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中国散文网 返回首页
马杏杨文学馆

作品

天使的力量

已有 132 次阅读2020-3-13 15:26

这是故都南京的冬天。
这个冬天从节令和风貌看,和往年没有什么不一样, 梧桐树撑着天空,白色的冬云悠然聚散 ,黄叶依旧在灰色的楼房和林荫道上飘飞……
可是,故都的冬天还是有些异样,南京大学的哲学系建筑似乎蒙上了忧郁的感伤……
一位高大、美好的大师的身影,从这里永远消失了 ,含着对他深爱的学子和这个世界最后的温情,走进了历史幽深的长廊…… 
他就是南京大学哲学系逻辑学科的奠基人,北京大学的高材生郁慕镛教授。
2016127号 清晨,我看到了弟弟的一则微博《郁慕镛豪哥八十感恩会》的一段视频,上面写上这样的文字:他走在感恩会之后,留给我们无尽的思念!他要将遗体捐出,留下最后的奉献!恩师,愿你在天堂平安喜乐!
我们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想起了更远的九十年代,年少的弟弟从很远的偏僻的安徽乡村怀着崇高的学术理想,做着报考南京大学的梦,或许,是初出牛犊不畏虎,或许,是弟弟的理想如喷薄红日,那一年,弟弟居然通过了全国研究生统一考试的笔试成绩。弟弟欣喜若狂地收到了来自南京大学的、信封上写着鲜红的“南京大学” 的面试通知书!
从偏僻的安徽来到古 都和古都的南京大学,我不知道年少的弟弟 经历了怎样的激动、忐忑和不安?
年少而贫穷的弟弟,怀揣着庄严的通知书和他的无比神圣的学术梦想,一路颠簸,终于看到了他无比崇敬的南京大学,看到了南京大学的绿树红墙……弟弟在南大不起眼的地方租了间简陋的宿舍……
郁慕镛教授可以说是弟弟遇见的第一位教授,也成了他这辈最重要的恩重如山的导师!
听弟弟说,导师听说他住在小旅馆,亲自躬身探望,那份温暖和感动,无论多么久远,也让人难以释怀……
弟弟向亲人描述着他的恩师,风华正茂,年轻帅气,是南京大学哲学系公认的帅哥……
我没有见过弟弟的恩师,但是,我似乎一样沐浴着来自恩师的和煦的师恩,那是九十年代末,弟弟已经从南大硕士毕业,已经离开了南大母校,但是,他和燕子(弟媳)依然住在恩师为他俩提供的私人住所……我和妹妹都去过那间温馨小屋……
有一种感动就那样在岁月里流淌……
为什么我们的眼泪汩汩流淌,绵绵不绝?
妹妹怀念恩师,发了一首音乐《亲爱的爸爸》,我转发了,又情不自禁地写下了这段文字:在故都南京这个萧瑟的冬季,让我们在这首浓爱的音乐里,深情怀念我们亲爱的远去的恩师和父亲……我们为什么如此难过?因为,他不仅仅是弟弟的恩师,他是所有人的亲人!
弟弟在没有恩师的家中翻看着能记录恩师一些时光和足迹的老照片,我看到了一张张英俊、儒雅并且含着温爱的容颜。
我还看到了一张摄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大上海的老照片,照片上,一位大头、聪慧的娃娃,穿着洋气的短袖童装,白色的袜子和黑色的皮质童鞋,笑容满面地端坐在一方砖墙下……不难看出,这个宛如微型哲学家的娃娃是老上海的富家公子。
那个老上海墙根下端坐的、微笑的娃娃,就是将来的弟弟的恩师郁慕镛教授。
《扬子晚报》报道了关于郁慕镛教授的消息:他的遗体现在就躺在南京大学医学院……他嘱托将部分骨灰撒向黄浦江……
恩师远去,师魂长存!
天使归去,那首《亲爱的父亲》又响起了,愿一切的慈爱和关怀在永恒的时间里音乐一样的流淌……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