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情为何物

2020-2-29 19:40| 作者: 昭君屈子| 审核: 罗爱田|查看: 805| 评论: 0

       扛得起清风明月,顶得了致命雷电,却止不住春天的泪水——情为何物。
  一
  牛出生在乡下,小学在村小就读。后来父母进城做生意,她便转到了县城求学。学习虽然吃力,但非常刻苦。初二留了级,高中又复读,最终被市卫校录取。
  当时读中专不仅免费,而且包分配。父母觉得孩子这辈子端上了“铁饭碗”,十分欣慰,常常对她说:“我们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没有后台,也只有这么大点儿能耐。在姊妹中,你的书读得最多,今后的路,就靠你自己了!”
  参加工作的那年秋天,牛遇到了乔部长,从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农历八月,香溪河畔风清气正,医院大楼飘来阵阵丹桂的香气,住院部的外墙上洒满阳光,敞开的门窗透进些许光来,医生、护士、病人都为这样的好天气而心情舒畅。偶尔从院门口开过一辆汽车,像轻音乐从大家的耳边滑过。
  牛穿着白大褂,戴着护士帽,是那样富有朝气,是那样青春阳光。她穿梭在病房与护士站之间,所过之处,留下淡淡的香气……病人总喜欢和牛说上几句话,不仅因为牛说话客气,更重要的是那声音圆润动听,仿佛对自己的病有神奇的疗效。牛询问病人的情况,打针换药的时候,病人的家属总是一直盯着牛好看的脸蛋,眼睛一眨也不眨。牛离开病房到了走廊,大家还看着病房的门口……
  漂亮往往产生美好的境界。
  浑身透着青春气息的牛爱岗敬业,工作用心用情,得到同事和病人的好评。马院长常常在会上点名表扬她,特别喜欢和她谈心,有时谈到夜深人静,亲自把她送到职工宿舍里。主治医师总喜欢与牛作搭档,好多人住院总是希望牛护理,还有的借探视病人一睹牛的芳容……于是,有人说王昭君转世了,有人说医院里来了个王昭君,还有人说昭君文化节,请牛扮演王昭君,一定会票房爆满。
  这话传到了乔部长耳朵里,他要一看究竟,因为他在昭君故里大半辈子还从未见过王昭君转世的人。
  就是这个秋高气爽的日子,乔部长到医院调研,来到住院部四楼的走道上,忽然看见一位漂亮的护士从身边像仙女飘过。他连忙回头,只见仙女已轻盈地进了病房。他想:“此人莫不是那个转世的王昭君?我得去病房里瞧瞧。”于是,乔装出一副探视病人的样子轻轻地来到408病房。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太漂亮了:白皙的娃娃脸,柳叶眉,葡萄眼,身材苗条,楚楚动人。这不正是自己当年梦想的“白雪公主”吗?
  说起乔部长的过去,似乎没有人相信他有过不尽人意的择妻经历。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乔虽在人民公社工作,却是个默默无闻的宣传员,其貌不扬,好在肚子里有点儿文墨,能写一手好字。父母是憨厚的农民,住在偏僻的乡村,家里的条件不是很好。乔先在食堂做炊事员,好不容易才转正,所以在择偶时想找个有单位的,成个“双职工”家庭。有人介绍了几个上班的女性,可人家不是嫌他这,就是嫌他那,到了30出头还未成家。这引起了书记的关注,允诺谁跟了乔,就把谁弄去上班,才使乔和一位姓吴的村姑喜结连理。双职工的梦想实现了,后来有了两个孩子,可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婚姻的曲折,配偶的不理想,使乔在工作上更加用心、用力、用情,做出了一个又一个骄人的成绩,从而步步高升,以至提拔到县里担任要职。
  四楼转完后,乔来到院长办公室,听了马简短的汇报后,对立标树范的作法大为赞赏,希望培养年轻人,走干部年轻化之路,把医院各项工作推向一个新的台阶。当乔提到像牛那样爱岗敬业的年轻人就要树为榜样的时候,马大为震惊,心想:“部长怎么知道牛的情况?过去从未有过这样的领导到医院如此调研?懂管理,真内行,不简单!”
