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艺术报 | 嘉峪关的天空 作者:刘恩

2020-8-25 09:05| 编辑: admin| 查看: 931| 评论: 0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长风,长云,长天无羁,是嘉峪关天空的基调。嘉峪关的天空下,长城伸展,丝路漫延,湖光潋滟,山色空蒙,群鸟翔集,树影婆娑,空气里流动着古老的文化味道和现代生态文明的朝气。

  嘉峪关的天空,是长城之上的一面镜子,照见600多年关城的前世今生。

  一代代筑城的工匠和民夫挥汗如雨、起早贪黑,一砖一石地在这里筑起了内城、外城、关楼,筑起了南北两翼长城。

  夕阳里的天空是橙红色的。西边天际那一团燃烧的太阳,像熊熊燃烧的大火球,把一望无际的戈壁和那个怀抱夕阳的天空焊接到了一起。于是,整个的天空如同橙红色的大绸缎,罩在关城和长城的上空。

  “长城高与白云齐,一蹑危楼万堞低。锁钥九边联漠北,丸泥四郡划安西。”(清·裴景福《登嘉峪关》)雄伟的关城如大鹏鸟,

  南北两翼绵延的长城就像两只张开的翅膀,在晚霞中向东方的绿洲、田园和城市飞翔,一直抵达山海关。

  汪洋般的火烧云下,有关城雄伟傲立的轮廓,有长城被时光晒旧的颜色,一向庄严肃穆的“天下第一雄关”仿佛也披上美丽的红纱。汪洋的火烧云里,听得见汉武帝开疆拓土战马的鏖战和嘶鸣,听得见大明王朝的羊群和商队通关时的轰动穿越;汪洋的火烧云里,有李白“苍茫云海间,明月出天山”的仰望、有王昌龄吟唱白草的招摇;有讨赖河奔流的无羁,有风雪的飘逸狂放……

  夏日的傍晚,我经常徘徊在长城脚下,看那辕木车轱辘般的落日,像烧红的铁块,通透明亮,晕染嘉峪关的前世今生。我在一块大石上坐下来,周围是石头的世界,小的如鸡蛋枣粒,大的如脸盆篮球,每块石头都好像经过时光之水的浸泡或经风雨的打磨,形状各异,有的圆润生动,有的棱角分明,抓一块在手里,不忍丢弃,放眼望去,像坐在一个叽叽喳喳、吵吵闹闹的顽童般的石头部落里。猛一抬头,它们仿佛一个跟头翻上了天幕,在关城和长城的轮廓里翻腾追逐,这时的天地通红一色,万物都在晚霞中融化燃烧。

  在这片天空下回荡着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嘉峪关长城时宏亮而又语重心长的声音:“长城凝聚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和众志成城、坚韧不屈的爱国情怀,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代表性符号和中华文明的重要象征。要做好长城文化价值发掘和文物遗产传承保护工作,弘扬民族精神,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凝聚起磅礴力量。 ”这是激动人心的声音,也是世人瞩目的声音。

  “丹霞夹明月,华星出云间。”(魏晋·曹丕《芙蓉池作》)看,月亮在聆听,星星在聆听,长城在聆听,关城更在聆听,村庄在聆听,田园在聆听,庄稼在聆听,这些石头在聆听,它们在奔走、欢腾、跳跃。

  太阳落下去,红霞中又升起圆圆的月亮和闪亮的星星,它们像发光的石头,遍布长城之上。这些石头们既见证过山羊驮砖筑关城的时代,也见证过冰道运石的艰辛劳动。这世间任何东西都是有感觉的,它们听得懂我们的声音,感受得到我们的情感,一如我们对长城的热爱,它以千年伫立的雄伟庄严来回应我们。就像我们读得懂它们欢呼雀跃的表情,像嘉峪关丝路神画主题乐园里的丝路传奇、长城故事、敦煌瑰宝的表情一样,多姿多彩、生动有趣。

  嘉峪关的天空,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面镜子,照见历史里奔走的人们在这里踏出的一条条路。这里有探险家走过的路,有传教士走过的路,有商人和使节走过的路,他们用双脚、汗水甚至是生命踏出了丝绸之路。

  远远地,行走的驼队停下来,他们被这里茂盛的水草和炊烟吸引住,停下来看岩画里的马群和牛羊、舞女和飞翔的鸟。那时的黑山脚下,就像远行人长途跋涉之后找见的一个村庄,有麦垛和泉水、有田园和房屋、有老榆树和摇着尾巴的猫、狗。也许,有的人就真的不想走了,留下来在这里种出麦子和胡麻,种出桑树和连接成片的村庄。

  “雪中苜蓿绿鹰嘴,天上桃花红马蹄。”(清·裴景福《登嘉峪关》)你看庄稼地里像烟雾一样的紫苜蓿、蓝胡麻的稠密,说不定这都是那时候从驼背上掉下来的籽粒开出的花朵,炊烟袅袅的村庄也是在这样一种植物的冬枯夏长中衍生的,就像丝绸路上的梦想,像古代的、现代的人们用脚步走出来的一样。

