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成长的烦恼

2020-3-4 22:53| 作者: 吴焕宰|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1048| 评论: 0


  怕什么来什么,这是人生最大的难堪与悲哀,明明知道事情迟早要发生,却不能也不知道如何积极去阻止、去面对,只凭它随风生发扩展。人的触角敏锐,是人生经历磨练出来的,而不是天生的,只有天赋与秉性差别之分。有些东西需要认真学习,有些东西却不学自通。
  未满十八岁的小儿子阿辉,在杭州第S中学国际部读高二。两个月前吃中饭时,他对我们轻描淡写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老爸,老妈,我谈恋爱了。”
  孩子妈随口回答着说:“你谈吧,不要太出格,不要把功课拉下就行”。 我看看妻子,又好奇的看了看孩子,把他们的对话只当是跟小孩子玩家家,开玩笑呢,根本就没往心里去。我知道妻子是个不在乎过程只注重结果的精明人,处事干干脆脆,既这样利索地管理着企业,也这样直来直去地经营着家庭。
  季冬的江南,连日的阴雨天气,寒气沉沉,冷得让人直跺脚。前天星期天下午,按照惯例,阿辉从上海回杭州返校。他总是星期五下午三点放学,五点多的高铁回上海家里,休息两天,星期天下午二点多乘高铁回杭州返校。读高二起一直都是这样,为沪杭高铁一丝不苟的作着贡献。习惯了,就像在上海浦东浦西来回跑,路上一个多小时,也觉得很自然,没有什么不妥。
  昨天星期一,中午时分,班主任冯老师突然把阿辉和学妹阿妍在电梯口拥抱亲热的视频,发到了我和我老婆的手机上。说是星期天返校的晚上10点多钟,两个小鬼在电梯口分手时拥抱亲热,难舍难分,被监控拍照,还浑然不知。返回宿舍时,比按规定时间晚了几分钟,宿管阿姨逮到了,阿辉还犟嘴,死争活赖,不承认晚归的错,自己提出要翻看监控,证自己没迟到的清白。因为他觉得自己是掐着点回来的,绝对不会晚归。翻看监控时,两人当场傻眼了,神秘好玩的地下恋情就这样曝光了,爱情变成了全班的舆情,变成了全校的警情,和大家热议的话题,待处理的犯校规案例。
  老师把视频发到我们手机上,我们也傻眼了。怕什么来什么,这是我们最大的担心,是人生能预料到而又不知如何面对的窘境。男欢女爱,与生俱来,到了年龄,随缘随份,就会随时随地突然发生。高中生谈恋爱,是老师们最头痛的事情,也是家长的无奈。解决得好,挽救了两个孩子的前途,搞不好,害了两个孩子不说,还留下老师家长一生的遗憾。
  冯老师微信给我,态度很慎重,也很严肃,希望我能在下午一点前到学校一趟。我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孩子读国际班,放弃了国内所有的课程,只为出国做准备,想到国外更好一点的学校深造。但国外学校很讲规矩和原则,不像国内学校有人情关系变通。如果现在被学校处分,或者转学,或者开除,后果将不堪设想。可能出不了国,就算出得了国,如果去不了好一点的学校,那又有什么意义呢?国内学校又不能再考了,就算能考让你考,挂了那么多的科,国内国外的教材也不一样,岂不是害了孩子一生吗?
