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飞熊流浪记(三)

2020-1-2 09:26| 作者: 杨党生| 审核: 罗爱田|查看: 784| 评论: 0

十来分钟后,“长发”开着车进入了主城的一个街区。“眼镜”这时忍不住问“长发”:“你花八大八万买一条狗干啥?”长发反问:“八万多吗?”“眼镜”回答:“八万块钱不是小数目,要看用在什么地方,用来买这条狗我觉得就不值。”“长发”问“眼镜”:“现在什么信息最值钱?”“眼镜”想了想,用把握不大的语气回答:“土地征用信息吧?”长发哂笑起来:“老弟,你也是老江湖了,怎么这么不晓行情?告诉你,现在最值钱的信息是明星的绯闻和丑闻!”“眼镜”叫了起来:“对呀!去年,卓为团队卖偷拍的明星绯闻照就搞了一千多万哪!”他随即放低了声音:“可是这跟这条狗有什么关系?”“长发”乜了他一眼:“明星绯闻照有那么好拍吗?”“眼镜”回答:“确实不好拍,我好几次跟踪明星都被他们甩开了。”长发得意地笑了起来,说:“所以我才买这条狗嘛!它的嗅觉这么好,今后我只要叫它带着我跟着明星的气味走,一拍一个准。”又说:“我只要训练它几天,和它建立起感情,然后带它去跟踪明星,一个晚上就可以赚回这八万块,以后就是纯利润了。”“眼镜”的双眼放出了光:“华哥,我两是裤子都可以换起穿的铁哥们,让我入一股嘛。”“长发”想了想,说:“你就入三分之一股吧,入股的钱必须在一个小时内给我。”“眼镜”高兴起来:“我现在就用微信转给你。”

坐在车上的飞熊只听见“眼镜”和“长发”一路都在嘀嘀咕咕,却没有听懂他们的话,它以为这是“眼镜”为了答谢它为他送回了重要东西,要带它去找它的爸爸了,因为这一路都是向着楼群密集处走,这让它很高兴,一路上都把头贴在车窗上向外看。

话休叙繁,过了15天,天刚黑,“眼镜”就和“长发”用绳子牵着飞熊来到了一个咖啡厅外,藏在一个阴暗角落里。过了约十分钟,两个男士从咖啡厅出来,他们互相挥手告别后就各向一个方向走了。飞熊马上认出了其中一个穿T恤衫的中年男士,那是他家里的电视机里常出现的一个男士,他爸爸很喜欢看他的表演。这让它想起了陪着爸爸看电视的情形,多么温馨呀!还在回味时,“长发”解掉了系在它身上的绳子,指着T恤衫男士即将消失的背影对飞熊说:“去。”飞熊的脑壳转了起来:“又是跟踪人哪!”它想起了“光头”等人叫它跟踪人的情形。“这种坏事怎么能做?我得逃走。”想到这儿,它装着很听话的样子,嗅着这个男士的气味不快不慢地走了起来。走着走着,他看见“长发”和“眼镜”距它有二十多步远,又看见街边有很大一个花园,它就一蹬腿,飞快跑进花园,又穿过花园冲入了一大片楼房区,把“长发”和“眼镜”甩开了。

从这天晚上起,飞熊又开始了在街头流浪。这时,这座城市开始了市容整顿,饭馆里的盛剩菜剩饭的器具一律不能放在街面,这增加了飞熊觅食的难度,造成了它经常饿着肚子,它明显瘦了,它自己也感到体力不如以前了。

