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母亲的心愿

2020-3-18 09:44| 作者: 海南省 侯贵臣|编辑: admin| 查看: 505| 评论: 0

  清明时节,正是母亲的忌日。我驱车千里赶到老家洮南。当我来到母亲的墓地,姊妹们都已到齐。母亲一生养育了十一个子女。我排行老四,也是母亲最不省心的那个。

  那是一九六一年的冬天,父母响应国家疏散城市人口抗击自然灾害的号召,从太原下放回老家。经过三个昼夜的漫长旅途,火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洮南。当车门打开的那一刻,一股强冷空气,如针扎一般扑面而来。天地都是白茫茫的,不知是烟、还是风裹挟着雪。我哭闹着、就是不下车。母亲只好把我搂在怀里哄着:“小男子汉要勇敢,冷一点算什么,一会儿到二叔家,有暖房子、热炕头,还有猪肉炖粉条儿呢。”在母亲的哄骗下我无奈地下了车。

  洮南是个穷县城,父亲好不容易从远处找来了一辆驴拉的平板车。在车上母亲像母鸡护小鸡似的,把萎缩成球的五个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父亲又用一个大被把我们裹上。也不知颠簸了多久,天黑了,才到了二叔家。为了讨好二婶,母亲把随身携带的好吃好用的都送给了她,二婶见到礼物自然高兴,可一看到这帮哆哆嗦嗦的孩子,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回老家的头一年生活还可以。可到了第二个冬天,情况就急转直下,父母带来的安家费和值钱的家当都已消耗殆尽,粮食又极度匮乏。母亲的脸色也变得非常憔悴。家中仅有的一点玉米面也只能像味精一样精打细算地调用。一天,母亲带着大姐从雪地里捡回了一些甜菜梗和冻菜叶,洗净后加了一点玉米面在锅里煮。我看那锅里黑乎乎的,还有一股怪味,就第一个跳出来,喊着不吃!几个兄妹见我又哭又闹也跟着起哄。母亲真的生气了,只见她指着我的鼻子说:“咋的,想饿死呀?全国都在闹灾,人人都在挨饿,就连毛主席都不吃肉了,你为啥要特殊。只有吃下去才能活下去。”她的眼泪和沙哑的声音,已经把我们震住了。

  到了腊月,母亲真的发愁了,别说年货了,就是仅有的玉米面也吃光了。无奈之下母亲只好从箱底下翻出了一对银手镯和一件鲜红色毛衣(那是母亲结婚时,姥姥给的嫁妆)交给父亲,让他到城里换点年货。我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姊妹几个趴在窗台上,就像一窝饥饿的小燕子,张着大嘴等待老燕回来送食儿。

  父亲很晚才回来,带来的是几斤白面和一个瘦小的猪头。

  到了三十晚上,母亲包了一盆酸菜馅儿的饺子,炖了一大盘子猪头肉。在我的印象中,那是我一生中吃的最好吃的饺子,尽管没有一点儿肉。也是我一生中吃的最香的年夜饭,尽管只有一盘猪头肉。

  母亲最在乎的是我们的学习。她有一笔神秘的资金。谁也不知道有多少?放到哪里?不管家中发生了什么、遇到多大困难,她也从来不动用这笔资金。只有到每年开学的时候,母亲才把这笔钱拿出来分成几份,作为学杂费发给我们。只要我们学习上取得点成绩,她就非常高兴,总是把奖状贴到家中最显眼的墙上。

  有一次,我和一位同学上山采野杏,没有上学。老师找到家里问情况。母亲知道后,气得浑身发抖,操起笤帚就打,一边打还一边哭诉着:“你不好好学习对得起谁?你知道那学费是怎么来的吗?那是你爸爸打日本鬼子负伤,国家给的抚恤金”。父亲每年有24元的抚恤金。这在当年已经是不小的数字啦。

  小时候,老家有个特殊的季节,叫青黄不接,也就是新粮没下来,旧粮已经吃光的时节。到了这个季节屯里的妇女们都要到地里挖野菜,顺便偷些队里的青玉米回家煮着吃。我的母亲也和她们一样,学着挖野菜、偷玉米。结果,因为不专业、又没经验,就被大队革委会主任抓到了。第二天队里召开了批判会,说她偷玉米是挖社会主义墙脚。我看着母亲胸前挂着两穗玉米,面色苍白,心里像刀割一样,恨不得一刀把那个主任砍死。

  当天晚上,主任家的柴草垛着起了大火,全屯的人都去救火,母亲也去了。当她回来时头发散乱、浑身是泥水。我高兴地跑过去,悄悄地告诉她:“妈,我给你报仇啦,那火是我点的。”我兴奋地看着她,似乎在等待着她的奖赏。哪里知道,她上来就是一个耳光。母亲动怒了:“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这是犯法!你把人家柴草烧了。他那一大家子怎么生活呀。”万万没有想到母亲会这样对待我,第二天一早就把我送去了公社保卫组。

  一九七二年的初冬,我收到了入伍通知书。这是母亲送出的第二个儿子参军。公社大院锣鼓喧天,秧歌曼舞,在欢送新兵的大会上,武装部领导让她代表新兵家属讲几句话。母亲步履艰难、弯着腰、很吃力地爬上了讲台,她一把撕开自己的衣襟,露出胸部一道伤疤。她指着伤疤说:“孩子们,这就是我年轻时,小日本子欺负我,没有得逞,给我来了这么一刀。我送儿子参军,就是让他保家卫国。只有国家富强了,别人才不敢欺负我们……”

  她在上面讲着,我的眼睛早已模糊了。

  江山似锦,岁月如梭,时光无情地奔驰而去,我们十一个孩子就像小鸟一样,一个个从母亲的身边飞走,又一个个飞了回来。

  如果老人家在天有灵,能看到眼前这一辆辆闪亮的好似装甲待征的宝马奔驰;看到儿孙们个个神采奕奕,充满希望的面孔;看到了已经山花烂漫,春意盎然,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大地,她一定会欣慰的。

  
上一篇:娘开的玩笑下一篇:清 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