  当初读国际班,也是出于多种原因的考量。本来以为阿辉在家乡考县重点高中一点问题都没有,进了重点中学,再努力点,考个一本是没有压力的,那知道中考分数进重点高中差了20分。没有给他预备第二套读普高的方案,他自己很自信,也破釜沉舟,不填别的中学替补,退而求其次,这也等于断了自己的后路。所以,中考后就没了方向,才急急忙忙考虑让他到杭州读国际班,还动用了人情关系,进了杭S中学国际班,算是公办的重点国际部,教学正规,费用也合理,是私立国际部的一半。
  家里有三个男孩,让一个出国试试也不错,指望能出点什么奇迹,对祖宗也是一个交代,对自己也是一种慰籍,孩子也高兴这种安排,既然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呢。可严酷的现实估计不会朝我们预想的美好方向发展,节外生枝看样子是难免了。
  眼前出的这档子事,算是什么事呢?让人感到没有退路的绝望。
  冷冷的雨,下了许多天了,今天也没有停歇的意思,还是没完没了地下着,继续着老天爷伤心的故事。除了阴冷与潮湿,还是阴冷潮湿。走在这样的风里雨里,浑身上下感觉湿答答的不舒服,人的心情也就不会好到哪里去。到了学校北门,让门卫开门,说与国际部唐主任、冯老师约好的,可门卫不紧不慢地啰嗦着,不想就这么简便地放我进去,他要先与唐主任联系核实。他坐在开着空调的门房里,慢慢悠悠翻看查找着电话号码,我却站在风雨里,受着寒风苦雨的吹打,心里还窝着一股子火。就不能先让我进去你再慢慢联系核实吗,你这愚蠢的门卫?无形中对这个还算负责任的门卫,产生了无比的厌恶。
  进了校门,刚好是孩子们放学吃中饭时分,楼里拥出来一大群穿着得体的男女孩子,像被人踩了窝的蚂蚁,乱哄哄的,你推我搡,一涌而出。高中部的孩子们个个都像大人样了,高高挑挑的个子,白白净净的脸蛋,成熟了的身材,走路健步如风。奔奔跳跳,嘻嘻哈哈吵闹着,不分男女嫌疑。他们生机勃发,从你身边走过,都会感觉到一股很强大的气场在流动。无拘无束的样子,一脸稚气的开怀大笑,让人知道这是一群未经世事的孩子,不知天高地厚的骄子,我们未来的希望。不是吗?我也被感染了,回头望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阿辉应该也是这样子吧?思量着,微微开心一笑,心情好像舒畅了许多。
  都市里的高中部,奢华的程度,已不亚于一般的大学了,更何况是百年大牌的杭S中学。四五千学生的新校区,崭新漂亮的豪华楼房,现代化的基础设施,绿树成荫,道路平坦如镜。轻轻漫步在这样的校区里,安逸而舒适,浓浓的生机勃勃文化氛围,让人心旷神怡的校园气息,随着微风扑面而来。
  有一天夜里,为阿辉送东西,只见几十个教室灯火通明,胜似阳光灿烂的白昼,一排排几乎安静不动的人头,静悄悄鸦雀无声。走在宽阔平坦的柏油马路上,有一种无比庄严肃穆的敬意油然而生,都怕弄出点声音来,打扰孩子们夜自修,更别说大声咳嗽喧哗了。
  坐在国际部大厅的沙发上,想象着等会跟学校领导和班主任老师说些什么,怎么开口说呢?他们会怎么看待孩子和我们家长呢?阿辉在这里读了一年半的书,我已经被老师第四次叫到学校了,每学期中途都要来一次,这学期第二次了。他在学校的小情况总是不断,大事没有,什么邪门的小事几乎都有他的份。
  中午课间休息时,阿辉拿着扑克牌,邀请同学打扑克,开了杭S中学全校百年先例;阿辉嫌宿管阿姨管得太严,不尊重人,夜里十点多了还到男寝室掀被子检查手机(他喜欢穿着短裤赤膊睡),刚好那天没查到手机。这该死的手机,孩子们有时带二部手机进校,上交一部让老师保管,自己私底下再藏一部,有一次聪明的学生还带了一部样机上交,被班级值日老师无意中发现了。为手机躲猫猫,都成了老师与学生之间矛盾的爆发点。这次,他抓到了宿管阿姨掀被子而没查到手机的小辫子,赤着膊带领全寝室男生要求阿姨认错(他是寝室长),保证以后夜里十点后不再查房。他还带头抗议学校随便更换外教,抗议外教用外语骂脏话,(他曾是班长)。这次,阿辉被无意公开了地下恋情,他还理直气壮,觉得自己恋爱自由,只要不出格,就是没犯校规,也创了国际部开班五年来的先例,如此等等。
  我们这代是被社会和生活管服帖了的人,像一棵棵被园艺工人精心修剪过的整整齐齐公园里的风景树。他们这代人,却像在没有生存压力宽松自然环境里自由自在长大的新人类,带着浓厚的西方自由主义思想,不仅不服管教,还可以毫无顾忌地质疑任何他们认为陈旧过时的东西。再加上在信息科技十分发达的今天,不知他们从哪里学来的,他们的歪理有时让人茫然失措与困惑。他们像是在灿烂明媚的阳光下,风雨交加的日子里,无拘无束地长成了一棵棵胡乱招摇在森林里的树,也有成了歪脖子树的。为了这些胡乱的事情,我是学校老师随叫随到的脱产家长,每次老师给我打电话,我就心跳加快,知道又出什么幺蛾子了。这次也不例外,并且事情一次比一次出格严重。