  乔和马志趣相投,似乎相见恨晚,越谈越带劲。院长高兴,请部长一定吃了中饭再走,乔欣然答应。
  马通知几个科室的主任中午陪客回来,乔忙放下医院上一年的总结材料,喝了一口茶,抿了抿嘴,说:“马院长,中午把小牛也喊上。”“好的。没问题。部长说的,一切照办。”马不紧不慢地说。
  普通职工陪领导吃饭,这在医院从未有过。马迷迷糊糊地感到乔似乎有一种与自己相同的想法。
  这次午宴后,乔与马结为兄弟。一来二去,马终于明白了乔的心思,把牛迅速提拔为护士长,三个月后调院办,专做接待工作。人用得漂亮,给马也带来了好运气:县里局里的领导到医院检查、调研一批又一批,总结出一拨又一拨的经验,各种媒体上常见宣传报道。结果,医院出了名,上面的拨款多了,资金到位也快;马出尽了风头,家喻户晓,获得劳动模范等多项荣誉。
  牛升职像闪电,思想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在接待各类客人时,她发觉有不少人喜欢喝花酒,他们在酒席上尽说一些荤蛋子,口无遮拦,美其名曰:“活跃活跃气氛。”有的提出牛给他们当向导,有的提出牛跟他们下去检查,有的邀请牛去宵夜,有的请牛去外地观光……名堂还真不少。每当有人提出喝交杯酒时,马便出来解围,一脸笑容,说:“您今儿喝得高兴,我陪您走一个。小牛今天已经超量了。她是部长的干姑娘,喝出拐了,我不好交代。来来来,干!”渐渐地,全院上下都知道了牛的干爹是部长。
  起初,牛觉得这无中生有的话,是院长为他解围,也没有在意。可是,院长多次在接待客人时这样说,牛觉得有些不大好,就问他:“马院长,有个事不知当讲不当讲?”“什么事儿?你尽管说。”“您说部长是我的干爹,可是部长没收我做干姑娘呀!如果传到了部长耳朵里,多丢人呀!”
  马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就说:“部长早就想收你做干姑娘,只是没明说。小牛,好多人想都想不到的好事呀,你可别错过了。”
  牛沉默了。她忐忑不安地说:“这事儿,我得回家问一下我的爹妈,看他们什么意见?”
  “蛮好,明天放你一天假,回家去问一问,后天上班告诉我。”
  院长派专车把牛送到小镇,下车时仿佛“衣锦还乡”。有的跑过来握手,有的招手示意,有的点头打招呼,有的喊她的爹妈:“牛德银——钟贵桥——你们的宝贝姑娘回来了!”
  没想到一部豪桑轿车竟然产生了这么大的魔力。镇卫生院的舒院长亲自上门拜访,中晚餐都由他接待,牛的父母也成了座上宾。
  父母感到小女在县里混得有模有样,非常高兴。晚上,牛告诉父母这次回家拜干爹一事,征求父母的意见。牛父说:“朝里无人不做官。拜个干爹,也好!”牛母说:“拜的,我们就是缺后台。如果有后台,你的哥哥早就转正了。”
  牛是个清纯的姑娘,在马的巧妙安排下,喊了乔干爹,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乔的情人。牛也很快成了副院长,主管后勤接待工作。
  二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乔自从染指婚外情后,原配很快就发觉了。这位重视名节的女人,快退休了,在单位一直被领导关照,都是因为自己的男人管着他们。她早就知道如果自己和乔闹起来,对乔对自己都不利,尤其在儿孙面前,老一辈的脸面何在?这些年的风风雨雨,从乡下来到县城,多不容易呀!儿子儿媳都在县里工作,不能为此而抬不起头来,所以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暗地里却在寻思如何妥善处理此事。
  那天,吴在办公室里与同事龚聊天,龚开玩笑地说:“一等男人家外有家,二等男人家外有花,三等男人临时现抓,四等男人下斑回家。现在到处流传,不知吴姐听说没有?”
  “没听说,今天是第一次听你说。怎么现在流行这样的话呢?”
  “现在花心的男人可多啦,还有好多老牛吃嫩草的事呢!”
  “老牛吃嫩草?”
  “这有什么稀奇的?我老家有个村干部,先和她妈好,后来又和她的姑娘好。村里人说他‘砍竹子又搬笋子’。”
  “竟然有这样的事?那个妈的男人呢?”
