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娘啊,骨头里拨刺有多疼?

2017-9-25 10:56| 作者: 九天雄鹰| 查看: 79428| 评论: 47


人世间有一种感情,象山间汩汩流淌的清泉,流过沧桑,深入骨髓;有一种真爱,象天地间生出的无形大手,牢牢地紧牵着你的灵魂。这种感情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这种真爱就是至死不渝的母爱。

                                                        ———题记

01

2011年初秋,由于工作变故,他从外地调回老家工作。

调回老家,不是常规调动,也不是荣归故里,而是失落感迫使他要求调回老家工作的,是带着遗憾与伤痛回来的。

由于空调车不容许吸烟,一个大烟瘾的人一下车拿上行李,就赶紧找了个空地儿顺墙角蹲下,一根接一根的吸烟。面前已有一堆烟蒂,有的还冒着丝丝白烟。正在吸的,地上着的,缭绕的烟雾将他紧紧地包裹着,极度懊丧的心情被这袅袅绕绕的丝丝白烟勾勒的淋漓尽致。

正在吸烟的他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哎!卫平!”,他一抬头,原来是老家邻居,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发小,现在担任村支书的狗肾子。

“你弄啥去哩?”,或许是吸烟过多,也或许是精神低落,他说话时的神态就象霜打的茄子。

“小儿子今年考上陇东学院了,我送娃去哩。”狗肾子精神抖擞,答应的声音如珠落地。

 “你也乘的这趟班车?”他无精打采地问狗肾子。

“是啊!回来了就好,无官一身轻。我前些日子在甘肃新闻上看到了,说你……”狗肾子欲言又止,并显得遮遮掩掩。

他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回来了就赶紧把你家我阿姨的腿治疗一下哩,老人家腿脚不好,走路不行了……”狗肾子特别地提醒他。

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原本因工作不顺想调回老家,一来照顾家庭,二来用亲情温暖一下自己冰冷的心,却一下车就听到了让人更加纠心的消息。狗肾子的话,使得他好象心上长了刺,一阵巨痛袭来,他立即起身提着行礼在车站门口挡了一车出租车风一样向老家奔去。

 

02

他的老家在洋河县城南镇卫家寨,距离县城约10公里路程。这是一个人杰地灵的村寨,背西面东呈官帽形座落在阳山脚下,清澈的阳水河从眼前流过,长期的河流淤积形成了万亩大川,因古时候人们经常在此种植稻子得名曰稻子坝。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阳水河与稻子坝养育着卫家寨的人在此居住大约两千多年。素有“洋河十八寨,卫寨第一寨”的传说。良好的生存环境,使卫家寨从古到今多读书人,多公干人员,据有人统计,高考制度恢复后这个村寨每年有六十以上的学生考上大学,占全县录取总量的20%左右。目前平均每户至少有一人系公务人员,多的几人,有的人因长年在外工作而举家迁往工作的城市生活,典型的耕读家园。

他大学毕业后先分配在省城工作,后调往陇东工作并担任领导职务,由于是自幼儿包办的婚姻,所以妻子一直在家操持家务。1993年大儿子出生后,为了娃娃上学方便,他的父亲在洋河县城购置了宅基地,修建了房屋。所以他的妻子和娃在洋河县城生活,为了给家里增加收入,减轻他的负担,他的父母一直在卫家寨经营着责任田,农闲时也进城看看孙子。

不到十分他就赶回家了。一到家门口,发现大门紧锁着,他问二娘:“我达①和我娘②干啥去了?”

