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莺歌海断想(三章)

2020-3-18 09:00| 作者: 广东省 蔡宗周|编辑: admin| 查看: 397| 评论: 0

  盐与诗

  站在莺歌海一派波光潋滟的盐场,涨潮时,只见盐田纳水闸口尽情地敞开着,接纳滚滚而来盐度较高的海水。有容乃大,有蓄乃多啊。我想,我们的诗,是否也应有敞开接纳生活的闸口?是否也应有底层浓浓的情感奔流?是否也能包容更多的生活、更多的故事和细节?

  满含盐分的滔滔海水,沿盐田纵横交错的长长渠道,七拐八转,缓缓地流淌,在强烈的阳光下渐流渐浓,渐流渐缓,平息了暴躁,怀揣沉甸甸心事。我想,我们的诗行也应在阳光下晒一晒,经历脑海的深思,心海的沉淀,弯弯柔肠的磨砺,怀着博大情怀,化作人生的歌唱。

  渐浓的海水经过一个一个泵房,扬去浑身的热气;经过一个一个初级、中级、高级蒸发池,注入结晶池,散发了水分,慢慢沉淀了一腔深情。我想,我们的诗章也应有一个一个泵站,高扬人的精气神,蒸发掉过多的水分,留下浓浓的大海情韵,留下人性的温暖。

  盐水历经一天又一天阳光下的烤炙,大风中的吹拂,星空下的喘息,疲惫地流淌,终流成卤水,饱和结晶,化卤为盐,嬗变成一粒粒晶莹透亮雪白的盐,堆成一座座盐山。我多么期盼,我们的诗篇,也能在日月下、岁月中,经几番酿造,几番浓缩,化苦为甜,为人间送上一瓣心香!

  生活中不能没有盐,诗歌中也不能缺少盐!缺少铁!缺少钙!

  盐为人间添了五味,诗为人生增添了崇高!光芒!希望!

  盐与梦

  小时候,莺歌海就走入我的梦中。那是五十年代,我从小学的课本上就记下了:阜新的煤、大冶的铁、莺歌海的盐……

  多动听的名字——莺歌海。莺的美丽,歌的甜蜜,海的壮观。

  中华古诗词中,莺是美与歌的化身,是春深似海的写照:“莺入新年语,花开满故枝”,莺有多喜庆;“东方欲曙花冥冥,啼莺相伴亦可听”,莺鸣多动听;“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莺栖多静好;“徐行不记山深浅,一路莺啼送到家”,莺是多温暖。啊,诗的莺歌海,梦的莺歌海。

  1958年一声号令,千军万马齐会战,梦中的莺,瞬时腾翅高飞,茫茫滩涂变成了3000公顷大盐田;伴着莺啼声声,机声隆隆,迎来了新中国建设发展的春天。

  “盐田万顷莺歌海,四季常青极乐园,驱遣阳光充炭火,烧干海水变银滩”,郭沫若先生一首献给莺歌海的赞歌,在盐田传唱了一代又一代,一唱七十年,唱出了三代盐业工人的豪迈和心声,歌中的梦早已变成现实,梦中的歌还荡漾着当年的激情。

  梦中的海,还是那南海;梦中的湾,还是那北部湾。莺歌海一个华丽转身,捧出了一个金银湾。今日,不仅捧出了高质量的盐山盐海,还捧出了盐塑、盐雕、盐画、盐铸种种高品位别具特色的盐文化;不仅喜获盐的丰收,还喜获年年渔业的丰产;不仅盐田片片,渔帆片片,大地上还大棚片片,北瓜南种的海戈哈密瓜在莺歌海获得了大丰收,早春的甜蜜,从莺歌海流向了海南,流向了全国。

  莺歌海的梦,越做越大,也越来越甜。

  盐与田

  民以食为天的中国,田与天一般大。

  田,是一个可耕耘播种和收获的地方。

  稻田、麦田可为人们提供食物,棉田、麻田可为人们提供衣着,茶田、咖啡田可为人们提供饮料,油田、煤田可为人们提供动力,砚田、书田可为人们提供文化。盐田却能为人类提供生存、生活须臾不可缺失的五味,提供工业、科技方方面面的需求。

  耕海与耕田一样,对苍天要有敬畏之心。苍天下的劳作,一滴汗水一分收成。农田,朴实的泥土中可收获金灿灿的五谷;海田,浪漫的浪花里,可收获雪花花的白盐。

  耕海与耕田一样,对土地要有感恩之情。泥土里的耕耘,要赶季节、抢时间;盐田中的耕耘,也要赶季节,旱季里引水、阳光下耙田、暴晒中搅卤;霎时台风暴雨来临也要“双抢”:抢收抢运。

  耕海与耕田一样,对大自然要有挚爱之心。爱大自然献给人类的财富和万物,献给人类的饮食和家园。决不污染她,破坏她,要像关爱自己的子孙一样,生生世世地护佑她。

  人在茫茫尘世中生活,都有一块属于自己耕种的“田”,赖以生存与发展。或农田、或海田、或矿田、或精神世界的田园,但我们都应该像农民和盐工一样,认真地耕作,用心去培育,才能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

  不论你是学人,学海耕耘,笔田劳作;还是诗人,诗海耕耘,韵田劳作;抑或是一位书法家,墨海耕耘,砚田劳作;只有勤勤恳恳,痴痴劳作,流淌心血,洒下汗水,就一定会有硕果作答,丰收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