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人物 访谈 查看内容

陆天明:致我们那代人的青春

2017-11-2 14:22| 编辑: admin| 查看: 556| 评论: 0

中国作家网>>访谈>>访谈

对话陆天明:致我们那代人的青春

2017年10月31日06:49 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微信公众号 宋强

1、能不能先帮我们介绍一下您这个书名,为什么起这个名字,叫《幸存者》?

我把这部小说看作是我的封笔之作,或说是最后一部小说。也许不是这样,但是我一直用这样一种心情、这样一种努力来创作这部小说。

“幸存者”的含义很多,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我这一代人和共和国的几代人,都存在着这样一个使命,就是把中国变得更好。 当我们站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广州72烈士的纪念碑前,我们都是幸存者,我们幸存下来了,我们担负起一个共同的使命,就是怎么把中国搞得更好,怎么把中国改造成为我们十几亿老百姓心目中最好的一片乐土。怎么把我们几代人在这个崇高愿望下做出的牺牲、经受的坎坷、磨难和持续的奋斗表达出来,我想这是我以最后一部小说所要表达的愿望。

我在耄耋之年写这部小说,可以说写得很艰苦。我觉得我应该付出,做这样的记录。这就是我写这部书的初衷。

2、这本小说还有个大标题叫“中国三部曲·骄阳”,有什么含义?

“中国三部曲”,很简单的说就是我要写中国这40年的努力。当时我想一部是写不完的,事实也是如此,这一部《幸存者》,写的只是从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这一时间段的经历。但是中国真正发生巨大变化,真正在开辟新时代的过程,是最近这40年。这40年在中国是最辉煌,也可以说最艰难的40年,我要记录下来,要再现这40年的辉煌和艰难,我觉得应该用三部小说来表现。

3、陆老师能不能介绍一下您这第一部《幸存者》里面大致写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这个故事30多万字,很难用几句话讲清楚,主要以几个有理想支撑的知青为主角,写他们的坎坷、奋斗,写三代人在这40年中的沉浮。

4、在这部小说里,因为写的都是知青在新疆的生活,这跟您个人的经历有无关系,有没有您自己的的影子投射在里面?

我不愿意局限在某一个省市,因为它毕竟是小说,也写了一些当代现实生活。宽泛的说我写的是大西北,是我们这一代人在大西北或东北所经历的青春岁月。这是我写的十部长篇小说里面仅有的两部知青题材:把我们这一代人的经历写进小说。

5、回到知青这个话题,您书里写的那几个主角都是上海知青,上海知青有什么特点?跟其他城市的知青相比,他们有什么不同?

有人曾说,只有上海是真正的城市。这句话虽然不是很客观,但上海它有一个特殊点,它接触外来的文化比较早,然后融合在上海这样一个十里洋场,生活环境、文明程度开化比较早。所以,生活在、成长在这样一个带有明显半殖民地、半封建,特别是半洋化的大城市中的孩子和青年,有志于到火焰山脚下种地,参与改造中国的这场伟大运动,我认为它应该比任何城市的知青都要艰难得多。因为当年他面临着要让家长允许这些孩子到大西北去做一辈子农民,一生在那儿扎根,这些经历不是一般城市孩子所能想象到的。所以我说这一代人的奉献是值得回顾的,这也是我写这部小说的一个初衷,我有责任把它表现出来、记载下来。

6、小说里写了很多年轻人,有三个是主要人物,这三个人物里面您最喜欢哪一个人物,为什么?

三个人物都很重要,谈不上我最喜欢谁。但我要特别提到谢平,谢平这个名字在我第一部知青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里面已经出现过了,这次再用就是我希望把谢平这个名字写成那一代年轻人的典型。

中国曾经有过这样一种青年,他们是理想主义者,他们愿意为国家的未来牺牲自己的一切,要让后来的年轻人相信中国有过这样一批人,他们不只是虚幻的、理论上的,而是实实在在地生存过,付出过的。

所以后来我说,剖开这些文字,应有血流出来,就是这个意思。如果一定要说我对这三个里面某一个人特别有感情,那么就是谢平,因为我对这种青年人特别寄托我的情感和希望。

7、理想主义是您这代人最突出的特点。在当下社会,年轻人理想主义色彩好像并不是那么浓郁了,感觉现在都是一种“小确幸”,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我记得在当时我们对80后有过争论,有过忧虑。不过我也有一种想法,就是不用忧虑,每一代年轻人各有各代的特点,时代的变化赋予他们不同的要求,我们不能一概而论。唯一要看到的是一旦国家和民族把担子压在他们肩上以后,他们很快会挑起来。

那么,对于我们这一代人,理想主义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无私。为什么说我们是一代理想主义者呢?因为完全的无私是很难实现的,而我们这一代人曾经把这一点作为自己人生的追求目标,我想这也是我们这一代人在经历了坎坷、困苦以后,可以很自豪地说出“青春无悔”这四个字的原因。

8、这部小说标点符号的使用有点独特,有很多句号。为什么要这样处理,您是怎么考虑的?

这个其实是我有意的,我曾经和一些搞文字编辑的同志也有过商量,它的确不规范,但是我用短句、句号来不断地切开完整的句子,就是为了使得这些文字像一发发炮弹一样,在需要的时候,直接打中读者的心,希望大家感觉到一颗心的跳动。我这样做是不是成功了?不一定,这是一种探索,我希望读者能够接受我这种探索。

陆天明 作家,编剧,祖籍江苏。生在昆明,长在上海,两次上山下乡。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度过最难忘的青春年华。后长期供职于中央电视台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现为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名誉会长。曾担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主席团成员。作品有长篇小说《泥日》《桑那高地的太阳》《苍天在上》《大雪无痕》《省委书记》《黑雀群》《木凸》《高纬度战栗》《命运》。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国家图书奖、飞天奖一等奖、金鹰奖等各种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