“地里挖半夏去了。人家的半夏都挖完了,因为你娘最近腿疼哩不的动弹,你达一个人挖,昨晚电视上报道说最近有大雨,你娘一听急了,怕半夏阴雨里返青减产,就让你达把她背到地里挖半夏去了”他二娘回答说。

听到二娘的话,他心上的刺好象又长出了一根,更加钻心的疼痛使他扔下行礼,一口气跑到山梁上。

站在山梁上,他看到父亲和母亲在山背后的半夏地里挖半夏。父亲蹲着挖,母亲爬着挖。一想到狗肾子和二娘的话,他心里一酸,黄豆大的泪珠儿从眼睛里滚了出来。此刻,他觉得除心上的刺疯长外,还有万箭穿心的感觉,都是自己没有把大人照顾好啊!为了虚妄的功名,做为独生子舍弃家庭,独创天涯,让父母遭受艰辛,让妻儿倍感孤独,聚少离多的生活几乎使母子缘去如风,加上工作上的不顺心,他不禁悲从中来……

于是,他三步并作两步赶到父母跟前,看到母亲爬在装着麦草的蛇皮袋子上挖,挖到眼前没有半夏的时候,父亲把她连同草袋一应抱起来向前挪动,凡母亲爬过的地方都出现一个光溜溜的痕迹,如同她人生的印记,在夕阳中泛着青光;父亲躬着身子挖,虽说景况比母亲好些,但手指上缠满了露出血迹的白胶布儿,情景与母亲一样惨淡。

二十多年来,由于在外地工作,他每次回家探亲,不是赴省城开会时顺路回来,就是过年回来,因此均着警服,显得风光。这次着便衣回来,因为在信息传送飞速的今天,庄里有的人前些日子在甘肃新闻上看到了他被处理的消息,父母自然也就知道了。只是他的父母不知道实情,二老以为所谓处理,不是劳改,就是开除公职。当二老看到眼前的他已经脱去警服,而且满脸的风尘与疲惫时,父亲首先一把抓住他的手,声泪俱下:

“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咱是农民,回来还当农民,农民好啊,现在国家的政策,你看对农民多好,不交公粮,还有土地补贴,这几年我们这里家家户户种半夏,种一亩半夏收入几万元钱,你看我和你娘还能干成,多少给你还能添补点儿,这样你拉连娃娃就轻松了。”父亲的话虽然说的打硬,但眼泪还是没有挂住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母亲不说话,只是哭………,如同婴儿一般的哭声,仿佛给他心上长出的刺又添加了一些生长剂,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无法用语言描述。

于是,一种难以名状的酸楚从心里陡起,44岁的他想把二十多年的离别之情霎时还清,尽然与68岁的父母抱成一团,在半夏地里嘤嘤哭泣起来,直到晚风吹来,他们三人才干眼泪,收拾家具回家。

    回去的时候,是他背着母亲回去的。行走在少年时奋斗过的路上,十年寒窗期间种种卧薪尝胆的情形尽管还历历在目,青春之花仿佛还在盛开,但他没有心思回忆过去的成功,因为他发现邻居们用异样的眼神偷着看他,他心里明白人们为什么这样看他,但此时此刻,他不能给乡亲们解释什么。

他又能解释什么呢?!

从地里到家里不到2000米的距离,他背着母亲足足走了五十分钟。心里长着刺,眼里含着泪,喉里哽着咽……

回到家里,他的父亲中午出门时把晚饭已经准备好了,稀饭、馒头、炒菜。只是把稀饭和炒菜热了一下。

吃完晚饭后,他和父母拉了一阵子家常。从拉家常中二老才知道他在工作中并没有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不是邻居们背后议论的那样腐败了,仅仅只是队伍管理方面出了点纰漏,组织在处理责任人的同时追究了他的领导责任,与其他被处理的人员相比,他也没有受到多大的处理,只是被撤职、降级了,公职还在,而且为了照顾二老组织同意并且已经调回老家工作了。

拉家常主要是他和父亲在东拉西扯地说,他的母亲本来就少言寡语,平时不爱多说话,一听到他没有腐败,也没有受到多大的处理,心里的石头落地后就自个儿用从田间地埂上拨来晒干的艾蒿,揉成小宝塔状拿火从塔顶点着,用土办法灸自己腿部疼痛的部位。加上他爷儿俩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烟,满屋子乌烟瘴气,根本分不清那些是烟味儿,那些是蒿味儿,呛的一家三口人咳嗽声此起彼伏,生活的五味杂成在这些烟雾里弥漫着,纷扰着……

他认为这都是自己没有把母亲照顾好,极度愧疚使心里的刺又一次疯长。

睡觉前,他给母亲说:“娘,明天我就带你去看腿”。

娘说:“等我给你达帮忙把半夏挖完了着”。

他说:“娘啊,不及时治疗,病情就会加重,病重了就没办法治了”

父亲掀了掀酸楚的鼻子说:“他娘,娃娃回来了就应当立即到医院治疗,挖半夏事小,给你看病事大。钱今年挣的少了明年可以多挣,延误了治疗时间把小病拖成大病,你真正走不成路了咋办?娃在城里工作,你让娃的眼往哪里放?以后你还怎样陪伴我?”

