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近访陈荣力的散文创作

2017-6-8 09:06| 编辑: admin| 查看: 8405| 评论: 0

  如约来到陈荣力办公室的时候,他正与省作协一位老师通电话:因近段工作较忙,无法参加省作协组织的“浙水千秋”采风活动了。
  
  我们的话题就从“采风”开始。
  
  陈荣力说,这几年来参加省作协、省散文学会等组织的一些采风、笔会活动,成为他扩大思维视野,提升创作标杆,尤其是促进散文创作的一个明显动力。如今年5月1日,他发在《人民日报》大地副刊头条的散文作品《送给小赞一个赞》,就是他今年4月份参加省散文学会组织的奉化尚田采风笔会的成果。类似的还有他近年来发在《解放日报》朝花副刊上的《蜈蚣梯上的采榧女》、《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上的《岱山看山》等一批作品。
  
  看似潇洒随意的采风、笔会,其实满含压力。陈荣力说,“举办方花了不小的精力、财力,你自己也抽出了宝贵的时间,没有好的作品出来,肯定讲不过去。再说这几年和我一起参加采风、笔会的,都是省内散文大家,如鲁迅文学奖得主陆春祥老师,省作协散文创委会主任马叙老师,浙大教授、著名诗人、作家蔡天新老师,著名散文家苏沧桑老师、邹园老师,《人民文学》新人奖得主徐海蛟等。我只有比他们花更多的心思,用更多的精力才不至于太落伍吧。”
  
  近几年陈荣力发表的散文作品,也鲜明地印证了这点。如去年8月他同样发在《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上的近4000字的“红色家园”征文《替父亲去看看那片土地》,当时全国参加这次由中国作协和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征文来稿达7000余篇,结果刊发的只有60多篇。能从7000余篇来稿中脱颖而出,在陈荣力看来无疑也是化压力为动力的结果。
  
  作为绍兴市入选《2016浙江散文精选》的三篇作品之一,《替父亲去看看那片土地》,得到了该“精选”主编、浙江省散文学会会长陆春祥老师的如此评价:“陈荣力的《替父亲去看看那片土地》,较好地处理了革命题材。作者一改惯用的宏伟叙事,立足平凡小事,题材、语言、人物及形式,都力求平常,在探索解构此类题材散文审美趋同的同时,亦使文本更真切可信。”
  
  而这种化压力为动力背后,无疑更是一种坚守。陈荣力说,近年来他更努力、也更觉艰难的是转型——散文创作的转型。这样的转型,既是人到中年的他对生命本质体悟、认知日渐嬗变的生发和诉求,也是他近30年写作实践厚积薄发的逻辑必然。
  
  了解陈荣力散文的读者,想必对当年他发在《散文》杂志上的美文《流浪的二胡》不会陌生。十多年来,《流浪的二胡》及其此后的《如水的越剧》《平屋月色》《水乡的河埠》等先后入选几十种中、小学语文教辅书,屡屡作为各类高考、中考阅读试题。及至采访的前两天,还有一个网友给陈荣力发来《流浪的二胡》选作当地职考试卷的截图。
  
  如果说以《流浪的二胡》为标志,确立了陈荣力早朝散文,更多地取材于江南地域的人文和风物,以富有诗意的语言和含蓄古典的书写为其文本特征的话,近年来以“中年笔记”等系列散文为代表,陈荣力散文创作已明显在实践着转型。
  
  这种转型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取材和视角已从对人文、风物客观的描摹与观察,转向更多地注重对人及生命的主观认知和体验;第二,语言和书写己从充满诗意和激情,转为更多地着力于文字的精准、平和与机智;第三,坐标和语境已从熟稔于地域历史文化碎片的拣拾和重塑,转作更多地立足于时代的周遭变迁在普通人乃至生命群体上的折射和投影。
  
  对此,陈荣力是这样解释的:“中年是创作的黄金期,也是最后的冲刺期。一方面读者的阅读诉求在不断变化提升,另一方面我自己对散文创作的认知和审美也在深化和更新,转型既是必然的选择,更是另一种层面的坚守,或者说是可持续的更好的坚守。”
  
  转型无疑是艰难和不易的,但近几年他以“中年笔记” 为总题的诸多转型作品,如《暗夜里,搁在床头的闹钟》《五十知肩痛》《比别人少一点点》《响鼓不再重锤敲》《原来是亲人》等等,先后在《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散文百家》《浙江散文》等报刊发表,更坚定了他对转型的信心。
  
  这样的转型也得到了学术上的关注,由绍兴文理学院、绍兴职业技术学院等高校联合组建的“鲁迅故乡作家群研究中心”,在把陈荣力列为绍兴市首批六位研究对象之一的同时,其研究论文《论陈荣力散文的文化美学特色》,亦把“转型”作为论文的关键词,并指出“如果说陈荣力早期的散文,让他更多地贴上江南地域作家标签的话,那么随着他近期散文创作的转型,陈荣力已明显地在向全国性作家迈进。”
  
  采访陈荣力,不可避免地会谈到他近年来愈来愈让人欢喜的水墨兰花画作。他笑着递给我一首新写的自题兰花诗:“面积不过盈尺,笔墨无非枯湿。何故造化机缘,惹得清香满室。”陈荣力说:“写文章与画画也是相通的。一篇散文发在报刊上也就尺把的面积,如果同样让读者读着能有清香满室的感觉的话,那么这篇文章就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