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婚礼上的葬礼

2018-6-17 13:52| 作者: 孙克战|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4047| 评论: 6

                                                                                                                                                                         迷信是无知而引发的神秘感
                                                                                                                                             迷信是傻子遇见疯子的结果
 
        在黄河九曲十八弯的河畔边有个村子叫西河底村。今天是副村长刘奎儿子的大喜之日。
       早上才七点多,左邻右舍亲朋好友的人儿不仅把里外院宅挤个实在,就是院后的柏油马路也是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场面十分宏观。不过这么多的人除去些毛头小子和不懂事的小孩子喧闹嘻玩外,上些年纪的人言行举止都很矜持,蹑手蹑悄声细语。乐队音响的喇叭声夹杂着总管大着嗓门吼着人们干活的烦操声,没一点喜庆的气氛。 
       原来今天是刘奎为已亡故三年的儿子刘元操办“阴婚”。
       三年前上高二的刘元和两个同学骑摩托到黄河开发区兜风。虽说平时常唱的电动车摩托车甚至家里的“别克”轿车都敢潇洒一把,但毕竟眼高手低,刚刚入大道因避车不及一下撞到路边的护栏上,刘元当场丧命。
        对儿子百般溺爱娇惯的刘奎和田娥夫妻面对这无情的打击,几乎丧失了生存的念头。家里开的砖厂大瞪眼停了一年,田娥病秧秧的拖个身子整天里神经兮兮颠三倒四。过罢年她一直唠叨着说儿子总是托梦给她要新房子住要娶媳妇。住的好说,开砖场的还怕你个盖房的。三万砖十吨水泥钢筋浇柱,在儿子的冢丘便来了一座新住宅:瓷砖裱墙,大理石台面,“龙凤呈祥”烫金牌匾,二狮把门,坟莹里停车场棋牌室卫生间的一应俱全,走遍方圆百里头挑一份。可这说媳妇的事可就难办了。这些年世道不怎么厚诚,天灾人祸收的人就多了,而且是男性为多。立马间亡故的女性成了抢手货。以前阴婚两条烟两瓶酒便结下仁义亲戚。这几年无论亡故女人寿辰几何,动辄几万。明码标价童叟无欺。这钱嘛刘奎到也不在乎,每年里吃喝嫖赌的也不是三几万挡不住。难的是寻了几门阴亲都是生儿育女寿终正寝的老妪,自己做人家的儿子都富富有余,配给自己十六岁的儿子也实在委屈了。但这田娥却整天里神神叨叨逼死逼活的在身后催促,刘奎探听到河南山东一带孤女坟多,便联系人从那边买了一个回来。在宾馆交易时,那女的身亡才几个月,对方将尸体连肉带骨装在塑料袋里塞进旅行包。一打开满房里腥臭呕人。服务员这警惕性蛮高,立马报了案。便宜没沾上,刘奎还吃了七天“公家饭”。就这出来照样不消停,四处托人给儿子说亲。直到前半个月表兄席仁过来说他妻娘的表兄十八岁的女儿患白血病已到了晚期,家里已花十六七万,山穷水尽就等着“那一天”。姑娘人长的俊,高中学历,有一家为在外打工身亡的儿子已开始上门提亲。刘奎得知此事如同疯子一般搬上表兄,重礼登门央人撮合。一个星期艰苦鏖战,终于定下了这门亲事。今天是姑娘亡故的第二天,是出殡的日子,也自然成了“新人”刘元和申雪的大喜日子。