经过父亲的劝说,母亲点头同意治疗。

 

03

第二天一早,他带着娘来到县医院,经过检查医生说娘的膝盖骨上因常年风湿已经形成骨刺了,县级医院没有能力治疗,说最好到省城医院治疗效果好些。

做了些准备后,他和妻子带着娘来到了省城兰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经过常规检查后办理了住院手续,第三天医生通知说给娘动手术,要家属签字,他签字后在手术室外等候。大约两小时后对面窗口通知家属,他过去后看到了医生从娘膝盖骨上拨出来的五根骨刺。这五根骨刺长短不一,形状各异,医生说从病人身体上取下来的东西家属可以领回,因此他虔诚地收藏了从娘膝盖骨上拨出来的五根骨刺。医生还说幸亏治疗及时,不然这类病就没法儿治疗了。

随着对面小窗的再次关闭,娘养育自己成长的经历象幻灯片一样一幕一幕地从脑海里绽放开来。娘是一位传统的农村妇女,没有文化,没见过世面,人面前不太爱说话,不喜欢与人争高低,只知道劳作,只知道疼爱的儿女,只知道关心丈夫,却从来不关心自己。曾记得,娘有病了从不说出口,硬忍着,不看医生,头痛脑热之类的小毛病就这样忍过了,忍不过了就躺在炕上休养几天抗过去;也记得,有年冬天半夜三更父亲说肚子痛,娘急忙起来穿上衣服打门揭窗地请来医生给父亲打针治疗;还记得八岁那年娘看见他眼睛发红,父亲说是他把手上的脏东西揉在眼睛上了,过一阵子就好了,但娘坚持背上他去镇上的医院治疗,医生说是急性角膜炎,说打两针就好。想着,想着,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将娘推出来,他和妻子护送娘回到病房,医生说摘除骨刺手术时间太长,麻药失去效应后病人因极度疼痛而昏迷过去了。他这才看到娘的脸象裱纸一样,黄的没有一丝血色,听了医生的话,他急忙从身上掏出从母亲膝盖骨上拨出来的那五根骨刺,端详着沾满血迹的骨刺,一阵震撼从心头掠过,不由得跪在地上,不停的抚摸着娘的手呢喃:

“娘啊,请您告诉儿,在骨头里拨刺有多疼?!”

他的举动感动了医生,医生安慰他说:

“病人的情况很好,治疗几天完全可以康复,你就放心照料好了!”

听了医生的话,他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但还是无法原谅自己,因为自己确实没有照顾好娘,才让娘遭受从骨头里拨刺疼痛难忍的罪过,如潮来的心绪让他再次回到过去,想起了儿时家境的艰难,想起了母亲抚育自己曾经的含辛茹苦。母亲养育了他们姊妹四个,其中三个是女儿,只有他是儿子,姊妹中排行老二。做为独生子,在经济生活艰难的七十年代,虽然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但母亲对他关爱有加,生活上从未让他受到过委曲,过去的记忆犹如大海那边甩来一根悠长悠长的勾丝,再一次勾起他阵阵的心疼。忘不了母亲在失眠的夜晚给他亲手做的毛布底鞋;忘不了下雨天母亲给他亲手用化肥袋子做成的小雨衣;忘不了数九寒天母亲给他亲手用废弃缸子做成的小火炉;忘不了母亲给他书包里装的白面馍;忘不了上大学时母亲藏在行李中带着汗味的,用毛线紧扎着的一疙瘩一元到拾元面值不一的私房钱……

