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银幕下的往事之二

2018-6-9 21:20| 作者: 孙克战|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2087| 评论: 2

        公社电影院有一台36mm放映机,三名放映员。

        全公社十八个大队,其中三五个大队的人口不足一个大村子的人多。但地处半山疙瘩,道路崎岖人口分散,隔沟说话,碰面却得两小时.只好划分为大队,类似于青海内蒙西藏新疆之区域。

        按说一个村一轮放两夜电影,一个月左右总应该轮上一次。

        可电影队偏偏不按常规出牌,有时候两个多月不演一场电影。尽管大多都是些老掉牙的。比如《地雷战》《地道战》之类的黑白片,要不就是咿咿呀呀的《海港》《红灯记》的样板戏,还有那个不打枪不拉炮净和资产阶级对着干的带有明显特征政治色彩的《决裂》《春苗》之类的,但已足矣。那情景比过节还热闹。时不时从人们嘴里冒出几句经典台词: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马尾巴的功能······。向着资产阶级的教育进行彻底的决裂!太君,高老庄土八路,大大的大大的。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电影队一个月零二十七天才又来。

       实际上也怨不得他们,夏季收麦叫龙口夺食,人们顾不上别的,半个多月才麦罢又得到县里参加反右整风会,回来又得参加公社大院的会议,夹个笔记本坐在那里呜呜啦啦几个小时就过去了,远不如下乡。各村拖拉机接送,大队部有年轻的姑娘陪着协调工作。顿顿四盘菜,白面馍油烙饼,侍候的跟大爷似的,何乐而不为。

       我们终于又等来了一个放映天。

       早上上学的时候我们已经得到消息。上午放学时一拨又一拨的同学拥挤在大队广播站的那间瓦房里。地上摆着《闪闪的红星》《艳阳天》《地雷战》,还有只有一个拷贝的《新闻简报》。我们不仅仅要看到放映机,还要看到放映员才安心,不然有机无放映员也是白撂。得知晚上上演《闪闪的红星》,同学们一片雀跃。黄河岸畔的北方人儿,从来没见过四季常绿鲜花绽放的景儿。一部电影,一位和我们年龄相仿但又英雄无比的少年,景美曲美人更好,“红星照我去战斗”“映山红”以至于今天仍是久唱不衰的经典。

       现在家里总会摆上两盆杜鹃,那娇艳的朵久开鲜艳沁人心肺,而杜鹃又名映山红。

                       青山不墨千年画,

                       溪水无弦万古琴。

       下午放学恰逢星期六,放学早。可集合起来校长讲话时强调安全,各年级各班尽量注意寄宿在校的同学早早回家,不要跑远路看电影。虽然我们学校汇集五个大队的生源,方圆几十里才三个班,七年级一个班,六年级两个,三个班一百五十几位学生。听校长训话,绝大多数同学虽心中不以为然,但还是匆匆离校。

       两位同学拐了路。

       这两位少年一姓杜一姓刘,平时而也都是腼腼腆腆的,即没有造反派“师道尊严”的革命小将劲头,也没有小将黄帅敢和老师理论的勇气,很不被人注意的两个人儿。可偏偏就这两个娃儿,为着一场电影却把生命永远定格在那个夏季的傍晚。

        村北蜿蜒下坡有个沟,没什么正式的名字,就叫北沟。大队在上世六十年代后期堵了个坝,蓄水灌溉,放牧牛羊,还种植了好大好大一园翠竹,郁郁葱葱。为此大队成立五六个人的专业队经营管理。沟底幽暗寂静,只住了一位老光棍。此人因解放前在胡宗南第一军当过中尉军官,解放后被抓在煤矿劳改时砸断了一只胳膊,四十出头也成不了家。不知什么动机,他就一个人住在这人迹罕见的小窑洞里。这专业队的几个人早上背上几个馒头,装一罐头瓶咸菜,中午就这光棍汉的铁锅滚碗面汤捱到天黑就回家了。这天日头阴影刚到半坡,大队团支书李建正在掏炮眼,看见两屁孩乐颠颠跑下来。因库边常有人玩耍,他们都没在意。只因李建站在半崖,所以就多看了几眼。

        两小孩跑到坝后浅处试探着往身上撩水,一步一步往深水处前行。一部,两步,三步······,几米过去两个孩子往前一扑,扎个水洞不见了。他忙喊叫其他几个人,翘首注目在水面上一点一点挪动,如同等待水怪一样在不确定的水域冒出头来。一分钟,两分钟······也许是五分钟八分钟,(那是的人们根本没有手表)。水面上静悄悄的微丝不动。李建感知大事不妙,这位在部队上当过侦察兵的青年攀岩擒拿武装泅渡样样精通。急忙招呼往后跑。一切都完了。李建几次潜下去浮上来,闻讯赶到的人们砍了长竹竿缚了镰刀一寸一寸在往水里划拉。一个多小时后,两具被钩拉的血肉模糊的躯体才被捞上来。搭在牛背上滴滴沥沥上到塬上。医院的救护人员打强心针,做心脏起搏,除去他们偶尔嘴角一缕水流涌出,全然于事无补。

       后来听说从县里水泥厂拉了两幅水泥棺板把他们埋了,没有听说赔偿,也没有见过他们的父母到学校来过。只见过到泪流满面的老师和默默无语的同学。

       杜同学当天早上的日记:

       潘冬子是我最佩服的革命英雄了。他和我一样大,站岗放哨,当侦察员,运食盐,机智勇敢,在那么大的河里都不怕,最后刀劈还乡团胡汉三,光荣参加了红军。我要向他学习,学好本领,做革命的小英雄。今天晚上一定想法留下来看电影

       直到生命终止他们也许都没明白潘冬子乘坐竹筏的水流和他们所练本领水库的区别。
       为了一场电影,为了不让老师发现,他们自作聪明拐了一下路。

        那晚电影照常上演。《闪闪的红星》。银幕上潘冬子依然是革命的后代,机智勇敢,临危不惧,依然是神采奕奕勇往无敌。只是他永远也不会知晓,遥远的北方两位少年如惊鸿一瞥,匆匆夭折。

        除过他们的父母亲人,别人唏嘘一阵便忘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6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沈汉彬 2018-6-15 14:31
这两个娃儿,为着一场电影却把生命永远定格在那个夏季的傍晚。好凄惨,心痛……
引用 朱建根 2018-6-11 15:21
好文章 ,欣赏  ,学习 .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