  窗外阴沉沉的,孩子们吃过中饭陆陆续续返回教室,我却没看见阿辉的身影。不自觉的打开存在手机里阿辉平时在班级的活动照片,阿辉那双早熟的眼睛,灼灼的盯着我,稚气而阳光的微笑,张扬独特的那种小动作,仿佛在招惹大家的注意。就像一只刚学会打鸣的稚嫩公鸡,高昂地伸长脖子,张扬舒展开美丽的羽毛,对天长鸣,迫不及待要昭告天下:“我长大成人了”。
  照片里的女孩子们,个个娇羞的样子,朴素大方的校服,遮不住鼓起的胸部,和长成熟的身材。遮遮掩掩的那种轻轻微笑,似一枚枚尚未成熟而青涩的梅子,虽没有女人的妖娆和妩媚,却多了几分少女时代的纯真、朴素与羞涩。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孩子们在不经意间真的长大了,像早上的太阳,光芒四射,神采四溢。数遍照片里的女孩子,阿辉跟哪一位女孩子在谈恋爱呢?心里轻轻的嘀咕,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等待与老师们约定的时间。
  宽敞的大厅,不亚于四星级宾馆的大厅,虽不华丽,但朴实温馨。花草、沙发,还有供家长、孩子、老师们交流用的结实桌椅。冯老师知道我提前到了,赶紧下来带领我到十楼唐主任的办公室。冯老师芊芊秀秀,很年轻,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个子倒蛮高,还穿着一双厚底鞋,亭亭玉立,潇潇洒洒,落落大方。大大的眼睛,一张轮廓分明一看就知道能说会道的小嘴,真不愧为是教书育人、布教论道的。瘦瘦的瓜子脸,太瘦的缘故吧,下巴显得有一些尖,如果能稍微丰腴一点点,就完美了。自己还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刚从美国读书回来没几年,要教比她没小几岁的孩子们的书,倒像个孩儿王,又像小姐姐带着大弟弟,一种孩子教孩子的感觉,真让人有几分莫名的担心。还好,知道她是美国名校培养出来的学生,又让人放心了些许。
  国际部唐主任的办公室有点拥挤,开着空调,温暖如春。桌子上的三盆水仙花,生机盎然,正含苞待放,好像比时令早了不少时节。见面后,也没有像想像的那样特别尴尬,一阵寒暄后,便话入正题。
  事情摊在桌子上,也就这么回事了,一切说开了就好,互相的询问,互相的解释,比意料中顺畅许多。
  唐主任是一个瘦瘦小小的年轻妇女,中等偏矮的个子,上下却很匀称。扁圆的脸,素面朝天,不见有任何梳妆打扮,但很耐看。一眼看去,还有几分未脱尽的孩子气,一点也不显岁月的沧桑。一张诚实的脸蛋上,一双有点深邃而机灵的小眼睛,乌黑发亮,认真审视着坐在对面的我。唐主任看上去很开明,也没有什么责备的话,和不愉快的言语,跟我仔细分析孩子目前面临的困难,和问题的严重性。她代表学校领导,一再申明学校官方态度,这件事必须要严肃处理,以及担心事态是否会扩大,阿辉与阿妍是否会明目张胆到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她一再表明不想一棍子打死孩子们,让我做家长的放心,学校会给孩子一次机会的等等。这时的我,多多少少有了点宽慰。
  在去学校前,我是忐忑不安的。坐在地铁里,走在冷冷的微雨中,想了很多种结果,坏的、好的、中性的,最后,老师们给我的答案和态度,竟是意想不到的最好结果。他们都在为孩子的前途和出路着想,怕孩子不能接受老师和家长的批评压力而出事,怕受到同学们的嘲笑而身心受到伤害,进而学习成绩受到影响。
  我一下子改变了对老师许多年来积存起来的那点点负面的看法。看样子名校就是名校,不光学习气氛不一样,不光生活环境不一样,就是老师的教学方式和人生态度也不一样。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做事情的方法不一样,产生的结果也肯定不一样了。老师们的包容、善良、上进和开明,带动了学校的学习、生活环境氛围的包容、善良、上进和开明,真正会影响孩子们一生的成长。
  “唐主任,我们也年轻过,也是从年轻中走过来的,阿辉这孩子的本质是不错的,我们应该相信他,我还指望他有点出息呢。青春期的孩子犯点什么小错,希望老师多多谅解。不管学校怎么处罚他,严惩他,我们做家长的都支持,只希望不要影响他的出国,他在国内考学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临告别时,我对唐主任真诚地说,想为阿辉辩解几句,让他先解脱出眼前的困境。
