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玻璃咖啡屋》

2020-2-25 16:23| 作者: 北京市 格桑梅朵|编辑: admin| 查看: 3868| 评论: 0

  早晨醒来,听着汪峰的《窗台》,听着听着,眼角便开始潮湿。记得某年的某个季节,下了一整天的雨。

   那一天的雨,自一片昏昏暗暗的天地里洒落。从青岛某酒店的阳台上望出去,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大海。海边有的行人脚步匆忙,打着伞,时而像蚂蚁一样在街头巷尾里迟缓地行走。我没有关上落地窗,任海风夹带着雨丝飘进室内。我缩在沙发一角,室内光线很灰暗,开了台灯,看了一会书,一个小时的功夫,屋里的寒气彻底钻到了我的身体里。我想了想,直接奔到浴室里冲了个热水澡,然后擦干身体,吹了头发,换上黑色的连衣裙和呢子外衣,又拿了手提包。是的,我决定要到楼下,那座可以看到海边风景的玻璃咖啡屋去坐坐。

  自从独自来到青岛的海边,这里渐渐成了我的老巢。

  出了酒店大门,海风和雨丝迎面扑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海边散步的人少的出奇,只有我像个幽灵一样,在灰色的天地里游移着。

  玻璃咖啡屋很近,大约十分钟的路就可以走到。进了门,手提袋上的水滴马上把纯木地板弄湿了,我的衣领上也沾着雨滴。咖啡屋内暖烘烘的,瞬间,我的眼睛有氤氲的潮雾涌上来,我万万没想到这里居然坐满了人。突然感觉到我就像个冒失鬼一样,后背居然有些发僵地挺直着,在众人的观望下有些无处遁形。我想我不属于这里,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有一个共同点,长相不错,穿着有型或随意,他们非常注意每一个细节,从头到脚,从围巾到袜子,甚至是在看着你的眼睛。

  就在我改变主意想要离开的时候,一个年轻的服务生微笑着递给我一条蓝格子的新方巾,然后带我走到了靠窗子的角落里坐下。我感激地看着他,要了一杯蓝山咖啡,然后脱掉了外衣和手套,擦了擦我的头发。虽然我一度想离开这里,但是我更愿意让自己的眼睛享受这样难得的风景。我和他们唯一的不同点:黑色的连衣裙和外套,墨绿色的打底袜和黑色英伦风的马丁靴,灰色跟卡其混搭的围巾随意地耷在肩上。对于我来说,这是接近冬天的配置和色彩,更是标准的心情色彩。

  热气腾腾的咖啡送了过来,我深吸了咖啡香味,靠着玻璃窗,窗外是灰蒙蒙的海天一色,紫色的纱帘在两旁低垂着。我并没有急于喝它,咖啡看上去汤色清澈,含在口里清爽圆润,让它和唾液与空气混合着,那种味道我至今永远都会记得,如同谈一场美妙的恋爱般。品着咖啡,看着远处的海边,有个老者在拿着捕鱼网招呼着几个伙计在忙碌着,周围还有几只海鸥飞旋低鸣着。我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心却在想着,一直以来,鲸鱼本是属于大海的,可我分明看到了它在沙漠里煎熬着。它对于大海的渴望,只能用它的眼泪来湿润身体。假如,我只是在想假如,假如没有了大海,鲸鱼会怎么熬呢?它还会有生命吗?它似乎注定了要化成沙漠里永远静默孤独的风景吗???

  有人在笑,我寻着笑声回头望去。哦!我的上帝呀!我分明看到了一对恋人在接吻,曲线难辨,不分你我。接吻的乐趣,可能多数发生在人们还不敢上床的那一刻。如同我们对新大陆的好奇心,在答案没有真正揭晓前,籍此得到了阶段性的满足吧。我告诉自己,别再回头看,我不好意思再看。

  咖啡依然散发着香气,我认为这里的环境好过了星巴克的味道,在这样的氛围里,标记了许多人的梦想与爱恋。看到咖啡色的皮手套,内衬绣着你的名字,我想到早年我们的吻,承托了我们载沉载浮的灵魂,如果我还有灵魂的话,我不知道哪些是随着你的天堂而死去,又是哪些是跟随着你的离去而生存下来?哦不!我只觉得满心的悲凉,在我最年轻的时候,我拥有了你,完全地,没有遗憾地拥有你的爱,直到你的灵魂一直陪伴着我。

  看着窗外无边无际的雨,我坐了整整一下午。咖啡被我喝尽,我付了钱,并且谢过那位男服务生准备离开时,经过刚才接吻的那对男女,却意外地得到了他们最璀璨的笑容,如冰河解冻一样浮上心头。我相信那是人世间最温馨最温暖地微笑,存留着最有感知的温度。

  爱,每一个人都在渴求至爱。爱,燃烧让人们筋疲力尽。也许很多年以前,我已经化作灰烬,来自宇宙深处的大风将我高高吹起,从此无法停步,只能在天地之间飘来荡去吧......

  ——格桑梅朵

  

  作家简介:  笔名,格桑梅朵满族,来自北京,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当代青年作家,2010年被入选《中国散文家大辞典》(上下卷)及《中国散文家代表作集》。散文代表作《多情的江南》,及《留不住斜阳》、《庭院深深》、《小雨是否带来春的消息》、《秋夜》、《山水不相逢》、《千言万语》、《温哥华,最后一站》等。她的散文,如朱自清先生那种“十分注意遣词造句的形象性,善于抓住事物的特征,用新颖的比喻,唤起读者的联想”的大家散文优长的表现手法,应该说,她在自己的散文中是吸收得非常精妙而有“道”的,在抒情与叙事的文体中,她都体现出了自己散文创作很好的优势,写出了属于自己心中的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