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鼠年说鼠——衰落的老鼠与天敌

2020-3-24 20:50| 作者: 陈福存|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178| 评论: 0

       七绝   子鼠
                                   明智空达
                              嘴尖腿快盗粮仓,
                              尾细身圆眼聚光。
                              打洞啃墙磨利齿,
                              地沟繁衍小窝藏。
        老鼠也是野生动物,这话很多人不认同,大家印象里老鼠是一直伴随人类生活的盗贼,没有野外独立生存能力,好吃懒做专营鸡鸣狗盗之事。但是大家想想:老鼠这么小的动物,人类能指望它能和我们一样学习自力更生,刀耕火种,自给自足吗?
        在我小时候的山村,我们是把老鼠当作野生动物的,除了因为当时田鼠较多,还有就是田鼠的天敌还未绝迹。
        田鼠最厉害的天敌是猫头鹰,当年我们视猫头鹰为鬼魅一样神秘存在的鸟。在山脚下田间劳作,玩耍的小孩最怕听见猫头鹰的叫声,大人们也会吓唬小孩:“别乱跑,小心咕咕喵子把你叼走叨肉吃了。”而这个咕咕喵子就是猫头鹰,“咕咕喵”也是它的神秘叫声。这叫声我曾经很熟悉,可是现在的小孩就难听到了,毕竟动物园里的猫头鹰都只是孤零零地闭一只眼发呆,没有配偶呼唤他,没有对未来的憧憬,没有猎捕的激情,更没有美丽邂逅的爱情。
        在乡亲们眼里,却把帮助他们抓捕粮食盗贼的朋友视为不祥灾鸟。在老人的传说里,听到了猫头鹰的笑声后必定会有灾祸发生,为此黄昏时分大人小孩都不敢在山林边久留。而具体猫头鹰的诡异笑声是如何得难听?大家莫衷一是,我也没有听到过,但是从听到过其笑声的老人描述里,我感觉应该和猫叫春差不多得撕心裂肺。
        很多年前猫头鹰能大肆叫春、约会、贪欢,是因为野外有大量的田鼠,还有也吃田鼠的蛇可吃,食源充足,可是现在田鼠和蛇非常稀罕了,于是猫头鹰在故乡鸿山流域绝迹了。可是老鼠另外的天敌蛇追捕她们到老坯屋的缝隙地洞里多年蛰伏,屋主人只有在拆屋时才能发现他的大仙行踪,老人们都对家里这潜伏多年的长大仙毕恭毕敬,敬其为宅龙。至于恃宠而骄的家猫则爱在半夜如同厉鬼一样放肆叫春媾和(俗称操夜猫子),惹得宅院独睡的人浑身战栗如听鬼嚎。
        当年农村收秋之后还得忙乎好多天,美其名曰“捞粮食”,其实就是再到地里捡漏。而看到地里有小洞口,捡漏的人往往兴奋得心跳,因为有粮仓要被发掘了。他就会小心翼翼地用镢头顺着长洞刨起扒开,有土掩盖洞口时还趴下身子用手仔细扒土,经常还会遇到岔洞口,有经验的人会判断哪个岔洞里有粮食,然后不多久就会把老鼠的粮食仓库扒到。而如果扒错了就做了大量无用功到了洞的后门,又得回头再找到岔口扒土重新仔细寻找另外的洞口。老鼠仓库里大多堆满了花生,玉米等粮食,运气好得话能追缴赃物七八斤。一般挖不到老鼠,因为她们早都闻声而动从后门逃跑了,偶尔也会挖到大老鼠来不及叼走的小老鼠,还都眯着眼睛蠕动,狠心的男人会把她们砸死碾死。
        也有不少狡猾的大男孩爱玩烟呛鼠窝的游戏,发现老鼠洞口之后,不费劲去挖粮仓,而是找来柴草堆在洞口烧烟,然后在找到的另一个冒烟的洞口高举棍棒铁器守候,就会等到一家老鼠匆匆从这个出烟洞口逃难,众人立刻棍棒锄头齐下施暴,老鼠一家人立刻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很少有老鼠能逃离家园,亡命天涯。