  “阿辉爸爸,我们也理解孩子成长过程的种种,你放心吧,我们会尽力的教育、管理、保护好孩子的,你不要太担心,但学校的态度是一定要有的。”唐老师认真的回答我。
  我很庆幸阿辉有这样的老师教育他、引领他,和在这样的学校学习、生活、成长。如果孩子以后真有什么出息了,跟这样的学校环境和这样的老师教育是分不开的。我坦诚地与老师谈了自己对孩子所犯错误的看法和观点,和孩子一路走来的成长历程。
  阿辉从小在上海长大,读小学时身边就有小朋友开始谈恋爱了,那时的他,并不知道谈恋爱是怎么一回事,只是在边上起起哄,觉得好玩,帮他们跑前跑后。人家闹情绪了,撒小脾气了,他就帮他们调和排解,帮他们传话递纸条什么的,有时甚至把自己家的客厅书房提供给他们约会,或做调解场所,还为他们卖好吃好喝的。看他为同学忙得不亦乐乎的样子,我们也只以为他是好奇、好玩、善良有爱心。
  有时我们开玩笑问他:“阿辉,你想不想谈恋爱呀,”
  他总是爽快干脆的回答:“不想,现在还早呢。”
  后来又转学到乡下县城读中学。在转来转去的转学中,让他学会了在不安定的环境里寻求自己位置的能力,同时也让他学会了种种的不安分。在乡下读书时,升学考试没考好,无奈下,又转到杭州现在的杭S中学读高中国际班,让他寻找新的机会,出国深造,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出路,也适合他的秉性和成长方式。离开不如意的地方,换个环境,阿辉是满心欢喜,没有让他有什么不适应。为了培养他出国后的独立生活、生存能力,我们就尽量任凭他自己喜好生活、读书、交友。慢慢的他有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乐趣、习惯的生存方式,所以,阿辉也开始不喜欢我们去干涉他的自由生活习惯和喜好,我们也以最大的忍耐程度由他自由发挥,以便培养他的生活独立性。就连出国选课,也主要由他自己选择决定,我们只提供参考意见。
  如果出了国,不自己学会处理生活上遇到的问题,还指望谁来帮他呢?所以,发展到目前这个份上,我们还有什么话可说呢?又还有什么话来得及说呢?只有等他接受生活的教训,自己修正心态和理想,改变人生观和生活观,自己去觉悟复杂的人生。
  每次转校,班里总有一两个阿辉心仪的女孩子,如果发现她们跟别的男同学特别亲近,而跟他只是同学的情谊,回家后他总是长吁短叹,觉得是自己长得不够英俊多金的缘故,这时,我们也是淡淡的一笑了之。我有时提醒老婆注意些,她总是那句话:“那么小的孩子,能懂什么啊,你管他这么多干嘛?”
  现在事情真的发生了,惊讶、好奇、慌乱之余,老婆还是这个态度:“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呀!好奇心过了,他自然就放手的,这些事情现在又作不得数,别当真的一样去烦。他是个男孩子,怕什么?”
  十八岁的大小伙了,还算小吗?还是孩子吗?正像老师担心的,如果再发展下去呢,该如何是好,该如何收场?人生大戏真正的开场,多数都是从初恋、从男女关系的纠缠不清中拉开序幕的。
  我不赞同老婆的观点。初恋看似简单,如白驹过隙,如过眼云烟,短暂而有点荒唐,但伤人却最深刻、最久长,让人生留下的感情痕迹也最复杂,像个永远治不好的疑难杂症,是永远的痛,是一个人灵魂最深处的阴影。或晴天或下雨,或蓝天与白云,或海滩河边漫步,或高山流水旁嬉戏,或微微春风中徘徊,倏忽间便会想起那段美好、浪漫而又伤心的时光,那个身影、那份美好和那个瞬间的灵动,难以排解,也难以释怀。
  临走前,让冯老师把阿辉叫到大厅,我觉得有必要跟他谈几句。阿辉瘦瘦的,最近好像越来越瘦了。不高也不矮的中等标准个子,练就的结实肌肉,平实而精干,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带着情绪的表情,一双早熟的眼睛,不老实的四面漂溜着,紧咬着牙,表面的镇定,遮不住内心的慌乱与紧张,镇定自若,刚好是他现在的反面写照。他没想到老师会把我叫到学校来。坐在对面的沙发上,阿辉不时的抖动着双脚,一刻不停地交换着身姿。坐立不安的神情,知道这两天,他肯定经受了不少的惊吓与磨难,和内心的苦苦挣扎。
  我不想为难他。如果是为了真爱,人生中难得的第一份自找的纯洁感情,一切都值得,不枉曾经少年过,疯狂过,爱过恨过,风风雨雨经受过。如果仅仅是为了一场爱情的游戏,却要去经受这样的屈辱和磨难,确实不值,一点也不值。
  “你准备怎么办呢?”我轻轻地问他。
  “什么怎么办?我已经跟唐主任说了呀,她说今天找我谈的呀,她想怎么样,等她说了我才知道我该怎么样呀。”
  “你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所在吗?”