这样过了八个月,一个黄昏,飞熊正准备去一个饭馆周边觅食,忽然听到一声熟悉的狗叫声,它仔细一看,对着它叫的是豆豆。此时,豆豆正由“胖子”牵着从一家宠物医院出来。“胖子”也看见飞熊,他惊喜地叫了声“黑娃!”走过来亲热地摸了几下飞熊的头,然后开启了一辆豪华轿车的门叫飞熊上去。飞熊想,去胖子的厂里吃几天饱饭恢复了体力再出来找爸爸也好,就上了“胖子”的车。去狗粮厂的路上,豆豆告诉飞熊,飞熊离开狗粮厂以后过了十来天,“长发”和“眼镜”气势汹汹地来到狗粮厂,要它的爸爸把飞熊还给他们。他们在厂里守了很久才走。以后一个月里,他们还来厂里蹲守过几次,现在已经不来了。飞熊问豆豆:“你得了什么病要上医院?”豆豆回答:“误食了厂里生产的狗粮,拉稀。”飞熊感到奇怪:“我以前也经常吃你爸爸生产的狗粮呀!怎么没拉稀?”豆豆告诉飞熊,以前它爸爸生产狗粮的原材料都是好粮食,好蔬菜,好肉。自从飞熊表演了跳高以后,狗粮厂的生意就火了,产品供不应求,他爸爸生产狗粮的原材料就都是发着臭味的了。又说它爸爸是不让它吃这种狗粮的,昨天他爸爸和妈妈外出应酬,很晚都没回来,没有人给它喂食,它就吃了一点厂里生产的狗粮,结果就拉肚子了。飞熊大惊,它对豆豆说:“我去了你们那儿,你爸爸也拿这种狗粮给我吃怎么办?”豆豆安慰它:“不可能,我爸爸很喜欢你。自从你表演了跳高以后,我爸爸就发财了,他早甩了他以前的车,买了这辆豪华轿车,还在城里买了大房子,在山上买了避暑房。他很感谢你,怎么会拿那种狗粮给你吃呢。”

一会儿,他们来到了“胖子”的狗粮厂,“胖子”果然从食堂拿出好肉和好饭喂飞熊和豆豆。飞熊吃饱以后到生产车间去转了一下,见生产狗粮的原材料果然都发着令它作呕的怪味。就对豆豆说:“你的爸爸是个赚黑心钱的坏爸爸,它生产的狗粮会害死很多同胞的,你还不如随我去找我的爸爸,我爸爸对谁都很友善,他一定会喜欢你的。”豆豆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我爸爸再怎么不好也是我的爸爸,你爸爸再好那也是你的爸爸,我绝对不会离开我的爸爸去跟你的爸爸。”见豆豆回答得如此坚决,飞熊转身就向厂外走,它想的是,我就是饿死也不会吃这种黑心人的饭。快到厂门口时豆豆拦住了它,对它说:“我两这么久没见面了,你留下来住几天再走嘛,我还有很多话要对你说呢。明天我陪你去找你爸爸,到更远的地方去找。你走以后我和邻居家新来的一条狗经常到很远的地方去玩,很远的地方都熟悉了,我一定帮你找到爸爸。”

飞熊想,既然豆豆熟悉了很远的地方,说不定真能帮我找到爸爸。于是就留在了狗粮厂。

从第二天起,豆豆每天带着飞熊围着狗粮厂周边转,而且到了以前飞熊没去过的地方。   

这样过了半个月,飞熊的身体恢复了强壮,浑身的黑毛也发出了亮光。这天下午,飞熊忽然听见喊叫声,定睛一看,是守门的工人喊叫着向“胖子”的办公室跑。不到5秒钟,“胖子”就冲出办公室向生产车间跑。他跑进车间就叫工人快把生产狗粮的原料搬到食堂去藏,几个工人刚抬起狗粮原料,三个穿制服的人就出现在了车间里,“胖子”的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一个穿制服的人拿出镊子夹了一些狗粮原料在几个小罐子里,还有一个看上去很严肃的人拿出一支笔在一张纸上作记录。他作完记录后就把这纸递给“胖子”,要“胖子”在这张纸上签字。“胖子”没有立刻签字,而是点头哈腰地把那三个穿制服的人向他的办公室请。

