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娘,何时才能扔掉你的双拐

2018-6-27 10:17|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澳大利亚 逯天峰|编辑: admin| 查看: 4558| 评论: 0

  娘,何时才能扔掉你的双拐,回到从前,娘在病床上整整度过了三个春秋,自从娘摔断了腿,全靠那双拐杖了,娘那轻盈的脚步已不再现,娘亲手包的三鲜馅饺子,再也回不到儿子的眼前,睡房里的床前再也见不到娘的踪影,每每想到这些,我眼中的泪水就止不住的往

  下流。

  娘一生坎坷,三岁时就失去了母亲,从小跟着姑姑长大,自从嫁给父亲,娘就成了这个四口之家(太爷爷、爷爷、父亲)里唯一的女人,娘一生养育了我们五个儿女,在那个粮油匮乏经济拮据的年代,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娘上有年迈的爷爷下有不懂事的儿女,白天下

  田干活,晚上挑灯缝补,不管生活有多艰辛,她从来都是咬着牙挺过来,在我们家经济最困难的时候,家中箱子里有时连孩子交学费的几块钱都没有。娘虽然没念过几天书,但她培养了三名军官,两名大学生。娘一生用她勤劳的双手和智慧将这个家经营的井井有条,为

  了这个家,她无怨无悔。娘辛苦了一辈子,清福没享过几天,就这样倒下了。

  娘一辈子很少生病,古稀之年还经常骑车出行,记得那是前年的初冬,天空还飘着雪花,娘骑自行车去看望身患癌症的姨妈,在回家的路上天色已晚,在距家一公里处,因地面打滑摔倒,自行车重重的压在娘的大腿上,母亲用尽了力气,再也没有爬起来,天气又冷,娘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好蜷缩在那里不停的呻吟,半个小时后幸亏路人发现,才将娘送往家中,娘才捡了一条老命。

  娘摔伤后的第二天一大早,我接到老爹从国内打来的长途电话,爹告诉我,娘的腿摔断正在医院救治准备手术,当时我想娘本来廋弱的身体经不住这样的折腾,我决定购买明天的机票、收拾行李立马回国探望。夜是那么的难熬,我整整的一夜没有合眼,七点离开悉尼的

  家门,乘车去金斯福德·史密斯国际机场办理登机手续,十点半飞机在隆隆的轰鸣声中离地升空,一路上我的心在揪着,担心母亲发生意外,经过十几个小时的空中飞行,晚上二十二点飞机平安降落在首都北京国际机场,此时天色已晚,没有去山东老家的长途汽车,只

  好入住宾馆,次日清晨五点多,就匆匆忙忙赶到北京长途汽车站乘坐大巴,经过四个多小时的颠簸到达山东老家,下车后搭车直奔医院。一进医院,发现弟弟、妹妹、妹夫都已守候在母亲的床前,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母亲脸色苍白,处于昏迷中,守在病床旁边的妹妹告诉

  我:娘可能永远都站不起来了!我一下子懵了,跑到病房外面嚎啕大哭: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上天会把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娘的身上,她还没来及享受儿女的孝敬呢!我回到病房走到娘的病床前喊了一声娘,娘没有回声,娘,你怎么了?我扑腾一下跪在娘的床前,紧

  紧握住娘的手,娘,我回来看你了,娘睁了睁眼睛看了看我又闭上,我心如刀割,泪流满面……,我在医院整整陪护了三天三夜,困了就趴在娘的床头上打个盹,直到娘醒来。娘醒了后第一句话就问妹妹,老大在哪里?“娘”,我在这里!娘儿俩的眼睛对视了许久许久

  ……

  娘很坚强,她没有被病魔击倒,出院后回到老家,老爹在床上安装了一个架子,帮助娘恢复体能锻炼,经过一年的康复治疗,娘拄着双拐可以下地了,有时娘坐在轮椅上在院子里和老爹晒晒太阳唠唠家常。娘一生最牵挂的是我,每次回国探亲,娘虽然躺在病床上,每次

  都要艰难的起身,盯着我的眼睛问我:你在国外生活的咋样啊?生活习惯吗?她对你好吗?你说你这么大年纪了出国图个啥?每次都这样问我,生怕儿子受了委屈。我笑着告诉娘:娘,你放心吧,我挺好的!娘看到我的微笑,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我在家排行老大,深受母亲的宠爱,曾记得每次老爹出差回来带些糖果,娘背着弟弟总是偷偷的多给我几块。我十二岁离开家乡去外地读中学,十六岁告别父母参军入伍,在部队一干就是二十多年,从一名普通的空军飞行员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官,母亲付出了很大的

  牺牲,每次回家探亲,母亲总是坐在我的床头,问寒问暖,千叮咛万嘱咐,直到我熟睡母亲才离开。清晨,一觉醒来,母亲把刚刚用开水冲好的鸡蛋花端在我的床前,不时的说,快趁热喝了吧,这是我养的笨鸡下的蛋。每每在我工作中遇到不顺,家庭遇到困难时都是母

  亲在开导我,鼓励我,让我安心服役,好好生活,回想起这些,我心中深深感到不安,身为长子,母亲病了不能在身边尽孝,深感到愧疚。母亲最了解儿子的心理,总是在安慰我,你不用牵挂我,娘我身巴骨结实着呢!这就是母亲,这就是母亲的伟大之所在……

  母爱简简单单,平平常常,从来没想过什么回报,却让生命在爱中延续。父母在,不远游,母爱就是缕缕思念,无时无刻不在牵动着游子的心。多少人就是因为不忍目睹白头老母遮门啼,才义无反顾地放弃了功名利禄,一辈子守在母亲身旁。母亲在的地方才是家,漂泊

  的心灵才能找到可以栖息的家园。在我的一生中,母亲给了我许多,我终身无法报答。

  三年过去了,娘的身体有所好转,但永远离不开她的是那一双拐杖和轮椅。有时候看着娘拄着双拐艰难的行走,心里总是那么酸楚楚的。心想娘什么时间才能扔掉双拐,回到从前,为我再包一次三鲜馅水饺,再一次坐在我的床前看到我梦中的笑脸……。
上一篇:父亲的平板车下一篇:寄一声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