  我们仿佛看到,那些岩画里的先人们,烧起旺旺的柴火驱赶野兽,凿击石块的声响叮叮当当,与那些鸟兽的嬉闹混杂在一起,回荡在黑山深处山谷的风声里。

  田园里还长着那时的庄稼,村庄里还存留着那时的烟火气息。在这个丝绸之路与万里长城交汇点上的村庄里,做一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人,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阳光里的天空是蓝色的,蓝得如汪洋无际的蔚蓝色的大海,波涛在涌动,海鸥在飞翔,成群的船只在航行,微微波动的水平线下,形态各异的海底动物游移不定,若隐若现的城堡和礁石如远古的村落,似乎还有一群穿蓑衣的古人在进进出出……远古的动物们从黑山丹霞谷那些时光的佛龛、神庙、庄园里走了出来,同样的动物们从黑山的岩画里走了出来,在远古的丛林中出没,投影到天幕上,重现出一幅海底世界的幻影。风吹来,黑山晒经石上仿佛旋起唐玄奘的经书,化作形状不一的云朵,飘在嘉峪关历史的天空上。

  这里是岩画古人的天空,这里是西天取经的大唐高僧的天空,这里是东来西往传教士、商人、使节的天空,这里是古丝绸之路上天马东来、丝路西去的天空。他们在这片天空下把曾经的故事种进了历史的册页里,也种进了我们的生活和想象里。

  嘉峪关的天空,是一面投影现代生态文明的镜子。

  盛夏时节,湿地里的野花,如天空撒下的小星星,空蒙、璀璨但不浓艳:五颜六色的花叶,散落在湿地的角角落落,沙堆上的野花有水的清纯,水洼边的野花有沙的干爽。鸟群,散落在沙堆之上瞭望远方,像一个个卫士,守望着家园。

  鸟儿,是湿地飞翔的星星。它们成群结队,落在湖面上随波逐流,落在草丛里叽叽喳喳,但当天上的星星叽叽喳喳的时候,它们却在花草里安睡,像换岗。

  星光灿烂的夜晚,月华如水,星星随水洼流动。大大小小的水洼,是湿地的眼睛,像天上的星星,闪闪发亮。这光亮叮叮当当的,如“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吟唱;如“烟笼嘉峪碧岧峣,影拂昆仑万里遥。暖气常浮春不老,寒光欲散雪初消。”(明·戴弁《嘉峪晴烟》)的赞美;我仿佛看见魏晋砖壁画上烤羊肉串的火光,它们像草湖边的一个部落,那些铁钎上的羊肉串,还是1000多年前的样子,鲜嫩不老,香味扑鼻。

  星星们从雪山之巅溜下来,溜进讨赖河的湖群里嬉戏,搅起一湖的水星,这里仿佛是星星们的天河。星星溜进市区里,市区就成为星光的部落,从南到北,从新城区到老城区,一城璀璨的灯火星光。于是,天上人间,互相诉说着星语星愿。

  现在,这星星也是全国示范高中里的不眠灯光,读书郎们早出晚归,星星是他们最忠实的伙伴。校园的灯火,是嘉峪关最灿烂的星空,它是这座城市奔向美好未来的希望。这星星是酒钢这座西北最大钢铁企业熊熊燃烧的钢铁炉火,炼钢工人们起早贪黑的路上总有不灭的昨夜星辰,为他们迎来初升的曙光。“湖光山色,戈壁明珠”(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委员长吴邦国题词)!这星星是散落在嘉峪关城市里大大小小的湖泊,清亮的湖水像一面镜子,照见了天上的星星,也照见了自己的影子!

  这星星是高速路上昼夜奔忙的车流——来去匆匆的旅人们,穿戈壁,过大漠,看到这座闪耀着星星样灯光的城市的时候,一定会“疑是银河落大漠”吧!其实,这城市里的灯火,就是不灭的烟火,如一座戈壁深处的烟火村落,暖暖的关城如一盆雪夜里的木炭火,温着一壶老酒,温暖着行走在丝绸之路、奔驰在长城脚下的人们的思念和渴盼。

  嘉峪关的天空,如儿时乡愁里的一床暖棉被,捂在历史和现代文明的风口,不管走得再远,看得再多,但当游子归来,看到它,瞬间就能从心底漫溢出别样的温情。在依湖园而居、面雪山而居、傍长城而居的嘉峪关,人们习惯了与祁连雪峰朝夕相守,习惯了看长城的强劲和苍老,习惯了吟诵李白、岑参、王昌龄、戴弁、林则徐、左宗棠、范长江等历史名人注视嘉峪关的思索和他们留下的诸多磅礴大气之作。历史长河中这里丰富的文化资源、丰满的文学资源、丰沛的审美资源,早已经成为滋养灵魂、审视历史、观照现实、感悟和传承文化的重要资源,成为嘉峪关人的一笔宝贵精神财富。古老的嘉峪关熠熠生辉,散发出久远的光芒,这方戈壁热土也变得更加神奇和魅力独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