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山西文学》芝士店

2018-6-11 10:32| 作者: 王祥夫|编辑: admin| 查看: 246| 评论: 0

王祥夫,辽宁抚顺人,著有长篇小说《榴莲榴莲》等7部,中短篇小说集 《愤怒的苹果》等5部。曾获第一届、第二届赵树理文学奖,第三届鲁迅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上海文学》短篇小说奖等奖项。

这个芝士店应该叫做芝士馄饨店,因为这家小店最出名的就是芝士馄饨,当然店里还有许多别的东西可吃。但人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吃芝士馄饨。志峰和美莲坐下了,这时天已经黑了,有个男人从芝士店前走过,外面的灯已经亮了,对面商店的灯五颜六色。从大玻璃门可以看到那男人走得很急,手里还提着什么。店里有几个人在那里吃东西,都吃得很慢,一边吃一边看手机,坐在志峰旁边的那个女孩也一边吃一边在看手机,这女孩可真够漂亮,是志峰喜欢的那种类型,长发,白白的,偏瘦,戴着一副很合适她的眼镜。志峰心里想她要是不戴那副眼镜也许就没现在这么漂亮了。靠门那边是两个人在用餐,看样子是母女,也都不说话,都只顾吃东西,好像她们都满怀心事。

志峰对美莲说,“你看那个女孩儿多养眼,好看。”

美莲侧一下身朝那边看看,“就那样吧,流行样式,到了韩国都这种。”

志峰就不说了,他知道美莲不想听自己夸奖那个女孩儿。

“那是一台彩电。”美莲对志峰说,指指那边。“不过坏了。”

志峰朝那边看了一眼,说今晚有篮球赛。

美莲说,“你回去看吧,反正还要住一晚上。”美莲知道志峰喜欢看篮球。

志峰说,“我赌公牛队。”

美莲笑着说,“估计你待会儿就顾不上看了。”

志峰说,“我浑身都在痛,咱们是太猛了。”

志峰这么一说美莲也觉得身子有些痛。

他们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每次见面都恨不得把对方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就好像他们不是夫妻,他们总是很久才会见上一面。

“咱们也只好在这里吃点东西。”志峰说等我挣到大钱再说,到时候请你吃石斑鱼。

“不是你我晚上都不吃。”美莲说晚上不吃饭其实很舒服。

“好好吃。”志峰说,既然咱们总也没机会在一起吃饭。

志峰和美莲坐好了,他们面前有两份餐单,上边印着本店的菜谱。他们看了一下,然后美莲就站起来去点餐了,志峰对她说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你给自己好好儿点一下。志峰拿好主意了,他要美莲好好儿吃一顿,这顿饭由他来请,虽说花不了几个钱。志峰看着那边,看着美莲站在柜台前跟服务员说话,志峰掏出手机拍了一下,照片里的美莲只是个背影,志峰马上就把这张照片发给了自己的朋友,志峰喜欢这么做。拍完照,志峰把身子朝后靠,看着那边,说实话美莲的身材还真是好,虽然她已经不是小姑娘了。志峰又环顾了一下四周,这可真是一个小店,所以柜台必须很小,必须不能占太多地方。柜台上放了一个饮料机,饮料机上的那个桶里黄黄的可能是橙汁,还有一个自动取筷机,还有收款机,还有罐装饮料,还有酒,还有一小碟一小碟的小菜,其实就是咸菜,因为没地方放,就摞在一起,但摞得很整齐,这种小菜是免费的,谁想吃就自己来取,算是这个小店给顾客的福利。柜台后面的墙上是花花绿绿的灯箱,上边都是本店的各种招牌菜。

志峰又对站在柜台那边的美莲说了一声,“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多点几个。”

“好。”美莲转了一下身,对志峰说。

志峰对美莲说话的时候那个跑堂的年轻人侧过脸看了一眼志峰,那个年轻人,是太年轻了,在志峰和美莲一进门的时候他正在收拾餐桌,收拾得很麻利,一擦两擦桌子就干净了,他手里的那个托盘是橘色的,很好看的颜色,这么一来呢,就让这个年轻人显得更精神更好看。他收拾完就坐在那里开始看一张报纸,他手里是一瓶啤酒,他不时地喝一口。这是那种即使是最忙碌的时候也不会太忙的快餐店,总是一会儿进几个人,吃完走了再来几个,或者是吃完了也不走,坐在那里说话。所以那个年轻人有时间坐下来看看报,或站到店门口看看外边,志峰注意到这个年轻人是在看门口那辆摩托车,那是一辆很漂亮的摩托车。在柜台那边收款的也是个年轻人,好像岁数要大一点,也是很帅很精神,看他们的样子,都好像不是这个餐馆的服务员,倒像是搞什么艺术的。