看见“胖子”脸色煞白,飞熊很高兴,这三个人一定是管他的人,“胖子”糟了,我的同胞有救了!它想去看看那三个人怎么处罚“胖子”,就乐颠颠地跟在那三个人的身后来到“胖子”的办公室。进去以后他看见“胖子”从保险柜里拿出几沓钱来,那个看上去很严肃的人从“胖子”手中接过钱放进自己的提包里,然后把要胖子签字的纸也放回了提包,又把小罐子里装的狗粮原料倒进了这个办公室里的垃圾桶里,对“胖子”说:“以后注意,不要再用不合格的原料做狗粮了,至少不要让别人投诉你嘛。”然后对另外两个人说了声“走”,这三人就满面红光地离开了“胖子”的办公室,向他们自己开来的汽车走去。

飞熊怒了,这几个人太坏了,得了胖子的钱就不管他用什么材料生产狗粮了,让它继续祸害同胞!想到这儿,它张开大口向这三个穿制服的人冲去,听到汪的一声,那个看上去最严肃的人手中的提包就到了飞熊口中,飞熊用力一蹬腿,闪电一般冲出了这个厂,衔着提包飞快向市区奔去。

 

飞熊跑入市区以后怕“胖子”开车追来,就躲进了一个花园。天黑以后,飞熊又衔着提包继续向市区走,它想找到一个水池,把提包扔进水池里,它想的是,一定不要让那三个人得到这笔钱。不久它来到了一个大院前,大院里有一幢挂着检察徽的大楼,它认识检察徽,记得两年前,有几个戴着这种徽章的人抓走了它家的一个邻居,还从这个邻居家搜出很多钱。它当时就从它爸爸对邻居的鄙夷眼光中看出那人是坏人。现在它想,那三个穿制服的人也肯定是坏人,不然不会收了胖子的钱就不管胖子怎样生产,我应该让这幢楼的人去抓他们。想到这儿,它一纵身,从大院的滑动门跳进了大院,来到大楼前,又从一个窗户跳进了一间办公室,把提包放在了一张办公桌上,然后跳出办公室,跳出大院,来到了大街上。

这时候飞熊感觉饿了,它就向房屋密集的地方走,想去找点吃的。

走着走着,一股卤菜的香味飘进他的鼻子。啊!这是什么味,是爸爸经常吃的一种菜的味呀!它向卤菜味飘来的方向望去,见路边有一个卖卤菜的摊子,这让它想起它爸爸经常牵着它在这样的摊子卖菜。

有了,我只要守在这儿,就一定能找到爸爸。飞熊兴奋地向这个卤菜摊走去,在距卤菜摊78步远的地方蹲了下来,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来这个卤菜摊买菜的每一个人。时间慢慢地过去了,卤菜摊也冷清起来,可是爸爸没有出现。卤菜摊老板见飞熊在他的摊子旁守了几个小时,估计飞熊是一条流浪狗,现在一定饿了,就甩了一些顾客不要的鸡鸭鹅屁股给飞熊,飞熊一会儿就把这些东西吃完了。卤菜摊老板估计飞熊没有吃饱,又砍了一个鸭脑壳给飞熊。他看着飞熊吃完了这个鸭脑壳才收拾起剩下的卤菜,推着卤菜车向家里走。飞熊感觉事情不妙,他走了我怎么找得到爸爸,我必须跟着这辆车才能等到爸爸来买这种菜的那一天。它就远远地跟着这辆卤菜车来到马路边一幢黄色的楼房下,看着卤菜车进了一个单元的楼梯间,卤菜老板自己上楼去了,它就在卤菜车旁边躺了下来,睡了。

飞熊睡着睡着,就看见爸爸来到了它的身边,爸爸摸着它的身子问它冷不冷,它赶快跳起来扑在爸爸身上,爸爸抱起它,在它脸上亲了又亲,然后拿出一件棉衣披在它的身上。它睁开了眼,原来是一场梦。但是,它仍然感到身上很暖和,仔细一看,它身上搭了一床棉絮,卤菜摊老板牵着一条小狗站在它身边。它估计是卤菜摊老板给它搭的棉絮,就起身摇着尾巴向这个卤菜摊老板道了谢,然后与那条小狗互相嗅着表示友好,那卤菜摊老板在它头上抚摸了几下就又上楼了。