  “你猜,真是好笑。他与干部结拜兄弟,还叫他的姑娘喊他干爹。”
  “这太不受说了。我得回家给老乔说说,他可是管这方面的。”
  吴嘴上这样说,但心里想做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三
  这次聊天,她茅塞顿开,终于有了妙招,心结终于被解开,气色也好起来,仿佛年轻了许多。
  那天深夜,乔从牛哪儿回来,一脸喜色。吴故意问:“到哪儿玩了?”乔说:“在马老弟哪儿,打牌。”
  “马老弟的花花肠子多,你是管他的,要多提醒他,以免犯了错误。”
  老伴儿这些年来从未说过谁有花花肠子,莫不是她晓得了?乔不慌不忙地说:“马都老了,也耐不活了。捉贼拿脏,捉奸拿双。在外面,你可千万不要乱说。现在开会,一再说干部要管好自己的家属,你可不要给我惹麻烦!”
  乔表面在说马,实际是在提醒吴,更是警告吴。最后这句话棉里藏刀,跟乔走南闯北多年的吴自然明白。
  “老乔,我是占你的光,才有了幸福的今天;儿子沾你的光,在单位才是个干部;我们诸事商量,才有现在这个家。不管怎样,我是不会拖你后腿的,即使你欺负了我!”
  乔知道吴的心性,尤其听到最后那句话,似乎明白了什么。
  “说到这儿,我真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乔喝了一口茶说,“只有一个儿子,总觉得缺点什么。我们总想收个干姑娘,可就是没有合适的。现在老马介绍了一个还不错,是他手下的副院长,姓牛。不知你有什么看法。”
  “只要你喜欢,我没意见。先见个面,再和她的父母一起吃个饭。”吴说的话在情在理。
  乔又喝了一口茶,说:“你说的有道理,我请马老弟安排,到时你把见面礼带好。”
  中秋节晚上,在得月宫宾馆的一个包厢里,经马撮合,两家人结为了干亲家,乔的孙子为有仙女姑姑而高兴。在马的精心策划下,仪式朴实,气氛融洽,一切都是那样得体,又是那样顺利。
  这之后,两家互相走动,礼尚往来,关系亲密。
  四
  没多久,吴妈就物色了一个干女婿,征求乔的看法。乔感到吴早已不是当年的村姑,既然她给自己梯子下,何不就此收场?前不久,好几个包养二奶的,都处理了。自己也快退了,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多不光彩呀!
  乔点燃一支烟,边抽边喝茶,有时还站起来转转。乔抽完烟,把所剩的半杯茶一饮而尽,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亲家托付的事,你一直放在心上,这很好。是哪个单位的?”
  “在检察院工作,为人忠厚,姓周。找个忠厚的,放心。”
  “单位可以,哪天我去看看,叫什么名字?”
  ……
  没过几天,根据吴提供的信息,乔到检察院拜会院长,了解了一些情况。在院长引荐下,见了周,交谈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憨乎乎的,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其貌不扬。
  乔晚上把自己最深的印象告诉吴,说:“个子有点儿矮,不知小牛会不会中意?”
  “只要五官端正就行。福在丑人边。”吴停了一会儿说,“只要你说可以,亲家一定同意,小牛最听你的话,肯定也会同意。”
  “那你给亲家说,我给小牛说,先让他们见上一面,再看怎么办?”
  吴迅速做择婿的事情。她亲自来到小镇,把情况告诉了牛的父母,并把周的照片给他们看。两位老人表示只要牛同意,他们没意见,拜托吴妈办妥此事。
  不久,小牛与周见了一面。周是一百个满意,而小牛没有什么感觉。好在小牛没有产生其貌不扬的印象,也许是有比较,才有鉴别吧。
  周的父母是忠厚的农民,姊妹中就他有读书的天分,故而父母不遗余力地培养他读了大学。跟乔一样,周的婚姻历经坎坷:别人介绍的,他看不来;自己相中的,女方又看不来他。吃了几次“闭门羹”后,不再与异性接触,一心工作,不谈婚事,已经三十六了。不过,上帝对他还算公平,给了他单身,就给了他年轻,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父母一直寝不安席,不知怎么办才好。
  领导听说周与美女恋爱,似乎觉得单位有光,尤其听说是乔的干姑娘,更是欣喜。如果下属成了部长的女婿,我的那个事儿不就解决了吗?