志峰的眼睛一直都在看那个收拾桌子的年轻人,那年轻人冲志峰笑了一下。

“待会儿就好,很快。”年轻人对志峰点点头,把手里的啤酒瓶送到了嘴边,又喝了一口。其实从志峰一进门年轻人就在喝,啤酒瓶就没离开这手。

“我们还没吃过芝士馄饨。”志峰对那个年轻人说,“虽然我们吃过不少地方的馄饨。”

“这是我们这里的招牌菜。”年轻人说,又一口。

志峰马上就觉得这个年轻人说错了一个字,馄饨怎么可以说是菜呢,志峰把年轻人的这句话在心里念一下,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要是说招牌饭好像也不行。好像是说品牌还可以。在志峰的想象之中这个小店的芝士馄饨应该像是外国的奶酪火锅一样,应该是浓浓稠稠的那么一个奶酪锅,馄饨就下在锅里,这可是想一想都让人激动的美食。

美莲坐回来了,她点完了,志峰问她都点了些什么。

美莲说点了三个菜,“一个荤两个素。”

“够了。”志峰说。

“不够再点。”美莲说。

志峰想知道是什么素菜,美莲却告诉他有一个凉盘牛肉,美莲知道志峰喜欢吃牛肉。

“我想还应该有一个拌海带丝。”志峰说,志峰这么一说美莲就笑了。

志峰知道美莲喜欢吃海带丝,几乎每次到饭店都要点一盘。

王祥夫国画作品

这时候那个年轻小伙子进了里边,不一会儿又出来了,他一边往出走一边在穿一件服务员穿的那种衣服。这下他就像是一个服务员了,他又去了门口,朝外张望,手里的啤酒瓶子举了起来,又一口,志峰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去看什么,也许又是去看那辆摩托车,志峰探头看了一下。

“没下吧?”美莲说。

“要不我再给你点个凉拌黑木耳。”志峰说。

“吃着看。”美莲说晚上咱们都也吃不多。

志峰说我真累了,“晚上还得继续,所以要吃好。”

“都三个月了。”美莲说从上次回家到现在整整三个月了。

这时候,馄饨被那个年轻人端过来了,不是端,是用一只手举着,举着那个盘,他先把菜端过来,然后是两碗冒着热气的馄饨,放馄饨的碗很大,可以看得出用来吃馄饨的碗和那只勺子是配套的,也都是橘色的,很让人喜欢的颜色。志峰用两只手把馄饨朝美莲那边推推,这也算是一种礼貌,毕竟他们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他们见一次面可真不容易,因为工作的问题,他们也只能在一起待一两天,所以吃饭就不是什么事,重要的事是他们一见了就投入到那件事情里边去。只有在那种时候他们才知道对方是多么美好。但这次他们说好了一定要出来吃点东西,这是美莲说的,美莲说上次也没在一起吃点东西,志峰说这次一定要出来吃点好的。好了,想不到芝士馄饨让他们碰到了。

“想不到还会有芝士馄饨。”志峰说。

“我吃出来了。”美莲一只手用小勺一只手用筷子,她吃了一个馄饨,马上就吃出了芝士的味道,美莲喜欢这种味道,她真不知道这个馄饨是怎么做的?里边居然有芝士,而且味道很浓烈,馄饨当然是肉馅儿的,但肉馅儿馄饨怎么会有芝士的味道。

“怎么回事?”美莲问志峰。

志峰已经吃了两个,志峰对美莲说芝士好像是包在馄饨里边的肉馅儿里。

“会吗?”美莲说。

“大概是这样。”志峰说。

这时候志峰又咬开了一个馄饨,他把馄饨里边的馅儿指给美莲看,那肉馅儿里边果然有个小洞。这时美莲用勺子从自己的碗里给志峰舀了两个馄饨。志峰说你不要给我,咱们待会儿可以再要一碗。志峰又把那两个馄饨舀在了美莲的碗里,说你的饭量我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再要一碗,每人分半碗。

美莲把身子朝前倾了一下对志峰说,“咱们有三个月没在一起吃饭了?”

志峰却突然笑了起来,志峰说,“要不是那张照片,要不是那张照片。”

“还说,别说照片的事。”美莲说,“这么好的芝士馄饨都占不住你的嘴。”

志峰又吃了一个馄饨,这次他是从美莲的碗里夹的馄饨。美莲也又吃了一个,是从志峰的碗里夹的。他们以前总是这么吃东西,你吃吃我碗里的我吃吃你碗里的。或者是我喂你一口你喂我一口。这时候芝士馄饨店里人还不多,志峰转身朝那个年轻人招了一下手,年轻人以为志峰还要什么,马上就过来了,志峰问年轻人芝士是不是就包在馄饨的馅儿里。年轻人马上回答说是。然后就离开了,因为又来客人了。