飞熊又睡了,它睡着睡着就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它望了望四周,感觉这声音来自楼梯间外,莫非有怪物要来咬我。飞熊警惕起来,就走出楼梯间顺着这声音看去,看见一个人正站在二楼的窗顶上向三楼爬,三楼的窗户没有铁条,这个人到了三楼就从窗户钻进去了。飞熊感觉不对劲,人应该走门进屋呀!怎么会从窗户进去?这个爬窗户的人一定不是这屋里的主人。它觉得有必要提醒这家屋里的主人注意,就对着这家人的窗户大声叫了起来。飞熊的叫声本来就比一般的狗的叫声宏亮,在这寂静的夜里,这叫声更如雷鸣一般。这幢楼的人被这叫声惊醒了,很多人把头探出阳台来看。跟着,三楼那家人的屋里传来了“抓贼呀”的喊声,很快,飞熊看见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提包慌慌张张地跳出三楼窗口,落在二楼窗台顶上,又从二楼窗台的顶部溜到二楼窗台的下部,然后跳到了地上。

看见这人提着提包从窗口跳出,飞熊想,这人进屋时是空手,出来手里就拿了个提包,还从窗口出来,一定是坏人。它就拦在这个人的身前,嘴里发出呜呜的威慑声。这个人舍不得用提包掷飞熊,就转身向后跑,飞熊纵身一跳,竟然嗖地一声从他头上越过,再次挡在了他的前面,这个人见飞熊如此厉害,吓得哆嗦着不知该怎么办。一群拿着棍棒的人冲来了,他们把这个人围着,有的喊拿绳子来捆,有的叫送他去派出所。这时一辆警车到了,几个警察用手铐铐住了这个人的手,把他带上了警车。

当晚人们纷纷夸奖飞熊,说它是义狗,是这幢楼最可靠的保安。卤菜摊老板对人们说:“谁收养它吧,给它一个家。”又说:“要不是我已经有狗了,我绝对收养它。”三楼那家的男主人拿来几块回锅肉喂飞熊吃了,然后把一根绳子套在飞熊的脖子上,把它向家里牵,飞熊却呜呜地叫着使劲向后退。一个姓刘的老头见飞熊不愿去三楼那人的家。就蹲下身子边爱怜地抚摸着飞熊的头边说:“乖乖,去我家里吧,这外面风大。”他的抚摸和说话的亲切语气让飞熊想起了陈老头,当刘老头牵着飞熊向他家里走时,飞熊居然顺服地跟着他去了他的家里。当晚,刘老头用旧衣服给飞熊做了一个窝放在客厅里,看着飞熊舒舒服服地在窝里躺了,他很高兴,认为飞熊把他当主人了。第二天上午,刘老头用绳子牵着飞熊在街上溜了一圈,沿途的人都说这条狗的毛色漂亮,他很得意,并向他遇见的熟人讲诉飞熊勇擒小偷的事,那些人听后无不啧啧称赞飞熊。为了让飞熊看上去更加漂亮,当天下午,刘老头给飞熊洗了澡,还用吹风吹干了飞熊的毛,然后准备再带飞熊上街溜达,他一边开门一边拿绳子,就在这时,飞熊一蹬腿,刷刷刷地向楼下跑去了。

见飞熊跑了,刘老头很着急,他很快跑到楼下,此时,楼下早没了飞熊的身影。飞熊去了哪里?原来飞熊觉得它爸爸总是在这个时候去卤菜摊买卤菜,它该去卤菜摊等他爸爸了。

飞熊很快跑到了卤菜摊,就守在卤菜摊旁边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来买卤菜的每一个人,它希望他爸爸出现在这儿。但是,它爸爸没有出现。夜深了,卤菜摊老板收摊,它又跟着卤菜摊老板回到他放卤菜车的地方,躺在卤菜车旁睡去了。睡着睡着它又做梦了,它梦见了一个白发童颜的老者骑着仙鹤来到它身边,告诉它,只要你坚定地守着卤菜摊,就一定能找到你的爸爸。

