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徐春林的《平语札记》:悲悯是文学高贵的灵魂

2018-6-8 10:05| 作者: 刘能英|编辑: admin| 查看: 1870| 评论: 0

阅读徐春林的 《平语札记》,涌起的感想很多,有好多词语都在争着往外冒,譬如真实、乡土、故事性等等,但有一个词语于我印象特别强烈,那就是“悲悯”。悲悯是文学高贵的灵魂。我觉得这部作品中处处透露着作者那种悲天悯人的人道主义精神,有一种深沉的人文关怀,这决定了一部作品的思想品格。文字是流淌着的水流,文字背后深藏的意蕴才是承载着这部作品的河床,决定着思想的高度。

作者的平民视角。在徐春林的作品里,身边的小人物频频出现在他的笔端。这些人物是芸芸众生中的一“生”,是如蚁人寰中的一“蚁”,是最不被注意、最容易遭到忽视的“大多数”。但徐春林以他深情的笔触去叙写他们,去描摹他们在时代洪流中沧桑变幻的脸孔,去诉说他们跌宕起伏的命运。他们从世界的边缘走进了文学的中心,走进了厚重的书页里,被文字永远定格。

作品的纪实风格。在徐春林的散文作品中,“真实”是他作品的一大特点,而在《平语札记》这部报告文学作品中,“真实”这一特点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作者几乎采用“实录”的手法来写身边的一个个人物,“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像镜头一样去“摄录”他们的生活。而在叙写的过程中,难得保持理性的“冷静”,保持了同人物的距离。因此使得笔下的人物既是“生活”的,又是文学的,既带有原生态的真实,又因为人物命运本身所包含的巨大的戏剧性,而带来了宏大的审美空间。

作者的悲悯情怀。作者在写这些人物的时候,不是一种简单的批判,也不是简单的赞美与肯定,而是按照生活本来的面目,呈现出种种“真实的复杂”。如在《成长记:没说再见》中写到的蔡铁山官莲夫妇,夫妇俩本是同谋者,合伙去骗钱,他们以兄妹的身份出现,“哥哥”把“妹妹”卖给安徽人,拿了钱后 “妹妹”伺机逃跑。然而特有讽刺意味的是,“妹妹”官莲在卖给一个安徽退休干部后,她不想回来了。“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对官莲、对铁山,对铁山的父亲文香,作者在描写他们命运的同时,总是抱有一种同情,同情在他们的种种人生选择之下,隐藏着一些不可名说的原因,让读者去回味。就拿“官莲”来说,在她的选择中,其实也蕴藏着一个不可忽视的前提,这就是:山村极为闭塞的环境、极为贫困的生活。当她走出大山看到了另外一种更美好的生活时,她作出了自己的选择。对这种选择,很难去进行简单的道德评判。

《平语札记》是一部关于移民的作品,可贵的是,作者以“移民”为切入点,写了山区生活的一个个横断面,写了一个个山里的人物,连缀起来就完整展示了山村的立体生活图景。我认为这部作品最有价值的地方,是写出了一批最底层人物的命运,使这部报告文学不仅反映了当前的现实,也获得了小说一样的文学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