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房缘

2018-6-26 21:47| 来自: 中国散文网|作者: 广 西 叶海东|编辑: admin| 查看: 5062| 评论: 0

  听说凡静和张娴之准备买三房两厅的商品房,凡静的儿媳妇急急忙忙从家乡赶来成衣批发行进货,她要求凡静在再婚前买商品房,房产证上不写张娴之的名字,并说自己帮出三分之一的钱。凡静知道她的小算盘,不理会她,并且对娴之说出此事。

  “你那个儿媳妇蛮厉害的吧!你的儿子管不了她?”娴之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凡静把儿媳妇的底抖出来:“我和小妹背后说她是老赖。小妹有一次到她家,看见纯净水加热机上的水桶没有水,她抠得很,十元钱一桶水舍不得出,要等我儿子回来付钱买桶装水。儿子所在事业单位工资较低,她没有固定工作,一起在成衣市场租一个摊位,所有收入支出都是她一个人掌握,儿子也经常在假日、午休、晚上帮她进货或摆摊,可是伙食费和孙子、孙女的教育费、医疗费都要我的儿子一个人负责,她只负责商品房每个月按揭的一半。他们也闹过离婚,可是她列出的离婚协议很苛刻,离婚后商品房过户归她一个人所有,按揭贷款继续用我儿子一个人的名字,并且负责孪生孙子孙女的教育费和医疗费,以及一半的伙食费,由她养到十八岁。我的儿子不接受这个苛刻条件,忍气吞声,不同意离婚。”

  娴之把凡静的手放到自己的胸脯上,温和地说:“我们不理会老赖,我们俩买一套商品房,买三房两厅。我存有钱,首付我出大部分,你出象征性的一点就可以了,房产证上写我们俩的名字。”

  凡静幸福地说:“我知道你真心喜欢我。我也存有钱,尽量出钱买房和装修,我的存款和收入向你公开。”

  他们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就差进新房开出幸福之花的那个时刻了。

  过了半年,新房终于落成。刚安放好一张大床和几样简单的炊具,俩人就到市场上买一篮新鲜鱼肉和蔬菜,一起弄一桌家乡味道的饭菜。他们斟满两碗家乡送来的糯米甜酒,准备喝交杯酒,刚举起酒杯,娴之看着凡静,说出这么一句:“凡静,你现在比在1964年当高小老师的时候还要好看。”

  凡静还没有喝酒就醉了:“你现在比读高级小学的那个时候还要漂亮!”

  张娴之更醉:“我等了几十年,等不了啊!”

  凡静将娴之拦腰抱住,放上新铺的大床,两对眼睛深情地注视着对方,没有吭声,凡静突然暴发几种动作,含苞几十年终于现出一朵奇葩。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终于度过了他们六十多年以来最幸福的时刻。他们洗澡后,正要惬意地喝糯米甜酒,突然房门被什么重物敲打几下,门外两个人对着大声吼叫。

  一位男水管修理工发怒了:“你抢我的管钳去敲人家房门干什么?你想抢劫呀!”

  一位三十多岁华南口音的女人不甘示弱:“我要制止他们,他们不是夫妻!那个女的刮我家公的钱。”

  “我不管你的闲事。”男水管工一用力,就把管钳夺过来。

  凡静从房门的窥视镜看得清楚,将房门打开,严厉训斥儿媳妇:“你不会按门铃吗?你想敲烂房门吗?”

  张娴之也训她:“我没有见过当儿媳妇的有这么凶!”

  “关你屁事!你又不是我阿公的小老婆,你是那根葱?”凡静说的这个老赖,看见桌上有那么丰盛的菜,不知从那里来的一股霸气,将饭桌掀翻,一桌酒菜都洒在新地板砖上。张娴之也不知道从那里来的一股怒气,副教授的风度也不见了,就和凡静的儿媳妇推打起来。

  凡静儿媳妇身体消瘦,经不起张娴之从小上山打柴下地耕种的体格基本功,两下子就被重重地摔倒,灰溜溜地跑出去了,围观的人群也笑起来。

  那天晚上,娴之和凡静在床上甜蜜蜜地说了大半夜的话。

  娴之说:“凡静,我们都六十多岁了,才开始度蜜月,以后我想多粘你一些,好吗?”

  “好,我也珍惜。明天我们去领结婚证。谁也不能干扰我们。”

  “好呀,我开始撒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