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倒茶

2020-4-21 19:08| 作者: 范永海|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916| 评论: 0

发表在《群岛小小说》2020年第一期,曾被《金雀坊》平台第1044期推送过

 入伍前,大成到姨妈家做客。刚退伍不久的表哥传授经验给他:到部队要多干活少讲话,还要学会倒茶,这是做事,更是做人。大成听了嘴一撇:倒茶谁不会?

表哥吐着烟圈,像大师一样教训大成:你小子还别不信!遇到老兵、班长和干部,要勤于去倒茶;酒满敬人,茶满欺人,倒茶时七八分即可,人家好端,也方便你再添加茶水;有人喜欢喝茶叶水,有人喜欢喝白开水……学着点吧!

思考着倒茶问题,大成入伍来到东南军区某部新兵连。新兵连生活紧张得揪人心,好像两眼刚睁就到了晚上。大成观察到,业余时间,大部分新兵都不约而同地抢着扫地、拖地、打开水,也有些兵经常或偶尔给班长排长倒茶。当新兵倒茶时,班长排长有时会微笑着点点头,有时会皱着眉头不语。班长在周日晚上的班务会上,总会讲评倒过茶的某某同志比较勤快,还专门就倒茶问题教育新兵:给老兵倒茶,是部队的传统,要勤倒,还要会倒……

从此,从训练场一回到宿舍,大成便抢先给大家倒茶。给班长倒茶的时候,他特意倒八成满,还双手端起恭敬地递到班长手里,班长微笑着夸他:悟性不错,好好干!应该的,班长!大成回敬班长,心里却把表哥佩服得五体投地。作为一名新兵蛋子,和班长接触得多,能和排长多接触尤其是多说上几句话,是很荣耀的事。于是,大成偷偷地寻找机会。

一个星期天,早上起床后,大成在打扫楼道时,发现排长在一个小房间里看书,就壮着胆子走进去扫地。他边扫边观察情况。他发现排长面前的桌子上有水杯,还有茶叶,就问:排长,你喜欢喝浓茶还是淡茶?当得知是淡茶时,他右手从茶叶盒里晃出一点茶叶,倒入水杯中,然后加开水到八成满,盖上水杯盖。继续扫地。一会儿,他听到排长打开水杯盖,“嗞”地喝了一口茶。小伙子,哪个班的,叫什么?排长突然问。报告排长,11班的,叫黄大成。大成马上立正,大声回答。

不错,去吧!排长朝他挥挥手。大成心里一惊:地扫得不干净?还是茶没倒好?不过,大成坚持把地扫完,临走前特意给水杯里加了开水。事后,他心里莫名其妙地烦恼了好几天。不久,班长对大成说:排长夸你灵光,身板又好,下连时准备推荐你去团部警卫班,那可是为团首长服务的哟!

尝到了甜头,大成于是又找机会给排长倒了几次茶。新兵下连时,他真被分到了团部警卫班,成了团参谋长的警卫员,主要工作是给首长办公室和宿舍打扫卫生、分发报纸、洗衣服和打饭洗碗等,有时也干别的勤务,还要站内卫岗。警卫班班长叫崔上将,高大帅气,能说会道,会管理,关键是倒茶知识有一大箩筐。大成从见第一眼便崇拜得不行,心里暗暗发誓以后要当上这样的班长。开班务会时,崔班长除了总结讲评工作外,喜欢给新兵传授倒茶经验:倒茶七八分满即可,倒什么茶要看人,添加茶水要看时机,要勤,还要有眼色。团长爱喝绿茶,要淡,水一定要滚烫;政委爱喝红茶或铁观音,要浓,第一次水要滚烫,二次加水不要太烫;副团长就爱喝白开水,要温一点……

因为班长带得好,大成很快就成了团首长眼中的“机灵鬼”。一次,团机关召开干部大会。会前几分钟,大成提前给主席台上的水杯都倒好了茶。会上,副政委讲评干部队伍建设情况间隙,他打开水杯盖子端起就喝一大口,但马上皱着眉头咧开嘴放下,翻眼瞪了一下左后边站着的两个警卫员。很显然水太烫。大成急忙上去换成一杯温白开水,惹得大家眼光齐刷刷看他,他脸一下子成了“苦瓜”色。事后,也没人责怪大成,但他还是在心里刻了一道。

三年后,崔班长提干成为警卫排长,大成提升为警卫班长。老道的大成把警卫班带得风风火火。在开班务会时,他也会把满肚子的倒茶经验传授给战士:一是态度问题,泡茶、倒水要有服务他人,服务首长的意识;二是技术问题,倒多与倒少,先倒与后倒,快倒与慢倒,上给下倒与下给上倒,前倨后恭倒与前恭后倨倒,笑脸倒与绷脸倒,转圈倒与固定倒,都大有讲究……

又八年后的二月,大成当上了炮兵连的指导员。不久,二排长从新兵连回来时高兴地对他汇报:我带回一个很灵光的兵,可以放连部当通信员。大成说:带过来看看。新兵小王站在大成面前,人高大帅气,眼睛好像会说话。小王,给我倒杯茶,茶叶在桌子上。大成吩咐。茶倒好了,大成打开盖子一看,茶叶放得不多不少,大概七八分满。好,不错!大成夸奖着,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大成当营长时,驾驶员小李成了他的兼职通信员,无论走到哪里,小李总抱着他的茶杯站在他旁边。茶杯从没空过,水刚喝去一点,马上就被小李又倒上了。惹得别的营长教导员嫉妒得眼放红光。

四十岁那年,当了三年副团长的大成转业到地方工作。身为县某局副局长,他多次给分管科室的年轻人传授倒茶经验,可奇怪的是,好像没几个人买他账,就算偶尔有人会主动给他倒茶,他发现要么茶叶太多或太少,要么水倒得太满。于是他很郁闷:到底是我不适应地方,还是现在地方上的年轻人不会倒茶?

作者简历:范永海,19743月出生,河南南阳市人,笔名三水或中原盆地,系中国散文网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浙江省舟山市作协会员。曾投身军旅近19年,目前在基层政府部门任职。1996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在《中国国防报》《散文百家》《火花》《诗中国杂志》《小小说大世界》《浙江小小说》和《舟山日报》等军内外报刊杂志发表散文、随笔、诗歌、小小说、杂文共180余篇,多篇文章曾获奖。在《小说月刊》龙源网和《中国散文网》发表小说和散文若干篇。出版散文合集《朋友,我只有萤火之光送你》。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1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上一篇:人与鬼下一篇:挑担茶叶上北京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