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徒步的旅人之黄山行

2018-6-27 10:30|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浙江省 顾页页|编辑: admin| 查看: 8443| 评论: 0

  生命单程,岁月独轮,渐渐的身边越来越多单行徒步的旅人。我醒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我的下一站是黄山。此刻,五月正当,天正明。

  有多少日中的支离让人依然听着牡丹亭,顽强的像杂草,不似花却比花妖娆。又有多少心里的逐生尴尬让人依然种着双生花,扛着铁打的真理,感叹花期太短或是太长。看遍萧瑟和葱茏,觉得还该继续去行走。于是我来了,随心而来。

  我来了,来登这万古不老的黄山。重装徒步的旅人络绎擦身而过,自带各色心绪,或喜悦或低落或安安一隅,形形色色的我们就在这里来来去去,偶尔流连。

  交浅不言深,是年岁渐长后也是生活给予个中经历后,我们习惯给自己涂上的颜色。不得不说人到了一定的年纪都是初见微微一笑或者波澜不惊。保持一米阳光,我便读不出你的心情。其实,我也想和自己保持一米的距离,如此便可不动声色。可惜,人淡淡却心似海。

  在黄山脚下,下山的人们有些疲累,但这一切弥散不了茶香四溢下,人群那绿嫩的酣畅与兴奋。徒步的旅人,只身挑战自我,成功登顶那最高的莲花峰。了愿的黄山就在脚下,千峰竟秀,万壑称幽。归来的人们,强大无比。

  此行黄山,我心如山势起伏,我希望我能够成功登顶,因为我是我的自己。我感觉的到,我有竹般的韧性和滴水穿石的毅力,我必定能征服这座高峰。简单在翡翠情人谷热身后,伴随着山上的通讯信号时断时续,我开始了我的最高峰。

  阿里斯托芬说,人类本来长着四条腿、四只胳膊以及一个有着两张脸的头颅,远古时代的世界有三种人:分别是男男,男女,女女。但宙斯害怕人类的力量,因此把人劈分成了两半,迫使他们穷尽生命来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只是,即便是找到,合体,也自然无法完满,

  因为人生来就是孤独的。

  攀行的过程里,第一小时感觉还好,但是气喘,于是,我就想着我在莲花峰上等我。整个全程有十六公里,预计要六个小时,负重大约五斤。

  生活教会我们,人要学着独立一点,可以独当一面。即使再不擅长,也必须习得。我想我是努力在习得,就象遇事再怎样不堪也依然写着两个字,承载。在温暖里承载,而不是冰天雪地般的将就其难。

  四点五公里了,热身时初识的路伴选择放弃了,上山的人没之前多了,我的下一站就是光明顶,预计一小时后可到。

  曾有那么几分钟供氧不足,艰难的脚步似灌了千斤重铅,安静的只剩下我独自的呼吸,它正以一种别样的孤独生根在山石里。人为何是精神动物?又为什么要穷尽时日去等待和渴望那似曾相识的燕归来?我们常常渴望到达远方,望见未来,殊不知在那之前需要跨过千山

  万水,经历种种苦难。我必将在苦难里修行。一路修行。

  光明顶后,下一站天海,预计半小时。再下一站螯鱼峰,预计半小时。离顶峰大约还有六公里。途中遭遇一场不大不小的忽来之雨。

  一四七,三六九,一步一步向前走,醒来睡去或者醒来难以睡去,事里事外,幕起幕落,场上气氛热闹,心底的温度却不知变化多少,聚,而后散。立一面心镜,照得自己不忍细看,却又不得不去细看。只是雨过云开后,呈上的还是时光机里那一道道生动的场景。向前

  走吧,从来处来,往去处去,涅磐再生,九九归一。

  我在螯鱼峰顶了,下站莲花亭,大约需要一小时。登上百步云梯到莲花亭,之后大约一小时就可以到莲花峰了。

  人生就是一次似乎没有权利选择我来还是不来的经过。而年纪呢,正在一天二十四小时里反复着一路狂奔。曾有一度,我远离了我的城市,去了疆藏滇的某一个古老院子,和寨里的男男女女拉挽着,一起围圈跳舞。在热气腾腾的露天厨房里,喝上口热汤,让阳光漏在我

  黯淡潮湿的睫毛上,让风风干这一切。我以为这样才能永久,也才能不朽。但事实,却不是。

  一小时后,我站在了高高的莲花峰顶。那一刻,落日的余辉再现,风吹云涌,天放异彩,登高远望,人生的秀美风光尽收眼底。我就象黄山的云雾萦绕在我的身周,一同登顶。那一刻,征服感,自豪感,壮美感,那感受,那气氛,那气势驱散了所有的恐惧和疲劳,顿时

  豁然开朗。我成功了,我想明日定有东方霞莹给我祥瑞为我喝彩!

  黄山一觉梦已明。凌晨五点半,起早,赴约日出。走向莲花峰的半山腰,遥望东方,尚未透蓝的天空,描起了几笔乳白,身周的谷底依然黑黝。天那边的描白渐渐蔓延,雾露渐消,就刹那之交,跳出一眼红点,继而红线舒展出少量上凸的弧线,半圆……最后猛的一跳,

  顿时光芒万丈,世间生灵都沫浴在那无穷尽的光华里。

  天使带着永不干枯的泪,撒下素雅洁净的两生花。五月是一个怀念的季节,也是一个复苏的季节。有暖,有爱,有希望。许多轻灵美丽的故事都是从五月开始的,而你,正从五月来。春意盎然。

  时光里的人们给我甜吃,也喂我苦汁。幸福与苦难并存,它们无孔不入。我从一个单纯无虑的孩子,走过原上芽青,池边柳软,走进这起落的山头。我知道我必须越来越坚韧,因为我在路上。遇见的路人告诉我:“丫头,人是在伤口里看见未来的,也是在伤痛里成长的

  。”就算微火照不亮尘世的幸福,那也是暂时的。有些让我们觉得负重的东西往往很珍贵。所以,不要随意丢弃。

  丝丝光影里的那个自己,那么近,宛如昨日。又那么远,恍如隔世。我看到了她被光阴捕捉的一瞬又一瞬,那些晨光,那些暮光。彼时的江南,正新绿,嫩嫩若思。此时的黄山,正葱茏,荫荫山遥。

  我愿向着自己的方向前行。可能没有路,可处处又都是路,全凭心灵而进。跋涉之时,我相信那端定有我想要的光景。一四七,三六九,徒步的旅人黄山行。

  九九终归一。
上一篇:乡村盛夏图景下一篇:江南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