  两家的老人、亲戚都比较满意。在方方面面的促使下,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步入爱河的周,不仅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而且觉得什么事都是那样美好。未婚妻像仙女,干老子又是部长,世上竟有这么美的事降临在自己身上,莫不是自己的祖坟冒青烟啦!他想,有朝一日,自己一定给他们立个像样的墓碑。”
  一天,周约牛开车去木鱼看风景回来,非常高兴,在得月宫接了一桌客吃晚饭。两个单位的院长带着一家子赴宴,周的领导点了火锅,然后,每个人点一个菜。服务员问酒水,乔说:“吴妈,你点酒水。”“昭君五粮液两瓶,女的喝椰子汁。”吴妈说完,周吓了一跳,借故去洗手间。他一走出包厢,立马加快步伐,奔回宿舍去拿钱,因为原计划喝昭君酒,没想到吴妈说喝昭君五粮液,超出了预算几百块。如果结账时,钱不够,多丢人啦。
  周一去不回,牛出来看看,正好周向自己走来。牛一看就知道周去干什么了,笑着说:“快进来,酒都倒好了。”周摸了一下头发,把领带动了动,看了一下鞋子,拍了拍裤子,也笑着说:“来哒,来哒。”
  荷包里鼓鼓的,请酒也铿锵有力,受到桌上女性的好评,牛也刮目相看起来。这是周第一次接客,没想到有这么高的规格,这是他做梦才有的场面,自然越喝越带劲,三位领导越喝越健谈。酒喝出气氛来,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周和牛送走了客人,周去结账,老板娘说:“有人签单了。”牛在路上告诉他:“记在医院的账上了。”
  请客有人签单,人生得意不过如此。借着酒力壮胆,周第一次拉起了牛的小手。那一刻,他感到有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流在全身滚动。抓紧点儿,再紧点儿,那舒服没法形容。一个世上最幸福的男人挽着一个转世的美女走在县城的街上看夜景,那是何等的惬意。周西装革履,满脸红润。牛第一次感到周从未有过的男人味儿,不知不觉地将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周邀请牛去看看正在收拾的结婚新房,牛欣然答应。一进门,一股淡淡的玫瑰香水味扑鼻而来,周再也安耐不住了,把牛紧紧地搂在怀里,狂吻起来……还没有举行婚礼,牛得回医院的宿舍。她穿好衣服后,紧紧地抱住周的头,吻别。
  第二天,周一觉醒来,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他模模糊糊地觉得似乎在床单上要看到红斑点,但始终没有找到,心里仿佛凉了半截。
  吴妈一直催拿结婚证,周回老家和父母商量这事。他悄悄告诉母亲:“我已经和牛好上了。不过,发现她好像谈过朋友。”母亲忙说:“小牛那么不错,能没人追吗?别说谈过,兴许读书时就那个了。谈朋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和结婚是两码事。”父亲走过来,说:“都什么年代了,还计较‘那个’。成家后,一晃就有了娃子,把娃子培养大,人也就老了,一生就过去了。”
  在吴妈的撮合下,不到三个月,一场婚礼便在县城举行。
  那天,牛穿着流行的红色旗袍,美丽动人,而周穿着一身得体的西服,气度不凡。在参加婚礼的众人看来,牛是那种少女般的漂亮,周是中年人的那种成熟,不少人发出了男才女貌的夸赞。可是今天,在人生转折的今天,周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所以本应灿烂的笑脸却很少见到。当主持人问他:“介绍完新娘,我们看新郎,新郎就在新娘旁,站在新娘旁边的这位就是咱们今天的新郎——周先生,请问,你爱你的妻子吗?!”
  “爱。”
  “大声点儿!”
  “爱。”
  “再大声点!!!”
  “爱!”
  “好,看新郎,也漂亮:英俊潇洒,相貌堂堂,浓眉大眼,落落大方,比陈龙有魅力,比李连杰体格棒。这正是,才子配佳人,织女配牛郎,花好月圆,地久天长!”
