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寄一声珍重

2018-6-27 10:18|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新加坡 温福全|编辑: admin| 查看: 5524| 评论: 0

  相思本是无凭语,

  莫向花笺费泪行。

  去年赴台,本想多留些时候:一来希望寻得名医,好根治痼疾;二来藉故地重?,看是否能检回些失落了的记忆;三来顺道拜访旧日师友,促膝重温阔别情怀。

  孰料风急雨冷,病势顿趋恶化,日夜喘咳不已。因此,在跟你见面后的第三天,只得赶紧收拾行囊回家。预先拟妥的计划,全被多事的寒流席捲走了。心底原有许多封存多年的话,要向你倾诉。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奈何!只是临走匆匆,未能向你辞行,情非得已,想

  你不会怪我吧!

  谢谢你这些年来,还将我挂在心坎里,我又何曾忘了你?此情可待成追忆,它却系我一生心,负了你千行泪。

  傅老师最了解我,他一见我,劈头就问;“见过了小妹吧!”我黯然点了点头。你该不会忘记我常对你说的“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十八年虽是一段漫长的日子,比起此情,要短上一截。岁月催人老,流光容易把人抛,却怎样也磨不去这磁铁般的怀念。

  我还是老样子。三天晴,两天雨。风一吹,鼻涕准流,雨一淋,感冒登门。真烦!我怀疑这臭皮囊是纸糊的。伤风感冒、偏头痛、喘咳,早已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每天总得轮流着陪它们捱日子。主治医生还劝慰过我;“不要把事情看得太严重,就当它是一项课

  外活动好了。”

  现在年事渐长,防线更弱。高血压、高血脂、高胆固醇、类风湿、小肠气,像八国联军横行压境,坚甲利炮,锐不可当。最使人咽不下气的,连痔疮这小丑,也乘人之危,竟悄然欺上后门来找晦气。

  结果搞得我锦绣神州,成了千疮百孔。天朝几无一处是净土,更无一刻得安宁。病魂常似秋千索,又恰像蛛网风前结,形势岌岌可危。

  我当然知道,“小孔不补,大孔叫苦”的道理。所以在镇内攘外的大前题下,举凡民间验方,祖传秘方,从不轻易放过。这种“宁可信其真,不可信其假”的心态,跟“病急乱投医”,是否同出一辙,客观上的矛盾冲突,老实说,连我自己也搞不清。

  总之,生吞小鼠、活吃甲虫、酒浸地龙、童溲醃蛋、紫河车(胎衣)、鲜羊血,无一不是惊心动魄的精彩节目。

  以前你一直不明白,为何我的喉咙特别大,当时我还很得意地笑说;“那是我教书匠的先天本钱。”现在可找到了正确的答案,在此顺便告诉你;“纯粹为了方便吃药。”

  我的病没有好不好的时候,只有轻或重的不同。不知哪年哪月,才能挣脱这残虐成性的殖民统治?

  记不清多少个数星星的凉夜,我们一次次地计划着未来。欢欣溢出心田,希望化成璀灿的钻戒,彷彿就在无名指上,闪烁着熠熠的光芒。

  你说愿意陪我过“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生活:远离尘嚣,隔绝世俗的烦扰。在恬静的小天地里,我俩朝夕依偎,(情若比酒醇,相看两不厌)该多好!

  遗憾的是,事与愿违。你不在我身边,而我依旧孑然一身。每念及不能拥碧波伴鱼游,共青山追蝶舞,凄迷的怅惘,就像一张无形的网,牢牢地罩在我冰敷的脊梁上。

  想起柳永的“念利名憔悴长萦绊,追往事,空惨愁颜。”

  王安石的“无奈被些名利缚,无奈被他情担搁,可惜风流总闲却。”

  苏轼的“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他们的慨叹,与我的“请君看取利名场,今古梦茫茫。”颇有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怨怼。若能像李珣那样:“酒盈杯,书满架,名利不将心挂。”

  多洒脱,多写意!

  当年乘长风,挂远帆,遨游学术海的壮志,

  早已飘零凋蔽。如今,但求那股遄飞的逸兴,还能在梦里随烟波荡漾。

  十八年前的陈迹,依然那样清晰,记忆的斑斓色彩,并未因白驹的窜逃而淡褪:

  碧潭泛舟、玉山滚雪球、

  野柳垂钓,梅园踩落红、

  后里跃马、阿里山探幽、

  澎湖踏浪、马祖开机枪,

  历历在目的无限风光无限情,魂牵梦绕,忘不了呀!

  算了,语多情未了。

  未知来岁熬雪梅花放香时,你又在何处?

  愿守初衷那份痴,

  永远怀念你,

  遥寄一声珍重,

  默默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