“我也应该来瓶啤酒。”志峰对美莲说。

“喝吧。”美莲说,“啤酒没度数。”

志峰站起身去了柜台那边,拿了一瓶啤酒回来。

“你让服务员拿就行了。”美莲说。

“我看看都有些什么牌子。”志峰说还是冰镇的来劲。

这时候志峰和美莲差不多都快吃完了他们的馄饨,志峰看看美莲,说咱们再来一碗好不好?咱们分开吃,如果再要两碗恐怕就吃不完了。志峰想好了,他要再去要一碗馄饨,之外再加一个凉拌木耳,顺便把账给结了,虽然美莲是自己老婆。志峰又站起身去了柜台那边,站在柜台那边才可以看到里边有一个很窄的过道通往右手,有人进去了,又有人把什么端了出来,志峰想那里应该就是厨房。厨房边上就是洗手间,洗手间的门和厨房的门紧挨着,门上都挂着白色的布帘。志峰让服务员又加了一碗芝士馄饨顺便又点了一个凉拌木耳。志峰让服务员把账结一下,结账的时候志峰忽然有点吃惊,想不到这家饭店的价格实在是太便宜,三碗馄饨四个小菜居然才要了十七元钱。

“你猜猜花了多少?”志峰重新坐回来的时候对美莲说。

王祥夫国画作品

“多少,不多吧。”美莲看着志峰。

“想不到才十七块,”志峰说,要知道这是三碗芝士馄饨再加四个小菜,“好家伙,太便宜了。”

美莲就笑了起来,但她没说什么。

志峰说,“你笑什么?”

美莲没说,只是笑。

“这家店可真便宜。”志峰又说。

美莲把那碗馄饨分开,美莲只往自己碗里舀了几个,剩下的都给了志峰。

“你是不是还想再喝一瓶?”美莲说。

“好,那我就再喝一瓶。”志峰说。

志峰又去了一下,这一次,志峰手里是两瓶。志峰对美莲小声说我要请那个年轻人喝一瓶。“我喜欢肯出来打工的年轻人。”志峰朝那边看了一眼,美莲也朝那边看了一眼。那个年轻人还在喝,可能是又一瓶了,时不时的来一口,志峰想这可真是一个喜欢喝啤酒的年轻人。志峰注意到了,年轻人给客人送餐的时候那瓶酒就放在他裤子侧面的口袋里。

志峰朝年轻人招了一招手,要年轻人过来。

年轻人过来了,他以为志峰还想要点什么。

“我请你喝瓶啤酒。”志峰对年轻人说,把那瓶啤酒拿给年轻人。

年轻人想不到会有人请自己喝啤酒,他看着志峰,有点吃惊的样子。

“来,别客气。”志峰把那瓶啤酒递给年轻人。

年轻人说自己好像是已经够了,但还是接了过来,年轻人又加了一句,说工作的时候他一般不吃饭就只喝啤酒。

志峰要年轻人坐一下,年轻人看看周围就坐了下来。

王祥夫国画作品

志峰说你知道不知道我们一开始还以为你们这里卖的是那种奶酪火锅,年轻人想必还没听过什么是奶酪火锅,他看着志峰,听志峰说,志峰说就是那种每人一个的小火锅,这么大,里边全是熔化了的奶酪,然后,志峰对年轻人说,一般是蘸面包条儿吃,很好吃,当然蘸薯条也可以。

“就这样,”志峰比画着,夹起一个馄饨,在醋碟里蘸了一下,“就这样在火锅里蘸一下,很好吃的。”

“特别好吃。”志峰又说。

“但你们这个也很好吃。”美莲在一边插了一句。

“这是我们老板想出来的。”年轻人说。

志峰和年轻人碰了一下。志峰说你怎么年纪轻轻就出来做事?不上学了?

“为了买摩托车。”年轻人说他可喜欢摩托车了,年轻人朝门外看了一眼说那是老板的摩托车。志峰回过头朝坐在柜台那边的年轻人看了一眼。年轻人马上小声说他不是我们老板,我们老板是个女的,在里边忙。

“女的?女老板?”志峰说。

“女的,比我才大一岁。”年轻人说。

志峰又和年轻人碰了一下,年轻人忽然小声对志峰说今天是他的生日,所以他可以多喝点啤酒。志峰说你一共喝了几瓶?年轻人想想说已经三瓶了。

“今天是我的生日。”年轻人说。

“那辆摩托车挺漂亮。”志峰说。

年轻人说老板喜欢摩托车,除了这辆还有一辆。

志峰想不到一个女人会喜欢摩托车,这出乎他的想象。

“你也准备买一辆?”志峰说。

年轻人说自己先要把去日本的学费挣出来。

“好事情,能出去就好。”志峰说。

这时候又有客人来了,年轻人把身子一旋,迎了过去。

“我跟你说我喜欢这样的年轻人。”志峰看着那边,对美莲说。志峰突然想起自己的老朋友老高来了,老高的儿子今年都三十二了,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待在家里什么也不做,整天就在电脑前耗着。美莲也知道老高的事,老高在肉联厂工作,爱人在医院化验室,老高的儿子据说已经有七年没出过家门了。有一阵子,老高见人就说这事,到了后来,人们都觉得老高病了,好像除了说他儿子的事就不会再说别的了。