第二天早上,刘老头在卤菜车旁边看见了飞熊,他拿来绳子准备把飞熊牵回家。飞熊想起了昨晚它梦中那个老者的话,就不管刘老头怎么抚摸它怎么哄它,它也不跟着刘老头走,刘老头没办法,只好用碗给飞熊盛了一些饭来,然后长叹一声回家了。

也是从这一晚起,飞熊再没有离开过卤菜摊和卤菜车。时间在飞熊执着的坚持中又到了深秋。这天晚上,落叶飘飘,飞熊边注视着街上的行人边远远地跟着卤菜车走。走着走着,前面飘来一股酸味,那是它在“光头”等人身上闻到过的味。它向前边一看,见三个青年人把卤菜摊老板围着,其中一人用一只手臂箍着卤菜摊老板的颈子,另一只手拿着一把尖刀抵住卤菜摊老板的咽喉,卤菜摊老板的咽喉上已经浸出了血珠。飞熊马上认出来了,用刀抵住卤菜摊老板咽喉那人正是“光头”,还有两人是“绿发”和“黄发”,“绿发”和“黄发”手中也拿着尖刀在搜卤菜摊老板的身。飞熊大惊,不好!光头要杀死叔叔。它箭一般向“光头”扑去,不待“光头”看见它,它就跃起一米多高,一口咬在“光头”拿刀的手腕上,“光头”的手腕上顿时鲜血喷涌。“绿发”和“黄发”见“光头”被咬,吓得同时丢开卤菜摊老板急向后退,不料一脚踏虚,听到乓乓两声,二人同时从人行道的路沿石上摔到在马路上去了。这时来了一辆巡逻警车,几名警察围了上来,其中一名警察对飞熊举起了警棍,卤菜摊老板急忙挡在飞熊身前对那警察喊:“打不得,它是救我!可以调取监控摄像。”他边说边仰起颈子给警察看。警察见他的咽喉处在流血,又见“光头”躺在地上伤势严重,就把卤菜摊老板和“光头”一起送去了医院,把“绿发”和“黄发”带去派出所协助调查,而此时,飞熊早跑回黄楼的楼梯间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飞熊勇斗劫匪救卤菜摊老板的事就在黄楼及其附近传遍了。人们纷纷赞扬黑狗正义感强,英勇善战。人们很快又听到了一个消息,“光头”死了。原来“光头”被飞熊咬断了手颈的动脉血管,还没到医院就血尽而亡。

人们很高兴,都说坏人该死。唯有刘老头觉得事情很严重,他对还在高兴地聊着这件事的人说:“黑狗可能要遭枪毙!”人们都说不可能,黑狗咬死的是坏人,是抢劫犯,它的行为是见义勇为,应该受到表彰,怎么反而要被枪毙?刘老头说:“五年前,有两个小偷在夜间进入一幢有围墙的私人别墅,别墅的主人不在家,两条看家护院的狗把其中一个小偷咬死了,后来,这两条狗都被派出所枪毙了,我还收藏了当时的报纸的。”说完这句,他跑回家拿来了那张报纸。

黄楼的居民传看了一会儿那张报纸就立即行动起来。他们先是把飞熊藏到刘老头的家里,又觉得刘老头家里不安全,因为飞熊时不时要叫两声,他们又在这幢楼的房顶上搭了一个棚,让飞熊住在里面,居民们还排好了秩序,每天轮流喂飞熊。