        我小时候曾经水淹老鼠洞降伏家鼠:奶奶家的屋门门坎子留了一个小洞,据老人们讲是为老鼠摆的空城计,老鼠不敢进屋偷粮食。但是某天我却亲眼看见一只老鼠钻进这个门坎洞了,但是紧急追进屋里却不见老鼠踪影,反而发现门坎靠门枢石缝地面有个新洞,我就明白是老鼠打洞到屋里来了。于是我用盆子端来水灌进洞去,片刻之后那只老鼠就浑身湿淋淋地钻出头来了,我待他出洞还未跑快,手疾眼快一板砖拍过去,这个屋内筑巢的傻大胆老鼠就一命呜呼了。
        当年消灭老鼠主要靠老鼠夹子和鼠药,老鼠夹子劲很大,掰开很费劲,把花生米插在铁丝针头上再轻别顶在弓弦上,老鼠咬动花生就会触发夹弓合拢将他夹住,肚腰被铁腰带勒绞,肝肠寸断受刑后惨死。而角落里撒的拌药粮食虽然威力巨大,但是对家禽家畜和小孩也是巨大的隐患,特别是之后流行甚广的毒鼠强,毒性百年不散已经被禁止使用。除了看家狗因为拿耗子多管闲事被毒死,还有许多轻生者和结仇者死在鼠药下肚之后。
        鼠药灭鼠最让人讨厌的是老鼠吃后不知道会死在哪个犄角旮旯,需要等到恶臭难闻才能寻味清除室内腐尸。
        于是比较环保先进的粘鼠板诞生了,老鼠的必经之地忽然来了粘糊情人,拽住过客死活不放,如同多年未见过男人的妓女生拉硬拽,将他们的皮毛紧紧拥抱,天亮后可怜的嫖客不是被人活活打死,就是饿死在这该死的温柔里。
        最悲惨的老鼠是被爱玩火又有汽油、煤油的猛男逮住,被浇上油点燃,然后是火球满地乱窜,不一会儿就惨烈安静地归西。当年我在某单位大院就观摩过一次这样的残酷火刑,真是惊心动魄。现在想到南方人吃过老鼠,如果放在南方某省,他们会不会接着吃烧烤?这令北方人难以接受。
        当年老鼠被列为四害之首,不知道是不是源于生产力低下经常饥荒?反正当年集市上卖老鼠药的摊点生意兴隆,还流行几年气体老鼠药。卖老鼠药的人伶牙俐齿,唱念着顺口溜:“溜墙根来满屋转,又吃花生又吃面。东粱跳到西梁上,啥个坏事它都干。啃书本来啃箱子,皮鞋帽子都咬烂。老鼠急了都要啃,小孩耳朵啃半边……”摊位上竖立着插满老鼠尾巴的长棒,有的还带着小白鼠表演小戏法节目。小白鼠浑身雪白,优雅活泼,干净漂亮,非常逗人喜爱,与土灰鼠鼠眉獐目的丑陋形象大相径庭。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这么漂亮的鼠类仅仅生存活跃在医学实验界?
        我曾经的室友小唐是医生,夜里睡不着他跟我讲起医学院的经历,除了恐怖的人体解剖,他还饶有兴致地说起他们实验室的贵客小白鼠。同学们经常玩耍小白鼠,偷偷带回宿舍饲养当宠物,一次解剖课前他不小心把小白鼠放跑了,找来找去,竟然发现它藏到尸体包装里面了,吓得他赶紧止步。
        慢慢的城市和乡村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房屋更替掉土坯砖瓦房,铝合金硬塑门窗更替掉木门窗,牙尖嘴利的老鼠再也咬不动门窗,扒不开厚墙打洞寻觅到足够繁衍生息的食物了。但是很小的老鼠偶尔钻进半掩门的屋内,可是这小东西就好对付多了。父亲发明了墙边搭木板杀鼠法:被追杀的小老鼠战战兢兢躲进木板下喘息之时,我们猛得将木板一踏,可怜的小老鼠就被扁成生肉烤饼了。
         于是曾经绕床饥鼠数万年的半夜吵闹没有了,家具书本被啃咬的现象杜绝了,老人们流传的老鼠娶亲传说和小老鼠上灯台偷油的儿歌让现在的儿童难以理解。更可恨的是,田野里的农药药死了田鼠,也使老鼠的天敌蛇和猫头鹰慢慢灭绝。于是田野变得静悄悄没有了以前的神秘和生猛感觉。
        最近的对老鼠的深刻印象是在数年前的某公共厕所,水冲式长沟便池里,我看到有老鼠从墙下水汪里冲出来,扑到人屁股下新鲜的便便上,贪婪地啃食一通,听到屁响就吓得跑开,然后再凫水而去。不知道这水老鼠的窝又在哪里?靠这可怜的便食还能让这老鼠家族繁衍多久?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3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上一篇:立柱下一篇:极近而甚远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