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听雨(外二章)

2020-6-8 16:39| 作者: 珠珠|编辑: admin| 查看: 1732| 评论: 0

夜雨后的清晨,天空幽蓝,草木染绿,小鸟又开始啼闹,一阵一阵的风拂过,树上的雨滴便簌簌的叮铃的滑落,犹如风铃。日光透过浓密而高大的树木倾斜而来,虽然有些黯淡,但也是光亮的,银麟般的。

《呼啸山庄》里的那片古老的荒原,又或是“桑菲尔德庄园”那条长满山毛榉的幽径,以及路边的七叶树、月桂树、蔷薇、老人蒿、茉莉花、石竹花、玫瑰花,又或是传说中的荆棘鸟。都在雨后的清晨还原故事。

雨又开始下,簌簌的和着风,有些大,有些凉意。但总是打在水泥地上、建筑物上或雨棚上,有些尖厉,有些冷酷无情般的绝决。

看着院子里那几片宽大的葡萄叶,想想为何要躲在屋角,而且下雨天为什么要打伞呢。走出去,在广袤的大地,在无边的原野,在泥土和植被之间,去回应一场深情的呼唤、一场仪式般的庄严的虔诚吧,再让这雨滑在脸上,宛如沐浴那片焦灼的叶。

当大地上所有的植物泛出柔绿的光,泥土开始松懈,草木开始摇曳,那雨声不再是单调的嘀嗒嘀嗒,而是生命般的呲呲、噗噗的奏鸣曲重新又开始在耳边回旋。

 

 

雪国

 

一串白色的脚印延伸到同样是一片白色的房舍,它在四周白色中凸起,你会觉得你和它完全不可或缺。

松树林已经不再令我感动,风因为它从四周赶过来,直抵耳朵的轮廓。只有冰清色的凉意是凉凉爽爽的,填满了整个心。

太阳也不再令我兴奋,它和雪交相辉映成惨白的光,使白天更加白,雪色更加亮白,这光啊,单调锝疲乏。

梅花露一点点红,那是雪的缘故,如果再奔放一些,那就是风的缘故了,那一点点的兴致又从何说起呢。

山上的绿枝桠静如处子,唯有等东风一来便会动如脱兔。

傍晚,清冷的月辉洒满雪国,雪国的白又添加了一些灰蓝调,天上的繁星在雪地闪烁,美极了!

夜晚,下了一晚的雪,第二天推门,雪停了,这是一个亮点,从头到脚的洁净,洁净到了每个脚趾头。

 

精读

 

完成一个半年总结。猛觉。思忖着接下来必去看一场王家卫的电影,或万玛才旦的。因为他们的名字已经是其电影的独特符号,源于他们独具个性、魅力无穷的执导风格,正如诗歌创作中的语码,写蛾眉就知道是写美人。写菡萏知道是写荷花。

看王家卫的电影之于读作者的书,先于王家卫、先于作者。有“凡一切已经写下的,我只爱其人用其血写下的,用血写,然后你将体会到,血便是精义”---尼采。

上半年读的这本书,不是一遍两遍的问题,是“用血去读,方不损害写作、不损害思想,不损害作者”。一开始都勾画,批注,后发现每个字都是珠玉。决定让她们一直照亮我。

有美的东西用美去读,用美去观,美学的至高无上接近于灵修。

这本书的作者低调到难以复加,然而却高调到不是人人都可以高调的。

不是都说美的就云呼其美哉,那些少有人发现的美,真美!

 

——《龙乡文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