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寒食 我喊一声娘

2020-3-17 15:26| 作者: 山东省 陈俊英|编辑: admin| 查看: 1144| 评论: 0

寒食 我喊一声娘

清明前一天,我换下裙装去见娘。
娘站在村口,手里拿着刚摘的莴苣、小葱、煎饼和甜酱在眺望。
我向着娘奔去,就像小时候为了娘手里的那块糖.
我几乎飞起来了。靠近了,靠近了,只看见两只小羊拴在古槐树上。
我揉揉眼睛问天,娘呢?四周除了风没有一丝声响。
“妈妈”小羊叫着,我看见它眼睛里的泪光,你也知道寒食吗?羊啊,你也想娘吗?那只下奶的老羊呢?我看见草儿疯长,齐身高的草丛里一把镰刀唰唰割着。一旁的竹筐,被一只手装扮成草垛的模样。不远处,老羊被麻绳拴在树干上。树不只是鸟的天堂,枝丫里也有哥挖出的地瓜、花生和木头做的手枪;拴在树上的羊白白的乳汁,是娘给哥的特殊给养。娘用羊奶把体弱的哥硬是喂得高高壮壮。如今的他在安哥拉的高楼上指挥着、呼喊着,呼喊着,我听得见那声音,因为思念拉得很长,很长……娘!
因为有娘,日子就是快乐的天堂。
四月的田野,油菜花黄了;玉兰站在河边静静地眺望,眺望着山药种子平躺在陇上,等待老农盖上泥裳发芽、生长。
如今,土地还在,大树还在,老羊的后代也在,而您去了何方?


只有善良人才能落地生根

春风吹绿了田野,也吹醒了花朵。
阳光洒在了乡村,也洒在了老陈家的老坟。
捧着即将跳出来的心,沿着花开的路,我去见两个最亲的人:父亲和母亲。他们明明住在了陈家老坟,可是,我只看到了一条路和一块石碑。
碑上的文,风雪读了多少遍?
碑下的文,大地认了多少回?
思念像种子。种下思念,长出风调雨顺。
不见一个面孔,没有一扇门牌,没有一条街道,更没有交通指挥。但我听到了老村的往事、新村的转型和拆迁的心事;听到了父辈的担忧和吩咐无数次的声音:好好做人啊!我说“知道啦,真啰唆”一声“傻妮子”永远停在了雨中。
放下几盘小菜,摆好酒壶酒盅。
尽管荠菜、麦苗纷纷献媚,尽管蒲公英被风拽跑又回,我还是必须遮住眼睛里的雨水。我要陪父母喝上两杯。在这“七点出来八点回,九点还会被雨淋”的吩咐声里。
“老陈家人走总遇雨水”我虽然没当真,但父亲走的那天真的下着雨,雨斜着飞,落在地上,变成玉兰花儿。母亲说,那是父亲怕雨点砸坏我们。
只有善良人才落地生根。
你信,我也信

太阳和月亮

太阳是乡村白天的灯。
月亮是乡村晚上的盏。
太阳出来,看父亲每天围着土地转。看他点种、看他浇水、看他施肥,看他用独轮车把所有的农具拉回,并清洗干净。看累了,休息一会,再看父亲掏出长长的烟袋敲着鞋底,捏一撮烟末填到烟锅子里,点着火,吧嗒吧嗒抽。
他这一抽,麦苗儿抽高了,玉米抽熟了,高粱抽弯了,时间抽短了。
他这一抽,抽出了汗水味、粮食味、人情味,抽出了人和庄稼的甜蜜味。
太阳看累了,来个华丽的转身,走了。
月亮出来,看母亲围着孩子转。看她哄孩子睡觉、看她纳鞋底儿、看她洗衣服、还看她准备第二天的早饭。看累了,也休息一会,再看母亲提盏小油灯细细检查孩子的身体。看她查手、查脚、查胳膊查腿是否发青是否破皮,看她如何把夜晚照顾的安静纯粹。
她这一查,查的哥哥高了,姐姐美了,查的个个爱学习爱干净了。
她这一查,查出了孩子的理想,查出未来和希望,查出了今后的土地和村庄,也查出物价膨胀和房价在长。
月亮看累了,来个优雅的转身,走了。
太阳走了,月亮来了;月亮走了,太阳来了。周而复始过着日子。过着过着,孩子们长大了,过着过着,日子就过成了诗。
父亲是太阳,母亲是月亮。乡村的风,在反复地唱。

上一篇:永远的怀念下一篇:爱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