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国庆特刊丨当代作家 雇美军 作品展】

2020-9-15 15:32| 作者: 雇美军 |编辑: admin| 查看: 286| 评论: 0

【当代作家 雇美军 作品展】


雇美军,女,1986年生,河北沧州人,中共党员,文学史记爱好者








 母  亲


  如果有一个词形容母亲,我会选择多变。多变并不是说母亲有多么的喜怒无常或者变化多端。只是因为时间在不同阶段成就着母亲母亲不同的样子,带给我的感受有所不同而已

  在我小的时候,妈妈是英气的飒爽的。一身绿色军装,头戴五星无沿帽,两条短辫,坚定的眼神,微微的笑容,无一不彰显着母亲的英姿。那时候,妈妈一讲到自己的平生经历,最拿来炫耀的是吃鸡蛋。据母亲自己所说,在生我们兄妹三个的时候,总共吃了将近三千的鸡蛋,基本一人一千个。一般人比不得,估计二班的也没得比

  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我到了上学前班的年龄。那时候的母亲是知性的。在我开始有记忆的时候,就是妈妈拿着一本字典教给我查生字。每次开学初始,妈妈都会存好一些报纸帮我们包新书。晚上吃完饭,在灯光下,在蜡烛前,陪着我们一起写作业。

  随着小学临近毕业,我们三个不再拖着妈妈的脚步,把她牢牢靠在身边。那时候的妈妈是时尚的,是优雅的。记忆中的妈妈经常穿着一双黑色细跟皮鞋,中筒,侧面拉链。放在现在,估计也不会过时。身着一套墨绿毛呢西装,舒适中不失一丝优雅,时尚中不乏一丝悠闲。冷的时候,里面套着一件暗红色的金色短袄,几丝蝴蝶盘扣露出来,果真一个帅气。尤其是笑的时候,露出那两颗金牙。

  平时的母亲又是温馨的,淳朴的。会在下雨的日子里,穿着雨衣,披着一件麻布袋拎着化肥去玉米地。会在打枣的日子里,穿着围裙去拾枣,为了节省时间,在地上铺起一块布,就着一地的红枣喝稀饭。会在冬天无所事的日子,打家子,纳鞋底。会在点着蜡烛的夜里,一边看我们写作业,一边打毛衣。也会在大雪纷飞的早上,天未亮的时候,起来帮我们煮早餐,只希望带给我们一路的温暖。也会在临近傍晚,做好了饭,去村口等着我们,只是希望我们放学回来的第一眼丢掉一切不安。

  然而,这一切在我升入高中后,发生了改变。那时候的母亲是卑微的,是坚强的。高一那年爸爸做生意失败,欠了二十多万的债。放在当今,或许不算什么。然而在十几年前,二十多万绝对是什么都算的上的。突如其来的改变,一时把所有人打入底谷。父亲一直顺风顺水,上学的时候榜上有名,考入高中,也是个风云人物,读了会计,到后面当了兵。几年后退回来,做老师,当大队会计,娶了班花老妈,生了两个哥哥和我,买上了村里的第一台电视。本以为人生如此下去,谁曾想在不惑之年遇到一个大坎。那时候两个哥哥,已经在工厂上班,虽不能补贴家里,但是至少可以管理好自己。我却是一个大难题,因为高中才开始,接下来大学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几个姨妈建议妈妈让我辍学,打工能补贴一点是一点。但是妈妈严厉的拒绝开来。说了一句话另我至今难以忘怀。“只要她想上,只要我能动,炸锅卖铁也供”。然而面对生活的压力,在艰难的时候不得不放下自尊,变得卑微起来。这时候的父亲开始流连在各个工地之间,用力气换快钱。母亲也开始去跟着别人去种树,在冬天的凌晨,只戴着半截手套去刨树栽子。跟人一起去捡玻璃,因为戴着手套不给力,只能用双手拨拉,把玻璃归类。会蹬着自行车赶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去几公里外的地方捡枣。会在别人请吃饭的时候,自己说不饿,然后躲在一边吃冷硬的馒头,偶尔放两颗咸菜。那时候的父亲母亲,每天增加的最多的是伤痕和流血。直到后来母亲去某个工厂老板娘家里当了厨房阿姨,身体貌似好转了一些。因为薪水可以,又不是很累,母亲除了该负责的做饭外,会帮忙拖地,洗衣服,然后再去厂里做帮工。为了省钱,几个月舍不得回来,电话也是一分钟,几句话挂断。一个月的薪水到最后一分不差的全部寄回家里。生意失败不是谁的错,然而她们却把愧疚铺满开来。因为觉得愧对外婆,即使在最艰难的日子,也会买一些东西过去,忍住自己的无奈。因为愧对儿女,所以在儿女偶尔发脾气的时候,也一声不吭,生生忍受了下来。因为觉得愧对那些欠了债的人,所以在别人说一些难听的话时,默默低下头来。因为觉得愧对了所有人,所以在别人表以鄙夷的时候,也只能掩耳盗铃,假装不在乎。那时候的母亲,把自尊放在了脚下,把卑微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不是争取大家的同情,只是为了给自己博得多一点时间。不求雪中送炭,只盼不要雪上加霜。