       八点半,迎亲的队伍回来了。远远的轰天雷的炸响在半空震耳欲聋,万头鞭炮响起就没有住点。一班洋鼓洋号一班唢呐真真可着劲的吹奏。“新人”进村了,院里人儿都挤了出去看热闹。此时的刘奎夫妇相视而坐。田娥仰着头泪流满面抽噎着说不出话。十六岁的女儿刘云抱着母亲的胳膊使劲的摇晃;“妈,妈,不是说好了不哭了不哭了吗。妈,别哭了,不要哭了,还有我在身边吗……妈,妈……”
        迎亲的队伍入了村。一溜三十几辆车缓缓行驶在柏油路上。两台摄像机和两部长焦相机分别架在路两旁的皮卡车上。唢呐班吹的是“抬花轿”,而管弦乐演奏的却是低沉婉转的“二泉吟”。这喜洋洋的唢呐曲伴着哀哀伤情的号音使得一些心软的妇人掉下眼泪,而十位放炮手紧紧傍住“花车”——一辆“奔驰”炮声不绝。车内除了司机外并没别人,只是轿车顶棚伫立着一幅巨大的新人婚纱照。现在的社会真叫绝,要什么给什么两位从未谋面的人儿经电脑处理女倚男拥恩爱无比,男的英俊潇洒女的温柔漂亮,后面的一长溜轿车中巴如同众星捧月般的。到了最后一辆卡车才是今天名符其实的“新车”:两幅柏木刷漆“寿”字喷头的棺材并排放在车厢里,两位新人只不过一个夭折三年一个才病故两天。
        新车终于停在门外的灵棚前,婚礼如期进行。男女双方亲戚相互见面介绍寒暄,丝乐鸣奏鼓笙喧天伴着亲朋好友入席。田娥和亲家申彪悲戚戚见面,凝望着儿子的婚纱照越发伤感,放吼声大哭。她双手拼命推着板呼喊着儿子的名字,又去摇申雪的棺材要见儿媳妇的面。虽然还不到发灵时辰,棺材盖的楔头还没钉上,但是依照当地风俗,入敛盖棺就是两世为人再也不得掀板见人了。
       申彪才四十出点头,身材矮小头发散乱,憔悴的脸上尽显疲惫,浑身上下无一丝虎虎彪气。他见到田娥的举动,赶忙阻止道:
  “好个亲人咧,你不看也罢。她个小娃娃家的年轻轻的祸害了多少人,咱这亲戚邻居真真是被他们折腾够够的了。现在他们走了,咱们都该消停消停了,你个身子骨七飘八摆的还不嫌揪心,没得折了你的寿。”                                               
        刘奎也劝道;“我说你这个人,说得好好的又要变卦。打小把他们敬过来敬过去的,他们可让咱们过一天安生日子。到现在咱们做父母的把事情办成这样子可也对得起他们了。你看那么多的人都等着咱们支应呢。”                          
       田娥没法对头次见面的亲家说倔话,但对丈夫那就来劲了;“你说的屁话,不是你捣鼓儿子开车骑车的哪会有这事。儿子是我身上掉下的肉,屎一把尿一把的……我的儿啊,狠心的儿啊,你为什么撇下我走了呢……娘吃屎拿尿涮,可对谁说啊……”
       田娥这一撒泼,席间的人们面面相觑却无人吭声,本来这也是意料中的事。刘凯的表兄席仁这两头都是亲,又是他从中撮合这门亲事,也算个月老,理当担待责任息事宁人。见田娥如此不管不顾,便上前劝阻:
       “我说他婶,好歹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你这个样子还往什么时候闹,这个家你还要不要。你说摊上这事谁不难受,但光难受顶什么用,还能把死人哭活不成是不是?”
别的人还没说上话,申彪便拉住席仁的胳膊,他满头大汗双手颤抖:“哥哩,你看看这都弄得啥事。现在都这时候了,亲家母还来这一手。您侄女这病几年了,现在天气又这么热,这是一点规矩也不讲了,拿这么多人的命开玩笑。”
       田娥把住棺材谁也不看:“不管你们说千道万,我今天是非得见上一面不可。雪现在是我家的人了,我连孩子的面也没见,那成什么了。果真他们闹腾,我一个人陪着他们,和你们无干。”
        申彪眼睛一蹬也横了起来:’“果真不让我们安然,咱这门亲是不结也罢。世上哪有这样的人,一点道理也不通。”
刘奎见申彪神态有异不由怦然心动,一听此话更离谱,疑团窦生,赶快劝道:“亲家,屋里人不开窍,都成个痴痴人了。你今天就遂她这一回。要不你亲家母又要添什么乱。”
申彪此时急了眼,他双手紧紧把住棺材横目怒视:
       “不行,绝对不行。”
 
