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卖猪仔

2020-3-18 09:40| 作者: 广 西 李明诚|编辑: admin| 查看: 214| 评论: 0

  〖HTK〗她确定要把猪仔卖给本寨子上的农户养,久不久可以去看看她曾经养过的猪长得怎样!二姐太喜欢她养的猪仔了,就像当年娘不让她嫁到外地去,一定要嫁给本村的人,好经常看着她长大,也让她陪自己慢慢变老。二姐看见村子里的人,把猪仔抱走后,有些依依不舍。她说,她养这些猪仔,哪怕手开裂了,也值得。她养的猪仔不仅是在用情去养,而是在用心去养,让她养的猪仔避过了这场猪瘟的劫难,然后,再用大爱去温暖了普通的心灵。

  〖JY〗〖HTH〗——题记

  〖HT4H〗01

  从百色回一趟乐业农村老家,还真不容易,走二级路要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到今年十二月份高速路一通,到那时候就方便多了,家乡的变化也就更大啦!回到老家,有些疲倦,在二姐家吃过晚饭,准备去自己的瓦房别墅休息时,便接受了二姐交办的事情:“满弟,明天早上起来早一点,天一亮就来帮忙我卖猪仔!①”

  二姐是我们家既没有读过书又没有在外面工作的人。小时候,为了我们能上好学,父母没有让她去念书,便嫁在老家村子里陪伴父母一生。她没有文化,担心算数不准,让我第二天早上来现场帮忙她卖猪仔,主要是帮忙算一下账。

  天刚亮,我来到二姐家的楼房下,一楼的猪圈门口聚集了二十几个来买猪的人,除了一个外地亲戚,其余都是我们本寨上的人。我心里想,今天到底要卖多少头猪啊,来这么多人?我也很久没有进去她的猪圈里看过她养的猪了!

  今年是猪年,却让一场自去年底延续至今年上半年的非洲猪瘟搅得大家不敢再次养猪,哪怕是猪瘟以后,政府都给了每头养猪的家庭一点补贴,但总还是担心猪瘟这阵风,是不是真的已经过去了?连农村红白喜事也不敢吃猪肉。两个月前,三哥在老家过世,侄子们从二姐家要了头好猪杀了去祭祀,众人也不敢吃猪肉,侄子侄女们只好买牛肉羊肉来办事,提起吃猪肉大家总是心有余悸。对于发瘟的猪,镇里派专人专车来拉去掩埋。全村的猪差点被这个非洲猪瘟灭绝,对农村养猪户来说,却是致命一击,难以承受。

  该瘟的猪已经瘟完了,恰巧寨子上还剩二姐家的两头母猪和一头架子猪。村民们也想来买头猪仔养过年,围在二姐家的猪圈门口,那架势,好像不要钱一样,只要主人发话,随时准备往猪圈里冲进去,看谁抢得猪仔谁先要。

  〖HT4H〗02

  这时候,只见二姐提着一桶猪潲②(猪的食物)出来,大声说:“这次只有十一头猪仔要卖,那头架子猪③我要留来过年,等会我把猪仔赶出来,你们自己捉得哪个猪自己要哪个,一家最多给一个,外面卖三十元一斤水,我只卖二十元一斤水,你们的猪瘟完了,我把猪仔便宜点卖给你们!”

  二姐说话一直都是很大声,以为别人听不见,其实是自己耳朵比较背④(聋)。

  我心想,既然要便宜点卖给大家,就不要在卖猪前再给猪仔喂猪潲了嘛!

  好像她在怀疑我看她的眼神,她又大声地说:“我要在卖猪仔前喂一点点猪潲给猪吃,这是惯例,让大家看看我养的猪很乖,还抢不抢潲?昨晚我忙,猪潲都没有得空喂的!”

  二姐,您还确实真有这么好心肠啊!这段时间,小孩外出务工,自己一个人既要帮小孩带人,又要晒谷子,还要打猪菜喂猪,整天和还不会说话的小孩还有楼下的猪说话。一天到晚忙这忙那,有时候自己深夜都忘记了吃饭,还好,您身体不错。可昨晚是忘记喂猪了啊,您今天就要卖猪仔哪里还赚什么钱哦?

  听到二姐的说话声,一楼屋子里的小白猪仔们个个都叫得声音洪亮,有时像唱歌,有时又像小孩一样哭,它们的叫声也是别具一格,在等待吃饭的时间里,仰着头,伸长脖子,嗷嗷大叫。叫声此起彼伏,连接不断。这一阵阵的嚎叫声叫得我在屋外听得有些心慌,那猪一个接一个叫声不断,还不停地用嘴打猪圈,搞得鸡犬不宁。二姐,您怎么听得惯这么大的猪叫声啊?幸好,这些年,二姐有些耳聋。

  二姐不让任何人走进她的一楼室内,那是她养猪的地方。猪在圈里的工作,主要的是“吃、喝、拉、撒、睡”,此外便没有什么。吃了睡,睡了吃,毫无顾忌。她把猪管得严严实实,猪圈打扫得干干净净。她说,这是猪睡的地方,就像人的床铺一样,也是猪的家。难怪她不给外人踏进她的猪圈一步,生怕大家带着猪瘟疫情传染给了她的猪。

  二姐把猪潲倒给猪吃几分钟后,猪圈里显得安安静静。以前我听她说,每次给小猪仔喂猪潲都要用手在水里慢慢把猪菜捏溶溶的,小猪仔才喜欢吃,然后等猪吃饱了,她还用手轻轻抚摸猪背。乐业的冬天,水很冷,所以,二姐的手和我及几个村里的人在一起照相时对比,她的手心手背都已经开裂了,惨不忍睹,我实在不忍心看她的手。她却说,这个有什么啊?当农民就要像农民的样子,手开裂了,买一瓶麻生子油抹一下就好了,哪个像你们当干部的?

