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金敦詩評:《菡萏詩心任卷舒 ——讀香港作家陳慧雯的作品有感》 ... ...

2020-9-3 18:02| 作者: 金敦|编辑: admin| 查看: 607| 评论: 0

  在香港炫麗的文壇上,詩文作家陳慧雯素以多面手著稱,她亦詩亦散文亦小說亦評論,文學創作正步入鼎盛時期,究其內在的動力源泉,讀她的文學作品後,方知她的創作貴在有一顆詩心。她像碧波萬頃的荷塘裏含苞待放的菡萏,充滿對未知世界的好奇和期待,有了這樣純真的初心,焉能不收獲文學的碩果呢。


  讀她這首畢加索之《夢》的詩(《夢》是世界十大名畫之一),有“伊人之純靜,韶華之盛年”之歎,原來她有畢加索多彩多姿的抽象世界,有“玉琢冰雕,情瀾宕跌”的情感,有“嫣夢湧動幾回潮汐,醉魂的冥想”那般綺麗的想象,她在這首詩中,還有“時空扭曲變形/千萬塊/立體幾何玻璃殘片/眄睨著凶光/凹凸不平/支離破碎/多層次的疊加、堆砌/逼軋、擠壓、重組/堆積的彩塊/森冷詭異/靈魂傷痕斑駁誘發/無饜之欲/穿透/更迭的玻璃之禁錮/儼然獸爪跳脫旋爾/破紙而出/我,自畫面崛起/屏隔喧囂/踽踽獨行/趕赴/饕餮之盛宴”(節選)。她借畢加索的畫,向往藝術的瘋狂極致,但是,她溫和溫婉的性格與狂放不羈的畢加索藝術,有一段差距,正是這樣的落差,讓她更強烈感受藝術想象力的魅力。從這首詩的結構上,看出她試圖做出某些形式上的突破,一行詩裏只有一個字,“極/盡/繾/綣/之旖夢/香肩、皓腕、玉乳/彷似/聲樂潺湲/體內回潮/猶且/聲光片羽/盡展紛呈/甜夢如斯祥謐然則/綿意癡癡/思緒愔愔/自度/由一方畫布/饜足/妳的嫣香/與昳麗。”(節選)可窺見陳慧雯對藝術求變求新的心切,想快速形成自己獨有的寫作風格,是藝術創作必須跨越的一道坎。領悟能力強,想象之迤邐夢幻落到寫作中,只能表達出部分才分與才華,是她亟待突破的地方,也是大多數文學創作者急需改變的現狀。


  她追求一種脫俗瑰奇的詩境,語言講究開合自如,意象力展闊遠清麗。故她的詩歌感言:“詩語即心語。風拂波漾,雲開花放,皆為心性的折射,是心靈的一面鏡子。”在她的新詩《備忘錄》、組詩《回溯》、《畢加索的夢》、《生之重軛》之十個月的生死相依、之十級生產之痛、之十七年生死相隔的魂牽夢縈、《雲神》(楚辭體),及十四行詩集《年輕的日子裏》《仿若水晶》等有清晰的體現。她集詩人、作家、教師、主持、編輯及書評家為一身的社會公眾人物,又是國際學校中文課本教材編輯,同時擔任香港文聯副理事長、蔡麗雙研究會執行會長、香港文學促進協會副秘書長、香港作家聯會理事、香港多元藝術研究會秘書長、香港新詩學會理事、香港小說學會理事、香港孟子學院副秘書長以及文化藝術部常務理事、兩岸和平發展聯合總會《海峽情》刊物編委會、《香港書評家》編委會、香港《雋藝文物》雜誌社執行編輯以及《香港詩人》創會執行主編、傳承中華文化《寫書法“慶回歸”》組委會、“中英文藝家在線”顧問等。《香港文學報》副主編、香港作家聯會理事、《香港詩人》報創會及執行主編等職務,仍然筆耕不輟,著實不易。


  從她發表的散文《扇子》《玉女峰與大王峰》;小說《一縷幽春兩地情》(紀實小說)《穿長袖長裙的女子》《清清的投票日記》《點讀筆》《王嬸的心事》;文藝評論《一千名觀者心裏有一千朵蓮》《醇冽似酒,脫俗超凡》《抽絲剝繭,淡然從容》,以及古詩詞等作品,看出陳慧雯駕馭文學題材的能力超強,創作實力不可小覷。