居民们刚把飞熊藏到了楼顶的窝棚里,三个腰杆上别着手枪的警察就来到了黄楼,他们先找到卤菜摊老板,告诉他,咬死“光头”的黑狗必须处决,因为那是一条危险的狗,很可能还要伤人。卤菜摊老板告诉警察,他不知道那条黑狗在哪儿,因为那是一条流浪狗。警察问:“我们要打那条狗的时候你为啥要挡在它前面?”卤菜摊老板答:“它救了我呀!做人得讲良心。”警察仍然不相信飞熊是流浪狗,他们先在卤菜摊老板家里找了一遍,没有看见飞熊,又围着黄楼找了起来。居民们见警察找飞熊,纷纷围了上来。有的说,他们这儿没有大黑狗,他们养的都是小型宠物犬。有的与警察论理:咬死劫匪是见义勇为,应该受到表彰,为啥还要处决。警察也不跟居民争论,他们继续在黄楼找飞熊。飞熊也知道自己惹了祸,从回到黄楼起就一直很听居民的话,任居民安置它。现在听见楼下人声嘈杂,它偷偷地把头伸出楼顶边缘向下一看,楼下有几个警察,它想起了昨晚警察向它举起棍子的情形,就躲入窝棚,一声不吭。警察在黄楼找了一大圈,没有看见大黑狗,就向黄楼旁边一幢商住楼走去。刚到那幢商住楼,一个中年人跑来拦住了他们,警察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人叫罗山,也是黄楼的居民。他曾因盗窃蹲过几年大牢,现在也不务正业,到处混吃混喝,两天前因为在一个饭馆吃白食被饭馆老板扭送到派出所,派出所为他付了这笔钱,然后叫他带罪立功,并承诺立功有奖。现在他拦住警察就说:“我知道那条咬死人的黑狗在哪里。”几个警察的脸上同时露出了惊喜:“在哪里?”罗山问:“奖励多少?”一个警察说:“奖多少我们三个说了不算,得请示领导,不过我估计500块要给你吧。”罗山的眼睛骨碌碌地转了两下就对警察说:“就在黄楼一单元的楼顶,那儿有个窝棚,咬死人的黑狗就在里面。”警察立刻返身,径直来到黄楼一单元的顶楼,一看,楼顶果然有一个窝棚,窝棚里面趴着一条黑狗,看上去这条黑狗很温顺,一点不像要咬人的样子。警察们正准备掏枪,一大群居民就上来了。他们把警察围在中间,坚决不准警察开枪打飞熊。一些情绪激烈的人甚至说:“你们放着坏人不抓,专门打击见义勇为的行为,你们还是不是共产党领导的警察!”“维护社会治安有什么错?还要处决,完全是土匪的帮凶!”卤菜摊老板涨红了颈子,像一只斗鸡一样对警察吼道:“谁要敢动一下这条狗,我跟他拼命!”见居民越围越多,而且对抗情绪激烈,一个年龄大一点的警察摸出手机向领导汇报一阵后,就对还在哄闹的居民们喊:“我们领导已经决定,待充分征求了各方的意见以后,再决定如何处理这条狗,过两天我们会给大家一个答复。”然后他委托卤菜摊老板守好这条黑狗,不能让它跑了。听警察说要充分征求各方的意见了,居民们让开了一条路,让警察走了。

在这同时,一条咬死了一名劫匪的流浪狗有可能被处决的消息在网络中传开了,又过了一天,上午,一个由上千名市民组成的请愿团聚集到了派出所的大门外,他们举着写有“保护公民无罪,制止抢劫有功”的大型横幅,整齐地喊着口号为飞熊鸣不平。此事件引起了市政府的重视,在飞熊咬死“光头”的第三天上午,分管政法工作的副市长专门召集了有公安、法院、司法、综合治理和居委会及黄楼的居民代表参加的会议,讨论如何处理飞熊。会上,一个年轻律师指出:该流浪狗咬死光头与成都双流区那幢别墅里咬死小偷的狗所处的情况不同。成都市双流区那两名小偷是为了躲避抓捕才逃进的别墅,他们没有对别墅的主人的生命安全构成威胁。而光头团伙是正在实施抢劫,并严重地威胁到了事主的生命安全,那条流浪狗才挺身而出与犯罪分子展开搏斗,才咬死了为首分子,保护了公民的生命和财产的安全。按照我国刑法,制止抢劫没有防卫过当,都是正当防卫。如果处决了那条流浪狗,不仅是亵渎法律的尊严,公民同犯罪分子作斗争的积极性和勇气也会受到重创。接着,他又发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讲演:“认为狗就可以随意处置的观点是不正确的观点。狗也是生命,在这个星球上,只要是生命,都应该受到尊重。那些穷凶极恶,视天下苍生为草芥,视世人的财产为己有的人本来就不配活在世上。我们人类不能对其它生命不讲道理。认为人类优先,人类高于一切,人类可以不讲道理地处置其它生命,最终受惩罚的还是人类!”

