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偷窥

2020-4-1 09:32| 作者: 罗爱田| 查看: 1957| 评论: 2

姑娘某,妙龄廿,身高一米七三,仅“高度”就显得与众迥异,鹤立鸡群,身材不胖不瘦,十分匀称,全身上下该凸则凸,该凹则凹,那凸,突得丰盈挺拔,凹,凹得含蓄迷人!全身上下,无一物,白璧无瑕!尤其是那张脸盘,嫩似鲜花,鲜若蜜桃,水灵欲滴;肌肤白皙,冰清玉润;眉靓眸莹,鼻正嘴美,肢体、五官“搭配”得恰到好处,极为协调,非常漂亮!真可谓“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外加黑发披肩,一颦一笑,别具韵致,涉目成赏 ,实在迷人如此尤物,世所罕有,叫人不禁联想不已:她父母生她时所吃何物?当时是何心境?“蕴藉”是甚?又是怎样培育得亭亭玉立,脱颖于众的?等等。只要她一出现,必招来繁密目光,“牵魂摄魄”,竟至于“耕者忘其锄”,司机忘其“驶”,把车开得七绕八歪,几出事故,就是龙钟老耄见了,也会“枯木逢春”,立刻变得精神起来!澡堂锅炉工老甲也爱欣赏姑娘美色。不过,他不在明里看,而是暗地里绕道锅炉房后门从女澡堂的窗户偷看姑娘脱光了衣裳清洗玉体的神秘景象……

那澡堂窗户当时建筑设计也搞得“绝”——窗口过低,内里“乾坤”,跂足可睃。窗户就开在澡堂后面,与锅炉房后门近在咫尺,前有一猪舍,澡堂后树木骈列,葳蕤一片,遮天蔽日,极为僻静,很是隐蔽。老甲就常扒在窗户外悄悄偷看女人洗澡。那过肥女子,肥肉横生,累赘一体;过瘦女子,骨骼毕呈,干瘪无形,或高矮参差,长手短足,“要紧处”或秃无一草,荒凉乏景,一望至际,无甚“玩味”,或榛莽蓊郁,纵横蔓生,遮山蔽壑,难见真貌。这些庸俗躯体,多有“缺憾”,久看已腻,老甲概不“惠目”,专一爱看鲜花嫩草姑娘某那“璞玉浑金”、“浑然天成”的完美倩体——“惹眼”处该草而草,该花则花,“坐”落有致,并不乱生,长得极其自然和谐,最是牵眸引目,养眼怡心,百看不厌!电视上那些“裸露”美女,或做作或过于羞涩,虽容貌、身段姣好,也使人觉得别扭,况且还有那“三点式”翳隐,人家想看而不得,总是吊人胃口,全不如“此间”,浑身上下,私处景致,暴露无遗;一姿一势,流畅自然,“天然”裸女在此展现极致!让老甲看得酣畅淋漓,遂心意足。经常偷窥,竟无一人知觉!

老甲已上六旬,“雄风”犹威,每每“看”得气喘心蹦,焦渴难奈,当夜他的老妻定鬼哭豕嚎,叫骂连连,大意是说人家景近桑榆,百事漠然,你也老了,还狗抓爬,搅得人不得安宁,整夜无眠!一次老甲偷看至“情浓”处,垂涎水滴,“馋”欲剧增,不能自己,不觉哼出声来。姑娘某惊觉,吓得“啊”的大叫一声,紧捂“要害”,蜷身缩体……

姑娘某找到领导反映,那声音那眼睛,疑是锅炉工老甲。领导不信:“不会吧?老甲一贯表现老实,尊规守纪,从未出轨……”姑娘某强调:“真的很像是他!”领导安慰姑娘某一阵,嘱她别怕,说:“先勿声张。要有证据。可别冤枉了好人!咱派人暗中伏拿!”

风平浪静了几日。这天晚饭后,天色渐黑,老甲见姑娘某又来洗澡,像往常一样热情与她打招呼。姑娘某一见老甲,倏然悬心,七上八下,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最后只是不开声紧紧张张敷衍点点头,躲躲闪闪退了回去。老甲老于世故,处世精滑,善观颜色风势,见貌知情,看出了“苗头”,便不敢再去偷窥,装作若无其事掇条凳在锅炉房门口坐着,和平日一样跟去洗澡的老熟人打招呼。姑娘某老远望见老甲在门口背向女澡房坐,确认他这阵儿不会“挪窝”,这才溜进去洗澡。还听见老甲在“原处”不时和人说笑,姑娘某益发放心,连忙宽衣解带,恣意淋浴。

不一会,闻姑娘某骤然惊呼声起,紧接着澡房后喊声大举,预伏在猪圈内的小陈等四人一齐拥出,抓住了一个偷窥者!“螳螂”非一,原来是在单位上做零工的木匠。

老甲腰板忽直,对那木匠饱似拳脚,大骂其不要脸、太缺德、流氓阿飞等等,一副一身正气,疾恶如仇样。

领导望着义愤填膺,正气凛然的老甲,对胡乱穿戴好出来犹惶恐不已的姑娘某说:“终于水落石出!你看看,揣错人了吧?老甲一向勤恳工作,作风正派,怎么会做那穿窬穴墙的下流勾当!”

那女澡堂的窗户,很快被牢牢封死了。人们都说,从此河清海晏,大姑娘小媳妇上澡堂不用提心吊胆被人看去身上的要紧东西了,大可放心大胆恣情冲洗全身每一个角落!