  關於小說創作理念,陳慧雯對諾貝爾文學獎的獲得者,加拿大女作家愛麗絲•芒羅的《離開馬弗利小鎮》青睞有加,她在讀後感中表達了對小說的真知灼見,既賞析女作家的精雕細琢,細膩入微的寫作特質,又提出小說應該做到“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的獨具匠心,通篇沒有贅述之言,是再好不過的小說作品了。女作家愛麗絲•芒羅在她眼裏就是“當代短篇小說大師”,也是她在小說領域裏追求的方向和目標。所以,她在自己創作的小說《穿長袖長裙的女子》裏,特意提到張愛玲說過這樣的警句,也許很能說明目前的情況:“裝扮得很像樣的人,在很像的地方出現,看見同類,也被看見,這就是社交。”看得出來,詩文作家陳慧雯不想如此人云而云,起碼在文學藝術創作上,她想寫出更多屬於自己文學特質的作品。


  如在創作古詩詞方面,寫出《邊塞古意》(七絕)、《夜殤》(七絕)等後,她又探索楚辭體的寫作,寫出《雲神》:“幽慵浮兮心繾綣,被輕紗兮曉星冕。/流目盼兮又矚望,蓮步舞兮羅袖揚。/驅風鸞兮從靈雀,夢魂車兮立俏綽。/被霓裳兮帶紫霞,沐曙光兮豔若葩。/余登樓闕兮終日向天,祈懺揖兮願垂憐。/蒼穹瀚兮塵世遙,薄暮昏兮意長綃。/晴明秀兮何璨璨,溟蒙杳兮衍渙渙。/凝妝飄兮鴻雁隨,煙際迷兮泛心漪。/纖指撥兮迷嵐緲,仙姿嬈兮娉嫋嫋。/念公子兮曳廣帶,君思我兮恍流藹。/天垠寥兮霧蒙蒙,斜月隱兮蔽曈曨。/冰心癡兮遊太虛,夢魂逐兮撇澀疏。/舒眉黛兮笑嫣展,啟朱唇兮語婉軟。/兩心合兮明霽色,挹慕歌兮無窮極。”或許,當代人看後感到深奧神秘,但對於能寫出楚辭體《雲神》的她,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寫作嘗試,她堅信文學上只有大膽的嘗試,才能寫出適合自己風格的藝術作品。


  她在解讀藝術家林天行畫作《一千名觀者心裏有一千朵蓮》裏,提到“蓮是大千世界在畫家心裏的投影,超凡出塵。畫家以他的浪漫格調、內蘊深秀,詮釋了對大自然生命活力的獨特解碼。看官可以聽蓮、品蓮、說蓮、夢蓮、惘蓮、憶蓮、詠蓮……賞畢林天行先生的荷,我深信,每個人心裏都留出了一方荷塘,一千名觀者心裏有一千朵蓮。”亦看作是她人格品德的寫照,她宛如荷塘裏的一朵菡萏,在文學藝術的世界裏嶄露頭角,不造作不扭捏,而是遵循文學藝術的創作規律,挖潛自身的藝術潛質,創作出一批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令海內外同行和讀者刮目相看。


  在評論香港中國通訊社副總編輯、香港作家聯會副會長羅光萍的詩集中,她以題目《醇冽似酒,脫俗超凡》寫下洋洋灑灑的詩評,可套用在陳慧雯的文學創作上。“她的現代詩時尚超脫,卻又不失中國傳統的優雅,有股清冷由紙面沁出,直達讀者內心。‘苦行者用十指抵抗紅塵’,毫無疑問,我們將以最純淨的心靈,去感受、去相信、去接納陳慧雯‘一場雪的天真’,抵達詩人的詩心。”是的,“德國的狄爾泰表示,想像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奇跡,一種與人類日常生活中的任何東西截而不同的奇異現象。”某些程度上,陳慧雯的文學作品給予了讀者這種最大可能,讀她的詩歌、散文、散文詩、小說、古詩詞及評論等作品,是文學欣賞也是美學享受。基於此,她在香港圖書館開講座,推廣促進詩歌的發展,有些作品發表在《人民日報》《人民網》等,被收入學術論文庫。榮獲“中華情˙少年夢”海內外中華少年兒童徵文大賽小學組優秀指導老師獎,2018年獲“香港中華文化金紫荊”實力詩人獎。


  是的,唐代詩人李商隱有首《贈荷花》的詩,其中“世間花葉不相倫,花入金盆葉作塵。惟有綠荷紅菡萏,卷舒開合任天真。”頗為貼切詩文作家陳慧雯的創作心境,卷舒開合、自在天真,是無數文人墨客追求的一種精神化境,融入她的文學創作中同樣熠熠生輝。



       金敦,原名潘新林,生於1966年,山東人,現居深圳。1987年發表作品,已出版《今生今世》、《緣去緣來》、《星星海的漣漪》、《浪花人生》等文學作品集,現致力創作長篇小說兼文學評論。



      陳慧雯,作家、課本教材編輯。香港文聯副理事長、蔡麗雙研究會執行會長、蔡麗雙博士助理、《香港文學報》副主編、香港作家聯會理事、《香港詩人》報創會及執行主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