他的思绪象脱缰的野马正在驰骋,突然妻子示意有人来了,他急忙起身迎去。原来是过去一手培养自己,提拨自己的老领导刘厅长来到病房,刘厅长已经从省人大主任的岗位退休,老领导从一个熟人那里得知他来省城给母亲治病,就来医院探视。见到老领导,他觉得既亲切温暖,又惭愧难言,一脸的无奈尽然说不出话来。

老领导知道他此刻的心态是为了什么,询问了母亲的病情及治疗情况后,就打圆场拍着他的肩膀说:

“啥都别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人生如同长河,谁没有遗憾?谁没有酸痛?幸也好,不幸也好,都已过去,过去了就是曾经,学会放下,就会轻松。过去你一直叫喊着要调回老家赡养老人,现在不是很好吗?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有得,就会有失。从某种意义上说现在你虽然没有了以前的风光,却得到了以前缺失的亲情。一家人团团圆圆,谁也没少胳膊没少腿儿。记住,这世上谁都不会尽善尽美,只要你没有违法乱纪,只要你努力了,就应当无怨无悔。我认为你是一名好警察,现在除认真工作外还要做个孝顺老人的好儿子。”。

老领导的话不仅对他是开导,对母亲和妻子更是鼓舞,原来老娘清醒了,听了老领导的话精神多了,妻子的脸上也露出了多日未见的笑容。

老领导离开的时候,他送老领导上了出租车,望着远去的出租车,心里呈现一种从未有过的平衡。返回病房的路上,老领导的开导和教诲不绝于耳。是啊人生如梦不是梦,因为太真实;生活如水不是水,因为有苦涩。老领导在位时出行经常前呼后拥,现在退休了做为高级干部还得自己一个人孑然前行。自己那能与老领导相比啊!从现在起要心态放平,珍惜身边的幸福,欣赏曾经的拥有,不能再用无谓的烦恼,作践自己,伤害岁月。想着,想着,一阵轻快从心里放飞。

就这样,他以平静的心情在病房里精心照料着母亲。

 

04

十天后,母亲病愈,他和妻子带着母亲踏上了回家的路。坐在列车上,他看到了沿途车站警务人员一部分比自己年纪还大,有的行动缓慢,有的头发雪白,但他们都在任劳任怨,兢兢业业的工作着。自己还不到五十岁,距离退休还很远,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有一句诗描述他回去时的心情,恰如其分:“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列车行驶着,田野过往的荞麦花随风飘香,他的心情也随之泛起岁月的芬芳。真没想到,原本来省城给母亲治病,医生从母亲的骨头里拨出骨刺,治好了母亲的腿病;老领导却从自己的心里拨出了心刺,治好了自己的心病。今后一定要孝顺父母,关爱家人;认真工作,安心生活。自己的工作经常涉及到人的问题,一定要力所能及的,在政策和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多给人一些帮助,让那些比自己苦,比自己难的人感受到这世上的阳光和美丽,在实际工作中开出更加美丽的人性之花,让这个世界充满阳光和爱。

 

】:①达:甘肃陇南方言。读da. 儿子对父亲的称呼。

 ②娘:甘肃陇南方言。读nia,儿子对母亲的称呼。

 2014年10月初稿于兰州;2017年9月修改于敦煌。

 

作者简介:九天雄鹰,实名郭卫,男,汉族,擅长散文、诗歌、纪实文学创作,极力推崇韵律玄幻的轻盈诗歌创作。2004年开始发表作品,在《甘肃公安报》、《原野公安文化网》、《云南公安文联网》、《甘肃公安网》、《中国警察网》、《中国警察原创文学网》、《湖北作家网》、《中国散文网》、《散文网》、《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中国作家网》等网站发表作品200多篇(首)作品。其中散文《怀抱梦想》荣获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家邀请赛一等奖和最佳散文奖,散文《信访民警的梦想》荣获2015年“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金奖;诗歌《重塑灵魂的匠人》获全国“我的从警·生涯”大赛二等奖。国家公务员。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49

刚表态过的朋友 (49 人)

