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庆特刊丨当代作家 胥全迎 作品展】

2020-9-15 22:10| 作者: 胥全迎|编辑: admin| 查看: 322| 评论: 0

【当代作家 胥全迎 作品展】


  胥全迎,笔名羊羊有草,1955年8月出生于江苏省淮安市。1971年1月参加工作,1975年12月入党,1976年2月入伍。曾任市属国企厂长兼党委书记,副研究员职称。北京师范大学经济学院研究生课程班毕业。中国企业文化促进会特约研究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

  2000年同龚正合著《钢铁是这样炼成的》获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共和国的脊梁”征文一等奖。

  2018年,《码头工人》等3篇散文获大运河沿线八省市社科联和北京市网信办联合举办的“我身边的大运河故事”征文优秀作品奖。

  2019年散文《双坝印象》被《中国乡村》期刊采用。

  2019年诗歌《梦幻般的桥》获中国散文网举办的“第六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二等奖。

  2020年诗歌《海军向你敬礼》获中国散文网举办的“第七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

  已有300多篇散文、随笔、诗歌、评论等作品在省市有关媒体发表。





胥全迎 作品展示




《感悟杨家岭》


  5月20日,淮安市作家协会组织部分作家赴延安采风,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3周年,旨在继承延安精神,坚持文艺创作的“两为”方针。

  少年时,我曾珍藏过一枚毛主席像章:主席头像下方,刻有五个图案,分别是韶山毛主席旧居、井冈山、遵义会址楼、延安宝塔山和天安门。这枚像章的五个图案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迄今我还可以凭印象临摹出来。

  在《回延安》歌声的相伴下,我远远地看到了延河之畔的宝塔山,禁不住在心里呼唤:延安!延安!魂牵梦萦的革命圣地呀,一个有着40年党龄的我来了。延安可以说是我们共产党人的老家,我们是回老家来了!

  老家在延安什么对方?杨家岭!杨家岭啊杨家岭,你是当时中共中央的所在地,是毛泽东和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五大书记等中央领导的住地。这里的一切,仿佛是那样地遥远,却又这样地亲近。


毛主席的窑洞

  朝南一字排开的几间窑洞,其中两间是毛主席所住。西边一间为卧室,东边的一间为书房。一张不大的长方形书桌、一把木椅、一部老式电话机。太阳透过那扇宽大的、顶上圆弧形的木格子窗,射进柔和的光芒,将这三面无窗的窑洞映照的格外温馨、明亮。

  就是在这座十分简陋的窑洞里,在这略显粗糙的褐色的书桌上,从这位伟人挥洒自如的狼毫笔下,诞生了抗日指针《论持久战》和治国方略《论联合政府》等数部鸿篇巨著,指导着中国革命前进的方向。

  毛主席的经历并不丰富。他从湖南的一个师范学校毕业,担任了北大图书管理员,参加了中共一大,进行了湖南农民运动的考察。他没有出过国,出国还是建国之后的一次莫斯科之行。但是他能洞察中国国情,把握国际大势,为中国革命道路的发展,作出了一次又一次科学的决断,将中国革命引向胜利,简直是尤如神助。如何解释这一现象?身居陕北窑洞,胸怀寰宇风云。历经磨难何所惧,扭转乾坤向成功。我想:这就是伟人的伟大之处!


院前的小石桌

  在毛主席的窑洞院外几米处,邻路傍沟,有一座方型的小石桌,四面各有一只石凳子。我想,几位领袖当年也会坐此下下棋、聊聊天。

  然而,就是在这石桌旁,毛主席曾接受了美国记者斯特朗的采访,更是发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论断:“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何等地英雄气慨啊!听说,翻译者将“纸老虎”翻译成了“稻草人”。毛主席笑着说,反动派连稻草人都不如。一下雨,稻草人还能经几下风雨,那纸老虎行吗?

  我仿佛看见毛主席此时笑眯眯地、轻轻地抽了口烟,吐出来一个烟圈,不一会这个烟圈烟消雾散。我猜:毛主席就是将反动派喻为纸老虎,比作烟圈,一吹就倒,一吹全无。我想,斯特朗听此言观此景,定被震撼!

  果然,访谈录发表后,世人也皆惊!

  我们的采风是5月20日出发的,网上有年轻人发什么“520就是我爱您”的帖子。但是,我想到的是毛主席于1970年5月20日发表的《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声明。

  为什么能打败?因为它们是纸老虎。

  毛主席给我们留下了极为珍贵的思想武器和精神力量。面对穷凶极恶的武装到牙齿的敌人,首先要藐视它,要从精神上压倒它,要以不怕牺牲的精神消灭它!但是,纸老虎也会吃人的。所以毛主席说要从战略上藐视敌人,但是要从战术上重视敌人。我们不就是依靠这种精神,取得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的吗?如今,那个特朗普屡次对中国露出獠牙,中国人民害怕了吗?