青年律师的话赢得了一片掌声,副市长最后决定:不处决那条流浪狗,交由黄楼所在地的居委会严加管束,实行栓养。

与会者再次热烈地鼓起掌来。

会议在人们的欢呼声中散了,黄楼的居民代表刘老头走出会场就被那个青年律师叫住了:“大叔,带我去你们那儿,我要看一看那条英雄狗。”

刘老头高兴得大叫:“欢迎呀!欢迎!今天全靠你仗义执言,我们这一条街的人都要感谢你,今天中午我请你喝酒,喝庆功酒!”他叫了一辆出租车和那青年律师一起来到了黄楼。黄楼的居民早就从刘老头打回的电话中知道了会议的结果,也知道了黑狗能逃过一劫全靠一个青年律师仗义执言,还知道了这个青年律师要来他们这儿看黑狗。当刘老头带着青年律师来到黄楼时,大批居民把这个青年律师簇拥起来,他们把一朵大红花戴在这个青年律师身上。跟着,一群记者围了上来,照相机的闪光灯在他身上制造出一圈光环,记者们还不断地向他提出问题,他只回答了一句:“这是人类文明的胜利,这是法律的胜利。”就甩开了记者,急匆匆地随刘老头来到了的卤菜摊老板的家。刚进去他就惊喜地大喊起来:“黑龙!不,飞熊!”原来这个青年律师就是黄晓阳。

为啥黄晓阳知道了飞熊叫飞熊?这事得从一年零十个月前说起。一年零十个月前,陈老头的弟弟听说邻乡一个人收养的一条流浪狗救了二十多条狗,还听说这条狗是条黑狗。他乘车赶了50里路来到黄大叔家,通过黄大叔对流浪狗模样的描述,他确定这条狗就是飞熊。遗憾的是,飞熊已经于前一天去了城里,没法找到了。陈老头的弟弟知道飞熊是他哥哥的心头肉,飞熊在他那儿失踪他一直很愧疚,现在打听到了飞熊的一点线索,就带着黄大叔和黄晓阳来到陈老头家,把飞熊在黄家生活和已经来了城里的情况向陈老头讲了,黄晓阳由此知道了飞熊的名字。

在陈老头家里,黄晓阳看见了陈老头因为飞熊失踪的伤心模样,想起了飞熊离开他家时那坚决的样子,他当时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让飞熊和陈老头团聚。现在,他从这条狗的四条长腿和脖子上的铃铛一下子就认出了,这条狗就是飞熊。他喜出望外,立即牵着飞熊脖子上的绳子边向屋外走边对飞熊说:“走,我带你去找你的爸爸。”黄楼的居民不知就里,拦住他问为什么要带走黑狗。黄晓阳就把飞熊被陈老头寄养在他弟弟家,它为了找陈老头而逃出陈老头的弟弟家,在路上不知被谁打伤了,他们家收养了它,飞熊在他家养伤期间从犯罪分子手中救出二十多条狗,后来它为了找陈老头又离开了他们家的事讲了一遍。

一条狗,为了找到它的原主人,竟然放弃舒适的生活,在街头流浪了近两年!居民们无不被飞熊对主人的感情和忠诚所感动。他们马上选出两个代表,开了一辆车载着飞熊和黄晓阳去陈老头家。

话分两头说。两年前,陈老头从欧洲回来,当晚就迫不及待地来到他弟弟家,想接飞熊回去,飞熊却失踪了。陈老头急得捶胸跺脚,然后在他弟弟家住了下来,每天喊着飞熊的名字在他弟弟家的周边找飞熊。他走遍了方圆十五里的每家每户和每一片树林,那凄凉的喊声令他所到之处的人无不垂泪。但是,飞熊没有出现,一个月后,他儿子和儿媳开着车把他接回了家。