  困难让大家迅速成长起来。我高中毕业,大学开始助学贷款,每期的奖学金,每年的助学金,成为我的首要目标。哥哥们的生活也变得节俭起来。大家都在为同一件事努力着,希望把那些人的债务一点点的赶紧还清。然而,等我毕业,也只是还了自己的大学贷款而已。因为爸妈一直拒绝我们承担他们的债务。

  这就是我强大的母亲,本该优雅的生活着,却是过的比谁都坚强。十年的时间,一切好像回到了从前。父母无债一身轻,并且有了一点小资产。这时候的母亲又是有点小傲娇的。有事没事,碰一下老爹的头,笑骂一句小脑萎缩。有时候,跟我说话没两句,莫名的生气起来,害我赶紧调整姿态。有一次,母亲去大哥家,结果饶了一圈,发现大哥一直在在电脑旁玩着游戏,让她有点伤心,一个掉头,啥都没说,就回了自己家。直到后来某次聊天,我们才知道当时的母亲竟是生气撤了回来。还有一次,母亲身有不适,想着叫哥哥安排去医院。跟哥哥商量的时候,哥哥随口应了一声,想着第二天一早过去,然后给母亲做个全身检查。结果第二天早上到了十点多还未见母亲的身影,哥哥好奇着打电话过去,才知道母亲已经坐车去了医院。哥哥第一时间想着赶紧出发,结果妈妈很嘚瑟的在电话里面表示不用,一切她自己搞定。哥哥就只能干等,结果不到中午就见到了母亲,母亲是去了医院,但是因为没有人陪同,所以医院拒绝给她体检~~

  这位老母亲啊,有时候坚强地像一只怎么也打不倒的小强,有时候又矫情的像一只要开屏的孔雀。然而,我可敬的母亲,在任何时候,都从未放弃过她的善良。

  有一段时间,有人请母亲去帮忙捡垃圾,一天十五块钱。母亲在分类瓶罐的时候,发现一个瓶子里面有一卷钱。最外面是一个五十,里面只能看到是一卷。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把这个瓶子擦干净交给了雇主。后来有人问她,为什么不私藏,她回答说,这是别人家买回来的。别人又说,别人买的是垃圾,不是钱。母亲回了句,这也是别人花钱买来的。我后来听说,问她老人家,钱毕竟是你捡到的,他们有分你点没。母亲直接摇头,说了句,他们家不容易,又已经给了工钱。其实我想说,我们家也不容易,欠了那么多债,都好多天没有吃过一点带油腥的菜了。但是我又很骄傲,为拥有一个如此善良的母亲。除了善良,母亲还有一样一直没有变,那就是对我们的爱。

  母亲的爱或许不如情人间的恋爱那般轰轰烈烈,但是却如涓涓细流缓缓流淌在你周围。只要你稍作驻留便会发现,母亲的爱早已将你全身塞满。当然需要在你懂得的时候才能够发现,只是小的时候我并不懂

  所以在寒冷的冬天,母亲花很长时间用全新的棉花做了一件厚实的棉袄的时候,我却因为丑陋坚持不穿。外面飘着大雪,没有棉衣御寒,会让人冻破胆。老爹威胁我说不穿不准上学,我也执拗了起来,直接拿起了扫把。母亲伤心,父亲生气要打我,我脾气倔,不动,像是笃定父亲打不到我。结果我赢了,像预料的那样,母亲哭了,然而谁管她呢。至少当时的我是自豪的。

  所以在逛街的时候,我生气母亲跟一个熟人聊嗨,大声说了句我走了就自顾自的离开。见路就走,见空就钻,我胆小,但是那时候的我却一点都不害怕,因为知道母亲一定会跟过来。

  所以因为不喜欢外婆,不让母亲回娘家。即使回去,也必须快点回来。哪一天,母亲回来的时间晚了,我会选择不吃饭,让她难受,让她让步。直到后来,母亲再也不会在外婆家吃饭,即使去,也是赶在我们放学前回来。

