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二进小坪村

2018-6-27 10:25|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江西省 柯锡俭|编辑: admin| 查看: 4586| 评论: 0

  嘟嘟,司机按了二下喇叭,然后扯开嗓门叫着:“小坪村到了,到小坪的请下车”。

  到了曾经工作过三年的地方,凭着记忆我头都没抬就往右走。拐弯后抬头一看,万大娘家一楝一进三间的泥房不见了。我正在嘀咕,幸遇四组的马组长,他指着一幢三层的小洋房说:“那就是万大娘的家啊!”

  二十年过去了,万大娘依然那么硬朗,按当地人见面的习俗,我把带去的一点礼品恭恭敬敬交在万大娘的手上。万大娘左手提着礼品,右手拉着我一口气上到了三楼。

  坐在宽敞的客厅,菊花芝麻茶的清香,把我带进了一个已存封的岁月。

  那是1996年一个乍暖还寒的日子,我们县委村建扶贫工作组一共三人,就住在万大娘的家。第一次村组干部会,也是在万大娘家的堂屋召开的。村支书讲话后,六组的汪组长开门见山的说:“扶贫工作组进村,我们没有太大的期望,只要三年之内免了我们的上交提留款

  ,就算功德无量了。”当时,我很自信地点了点头。第二天,就与村干部一起订规划,筹资金,半年的时间,办起了养猪场,打了石灰窑,引进了山羊种……可谓呕心沥血。遗憾的是三年过去了,由于种种原因,社员免交提留款的事仍然是一个梦。愧疚啊、愧疚!当我

  们撤离的时候,在乡亲们厚道的目光中,我愧疚得抬不起头来!

  突然,听得楼下两声“的、的”的喇叭声,我想一定是万大娘的两个儿子回来了。我急忙跑下楼,紧紧握住了常富、常发兄弟俩的手,然后无限感慨的说:“发福了,你们俩都发福了”。“是啊、是啊,柯老师你比二十年前也发福了许多。”我说“托福、托福!”正当

  我们相互道福的时候,万大娘在橱房接二连三地喊:“吃饭喽、吃饭喽……那高兴的样子,像过年似的。”

  席间,我被大娘全家人那种真诚、淳朴的情感所感动,喝了一杯又一杯,竟全然没有一点醉意。大娘知道我酒量,所以不劝喝酒,只叫吃菜,什么鸡呀、鱼呀﹑肉呀给我挟了满满的一碗,说这都是自家养的,放心吃。可满满的一桌佳肴,就是不见大娘的拿手好菜。我问

  大娘,大娘说:“红烧肉那东西吃是好吃,,就是脂肪高,吃了容易发胖。”我不由得“哦”了一声,不无赞叹的说:“怪不得大娘年近古稀,不胖不瘦,真是养身有道啊!”

  酒足饭饱,我们徉徜在村级宽阔的水泥路上。常富一边走,一边指指点点地说:“柯老师,还记得么?我们脚下的这条路,原来是一条机耕道,雨天泥泞路滑,你一双新皮鞋陷在泥里,跋出来时鞋底都没有了。”我说,“记得、记得,亏我们当时还笑得那么开心。”

  夜幕降临,大娘烧了满满一盆炭火摆在一楼的堂屋。开始是与大娘一家人围盆而坐,后来围坐的人越来越多。我们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无拘无束的聊着。我问支书,村里的工作现在怎么样?他说,大河有水小河满啊。过去是向社员要,要提留,要税收、要劳力……现在

  是发,发农贴,发林贴、发低保……‘发’比‘要’当然轻松得多喽。我又问,五保户张大爷现在还好吗?隔壁快言快语的王婶抢着说,好,他现在过得很好,村里的敬老院,他是第一个住进去的。我接着问,那困难户万桂香婆婆呢?平时沉默寡言的李大娘也开口了,

  说她现在吃了低保,办了医保,生活比以前有保障多了。就这样他一句我一句的,我们聊得很晚、很晚……

  清晨,山野的风徐徐吹过,空气里飘散着泥土的气息和野草的芬芳。牛羊、鸡犬的叫声,温润着封冻已久的土地,静谧的山野中,处处萌动着生命的力量,于是,使我情不自禁地吟诵起: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临走,万大娘拉着我的手说了一遍又一遍,柯老师,你可要常来啊。我说,好啊、好啊,现在退休了有的是时间。大娘半信半疑的问:真的?我认认真真地点了点头。

  说话间,一辆客车已停在我的面前。踏上车,回望小坪村,二十年来埋藏在内心的愧疚,此时已化作爽朗舒心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