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赵克红《岁月列车没有终点》:飞扬的诗情

2020-3-4 14:43| 作者: 杨志学|编辑: admin| 查看: 1204| 评论: 0

洛阳作家赵克红在文学园地已经辛勤耕耘了几十年,他的创作以诗歌、散文为主,已出版诗集《燃烧的情愫》《心的祈祷》《美丽的忧郁》《五弦琴音》,散文集《心韵如歌》,长篇小说《青春无悔》等著作多部,成绩斐然。

赵克红还有一重身份:铁路人。由于这样一重身份,赵克红将其最新诗集定名为《岁月列车没有终点》。作者将他这部诗集分为五个部分,题材广泛,触及了生活的方方面面。第一辑“青春无悔”里,诗人主要借自然风物,对青春、生命、爱情、自由等进行思考与发掘。一首首诗歌热烈而优雅,字里行间飘荡着温馨浪漫的诗歌音符。

《隔河的树》描写了两棵隔河相望的柳树,也喻示一场纯真的可望而不可即的精神之恋。诗的结尾写道:“你枕我的荫/我入你的梦/感到幸福,就在一起。”这样的表达意味深长,言尽旨远,是很好的收束。《谷》则是运用了比拟、象征手法的托物言志之作,诗人借一棵生长的谷穗,表达了内心的思索、追求与渴望。它是诗人的生活、写作状态的一种真实的映射。作者将作为物质的谷穗身体和作为精神的诗歌身体合二为一,物质是精神的来源,而精神则是物质的升华。这是二者之间的逻辑。而诗的表达要远为饱满、深邃,大于简单的意义提取。

诗集的第二辑“笛声悠远”和第四辑“征途漫漫”在内容上有些相似,都属宏大叙述,多是礼赞祖国各地建设发展的作品,是恢弘的时代乐章。这类主旋律题材的作品其实并不好写,是对诗人的一种考验。如果没有坚实的生活体验做基础,便容易流于空泛。而赵克红的铁路人和建设者身份,让他有多年的生活体验积累,加之敏感而细腻的观察,使他能够得心应手地驾驭此类题材。这些作品大多体现了诗人的使命与责任,洋溢着飞驰人生的壮阔诗情。

在作者笔下,有雄壮浑厚的《复兴号之歌》。诗人热烈赞美复兴号:“你的名字是一个民族的希望,你牵引着中国梦飞向那远方”;“你的英姿吸引了世界的目光,你飞驰在超越梦想的大道上”;“你跑出了中国气派,你点燃着世界的辉煌”。整首诗层层递进,激情飞扬。诗的节奏实际上是诗人情感的节奏。这就是中国铁路的“复兴号”,也是领跑世界铁路的“复兴号”。它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紧紧相连,并吸引着世界的目光。这是中国人的光荣与自豪。追逐梦想,飞驰向前,“复兴号”将以中国智慧、中国方式、中国速度、中国质量、中国节奏,把我们的生活带向明天和远方。

在组诗《诗韵荡漾的春天》里,作者更是把自己的情感渲染到极致:“啊,大提速/你追赶的不仅仅是时间/也追赶着梦想与希冀/追赶着消除差距的节令/在生长诗情的春天/大提速 是中国又一副强劲的羽翼/乘上领跑的列车/我们与幸福签约,与未来干杯”。全诗格调明快,铿锵有力。热烈跳荡的语言抒发了铁路建设者的志向与情怀。铁路的大提速也喻示整个中国发展的大提速,而“领跑的列车”也成了中国飞速前进的一个符号。

此外,在诗人笔下,还有抛洒汗水甘于奉献的《车站党支部书记吕晋飞》、扎根僻壤恪守本职的《值班员郑辉》以及书写普通职工李建家一家的《三代人的孔庄情结》等。这些作品都写得光彩洋溢,充满催人奋进的力量。

阅读赵克红这些诗章,让人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赵克红是一个与时代同行的诗人,是一个擅长驾驭宏大题材和构筑主旋律作品的诗人。而实际上,这只是赵克红诗歌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赵克红还是一个善于描绘自然风光、抒发个体情感世界的诗人。这一点,在这部诗集的第一辑里已经表现得比较明显和充分,而在诗集的第三辑“人生似酒”中,诗人的这方面特点又得到了进一步的深入展现。

在第三辑里,无论是《走进书斋》还是跌入《梦里故乡》,无论是《天鹅》《人间芬芳》等作品的咏物状景,抑或是《霸王泪》《内乡县衙》《在异国见到一件唐三彩》等诗作中穿越古今、跨越时空的遇见、感触与对话,均释放了作者丰富的内心世界和潜隐的心灵秘密。读这些作品,我们感觉到,赵克红又是一个勇于敞开自我、擅长风花雪月描绘并深入发掘主体情感世界的诗人。与书写宏大时代乐章的作品相比,赵克红面向个体情感世界的诗同样精彩而有特点,也更能够见出诗人的本色和性情。在《伫立海边》这首诗的前半部分,诗人对大海的描绘非常细腻,仿佛让人身临其境,而又非常独特,诗人把大海比作“沉静的巨人”,并且生发议论:“面对一个如此沉静的巨人/我并没有像他人那样/在心胸豁然开朗之余/惊叹她的广阔/而是喜悦于 那片在我胸中/澎湃多年的蔚蓝 终于/找到了故乡”。读着这样的诗句,我们不知道,究竟是诗人融化于大海的宽阔胸怀里去了,还是整个大海被诗人装进胸中了。可以说,大海的胸怀与人的胸怀在此合二为一了。

诗集的第五辑即最后一个部分,收入的是作者的散文诗作品。散文诗在中国发展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文种,它具有散文的外形,而本质上是诗。赵克红兼擅诗歌与散文,所以他写起散文诗来也便得心应手。这些散文诗丰富了赵克红的诗歌创作也更新了他的文体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