  “我已经跟她说了呀。我给阿妍的妈妈也打了电话了呀。”他指的是第二天就跑到唐主任办公室承认自己错了,但唐主任没接受。他还壮着胆子给阿妍的妈妈打了电话解释,想尽量减轻阿妍的压力。我不知道他能对阿妍妈妈说些什么呢?也无法想象他是不是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这么做,需要多大的决心与勇气啊?
  我好像不了解不认识他一样,瞪着阿辉看了好几秒。这是我的小儿子吗?这是他妈妈嘴里不懂事的小孩子吗?能下这么大的决心与勇气做这样的大事,终身大事?仿佛他一下子长大了,他真的长大了。
  看阿辉的样子,是尽量不想让我们知道他所犯的错误,或许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他认为这是大人们有意在为难他。他想自己尽力解决自己遇到的生活问题,把他自认为对的道理说清楚,希望大家理解他,尊重他选择,重视他决定,知道他现在需要些什么。想把事件的影响压缩到最小,阿辉第二天清醒过来,能跑到唐主任办公室承认检讨自己的错误,也为的是这个,不想事态扩大。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啊?关于这点,说真的,很赞赏他,作为一个男人,担当和责任是最起码的良好品格。犯了错,或者生活上出了问题,如果连担当都没有,这还算男人吗?
  但这样的做法是否对呢?期中考试从年级段29名一下子退到了44名,该读书学习的年龄,却把宝贵的时光浪费在了谈情说爱上。一对相爱的人,如果能互相鼓励上进,当然是件最美好的事情,也是家长老师希望的事。但理智点说,学校里的爱情,命运是多么不可测啊,还有那么漫长的道路要走,悠悠岁月,天涯海角,人各一方。还要面对那么多的奋斗历程,那么复杂的人和事,与瞬息变故,谁能保证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阿辉这一学期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阿妍身上。听老师说阿妍学习成绩并不是很理想,她是独生女儿,父母也是做企业的。我心里有些明白了,估计她书读不进,就把注意力和精力都转移到了阿辉身上,不管是上课还是课下,不管是吃饭还是休息,时时眉来眼去,情迷意牵。这样的学习环境下,书能读好吗?还能专心读书吗?难怪这学期费用也大了,时时叫钱不够用,成绩却一路下降。每星期五三点钟放假,却要游玩到六七点才离杭,才急急忙忙返回上海,往往还赶不上预订的到点火车,改签票退票频频不断。我们以为他学习紧张,却原来用所有的心思都泡妞去了。花前月下,依依不舍,流连忘返,忘了回家的时光,这样子分神,还哪有好好读书的心思?
  我们也曾经年轻过,在学生时期,却没有过这样的狂为,面对自己心仪的女生,都会脸红害羞,保持着相对安全的距离。在路上,或者公交车上,面对面碰到了,也不知如何是好,拿眼睛偷偷的瞟几下,心里像一头小鹿乱撞,好像偷了东西做了贼似的,赶紧转过头去,只当没有碰见,更不要说亲近。世事变迁,是我们当初落伍了呢,还是现在的孩子真的开化进步了呢?
  阿辉回教室去了,我还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没动。寻思着事情的后果,检讨着做家长的过错。是我们疏于管教了,还是孩子真的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阿辉还会顺着我们大人设定的思路发展成长吗?很快就要期末考试了,学校会给他什么处分呢?是让他自己慢慢觉醒,还是给他当头棒喝呢?
  出了校门,路上空空荡荡廖无人迹,毛毛细雨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阴冷阴冷的天气,昏昏暗暗的天空,仿佛日子已经过到了尽头,没有了什么希望,也没有了多少盼头。一阵微风轻轻抚过,吹动我的衣角,又隐隐约约似乎多了几丝息微的暖意和生气。没有逾越不了的冬天,也没有不来临的春天,或许这便是寒冷冬天的终结与烂漫春天来临的预告吧。

                                      2019年1月15日,星期三,于上海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上一篇:阿 财下一篇:军号声声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