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后花园》

2017-6-13 17:05| 作者: 方英文|编辑: admin| 查看: 395| 评论: 0

  关于猴子升旗,是这么回事。某一天,明闻道在山路上发现一只受伤的小猴子,就抱回来给包扎、喂养。半个月过去,猴子跟明闻道就产生了感情:往山上送了几次,又几次跑了回来。那天巧逢升旗的绳子断了,日晒雨淋的也确实费绳子,学校又没钱买新的绳子,明闻道忽生灵感——何不训练猴子升旗呢?这猴子也真的很灵慧,仅仅两天,就训练出师了。自猴子升国旗后,每个周一开学,再没有任何迟到者了。学生们觉得好玩,强烈要求隔日升旗一次,也即等于每周升旗三次。消息很快传到了县上,县上的电视台下来录了像,播出后引起广泛的兴趣。主管教育的副县长还发表电视讲话,高度评价后花园小学的猴子升国旗的创举。
  
  副县长讲话的大意是:我们现在提倡保护动物,要让人与动物和谐相处。但仅仅如此,是很不够的,因为我们忽略了对于动物的培养教育,特别是培养动物的爱国主义行为。动物也有自己的情操,只是没有被发掘出来罢了。动物的最高情操正是动物也有爱国主义基因。
  
  “有趣。”罗云衣说。
  
  宋隐乔说:
  
  “整个一个瞎扯淡,简直是污蔑动物!这暴露了人类的愚蠢。爱国主义呀,民族精神呀,全是源于人类的私有欲、霸占欲。动物原本就没有国家这个概念,它们觉得哪里好,那里便是它们的国家。天鹅是哪个国家的?燕子又是哪个国家的?天鹅燕子出国,还要在腿上绑一本护照吗?鱼们还在乎哪片水域属于哪个国家吗?所以动物才是真正的世界公民。在动物眼里,最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也显得不可思议,也无非是些某种放大了的、但在本质上照样狭隘的利己主义者。如果真的比较,人的境界未必能高过豪猪。”
  
  “唉呀,”明闻道叹服不已。“大城市人还是见多识广,我怎么就想不到这些呢?”
  
  远处出现三头牛,一头旱牛、两头水牛。牛们在河滩上吃草,盯了半天,才从水牛尻子后面冒出一个放牛的老汉。罗云衣就问宋隐乔了:“你不上去给牛鞠几躬?”“我从不吃牛肉。”少顷,补充道:“也不喝牛奶。”罗就说那你可能是对牛奶过敏。“哈哈,别说牛奶,所有的奶我都不吃。我小时候就没吃过奶。”罗云衣有点紧张,以为他可能有一个不幸的童年。她正要岔走话题,宋又说了:
  
  “人,不要随便吃奶。遇见了好奶,倒不妨摸摸。”
  
  他说这话的时候,瞄了瞄罗云衣的胸。他觉得罗的胸,两夜之间,大了起来。他心里那个得意呀,灌满了成就感。
  
  “你……真会绕着圈子赞美自己。”罗的脸微红了。
  
  两人来到院子外,见门是开着,却没一点动静。明白了,家里肯定酣睡着一个小小的夜哭郎罢。两人互递一个眼色,手牵了手,绕进后坡的树林里。太阳很大,树林里却凉爽怡人。风儿,像平缓的河流里的水波,洋溢过来又洋溢过去。坡,也不甚陡,从两棵白桦间攀缘上去,眼前竟出现一块平展展的草甸,一些叫不上名字的,白色的小花,从草甸边缘的草缝间探出牙签般粗细的绿色的茎杆。于是这绿绒绒的草甸,就被环绕了一圈小白花,像,像什么呢?
  
  “真像一张圣洁的——”宋隐乔说。
  
  “——一张圣洁的床。”罗云衣抢着说完这句话。
  
  “你好像我肚里的蛔虫儿,”宋隐乔感慨得直摇头,“你老是晓得我的心思。”
  
  宋隐乔坐到草甸上,痴迷地看着周围的景致。阳光穿过微风漂浮的树叶,再跌落到地上,地上就晃动着梅花鹿的图案,又如一头巨大的金钱豹在打摆子。宋隐乔躺下来,摆一个大字状,双手捂住眼睛,轻轻地,很不好意思地说:“你能不能也躺下来……”
  
  他将一只手拿离眼睛——眼睛依旧闭着——凭感觉伸向她站的位置。她果然把手丢进他的手心,说:“太阳真大,太难为情了。”
  
  “你也把眼睛闭上吧。”
  
  宋隐乔轻轻一拽她的手,她就势曲身卧下来,枕到他的胳膊上。他将她的脑袋朝起一揽,她的嘴就压到他的嘴上了。一阵饥渴望饮的亲吻。她的手抚摩着他的肩膀和背,他的手则探进她的怀里。“我要把你的胸,培养得大大的。”他说。“我努力吧,我要让它们像花儿一样尽情开放。”她絮叨着,“不说话了,耽误嘴呢。”他的嘴牢牢地套住她的嘴,一只手同时摸到她的裤带上,可那扣得一个紧啊,怎么也解不开。“你把裤子,弄得跟银行金库的门似的。”他抱怨起来,“你给咱们解开吧,”声音充满了乞求。“我喜欢你这……猴急的样子……我喜欢你……亲自解……”她腾不出手,因为她紧紧抱着他的脑袋,生怕一松手,他的脑袋就带着他的嘴唇飞走了。
  
  “我亲自来,再大的人物,”说一句话,便要离开她的唇齿她的舌,这让他难以兼顾,“就是腐败分子,也总是亲自解女人的裤子。”
  
  “不要开玩笑!这很……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