  〖HT4H〗03

  这次她确定,外面不少猪贩子来买她的猪,给再高的价钱她都不卖。今年这个猪瘟,弄得这些猪贩子很犯愁,到处买不到猪仔,愁眉苦脸地离开了。他们心里清楚,现在猪瘟导致猪差不多死光了,过一段时间等大家想吃猪肉敢吃猪肉的时候又没有多少猪卖,到那时候猪肉的价格肯定会涨上去,这个算盘,那些猪贩子心里自然有数。

  二姐就是不把猪仔卖给他们,要卖也要卖给本寨子上的人,万一以后猪肉涨价了,也给寨子上的人赚点钱,补回一些损失。

  她确定要把猪卖给本寨子上养,久不久可以去看看她曾经养过的猪长得怎样!二姐太喜欢她养的猪仔了,就像当年娘不让她嫁到外地去,一定要嫁给本村的人,好经常看着她长大,也让她陪自己慢慢变老。

  〖HT4H〗04

  “我把猪赶出来,你们自己捉,看上哪个捉哪个!”二姐在屋里大声嚷嚷。

  赶了许久,猪就是不出来。这些猪仔太喜欢她的主人了,它们怎么知道主人要把它们卖掉了呢?

  不一会,二姐从猪圈里跑出来,一屁股坐在自家的围墙边上,好像有些生气:“不出来就不出来,怎么撵都没有用,这些猫夹的猪胆胆⑤,你们自己去捉吧!”

  那不坏了规矩了吗?原来是不让人进她猪圈的,众人眼睛一个瞪着一个。二姐再次说出刚才那句话,这时大家才反应过来,全部往一楼猪圈里冲,好像开抢了一样。顿时,猪圈里沸腾起来,乱成一片,除了猪的叫声,还有人的争吵声。

  一阵子后,个个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有的两手空空,垂头丧气,有的提着卷麻口袋装着猪,有的抬着猪笼装着猪,有的一个人提着两只小猪,笑得合不拢嘴,嘴里还流着口水。

  只见二姐在自家水柜旁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指着手提着两个猪仔猪笼的侄媳妇说:“一家不得要两只猪,只能给一只,拿一只给另外一家!”

  侄媳妇有些不高兴:“我家的猪瘟光了,您家母猪还没有下仔的时候我都说了,要两只猪仔的啊!”

  “不得不得,现在没有办法了,大家都买不到猪仔,只能一家给一个,等下一个母猪下仔了您家再要下一胞的一个猪仔吧!”

  侄媳妇拗不过长辈,只好把手头的一只猪仔转让给另外一家。

  这时又听见一位七十几岁的亲戚老人捉着一只猪,在所有的猪仔旁边打转:“我那只猪仔呢?我那只猪屁股上有一个花斑斑的那个(猪屁股上有那种点点黑毛)猪仔呢?我要喂它过年的啊!怎么不见了?”

  农村春节过年的习俗是要杀年猪的,看谁家的年猪长得大,来年家庭就更加……还要把猪肉腌制成腊肉。今年这个梦想看来是要泡汤了,这位亲戚把这个猪递给其他人拿着后,老人把两手摊开,一脸的哭像。

  二姐急着帮忙这个老人找他认为最漂亮的猪仔,而那些猪仔全都已经装在其他人的袋子里了。

  “哪个看见了?快点让给老人家,人家这么远赶过来不容易啊!等下一胞猪仔下了,我再卖给你们,总共有两个母猪嘛!”二姐也很着急。

  老人一个袋子一个袋子的翻看,在大家的帮助下,他终于找到他心仪的猪仔了。顿时,老人眉开眼笑,用手轻轻抚摸他要的那只黑屁股带着花斑猪毛的小猪。

  〖HT4H〗05

  每一个买猪的人都按照实数马上把现钱交给了二姐,二姐拿着一沓沓钱也没有数,她只问我,猪的重量够不够,她也相信大家,就把钱放在衣兜里,最后她按了一按衣兜。

  这些真正的白毛土猪小猪仔不到两个月,每只大概都已经长到30多斤了。白白的猪毛,透过这些稀稀疏疏的猪毛看见粉嫩的猪背,那大大的耳朵,高高的鼻孔噜起短短的嘴,哪怕眼睛有些小,眼珠却黑黑的亮亮的,走起路来蹦蹦跳跳,还真有些小可爱。

  二姐看见村子里的人,把猪仔抱走后,有些依依不舍。她说,她养这些猪仔,哪怕手开裂了,也值得。她养的猪仔不仅是在用情去养,而是在用心去养,让她养的猪仔避过了这场猪瘟的劫难,再用大爱去温暖了普通的心灵。

  然后,再去抱自己的外甥女时,我看见她开始笑了!

  〖HTK〗注:①猪仔:即仔猪,指刚出生一个多月的小猪。

  ②猪潲:即猪吃的食物。

  ③架子猪:即中猪,已经喂了几个月的猪。

  ④耳朵背:方言,即耳朵有点聋。

  ⑤猫夹的猪胆胆:方言,气愤时骂猪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