  台下一片掌声。牛一脸笑容,自然大方。周只是略带微笑,筹备婚礼的疲劳仿佛还写在脸上。
  周在今天的婚姻殿堂里说话却软绵绵的,谁也没有在意。在场的人除了鼓掌,就是喝酒吃饭,只是偶尔看一下新娘新郎,当然觉察不到周的内心世界。不过,在场的吴妈感觉到了……也许正是这种不一般的洞察力,才使乔的仕途一路走好,也才使她的家庭稳重地走到今天。
  结婚后,牛一直处在甜蜜之中,周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但又说不出口。那天,周对吴妈说:“小牛在医院工作时间长了,难免得罪一些人,他又是个女的,有些风言风语也不好。所以,我想把小牛弄到别的单位去。”
  吴妈说:“调个单位也好。就老乔还在台上。不过,你要把她呵护好!媳妇漂亮了,难免有人起歪心,你是懂的。”
  “吴妈,你放心,我懂……”
  晚上吴妈把周的想法告诉乔,乔说:“要说素质高的局机关,莫过于教育局。局长是我的同学,姓朱。”
  乔一出面,这事很快就办妥了。
  五
  朱局长考虑来考虑去,认为放到人事股好,但要乔出面才行,为什么呢?
  原来,股长刚退,正好有个空缺,但直接任命股长,还得征求副局长的意见,尤其是龚副局,其人世故圆滑,有些神通,他的意见至关重要。
  朱在办公室仔细地思考各个股室的利弊,选来选去,总觉得人事股合适:副股长办事循规蹈矩,业务纯熟,没有“野心”;股员老李,只管做事,不管闲事。这样,牛做股长就只要安排工作,具体业务由副股长和老李去做,不会出豁子,自己也放心。
  那是牛终身难忘的一天,也就是她去上任的前一天,朱局、龚副局、乔、马、周在得月宫召开圆桌会议。当酒喝上了劲儿后,朱局开心地说:“人生因缘而美好。小牛,我的老同学——部长的姑娘,明天就要到教育局报道上班,我想人事股最合适。龚局长,你说呢?”
  “人事股,正好有一个空缺。小牛去,很合适。”
  “股长退了,小牛去做股长,局里的老人员肯定有想法。我看先去代股长,做的好,再任命。”乔说。
  “乔部长用人得力,我们都是晓得的。小牛的才干出众,搞管理在哪儿都行!老人员的工作包在我的身上,干脆一次到位。”
  “你们要小牛,我还真舍不得。自从成家后,她一到院区闻到药味儿就过敏。不是这个缘故,朱局,你就给她副局长做,她也不会到你哪儿去的。”马似乎有些不舍。
  就这样,在和谐、自然地气氛中把股长一事敲定了,没有一点儿牵强,纯属水到渠成。
  酒后,便于牛更好地开展工作,乔提议大家到周家屋里坐坐,敬请两位局长多关照多指点,平时多走动走动,打打牌,娱乐娱乐,只要有时间,就要聚一聚,交流交流感情。这些光面堂皇的话,所藏的玄机、蕴含、外延,在官场上混的人,不仅一听就明白,而且做得天衣无缝。
  六
  教育局的工作人员,除了局长等几个人是公务员外,其他的都是从下属各单位借调来的,编制都在原单位。牛属于借调,编制放在实验中学。
  第二天,乔亲自送牛到朱局的办公室报到。这一小小的举动,引起了机关全体人员的关注。乔走后,朱局迅速召开简短的欢迎会,党委成员、各股室负责人参加。散会后,朱局和龚副局把牛送到人事股。首先,朱宣布任命,接着肯定人事股过去的成绩,尤其表扬了副股长和老李在过去配合老股长下活了“一盘棋”。然后,龚对牛作详细地介绍,提出了希望。副股长很快就明白了局长的意思,当即表态:“全力协助年轻有为的牛股长,把人事工作做好。”老李也表示一如既往地做好自己的工作。最后,牛说了一些谦虚的话后作了简短的表态:“规范管理干部人事档案,认真做好工资福利工作,加强学校领导班子建设,进一步深化职称改革,广泛深入地开展创优评优活动,圆满完成各项工作。”副股长和老李大为震惊。
  原来,牛提前做了“热身”。
  上任后,偶尔签签字,也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比如文件签收后交给副股长去办,批假的条子交给老李存档。副股长和老李还是那样兢兢业业地做着分内的事情,牛主要以接待和应酬为主,这是她的专长,做起来游刃有余。