  毛主席英明啊!


中央办公厅的小楼

  杨家岭,中央办公厅的原址,是一座二层小楼。面积不大,规模一点不显赫。就是在这座小楼里,中央办公厅履行了全党中枢神经的职能,这里代表着党中央,代表着毛主席等五大书记。

  我仿佛看到那多少个日日夜夜,这里夜以继日,灯光不熄;人影晃动,铃声不停。一个个指示、一封封电报从这里发向各个部队、各个根据地。设在我们清江城的苏皖边区政府收到这样的文件还少吗?没想到:昔日的中央办公厅,条件如此简陋,人员如此精干。

  新时期、新形势、新任务,我们党政机关的工作条件要不断改善提高,工作人员要增加,这无可厚非。但是对照一下延安时期的中央办公厅,重温一下延安时期提出的“精兵简政”的要求,学习一下中央三令五申的文件精神,看一看、想一想:现在的党政机关的大楼能不能少盖一些、盖小一些?机关工作人员能不能少配一些、精干一些?我们的工作效率能不能再提高一些?


毛主席的菜地

  在毛主席居住的窑洞不远处,在昔日门前小岗亭哨兵的目视范围内,有一块菜地。

  此时,我仿佛看到毛主席头顶草帽,脖子上挂着一条白色的毛巾,身着已褪色的、布满补丁的八路军装,手握锄头在劳作。夕阳洒出的金色的余晖,映照在这位湖南农民的儿子的身上,映照在全党、全军领袖的身上。

  多么平凡的画面,又是多么伟大的画面啊!

  延安,地处荒凉之地,又遭遇敌人封锁,困难可想多么严重。毛主席发出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号召,全延安都行动起来了。毛主席没有搞特殊,坚持自己也要有“责任田”,自己也要动手劳动。女儿来看他,他下地摘蔬菜款待。外国友人来看他,他用自己种的瓜果招待。外国友人看到这一幕,肯定认为不可思议,但是又十分感动。那时,斯大林向延安为毛主席送来了吉普车等一批物资。毛主席摘了一些自己种的蔬菜回赠斯大林,说:我没有什么送的,但这是我自己种的。我想,斯大林也会感动的。

  1976年,在防化团参加毛主席追悼大会时,我含着悲痛向毛主席遗像三鞠躬。1986年,我第一次去北京,在毛主席纪念堂,我秉着虔诚向毛主席遗体三鞠躬。2006年去韶山,我怀着敬仰向毛主席铜像三鞠躬。那时候,我感到是毛主席的崇高、威严。此次在杨家岭,我感受到这位伟人的气息就在身边,他是一位亲切、和蔼的长者。延安之行,他老人家在我的心目中的形象,更亲切又更神圣了!

  回顾我们党的历史,我在想:如果没有延安,如果没有延安精神,中国革命的道路要延向何方?中国共产党人浴血奋斗的成果又安在何处呢?这样的延安精神难道不应该学习和传承吗?

  今天,在全国人民奋力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的进程中,如果忘记了延安,失去和背离了延安精神,这样的目标还能成功吗?


  2015年5月23日于延安

《说南道北话江淮》


  天设东西,地分南北。在中国这片广袤的土地上,虽然存在着东西方面的差别,但是最常被提及的是南北方面的话题。

  我们知道,对南北区域的划分,各地的认知是完全不同的。八十年代初我去哈尔滨出差,旅店总台大姐听我说来自江苏,随口就说唠出你们南方人如何如何……显然,她是将整个江苏纳入南方的范畴。其实再深入点,在东北人的心目中,不要说我们江苏,连山海关的“关”内就是南方了。

  那南方人对北方的定义又是怎样的呢?

  岭南地区的人,他们认为岭南以北的地方都是北方。岭南,是我国南方五岭以南地区的概称,大体分布在广西东部至广东东部和湖南、江西五省区交界处。这些地区人们的习惯认知,与中国国家层面的权威认定,是有差别的。

  秦岭—淮河一线,才是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此线南北,无论是自然条件、农业生产方式,还是地理风貌以及人民的生活习俗,都有不同。像是北方冬天干冷,南方冬天湿冷,北方人喜欢吃面食,南方人喜欢吃米饭,北方人性格比较豪爽,南方人性格比较细腻等等。不同的区域在吃穿住行上都有很大的区别。

  虽然说南北地理分界线上,有一个过渡带。但是,在我们江苏有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黄淮地区的人们,从心理上基本上接受自己是北方人的定位。而长江之南的地区被称为南方,也没有异议。问题出在江淮地区。因为这江淮之间的人们,对南方与北方的话题最敏感,也常常纠结于南方与北方的身份定位的之中。其中的一部分人,比较普遍地存在着“崇南抑北”的心结。有何表现?尽量地最大限度地“向南靠”,以“南”为荣,对“北”躲之不及

  什么原因呢?