上一篇:漂流古龙山下一篇:给心灵制造快乐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俏漫心扉 2018-9-11 10:41
医生拔出了娘的骨刺,老领导拔出了我的心刺,失意的人生又恢复了平静。很好的构思!情真意切!难能可贵!
引用 尹丽晶 2018-8-8 21:30
郭卫老师的作品真心感人,难怪有这么高的人气!
引用 李郡德 2018-8-5 08:47
朴实见真情
引用 徐小五 2018-2-7 15:15
唉!人生啊,个中滋味。
引用 蓝天白云 2018-1-30 19:34
文笔细腻,故事感人,催人泪下,深度好文!!!
引用 俞志华 2018-1-30 17:56
谢谢郭老师发我这些风格各异,有记实、有哲理、有抒情的文章和诗作,很值得临习和体悟。特别是诗评更显老师的治学、理论和创作的功底,文诗均有自己独特的质感和魅力。我是初入门,过去写的多是学术论文和报道式文章,诗歌、散文虽有小作,难登大堂。真的向老师取经学习,精心创作,多出精品。顺颂编安!
引用 党蒙蒙 2018-1-22 20:38
好文,欣赏学习!
引用 曹玉丽 2018-1-22 11:13
好文,值得欣赏,学习!
引用 李正平 2018-1-19 16:31
感 谢九天雄鹰抬爱指引,拜读了六篇大作,文透大义,诗凝真情,叙究敦节,评有新意,字里行间,德艺双馨,庆幸找到了一位好老师,永远学习。只是愚见有的叙文收束上似可更上一层楼!
引用 九天雄鹰 2018-1-19 10:12
【作者回复】:感谢各位老师的支持和鼓励,在此向每位参与评论的老师致以崇高的敬意!向你们学习,求索永远在路上!!
引用 李正平 2018-1-18 22:08
真性情,真品位,情由衷来,文由情生。
引用 老乐 2018-1-17 13:59
好文章,感人至深,拜读
引用 四湖河 2018-1-12 10:21
并不是墙倒众人推!并不是屋漏又遭连阴雨!人生起落寻常,花开花谢自然,当事业失落时,亲情如愿回归,母亲病痛治疗,老领导心里治疗,一箭双雕,心胸豁达,前景光明!
      雄鹰老师老练之笔,学习教材。
引用 何妮 2018-1-11 11:53
这是一篇“痛上加痛”、“痛定思痛”后的大彻大悟,没有痛,哪来的悟?所以要感谢那些阴险卑鄙小人,是他们磨炼了自己的意志,消除了前世孽障,谱写出了一篇篇感人的华章。
引用 何妮 2018-1-11 11:47
我读懂了你内心的隐痛与伤害,我也体味到了骨头里拔刺的疼痛感,入骨入髓,我相信,好人一生平安!愿你母亲健康长寿,愿你工作顺风顺水!愿你的佳作象雪花一样满世界飞舞,让那些想害你的小人们气的吐血!!!
引用 南国布壮 2018-1-11 11:22
象应为像
引用 邓星汉 2017-12-25 08:49
情深感人!笔法老到!
引用 北岸大吕 2017-11-28 11:27
文笔细腻,故事感人。点赞!
引用 朱建根 2017-11-22 21:41
l郭老师的作品《娘啊,骨头里抜刺有多疼》,今天再次读来仍收获很多:
   1,线索分明,落笔有序。作者以题为线,展开故事情节,辅以心理活动等的描写贯穿始终,表现了一个国家公务员至诚至孝的阳刚之美。
   2,穿插自如,巧用收尾。作者叙述娘亲骨头上的刺无疑是给自己心上的痛雪上加霜,尤其第二片一断的穿插描写细腻感人。而每一次写到娘亲的骨刺就使我想到娘的往事。娘亲为了儿子,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很多。这一次次刺痛了我,我带着母亲来到省城医院看好了母亲的骨刺,减少了我心头的痛,而于此同时,省城的老厅长又看望了''我妈'',并 ...
引用 李瑜良 2017-10-30 11:18
欣赏!情真感人!李瑜良

查看全部评论(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