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山西的文学 文学的山西

2017-6-29 15:20| 编辑: admin| 查看: 311| 评论: 0

2017年4月,在距离赵树理“离开”其家乡47年后,一群和他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后辈作家,来到他的家乡参加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赵树理文学奖颁奖典礼”,这是“赵奖”自1985年设立以来的首次回家,也是赵树理以另一种形式魂归故里。记者也很荣幸地见到了每位出现在《山西晚报》“赵树理文学奖获奖作者系列访谈”中的作家真容。

作为山西本土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2013-2015年度赵树理文学奖自去年年底揭晓后就牵动着我们的目光,从今年1月到6月,历时半年、24期,本报的《文化·访谈》版开辟专门的阵地关注获奖者和获奖作品背后的故事,引发业界不小的关注。关注本土作家、本土文化、本土气象始终是我们的责任!

这些获奖者中,有我们耳熟能详的知名作家,也有不少近年来新崛起的晋军新势力,我们知道,这个获奖群体只是山西作家群中微小的一部分,那么,通过“赵奖”我们能否看清山西文学队伍的现状?“赵奖”究竟承担着哪些使命?评选背后又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连日来,记者先后采访了山西省作家协会主席杜学文;协会副主席、六届(复评后)评奖办主任杨占平;协会副主席、著名青年作家李骏虎。以期通过他们的叙述,探寻答案。

拒绝商业化 为山西文学留份“纯”

在中国的文学评奖中,以作家的名字命名一个奖项并不鲜见,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而这些大作家的名字背后,往往就是一个奖项的气质和定位。说起赵树理文学奖的定位,6届评奖办主任杨占平给出的答案显然是贴切的,“一个奖以一个人的名字命名,本身是赵树理的影响力体现,现、当代文学史上他是独一无二的,尤其是表现农村生活和社会现状上面,他更是独一无二的,他有非常鲜明的符号性,这应该是赵树理文学奖的基础。设立之初它就定位为地方最高的政府奖,虽然不能和全国性奖项比较,但它开创性地设立了文学编辑奖、影视戏剧文学奖等,它在全国同类奖项里还是比较有影响力的。”

从1985年开设赵树理文学奖,它曾有19年的间隔,直到2004年才恢复评奖,之后确定为每三年一届,延续至今。和“赵奖”一直延续下来的还有那“一万块”的奖金。说起这如今看来有点微薄的奖金,一路见证的杨占平道出了这样的故事。

“当年2004年复评的时候,有一些企业找上门来,希望提供奖金、冠名等等,但我们还是拒绝了,赵树理文学奖是政府奖,是不包含任何商业因素、纯文学的奖,这点我们很明确,所以尽管奖金不高,一直是一万元,但我们保证了这个奖的公信力和影响力。”

也正因为如此,这么多年来从组织者到评奖人员到申报者,大家对这个奖的公信力、权威性和导向性是一直认可的,说起这个杨占平自信满满。“上一届,一个刘慈欣把整个评奖的水准就提到很高,这届可能达不到,但本届这13个奖在评奖年度也仍旧是最好的,是代表山西文学创作走向的,都是大家认可的。每次评奖的时候,我都跟大家说,可以有遗珠之憾,但不能滥竽充数,每个项目可以评出3部作品,可以有空缺,这次新人奖投了三次票就是过不了三分之二,我们就保留了空缺。”

自赵树理文学奖复评之后,几乎山西大作家的作品都获过奖,也因如此在全国同类评奖中它得到同仁们很高的评价。也许,正是这份始终未改的初心,正是这份在商业社会里难得的清醒认知,为这个奖赢得了认可和尊重。

发现新势力 三晋新锐作家群崛起

一个奖项之于一个地域文学队伍的发展有何意义?时间总归会给出答案。

作为如今的“赵奖”评委、曾经的获奖者和如今山西文坛备受瞩目的文坛新势力,李骏虎的感受最为直观,“我刚来作协工作的时候,八九年前,山西文学正面临一个断代的问题。前面有五老、晋军,之后的60后就稀稀拉拉,吕新、葛水平、王保忠,当时还没有刘慈欣。70后,我算一个,还有杨遥,《黄河》培养的作家,相对于之前的整齐队伍,也是稀稀拉拉。但目前无论是山西作家群的建立和文学生态土壤的改良是非常明显的。”

的确,纵观“赵奖”复评之后的这十几年,山西作家队伍从60后、70后、80后、90后全面崛起,60后有了刘慈欣的加入,70后基本上都很成熟了,80后孙频、手指等一批也都逐步发力,到目前来说,山西的中青年作家队伍是非常整齐、令全国文坛关注的。2016年“山西新锐作家群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亲自到场,一批重量级作家也都给予了充分认可,认为山西目前有一批有影响力的年轻作家。

杜学文对于那次的会议印象深刻,也对文学晋军呈现出的勃勃生机十分欣慰,“那次研讨会,让我们感受到江湖上对山西作家群的结构还是比较认可的,首先是没有断代,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人在创作。年龄大的作家,创作的精力也依然旺盛,他们还会调整转换,比如原来写评论的,年龄大了又开始写小说、写随笔。还有比如韩石山这样的作家,他年轻时候写小说、写散文,后来又搞学术、传记。同时一大批年轻作家出现,代际传承很有序。”