       席仁一看此情心里不由也打起鼓来,忙将刘奎拉到边上两步:“兄弟,今天有天大的事都要压住火,万万不敢再出什么岔了。你们两家都不容易,肚子里的疙瘩也许一辈子都解不开。过了今天,过了今天一切是我担着”。
       谁料想田娥猛不防上去去掀棺材盖,与申彪撕扯在一起。双方的亲戚乱哄哄的立马涌了上来。这一下小小的灵棚炸了锅,叫骂呵斥拳脚相加,稀里哗啦叮叮咣咣……。灵棚塌了,两副棺材翻滚在地,女方的棺材盖也被掀到一边。众人呆住了——棺材里翻出来的那是申雪的尸体,而是用红布裹着的一块青石条。
       田娥愣了,她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痴呆呆地盯住那块青石,好半天直愣愣抬头瞪着申彪,哆哆嗦嗦伸手指道:“你你……你—……你你……”一口气缓不上来一仰身跌倒在地。                                                                
       刘奎一见妻子到地大吼一声扑了上来,扯住申彪呲牙咧嘴就是两拳。申家的亲戚一见此景也顾不得理亏不亏理的也上了手。
这一下又乱了,只急得席仁跺着脚骂娘,可又有谁听他的呢。总管是西河底本村的,眼见本村的人占了便宜,才带了一帮子人分开群殴的当事人。刘奎淌着鼻血,一只衣袖被撕扯掉了。他冲着表兄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吼到:
       “你亏了先人的就给我寻了这么一门亲。两天热丧一个大闺女成了精,十万块钱就买回块石头。”
      席仁额头靑筋绽暴,双手攥住申彪的前襟一把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你这是做的什么事啊。雪呢,雪呢,你把雪弄到哪里去了。要不咱们把命都留在这西河底村。”
      申彪浑身是土,头上还起了一个大紫包,像一只被拎在空中待宰的鸡一样哀哀嚎叫:
“好我的哥哩,我这条命今天就没打算回去……。你这侄女这两年把个家掏个空空的了。屋里麦子都没一袋了,你那嫂子气死气活只剩口气了……叫我怎么活啊,十几万的帐……。塬上那一家说的早,他只出十万块。可那娃是在外电死的,就回来个骨灰盒就没允他。但那外账何时才能还完,只好让他夜里把雪给抢走……抢走了……”
       刘奎不知什么时候从地上摸了一块砖头冷不防窜到席仁跟前蒙头就是一砖头,正正打在申彪的脑瓜仁上。席仁一惊松了手,沈彪歪倒在地上,头顶鲜血咕嘟着往外冒。他吃力的想起来,却无济于事。眨巴几下眼,泪水涌了出来,断断续续道:
       “哥,真是对……对不住你。实在是没法子,这……这条狗命就交给你了。唉……下辈子……下辈子我还你钱……我还……”
一口气接不上来,头一歪咽了气。
       刘奎傻了,席仁傻了,所有的人傻了,一动也都不动。
       此时的田娥猛挺身站了起来,她撕心裂肺喊了一声“我的儿啊,妈和你做伴……”一头撞在刘元的棺材上。
      刘奎猛然间仰天狂笑:“……人穷志短,这他娘的才能了什么世道。十万块钱买了块石头,还得这么多人这么多车去请去敬。钱是什么……钱是王八蛋。就是王八蛋。……别扯,你拉我干什么……。你说不是啊,有钱能把死的说成活的,能买着能买那,他妈的……他妈的……说钱干什么……哈哈,哈哈,哈哈……”
仰天狂笑间,刘奎如同只受惊的野兔从人群中挤出去狂奔起来。待众人回过神来他已窜到出好远,喊着笑着手舞足蹈奔到村边黄河岸畔纵身跃入河水里。
       众人赶到岸边,时沉时浮的刘奎随着湍急的河水渐渐消失在远方。只留下岸边那飞奔的人群喊声叫骂声在河面久久回荡不息……    
       ……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6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沈汉彬 2018-7-29 23:28
欣赏学习!
引用 朱建根 2018-6-20 08:49
拜读  ,欣赏  ,点赞 .
引用 孙克战 2018-6-19 22:08
副村长在我们这里还设有一个位置。去年的村长选举中由于现任村长有一个违纪处理没有到期他的职务一直没任命,在这个月的26号重新选举,副村长的候选人名单也出来了。
引用 南国布壮 2018-6-19 17:05
“今天是副村长刘奎儿子的大喜之日。” 现在还有副村长这个职务吗?这文章说的是哪个年代的事?
引用 九天雄鹰 2018-6-19 11:02
【特约编审评语】:拜读问好,欣赏学习!
引用 孙克战 2018-6-18 09:20
在这篇文字我内心里不是当小说写,因为这就是家门口发生的事儿。几年了,心里很沉重。那一切到底为什么呢?现在这种事儿越来越严重越来越风行。一件事的彩礼可以让一家外债累累不得翻身。这一切到底为什么没有人说,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到底缺失什么了?

查看全部评论(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