  古语云: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自古以来,淮河流域是风调雨顺的富庶之地,各方面还优于江南。公元1194年,黄河在阳武县(今河南原阳)决口,黄河水侵占了淮河河道。黄河带来的大量泥沙使得河床淤塞,行洪不畅,原本稳定的淮河水系出现紊乱,淮河近800年的泛滥史也就此拉开序幕。"大雨大灾,小雨小灾,无雨旱灾",淮河两岸成为我国自然灾害最频繁发生的区域。自从那罪恶的“黄河夺淮”后,整个淮河流域陷入了贫困的境地。如据资料显示;1931年的洪涝灾害,江苏北部的里下河地区,当时有1330万亩耕地被洪水淹没,19万人被洪水直接淹死,165万人逃离饥荒,赴上海和苏南等地乞讨生活。正是如此,在一些老上海和老苏南人的心目中,形成了“江北人”穷困的地域印象,至今依然强烈地残留着。

  安徽、河南、湖北也是横跨长江的省份,他们基本上就没有“崇南抑北”的心结(比如武汉市的汉口与汉阳就在江北),起码说没有我省江淮地区这么强烈。为什么?因为这些地区的南北贫富差距没有江苏这么明显,对比也不强烈。对于我们江苏的江淮一带而言,这个南方,主要指“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江南地区。多少年来,江南地区风调雨顺,少有战争与自然灾害,保持了富庶,给人以固有的思维模式。

  “苏北”,在一些人的眼里,就成了贫穷落后的代名词。所以,江淮地区的一些人努力向南靠,属于“脱北派”。你看:出了个“苏中地区”的提法,我看这也只能自己安慰自己。因为那上海和苏南人,他们才不管你什么苏中苏北,只讲“江北人”的。

  我们经常听到有人说:“我的祖上,是洪武赶散时期从苏州迁徙到苏北的”,却鲜有人主动地说自己的祖上是从山西洪洞迁徙而来。为何?在苏北人眼里,如今江南苏州富裕,出身显贵;山西洪洞落后,拿不出手呀。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治理了淮河。苏北人民艰苦奋斗,日子一天好似一天。同基础好又区位优的苏南(处于中国最发达地区的顶层)相比,虽然仍有很大的差距,但近年来的增长速度可圈可点。在今年发布的上半年全国百强城市排名中,淮安市名列第56位,江苏13个地级市全部进入全国百强市。我们的家乡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苏北的发展前景美好呀!

  我出生、成长并一直学习、工作、生活在老清江(今淮安市清江浦区),但是我的祖籍是北方,我的祖上就是从山西洪洞县的大槐树下,被千里迢迢迁徙到山东与江苏交界之地的。我认定自己是北方人,因为我的身上流淌着北方人的血液。

  我要说:南方好,北方也好!北京、天津、大连、青岛等北方城市不也是很美吗?北方有名山大川、千里冰封的豪迈气概;南方有小桥流水、树影婆娑的雅致韵律。南北方文化上也是各具特色、各有千秋。

  如果以全球的视角在国际平台上说南道北,欧洲与北美,不都在北方吗?北方更胜一筹呢。

  我现站在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上“融南汇北”的美丽淮安,大声地说:我向南方人致敬,我以北方人自豪!

2019年8月24日于淮安


《我爱那杉青水秀》


  六年前,我去过兴化的水上森林公园,置身其间,羨慕得不得了!后来听说我们的金湖也有个水上森林公园,一直很向往。

  前两天,同几友人前往观光,一了我的心愿,正好也放松放松二三个月以来一直因抗疫产生的紧张的身心。

  金湖,不愧为水乡,到处都见水见绿。快到了,一块大宣传牌映入眼帘:“杉青水秀,为荷而来”。见到这宣传语,忍不住伸出右手的大拇指,点个大大的赞!

  “杉青水秀”指金湖水上森林公园的杉树与滋养这连片绿色杉树的水。杉树我们淮安市区也有,就那柳树湾的水杉,无论从气势与粗壮而言,都不比金湖这里的杉树差。但是,市区的柳树湾只有故黄河,没有这成片的水,面积小,还不能称为森林。因金湖的“荷花荡”也是声名远扬的旅游品牌,这第二句“为荷而来”,我也折服!