也是那次会上,作家施占军曾对山西作家群有个总体评价:“生态合理、功力了得!”对于这个评价,杜学文的解释是:“生态合理包括代际的问题,还有种类的问题,过去我们是小说比较强、报告文学比较强,现在网络文学、科幻文学、诗歌都开花。”但是不是这就意味着山西作家的整体实力走到了全国前列?杜学文却有着清醒的认知,“这个不能绝对地说,代际传承没有断代,类型多样在全国是受到关注的,但影响力上还有提升空间,不仅要在山西有影响力,还应该进入全国的话题中心。”

刘慈欣效应 开启全新的山西形象

在最近两届的赵树理文学奖荣誉奖的获奖名单中,有一个名字连续出现了两次,那就是刘慈欣。荣誉奖的入选标准为,在评奖年度内获得国家级(及以上)重要的文学奖项,中宣部的五个一奖和中国作协的四个奖项的才能入围。以《三体》在世界科幻大会“雨果奖”的成绩,刘慈欣轻松入选。

关于刘慈欣,实在不需要太多的赘述,这个以中国科幻文学的领军者姿态横空出世的人,毫无疑问也成为山西文坛近年来的一面旗帜。而在山西省作协的当家人杜学文看来,刘慈欣的意义当然不止于此。“他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带动后来的写作者,最主要是对山西形象的一种改善。这跟文学没有绝对关系,人们通过他的作品可以发现,山西这么一个内陆省份怎么出了这样一个写科幻的作家,而且还写得这么好。对山西刮目相看,这是对山西形象的改善。”

如果不是因为评奖,大家可能无法认识如今的刘慈欣,即使挖掘刘慈欣的不一定是“赵树理文学奖”,但这无法改变他从山西民间而来的性质。那么,刘慈欣在山西作家群里是究竟是特例还是不在少数呢?面对这个问题,杜学文说,“如果说能像他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力的,暂时还找不到第二个,但像他这样很认真创作的山西作家还是大有人在的,比如在 赵奖 颁奖礼上,吕新获得荣誉奖之后就说, 我就只负责写好 ,李燕蓉说是怀有敬畏之心,手指也说,当你具备这个天赋的话,就日复一日去做就好了。”谁知道下一个山西黑马会是谁呢!

对于刘慈欣和山西文坛的关系,杜学文有着很深入的思考,“刘慈欣的科幻,研究人和宇宙的问题,在大的宇宙空间,人的意义在哪里,他思索的是非常宏大的问题,不是简单一个技术发明产生怎样的影响。他的思维很现代很先进,但他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还是很中国,比如说理想的时代,他并不认为科技越发达就越理想,恬淡、宁静、牧歌式的生活才是最理想的,这是中国辩证哲学的一种体现。他突然冲出中国文坛对于大众认知山西是有改善的,过去人们总觉得这是挖煤的地方,看到他的作品会对山西肃然起敬。”

最好的时代 晋军新生代也迎最大挑战

最好的时代,最坏的时代。对于山西文学和文学晋军新生代所面临的现状,这两者都是最恰当的描述。

作为一个文坛探索者,李骏虎的思考是冷峻的。“相对于 山药蛋派 和如今的三晋新锐作家来说,各有优缺点,如今的艺术手法更先进了,目光更长远了,视野更开阔,也更有现代性了,而且文学艺术手段也更多样了,过去就是现实主义那一套。但也有缺陷,跟社会、生活脱节。山药蛋派、晋军那一代作家,基本上就在生活当中,而现在70后、80后作家都书斋化,对社会的发展,对生活中出现的问题接触不到、思考不够。全国共性化的问题,作品所关注的离大众远了,关注内心更多了,关注大众少了;关注自身和身边人多了,关注广大社会少了,作品的主题和立意就小了。对于青年作家来说,要想成为大家,得跳出文学圈子,到更广大的社会当中去,跟更多的人群接触,深入了解社会发展规律,是课题也是挑战。”

“我记得卡尔维诺当年说过一句话,现在我们处在一个只以经济观点来思考的时代(指资本主义社会)。我们目前也存在这个问题,整体价值观念单一,但个体的价值观又很混乱。这样的时代要把握时代脉搏,看清一个人是很难的,能看清社会发展方向的已经不是人文学者了,社会发展太快了,来不及总结,只能是经济学家。他们才知道社会往何处去,存在的问题是什么,作家跟瞎了一样。这样的社会状况之下,作家就被边缘化了,很多人出现避世的思想,不是更积极地体察,很多人躲起来搞研究,更造成和社会脱节。”李骏虎承认,在“赵奖”的评选中,价值观混乱的作品也是存在的,而这同时也给了他和很多作家警醒。

三年一度的“赵树理文学奖”落幕又启幕,启幕又落幕。我们确信,“赵奖”不仅仅是一次成果总结,它更是一场盛大检阅,检阅队伍、检阅人心、检阅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