便的,但经常在运输毒品道上跑的黄某泽知道昆明火车站的检查设备很先进,他害怕在昆明火车站被检查出毒品,为了安全,他不敢让罗某云在昆明上火车,而是带着罗某云一起转到偏辟的小站上车。106,黄某泽和罗某云从威舍火车站乘坐K232次旅客列车准备返回广州。尽管狡猾的黄某泽采取防范措施,但是他们还是在列车上被乘警查获毒品而落入法网。

法院依法审理此案后,认为黄某泽、罗某云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理法规,非法携带毒品海洛因乘坐旅客列车进行运输,其行为侵犯了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均已构成运输毒品罪。在共同犯罪中,黄某泽雇佣罗某云运输毒品,首先提起犯意,罗某云受雇佣直接实施运输毒品行为,二人在运输毒品的过程中作用相当,均是本案主犯。罗某云归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人黄某泽,有重大立功表现,可以减轻处罚。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判决,以运输毒品罪判处黄某泽、罗某云刑罚。

黄某泽想赚大钱而受毒贩的雇佣运输毒品,他为了保险,又雇佣利用残疾人运输毒品,企图逃避法律的打击,尽管他很狡猾,也采取了逃避检查的措施,但是做亏心事总是会露出马脚的,他的阴谋最终没能得逞,终因罪恶败露而受到法律的严惩。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3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朱建根 2018-7-14 12:45
好文章,感受真实故事,欣赏点赞。
引用 沈汉彬 2018-7-11 11:43
欣赏学习!
引用 陈世才 2018-7-9 10:08
标题又弄错,此篇应该为“报告文学《毒殇》(二十六)”

查看全部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