“七年了,不出家门一步。”志峰说。

“还是他能活下去,要是活不下去他就会走出家门了。”美莲说。

志峰说老高什么办法都想过了,老高对他的儿子说我们不能养你一辈子我们死了你怎么办,老高的儿子一句话让他们哑口无言,老高的儿子对老高说,你们死我也死,我本来就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太累了,如果娶个媳妇生个儿子就更累了,我不想让自己那么累。

志峰说老高那个儿子完了,“把自己关在家里七年!不找工作也不要女人。”志峰说真不知道现在怎么会有这种人。

“要是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我看他就不会在家里待着了。”美莲说。

“也可能。”志峰说。

“老高说他儿子没有一个朋友。”志峰说。

“有可能啊,这种人。”美莲说。

“有时候老高的儿子连吃饭也不到老高那里。”志峰说,虽然老高的儿子和老高住对门,但老高的儿子宁肯吃方便面也不愿从家里走出来,“要知道,”志峰说,“从老高儿子住的那间房里出来到老高住的那间房才不到五步。”

“这可真是病了。”美莲说,美莲听志峰说过,老高的父亲去世后老高的儿子住进了那套一居室房子后就再也没出来过,老高的父亲就住在老高对面,当年买门对门两套房子也是为了好照顾。为了让儿子走出家门老高找了不少人去做儿子的工作,志峰还去过。志峰当然还记着那间屋子是什么样,靠着东边墙的地上都是书,挨着书是地铺,志峰去的那天老高儿子刚起来,被子总算还叠了叠,被子旁边也都是书,有一个电风扇,有一台电视,还有一台电脑,然后就是衣服,放得到处都是。老高的儿子对志峰说自己什么都不需要,有这些就都够了。老高对朋友们说他儿子有时候会在晚上出去一下,还几乎都是半夜的时候。

“老高现在都快愁死了。”志峰说。

“要是我,我就把他的手机电脑和电视机都没收了,看他从屋里出不出来。”美莲说。

“没让你遇上。”志峰说,“让你遇上你也许更没有办法。”

志峰喝完了他的啤酒,他站起来,说要去一下洗手间,志峰说喝啤酒就这样,一旦喝多,就会不停地去厕所。这时候店里又来了几个人,靠门那边的桌子也有人了,志峰朝里走,他知道洗手间紧挨着厨房,但过去才发现紧挨着厨房看上去是个门的地方原来是个过道,只不过在上边挂了一个布帘,人们就以为是洗手间了,洗手间还在里边。志峰撩开布帘走进去,洗手间还算干净,有两个小便池,小便池对面是个蹲坑。也很干净。

志峰在里边那个小便池前站稳了,这次时间可真够长的,喝了啤酒都是这样,志峰解完了手,洗手的时候有人突然从外面冲进来了,志峰突然吃了一惊,是那个年轻人,让志峰更加吃惊的是年轻人的手里居然托着橘色的托盘,托盘里是一盘菜一碗馄饨,他从厨房里出来,要把托盘里的东西送到客座上去,但他可能是憋不住了,就那么托着托盘直接进了洗手间。年轻人是用一只手托着那个托盘,他对志峰笑了一下,托盘的那只手仍然举着,另一只手却已经开始解下边了,志峰想不到会这样。志峰的第一反应是把手伸过去。

“来,给我。”志峰对年轻人说。

年轻人把举着的胳膊放下来,一平,志峰把托盘接过来了。

志峰想对年轻人说你怎么托着饭菜就进洗手间了?但志峰没说。

可能不单单是志峰,恐怕是所有人都想不到年轻人会托着要送到的座上去的东西就进了洗手间,这真是让人想不到。志峰忍不住笑了起来,年轻人也笑了起来,年轻人也是啤酒喝多了,“哗啦哗啦”好长时间。然后洗了手,接过志峰手里的托盘出去了。

志峰和美莲从芝士店里出来的时候,那个年轻人追了出来,笑着,连连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手里是两瓶啤酒。年轻人把一瓶递给志峰,啤酒已经开了盖。

“我也请你喝一瓶。”年轻人笑着说。

志峰接过啤酒瓶和年轻人碰了一下,虽然志峰不再想喝。

志峰忽然也笑了起来,看着年轻人笑了起来,年轻人又笑了起来。

此为节选部分 全文刊登在《山西文学》2018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