  等懂得的时候,才发现,一切只不过是因为母亲对我们的爱,因为爱,所以守护,因为爱,所以让步。其实在他们成为父亲母亲的那一刻,能做的只是妥协。在与子女的博弈中,一直是输。因为他们早已懂得爱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慢慢的也懂得了爱。发现以前的自己真的是可笑,戳着他们的心,手中的剑却是他们对我们的爱。所以我开始让母亲多去外婆家里,去多陪陪老人家。会尝试着跟着她的脚步去聆听她跟别人聊的故事。会在她做了一件衣服的时候,喜滋滋的试穿,笑嘻嘻的说着好看。也会在开学前的头一天晚上,翻遍包里面所有的口袋,把妈妈偷偷放在里面的钱找出来,藏在床上的某个角落。也会在到学校后听到老妈的电话告诉我某件衣服里面包着钱的时候,喜笑颜开。因为我明白,所有的这一切,都装着母亲满满的爱。

  并且这种爱并不会因为我们长大而有任何更改。在他们面前,我们一直是小孩。所以在二哥受伤的时候,母亲会一直哭着守在身边。知道二哥喝醉酒倒在田间时,焦急的等着老爹给找回来。在知道哥哥没有吃饭着急出去时,做几个蛋饼放在锅里等着他们回来。在知道我喜欢吃土豆的时候,屯几斤回来,变着法子做给我吃。也会在哥哥因为生气而选择不吃饭的时候,一个人哭的稀里哗啦,求着别人送吃的过去。在知道我牙齿痛的时候,会天天打电话及时了解状况。会在知道我因为怕痛不敢去医院的时候,第一时间赶到我身边来。知道我胃痛,她整天睡不着。知道我牙痛,她哭个不停,甚至有一次对我直言“丫头,如果你有个事,我肯定要跟着你去”。这就是母亲的爱,平凡伟大。

  作为我们共同的母亲,伟大的祖国,何尝不是一样。一直在变,从下调储蓄存款利息个人所得税税率到米袋子省长负责制等九大措施防止物价过快上涨。从取消农业税到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从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到城乡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学杂费的免除。从土地出让制度以及殡葬管理条例到关于促进天然气协调发展的意见。从一带一路,到提高机电,文化产品的增值税出口退税率,再到“双创”升级版。

  国家政策一直在变,然而,变是为了给予我们更好的发展,带给我们更美好的生活。在这些改变之间,还有一点一直不曾有任何的改变,那就是我们伟大的祖国对我们的坚不可摧的守护,对我们从工作到生活全方位的付出。得以我们在祖国母亲的怀抱里,无所畏惧,自由发展。

  我亲爱的母亲,伟大的祖国,我们爱您!


最美的爱情


  母亲十几岁的时候,认识了父亲,那时候的父亲衣衫破旧,挺直的身板掩不住满眼的精气神儿。

  母亲二十岁的时候,经人介绍,跟父亲订婚,然后进了地毯厂工作。父亲也在这一年,离开高一去当兵。

  母亲二十三岁的时候,父亲当兵归来,跟母亲结了婚。因为没有赶上好的行情,未能转业,回家当起了乡村教师。母亲带着三年里存的所有存款,以及祖父给父亲的四百块安家费,就这样凑在一起跟父亲组成了家。没有婚纱照,没有大张旗鼓的嫁娶习俗,母亲却掌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

  母亲二十四岁的时候,生了大哥。那时候家里什么都需要挣,父亲又干农田的活,又当老师,回家还要帮母亲做饭。母亲那时候勉强能凑合照顾好娃,其他啥都顾不上。

  母亲二十六岁的时候,有了二哥。那时候刚好赶上计划生育的政策,父亲又是教师,理应迎合政策,但是母亲舍不得,父亲退了教师工作,跟人合伙做生意,兼顾农活

  母亲二十八岁的时候,生了我,家里有了些积蓄,生活条件不错。家里三个孩子,有点难照应过来,所以父亲多了一份照看我的工作。

  那时候,农村家庭里,大都会养几只鸡,有人坐月子的时候,送礼的大都是鸡蛋,平时还只能维持这馒头稀饭炖白菜的饭食。,老妈在生我们三个的期间,竟是吃了近三千鸡蛋,平均生一个吃一千

  母亲三十几岁的时候,把老爸上交的七千多块钱弄丢了。从此以后,转交了财政大权,过起了小女人的日子

  也是在这几年里,母亲赶时尚,戴了几颗金牙套。一笑,露出最初的那点金色,晃瞎旁人的双眼。好景不长,不多久,母亲开始牙疼,只能把牙套去掉,从此后的几年里,经常看到母亲躺在炕上,脸上脚上扎满了针。父亲除了养家外,还要持家,帮我打理头发

