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嫂 子 安徽利辛 秦传辉 2019.12.13

2020-3-26 07:37| 作者: 秦传辉| 审核: 罗爱田|查看: 157| 评论: 0

嫂  子
安徽利辛  秦传辉  2019.12.13
三子,去世了,全庄人都在帮忙办丧事。来来往往,穿白戴孝,一大片。
嫂子,呆望着儿子的棺材,一言不发。也许是泪哭干了,也许是经历如此的生死离别多了,麻木了。
嫂子,今年87岁,生育了7个孩子。在我懵懂的记忆中,她的一个孩子,在玩耍的时候,头可破了,干巴风,走了。此后不久,刚刚成年的大儿子,因病也离她而去。
在我的记忆中,嫂子是一个少言寡语的人,从不多说话,从没有与人争长论短过,也从来没有像其他人一样东家长西家短地绕过舌。
也许是成份高的缘故,大哥也不爱多说话,也很少参与村庄里大大小小的事。不过,他常出门爆米花。一家人,衣食无忧,让人羡慕。虽说大哥也很早去世了,但,几个孩子,都学会了炸米花,都能外出挣钱,因为改革开放了。日出日落,云来云归。嫂子的生活,就像村前的小河一样,潺潺流着。
最有出息的,是第四个儿子。在外面,闯荡多年,收入很不错。后机缘巧合,在上海包了几个小区,打扫卫生,一年十多万,家里盖了新楼房。嫂子很开心,但喜在心里,面带笑容,却从来不在人前炫耀,甚至只字不提。
天有不测风云。2011年暑假,一次意外,四子含恨离去。嫂子,嗓子哭哑了,眼睛哭肿了,甚至想撵她而去。可生活还得继续。她咬咬牙,把苦痛吞进肚里。
嫂子,这几年,年龄大,眼睛不好使,我们全庄的兄弟姐妹都戏称她“瞎子”。“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年春上又干活不小心,摔了一跤,卧床好久。如今,只能拄拐走路。
三子,今年55岁。初中毕业就外出爆米花,三十多年,是我们同龄人的佼佼者。成家后,和媳妇一块儿到了上海,进厂打工,做生意,闲时也爆米花。家里盖了楼,孩子办了事,手头一点儿也不紧。现在城里看孙子孙女上学。今天,正该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就这么突然撒手尘寰,默然离去。让嫂子怎么能心里平静?怎么不怨天尤人?这种突然来临的打击,她能承受得了吗?
“你叔啊,让我还看看我的儿子吧!他怎么能这么狠心地丢下我走了?……”入殓的时候,嫂子拄着棍子,颤抖着身子,和我说。我让外孙女搀扶住她,不让她往棺材上扑。
出殡的时候,嫂子紧抓着灵车不放。“狠心的孩子,把妈妈也一块儿带走吧——”她那撕心裂肺的低声哭诉,让在场的人无不流泪。几个亲戚赶忙上前把她拉开了。
丧事结束了,亲戚邻居都走了。
“嫂子,你多保重!一大家子,儿孙满堂,都看着你过呢。”我也不知该怎么劝她。
“这就是我的命啊!女婿走几年了,也没人告诉我。还有一个残疾的孩子在外边……”她停顿一下,很平静地说,“你叔,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身体的。现在党的政策好,村里镇里,对我都有照顾……”
望着嫂子那饱经沧桑的脸,望着她那平静而又慈祥的眼神,我没有多说什么。我知道,嫂子是一个坚强的人,是一个质朴善良的嫂子。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