  有人申请调动工作,她均向局长请示了办理,调进县城单位的,必须见局长的签字。被提拔的人员和借调的人员,全由局长安排,自己从不过问。牛之所以这样做,早已知道官场的一些潜规则。人事股最麻烦的工作——人事调动,在牛的迎来送去中风平浪静,领导很是满意。
  只要“土皇帝”满意了,你的工作就做好了。牛把这句话当作了自己的座右铭。
  在一天天的相处中,朱局有些情不自禁。他模模糊糊地觉得有些不好,但一看到牛迷人的眼睛,诱人的嘴唇,闻到牛身上飘散的独有的香味儿,嘴里总是溢满口水,说不出话来。他需要使劲抿一下把它吞进肚子里,才能正常说话,有时反复吞三次才行。英雄难过美人关,朱局也不例外。
  朱局的心思虽然藏在心底,但对于有经验的牛来讲,早已觉察。一个星期天的中午,牛和周在昭君山庄接客,有朱局夫妇、牛周的父母。当酒喝出了气氛时,周站起来说:“我们现在有房有车,过得好,全靠干爹干妈的呵护,全靠朱局的关照。今天,我有一个请求要对朱局和邹老师(局太)讲,不知当讲不当讲?”“只管讲!”朱局爽快地说。
  “请您喝下杯中的酒,请邹老师喝了杯中的饮料,我就讲。”
  “邹老师,站起来,我们喝了!”
  朱局高兴,一饮而尽,邹也一口干。周把自己杯中的酒一口喝干后说出了自己的请求——拜朱为干老子拜邹为干妈。
  好事来得突然,朱邹沉思起来。周的母亲忙说:“狗娃子,你的请求,我们非常满意。只怕我们周家不旺香,高攀不起哟。”牛的父亲忙说:“小周忠厚,能够有这样的想法,希望朱局、邹老师一定答应!”
  朱局先征求邹的想法。邹说:“我们都是从农村出来的,能够走到今天,实属不易。亲家亲家,关起门是一家。只要小周小牛看得起我们。”
  “我们只有一个姑娘,还在读大四。从今天起,她就有个哥哥了。好!我提议一起干一杯,小周酌白酒!小牛酌饮料!”
  “朱爹,我先给您酌。”小周下桌把四杯白酒依次酌满。
  “邹妈,我先给您倒饮料。”小牛依次倒满了饮料。
  “从现在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从今往后需要我老朱帮忙的,尽管说。来,请!喝!干!”
  朱局当了干老子,仿佛年轻了十岁。自此,朱到外地考察、旅游、开会,总是带着牛,只要有机会就滚在了一起,聪明人一看就懂。
  一个从未教过书的人,一个不懂教育的人,尤其是女人,竟然当上了人事股长,工作又得到局长的好评,一下子成了传奇人物,好听的话,赞美的话,激励人的话都出世了。牛可谓官运亨通,人生顺达,名利双收。那些喜欢耍小聪明却总是不能升迁如愿的人,难免心生怨气,抱怨上天不公,但又不敢明说。有一天,他们中的一个人搬出了一句话——有个好工作不如有个好老公,有个好老公不如有个干老子。也许有些味道,所以这话很快在县城流传开来,继而传到了乡镇。
  七
  后来,乔得了肺癌,告别人世时极度痛苦。朱也中了风,面瘫的样子真难看,所以一直躲在家里,过着孤独的生活。
  十七大时,马升为发改局局长。十八大后,不收手,不收敛,情节特别严重,被开除党籍,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前年,依旧在股长位子上的牛退休了,当年周却因肝癌去世。虽然有房子有车子有票子,牛却极为苦闷,因为她没有生育,不知余生如何度过。
  一副老相外加一脸憔悴——吴妈简直不像个人了,常常一个人到昭君广场走走看看。去年春天,风韵犹存的牛路过广场,与吴妈邂逅。望着美人的雕像,闻着迎春花的香气,两个不幸的女人坐在花坛边伤心不已。吴妈说:“大家都说你……王昭君转世……可你的命……苦呀……自古红颜多薄命啦……”
  “岁月无情,生命无常,造化弄人。”牛说,“人之所以不幸,在于追求了错误的东西!”
  “对!人之所以不幸,的确追求了错误的东西!”
  这对曾经结拜的母女相拥而泣,泪流不止。自此,再也没有见过面。
  问世间——情为何物?!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4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