  母亲四十几岁的时候,父亲做生意赔钱,全家人凑在一起都拿不出二十块钱,不得已出门买菜的时候,最多拿着一块钱看能买到什么。父亲不吸烟,但酒却少不了,自懂事以来,父亲每日中午晚上必是小酌一两杯。艰难的日子里,母亲让父亲留在家里,出门跟人打工,捡玻璃,收破烂,除草,什么累活,脏活都干,只要有一点,工资可以当天开。

  母亲五十来岁的时候,我大学毕业,跟哥哥商量着三个人分摊父亲剩余的欠款,遭到拒绝。父亲进了工地做苦工,母亲随行。两个人一起做事,刚开始因为不熟悉,手磨烂了,涂点药膏,戴上手套,继续做。脚扭伤了,没关系,继续撑。那几年,每次见到父亲母亲,不是膝盖紫了一大块,就是脚肿的智能穿拖鞋,手上一直有几小块嫩肉与其他的褶皱格格不入。

  在这样的日子里,母亲在饮食上面改善了一点,吃快餐,会点肉的,外加一个鸡腿给父亲下酒。父亲骑电动车买菜的时候会给母亲买点牛奶和蛋糕之类的回来给母亲打牙祭。

  母亲五十五岁的时候,债务还清,我送给母亲一条项链。第二年,我送给母亲一个戒指。在第三年,我准备将最后一项买全的时候,母亲希望我送点东西给父亲。我说父亲爱喝酒,我想买瓶茅台给父亲。父亲知道后告诉我茅台倒不如折现,那一年,我将之前几年欠父亲的礼物都折现给了父亲。刚好赶上过年,父亲就把钱取了给母亲,并给母亲买了很多牛奶水果蛋糕小食品

  同时,父亲把这几年赚的钱存了整数给母亲,存折上写了母亲的名字,说给母亲一个踏实感。剩下的部分作为零用钱,供两口生活。

  这两年,父亲母亲都老了,更多的是听到父亲嫌弃母亲啰嗦,没事爱计较,小聪明做不了大事的埋怨,母亲嫌弃父亲小脑萎缩,神经不正常,见到酒比见到亲人还亲的小絮叨。看到的大多是母亲没事打两下父亲的头,然后恨恨的说一句,真想把你踹下去,见父亲不理,偷着笑。遇到我们跟父亲理论的时候,母亲会给我们家有叫好。父亲气不过的时候,会对着母亲来一句,逮着年轻的时候,早就揍你,母亲驳一句,你敢,然后忍不得得意一番,嚣张的有点让人想扁。母亲说的有点不对,不是不敢,是不舍得了。

  母亲嫌弃父亲一套衣服穿两三天,其实在北方很正常,但是母亲每两天就唠叨父亲衣服要换。一边嫌弃父亲脏乱,一边把父亲换洗的衣服收拾好放在父亲枕边

  父亲嫌弃母亲总是让自己在厨房洗脚,看不到电视很无聊。但是好几次我打电话问他做什么时候的,他说在洗脚,手机一直在手边拿着,还无聊?

  母亲嫌弃父亲那么大年纪还老喝酒,跟我们抱怨,让我们说一下父亲不要喝那么多,对身体不好。我跟哥哥合计着让父亲少喝的时候,母亲就站到父亲身边,说让我们理解一下,这老头就好这两口,不喝多,没事。典型的墙头草,哪头风大哪头倒

  父亲嫌弃母亲爱啰嗦,念叨个没完没了,但是每次炒菜的时候都会炒个鸡蛋,只因有一次母亲说喜欢

  母亲收到我们的礼物的时候,会在父亲面前小得瑟一番,后面偷偷地告诉我们下次给父亲买。折现给父亲的时候,父亲会得意地跟母亲说,这是闺女给我买肉吃的,跟你没关系。然后取出来,买一堆零食,剩下的上缴

  母亲嫌弃父亲出去打牌,不能待在家里陪老婆孩子。但是每次无论父亲多晚打牌回来,都会看到母亲一直在,送上一杯水。

  父亲嫌弃母亲唠叨了,就支着母亲出去玩,自己在家陪孩子。结果母亲不出一个小时,就回来,是输是赢也不知道,只能回答打牌的时候一直想睡觉

  也就是在这些父亲母亲相互唠叨,相互嫌弃的日子里,我看到了爱情最美的样子~~~~~~


国庆特刊征稿启事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1周年,《中国散文网》官网和《中国散文网》官方微信公众号强强联合推出:〖国庆特刊丨当代作家某某某作品展〗,将重点宣传、集中展示、特别推广您的创作成就!向国庆献礼!
  请添加办公微信13681238889,将您的20首诗词(新诗共200行内)或3篇散文(6000字左右)和创作简介、艺术照片传来,先到先得,依次在官方网站和官方微信公众号重磅推出。10月31日截止办理。

联系电话:010-68688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