断了“好事”,没了“眼福”,时间久了,寂寞无聊。闲来无事,老甲难免又想入非非,馋虫搔心,坐立不安。嗜窥成癖的老甲不由得又想偷看。可已没窗可藉,无可奈何。一日在锅炉房闷坐,老甲无意间抬头突然望见,女澡堂同锅炉房仅一墙之隔,且未砌到顶。老甲心中狂喜,搬来长梯,紧锁前门,又闩好后门,爬上梯去,居高临下鸟瞰,女澡堂的美好“景致”尽收眼底!

老甲吸取了前次出声险些暴露的教训,每次行动都格外小心谨慎,悄没声息。这比在外面窗窥更为隐秘,神不知鬼不觉。老甲由此又可细观姑娘某的胴体了,前面后背,上下左右,全身光洁无瑕,粉妆玉琢!俏脸酥胸,明阜暗陬,千瞧不够,万觇不厌!藉此怡心悦目,日复一日,无人知晓。老甲老来“走运”,着实享尽艳(眼)福,好不惬意,逍遥得很!

一天傍晚,老甲又爬上那顶上去偷看姑娘某洗澡。

女浴室灯火煌,蒸气弥漫,雾霭氤氲,缥缈一室,恍若仙境。室内有多人冲凉,人头影绰,时有嬉笑,水声飒飒。女人那两样主要物件,孰“威”孰“萎”,谁显谁隐,那毛谁稀谁浓等等,几个性格开朗的女子嘻嘻哈哈,竞相评比,疵瑜时闻……姑娘某在其中背向老甲沐浴,只见她玉体隐约,举手抬足,绰约多姿,别具韵味——体态婀娜,风神秀异,美如仙女,飘然有出世之姿!当她弯腰臀撅之时,开花绽蕊——丘壑小溪,琪花瑶草,依稀可见。在喷头水丝纷霈下,更显得莹润洁净,“神韵”迷人,不可方物……老甲遐想联翩,思绪驰地飞天,魂魄也随之飘荡,飞越天外,痴想要是在那片丰腴神秘的土地上“插花栽树”,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啊!

老甲在上面看得涎涌涨口,咕咕咽唾,对景忘情,燥“渴”难当,心下蠢蠢欲动,不能自制,又禁不住哼出声来!

姑娘听见声响,感到有异,大吃一惊,慌忙以毛巾速围下体,猛扭头目光凌厉扫去。

老甲一见之下,霹雳一声,像巨雷轰顶,身体失重,倒栽下来,轰然山响,地震屋颤!

原来,老甲这次偷窥的不是姑娘某,而是自己在外工作刚回身材与姑娘某差不多高大的女儿!

上边距地有五米多高,老甲头部着地,颅骨撞裂,血涌不止,昏迷不醒,伤势极重,被紧急送院救治。

医生检查抢救了一阵后,对老甲的女儿摇摇头。

老甲仅存一息,不能言语。老甲的女儿隐去内情,替老甲谎:他是打扫锅炉顶尘埃时不慎堕下的。

赶来探视的领导感叹不已,说:“老甲已到退休年龄,多次‘劝退’,可他就是啥不得放下自己的工作,数十年如一日,热爱本职工作,勤劳不止,值得我们学习!”随后赶来探望的亲友十多人,关切地围侍在病床前。

老甲偷窥的事,只有老甲的女儿知道。

“目淫”别人无数次,不想这次却“弄”到自家姑娘身上,还萌隐慝,老甲真是愧天怍人,懊悔交至,心如碓捣,伤情愈重,医生回天乏术,已是噬脐莫及!

老甲冥冥中忽然回光返照,张着嘴想说话却又说不出,只好吃力地伸出一只手,晃晃悠悠作糊壁状。

众人知道他有事要交代,但不懂其意,一问不是,二问亦非,三问还否。那手始终执意举着,软弱无力地作糊壁状。众人面面相觑,百思不解。

老甲的女儿却明白,含泪点头,并在老甲耳边小声说:“爸,我明天就叫男朋友帮忙把那女澡堂墙砌到顶,你放心!”

老甲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可他那手还是晃晃荡荡地举着,不肯放下,似还有话要说。

老甲的女儿“见微知著”,十分晓事,又对着他耳朵小声说:“连墙缝也用水泥封死,密不透风!”

此刻他那手才颓然倒下。老甲瞑然而逝。

老甲的女儿悲极而恸。

老甲在幽途中蓦地想起,那女澡堂墙仅单砖砌起,易于洞穿,倘以后有人凿墙……立即又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老甲大惊折回——霍地睁大眼,然而此时他连手也动弹不得了,只是大睁着眼。

医生又检查,确认已殁。

但断了气很久,那眼睛还是大睁着。

众人迷惑不解,私下议论:他还有什么心事未了?

“知父莫若女”,老甲的女儿又在老甲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老甲这才渐渐闭上了眼,安然而去。

老甲的女儿的话是:“爸,我马上申请要求调回锅炉房工作,以后不会再有人……”

 

  作者简介:罗爱田,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精短小说》杂志签约作家。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上一篇:小小说三章下一篇:人与鬼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罗爱田 2020-4-5 17:06
谢谢!
引用 杨党生 2020-4-5 16:54
喜欢看你的作品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