  言归正传。我一直喜爱杉树,有何理由?因为它古老,是活化石,是离现今6000万年的幸存下来的树种。看到它,觉得我们可以与那个时代建立某种联系,仿佛可以置身于那个与恐龙共存的境地,在这时光隧道实现穿越。因为杉树高大挺拔,树冠尖塔形,主干心无旁骛直向上,不偏不倚不扭曲、叉枝与主干的主从关系明确不复杂。不象有的树到了一定高度就发生你岔我岔他也岔,谁也不服谁的局面,谁都能争个“主干”的名份。再者,这笔直挺拔的主干,是上等的材料,纹理顺直、耐腐防虫,广泛用于建筑、桥梁、电线杆、造船、家具和工艺制品等方面。据统计,我国建材约有1/4是杉木。

  金湖水上森林公园里的是一大片池杉。远瞧:横竖笔直,斜观亦成行,高耸入云,粗壮有力,如一支军队中整装待发、气宇轩昂的战士,巍然屹立。近看:一棵棵池杉的树冠成尖塔形,向下成伞状,又犹如一位位美丽的少女,身穿绿色的裙子,婷婷玉立。依层次的树枝上,吐露出细长嫩绿的叶子,紧凑而又有序。池杉的树干树皮上,竖向的纤维状的条纹紧密相依,显示出牢不可分的凝聚力。

  杉树大多数立于水环抱的土垛上,也有直接长在水里的。纵横交织的一道道大致七八米宽的沟渠上(启航的水道有20米宽),小竹筏行走自如。树林倒映在水面,碧波荡漾,杉影重重;有几棵呈倒伏状的杉树,或斜卧或呈拱门形,形成迎客松的景观。这池杉根部和旁边的土地,或攀附着枝枝蔓蔓或依靠着一些五彩斑斓的不知名的花花草草,迎风摇曳,向游人频频致意。杉树的气根露出水面,在根部实现杉树的呼吸,使之长期在水中生长也无缺氧之虞。有的树根覆盖着苔藓,滋润着森林末端的生物链。这犹如万佛朝宗般的场景,又为水上森林公园平添了几分神秘而又祥瑞的色彩。浮游生物,不时地划出水面。鸟儿或在空中飞翔,或从这枝头飞到那树梢,不时传出让人陶醉的鸟鸣。

  乘上竹筏在水中漂流行进。水路航程,虽然只有1500米,但是不影响我在竹筏上放飞自己的思绪,天马行空地自由驰骋一会吧。眼睛一闭,仿佛置身在刚刚入列的国产“山东号”航空母舰上,行驶在祖国的南海。眼睛一睁,游人个个身穿救身衣,如同全副武装的水兵,与舰共存亡,视死如归哉!

  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置身于此,都会自而然地唱出“小小竹排江中流,巍巍青山两岸走”的歌曲来。呵呵!只不过是“小小竹排沟中流,棵棵青杉两岸走”,速度慢些罢了。

  要说这“慢”字,其实才体现了休闲观光的真谛。

  一幢幢具有北欧田园风格的茅草屋,座落在森林公园里。林旁的麦穗已成形,波浪起伏,仿佛在慢呑呑地等待着收获季节的到来。也还有些晚开的金黄色的油菜花,点缀在绿油油的麦田边,池塘里,朵朵睡莲,静静地躺在水面,白色的、粉色的、黄色的莲花散发出淡淡的芳香。一条条林荫小道,或柏油路面,或水上栈桥,漫步其间,人淹没在这森林里,让游客尽情地享受这“杉青水秀”的视觉、听觉与嗅觉,沉浸在杉林带来的如梦似幻的境界中,妙不可言。

  夕阳西下,小火车沿着那窄窄的两条铁轨蜿蜒而来,车上游客兴至勃勃地左顾右盼。而我,则在轨道旁驻足良久,浮想联翩,为杉树深处的铁轨延向远方而感动。因为这幅童话世界般的画面,是我儿时的梦境再现。

  这里有着5000亩的池杉林和3000亩的芦苇荡,真正的鸟类和水生动物的欢乐天堂。我为淮安有这片土地感到骄傲与自豪。依我这走南闯北的“旅游达人”的嗅觉判断:估计这里空气中的负氧离子,每立方厘米可达2万个以上,真的让我醉氧呐。

  “杉青水秀”的森林公园,魅力无穷,无法不爱你哟。

2020年5月1日于淮安


国庆特刊征稿启事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1周年,《中国散文网》官网和《中国散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强强联合推出:〖国庆特刊丨当代作家某某某作品展〗,将重点宣传、集中展示、特别推广您的创作成就!向国庆献礼!
  请添加办公微信13681238889,将您的20首诗词(新诗共200行内)或3篇散文(6000字)和创作简介、艺术照片传来,先到先得,依次在官方网站和官方微信公众号重磅推出。10月31日截止办理。

联系电话:010-68688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