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麦子熟了

2018-6-27 10:28|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上海市 张 彤|编辑: admin| 查看: 6532| 评论: 0

  河南是我的家乡,我来自一个有爱的四世同堂的大家庭,由爷爷奶奶带大,在那片开阔的天地下无忧无虑的成长。

  家门前有一棵连子树,连子树后面有一堵用砖头摆起来的矮墙,只到大腿那里,墙后面就是田地。也就是说我家面朝田野,早上打开门,那样广阔的景致映入眼帘,定会神清气爽!哦,忘了介绍那棵连子树了,家乡的很多事物都是后来才有的,但它是打我有记忆起就一

  直矗立在家门口的,就那样经过了十几个年头。其实连子味苦,都说长在哪家门口哪家的日子会苦,但爷爷没有把它砍去。我有的时候回家站在门口望着它都会不由得担心会不会哪一天它不再长出新的嫩芽,就那样长眠不起了……

  记得爷爷奶奶说小时候他们俩去忙农活会把我带到地里,他们钻进农田里干农活,我就坐在地头的树下,过一会儿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就会朝地里喊,我听到他们的回应才安心。后来怕我着急口渴,他们想了一个办法:把我喜欢喝的娃哈哈带去浅埋在土里。奶奶会喊我过

  去,爷爷总会笑着对我说:“你看地里长了啥?”说着瞄准一块向下一刨,伴着惊喜的目光把“农作物”送到我手里。“再等会儿我们就回家了。”我便一蹦一跳地跑回地头,插好吸管开始享用,那甜甜的味道流到心里,脸上的笑容便是给他们的反馈。伴着夕阳爷爷奶

  奶拉着我慢慢沿着田间的小径走回家……我去地里什么忙都帮不上,他们却无微不至地关怀我,所以我是一个被爱呵护着长大的姑娘啊!

  五岁那年,爸爸妈妈回来把我接去上海,那天我似乎察觉到了,紧紧跟在爷爷奶奶身边,后来奶奶说是一起去集市,但那一去便是与他们分离。在火车站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列车开动时车窗外含泪的爷爷奶奶,我最后只能敲打着车窗看着他们渐渐消失在眼前……

  相当长的时间一到晚上,就特别想爷爷奶奶,和他们打电话一直重复:“我要回家!”,哭成泪人。

  我不记得自己用了多长时间才适应新的环境。那时候的我也不知道奶奶送走我之后好几日无法平复心情,吃不下饭,晚上爷爷奶奶看到他们枕头之间的那个小枕头更是无法入眠……

  那里是我的家,也是爸爸妈妈的家,家乡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更多的是辛酸吧。

  爸爸妈妈会跟我聊起从前。那个时候一块钱能换十几颗糖,班里谁说父母给了几块钱都会很羡慕。我问他们生日怎么过,他们说稍微好一点的人家会给小孩煮一颗鸡蛋,还说鸡蛋在那个时候能比上现在的山珍海味了,父母把鸡蛋都收起来放到高处怕他们偷吃。那个时候

  粮食是村里面大队分配下来的;那个时候谁家的孩子考上大学整个村子都会前来庆祝欢送;那个时候尽管什么都没有,日子过得很简单艰辛,但他们聊起这些却没有半点愁色,相反爸爸总想着把家里的房子翻新。

  有的时候他们聊起这些相似的往事,我会自顾自想事情。现在我想来,可能不是他们能说的只有那些,而是他们想告诉我的就是这些,他们想让我知道现在的舒适都是过去的艰辛换来的。

  今年五月份因为学业的事情需要回家一趟,坐在车上心情真的很微妙,在这两千多公里的路程中我和爸爸有说有笑。

  十四个小时的路途难免让人疲倦。第二天中午我们到达省城,路边一片金黄色,我坐直了身子盯着窗外的田野,真的太好看了!我奇怪为什么我的记忆里没有这样的场景。我细想,是啊,五岁就去上海了,寒假回来田野都披上了白色,暑假回来庄稼都收割的差不多了,

  这时候的家乡是真的没见过呢……

  到达村庄的时候,爷爷奶奶已经在门口等待了,在店铺忙生意的姑姑回来了,饭菜也早就准备好了,我见到了家族里的弟弟妹妹们,小时候一起玩耍的朋友来找我一起聊了聊,真的很开心。眼前的家乡美丽得让我移不开眼,在家里短暂的一天,我不停拍摄记录,去记忆

  里的地方确认事物的模样,去农田里好好走了走,这些对于我来说真的太珍贵了!

  来上海之后基本上每年寒暑假都会回去,但某种程度上只会加重我对家乡的思念,每次坐上车眼泪就在打转,车子开动之后更是泣不成声,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初中。可能我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可能我适应了生活。

  这些年来,家乡有很多变化,那年大旱砍掉了很多大树,村里铺了水泥路,新凿了一些水井,小黑狗在给我们家看了八年门以后离开了……我也有很多变化,会说普通话了,不晕车了,听得懂上海话了,肤色变白些了,当然这些都是小事,最重要的是我学会感恩身边的

  人感恩亲人感恩家乡的一切。不变的是河南永远是我的根,我忘记什么也没有忘记家乡话,我永远记得儿时田间的蚱蜢蜻蜓,伙伴一起玩跳皮筋的广场,房间里的那个黑白电视,奶奶给我缝制的衣裳和棉靴,夏天院子里的竹椅和蒲扇,秋天田野里手中的风筝,冬天那碗

  暖呼呼的面疙瘩和治咳嗽的蜂蜜鸡蛋……

  很感谢自己能想要写下这些,希望我能在忙碌的时候静下来回忆过往,以后能打电话跟爷爷奶奶说:“麦子熟了,我带着爸爸妈妈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