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

陈大奇与“好人” 为敌的时代意义

2018-6-2 09:57| 作者: 阙腾桢| 查看: 1429| 评论: 2

陈大奇与“好人” 为敌的时代意义

一一读张夏中篇小说《与好人为敌》

阙腾桢

 

70后青年女作家张夏的中篇小说《与好人为敌》(发表于《特区文学》2018年第2期),采用意识流的手法,通过对陈大奇70多年人生的叙事,刻画了一位充满悲剧色彩的父亲形象。

在大家眼里,父亲陈大奇是一个老实人,老好人。在家里,大事小情都听母亲的,在外面,谨言慎行,从来不多言乱语,在村里做了10多年会计,从未出现任何差错。用母亲的话说“陈大奇同志前半生作风正派,政治可靠,经得住历史的查证,经得住人民的考验,他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好人。”

然而,这么一个老实人,老好人,却在六十岁那年开始骚动不宁。

父亲突然像个老怨妇,整天唉声叹气,时不时地说亲戚邻居的坏话,有时突然掏出一个本子来,上面工整地记着,谁欠债不还,谁伤天害理,连村干部办事的诸多不公,也被他一笔一笔地记得清清楚楚。”

陈大奇的变化是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的。六十岁之前,他的个性,准确的说是他的正气和他的思考,被各种政治运动和社会大环境所压制,使他不愿说,也不敢说!

六十岁之后,经过拔乱反正,思想解放和改革开放,陈大奇开始释放自己这辈子身为一个老实人的各种不甘。他厌烦透了自己身上的好人标签,谁称他老实人,他跟谁过不去;谁说他大好人,他和谁对着干!在他心里,称他老实人就是对他人格的侮辱,称他大好人就是对他尊严的侵害!他跟周围所谓的好人们反复抬杠,作对,他觉得周围这些所谓的好,缺乏独立思考,缺乏正义,对不良现象和不正之风不敢站出来斗争,在和稀泥,装糊涂!他质疑村干部,“父亲翘着二郎腿,眼皮都不抬,顾自叭叭地抽烟,说人老了不就图个心安吗?我现在就是心不安。这地方拆迁办有机食品加工厂,有多少见不得光的事,谁经手谁知道。还有我们这里是个蓄洪垸子,每年抗洪抢险都得政府拨款,钱都用到哪儿去了,不该好好算算账吗?”不惜把自己变成一个大家眼里为老不尊的老刁民。

陈大奇一生没什么本事,却落了个平安。他生于富商之家,曾是个油头粉面的小少爷。但他出生时恰逢抗日末期,然后是四年内战,公私合营,1954年洞庭湖洪灾,1958年大跃进,1967年闹文革……. 总之,他爷爷带着姨太太去了台湾,奶奶也吞鸦片烟死了。父亲从15岁起开始自生自灭,从省城到乡下,最终在砂子庙这个地方做了贫下中农的上门女婿。经历过多少风雨,竟然凭着老实胆小而毫发无损。象这么一个出生的人,而且还是个上门女婿,在农村哪里有他说话的份?他又何曾敢多言多语?他只有压抑自己!他活得像个隐士,几十年来,要么读书看报,要么在田地间埋头忙活。

他原本在城里出生长大,好歹是有文化的,算盘打得好,毛笔字也不错。医学博士李子明跟陈大奇聊天时,发现这个老实人知识面丰富得惊人,古今中外,政治历史哲学无所不懂,甚至他还懂军事,知道纳米技术。父亲的所谓丰富知识,早年源于看闲书,现在却来自网络上的碎片化信息。父亲越老越有水平,却又越老越叛逆,他每天拿个手机看个不停,是个活跃在微信圈里的传谣积极分子。”可见,陈大奇善于学习,勤于思考,与时俱进,他热爱生活,能够主动融入社会,因此,他的越老越叛逆,既是他善于学勤于思考的结果,亦是他人性的觉醒和回归。

这样的“为老不尊的老刁民” 不正是我们当今社会所稀缺的吗?这样的“为老不尊的老刁民” 不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吗?遗憾的是,陈大奇人微言轻,位卑没有话语权,说了等于没说,甚至认为他故意找茬,没事找事,有意与“好人” 为敌。因而,陈大奇的命运必然笼罩着浓浓的悲剧色彩。

对现实深层次的批判,或许就是《与好人为敌》成功刻画了陈大奇这一典型人物的时代意义。

小说语言流畅,诙谐幽默,时空交错,场景转换自如,结构紧凑。但有些情节展开得不够,整篇小说叙述有余,描写不足,尤其在细节描写上着墨不足。特别是小说结尾部分,父亲陈大奇劝女儿安心跟着女婿李子明回深圳,自己愿意让刘菊仙照顾一节,感觉铺垫不够,本来是意料之外的事却没有达到意料之外的效果,缺乏应有的艺术张力。一孔之见,仅作参考。

2018525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4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九天雄鹰 2018-6-4 08:17
【特约编审评语】:拜读问好,欣赏学习!
引用 米薇蓉 2018-6-2 10:36
令人深思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