从那时起,他的脸上再没有了笑容。他儿子为了他能够获得新的快乐,又给他买回了一条黑狗。但是,他总觉得飞熊会回来,他担心这条狗会夺走他对飞熊的爱,坚决不要。又一个月后,他弟弟带着黄大伯及黄晓阳来到了他家,告诉了他飞熊来了城里的消息。他立即叫儿子印了数百张寻狗启示到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张贴,承诺,谁为他找到了飞熊他就奖励谁一万元。可是这些寻狗启示贴出去才一天就被环卫工人撕掉了。一年以后,飞熊仍然没有找到,陈老头就病了,他儿子和儿媳见父亲病势越来越沉重,就搬回家里与陈老头住在一起,每天伺候陈老头。

这天晚上,陈老头做了一个梦,他梦见飞熊被汽车压断了一条腿,一瘸一拐地回来了。一觉醒来,他感到心脏绞痛,就躺在床上哼哼,他儿子怕父亲有不测,要送他去医院,他坚决不去,说飞熊今天要回来,他要在家里等飞熊。他儿子无奈,只好请了假守在父亲身边。

中午时分,儿子正守在父亲的床边劝奄奄一息的父亲吃一点藕粉,忽然,门外传来了狗叫和狗爪子刨门的声音。“飞熊!”陈老头大叫一声,顿时病痛全无,只见他呼地一下翻身跳下床,连拖鞋都没穿就咚咚咚地跑到客厅,跑到门边,很利索地开了门。门刚打开,一条长腿黑狗就扑到了他的怀里。啊!这正是飞熊!陈老头一把抱住飞熊,一大串眼泪就洒在了飞熊的脸上。此时,他有好多话想对飞熊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紧紧地抱住飞熊,一任泪水洒在飞熊的脸上和颈项上。

飞熊跟陈老头一样激动,两年的流浪,两年的苦寻,吃了好多苦,受了多少罪,都是为了回到这个家,看到这张亲切的脸。现在,它终于回到了这个家,和它最爱的人相拥在了一起,它呜呜地长吠起来。在场的人都听懂了,这呜呜的吠声分明是说,爸爸,我找你找得好苦呀!当初你为啥不要我呀!我再不离开你了呀!在场的人无不泪湿衣襟。

飞熊吠了10多分钟,又用舌头舔起陈老头脸上的泪来,此时,它觉得这泪水才是世上最甜的甘露。

陈老头和飞熊相拥了约一刻钟,陈老头的儿子过来把拖鞋放到他爸爸脚边,说:“爸爸,穿上鞋嘛,光脚踩在地上冷。”飞熊才放开陈老头扑到陈老头儿子身上用舌头舔起他的手来。它舔了陈老头儿子的手一会儿后,就在这个家里跑了起来,它先跑到陈老头的房间,见它的窝还放在陈老头的床边,而且干干净净。它又跑到饭厅的桌子下,见它吃饭的碗还干干净净地放在那里,喝水的碗中也盛满了清水。它很高兴,这一切说明它爸爸一直都惦记着它,一直相信它会回家。它再次扑到陈老头怀中,用舌头在陈老头身上乱舔,陈老头也再次抱着它用手抚摸它的头和背。

又过了一会儿,陈老头才像想起什么似的,放下飞熊,与送飞熊来的人一一握手,又请送飞熊来的人到家里坐了。当他知道了要不是这些人的保护,飞熊和他就永无再见之日的情况后,他马上叫他儿子在楼下的饭馆里去叫几个好菜,他要请送飞熊来的人喝酒。送飞熊来的人也打了电话给卤菜摊老板。过了一会儿,卤菜摊老板提着几斤卤牛肉和两只卤鸭子来到了陈老头家,这天中午,他们全都喝得脸上飞满了红霞。

两天后,陈老头和他儿子牵着飞熊来到了黄大叔家,他在这儿和黄大叔结为了干亲家。

三个月后,飞熊和妞妞结婚了。又过了两个月,妞妞生下了四个孩子,虽然这些孩子有黄有黑,但个个都长脚大牙,样儿都象飞熊。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日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上一篇:飞熊流浪记(二)下一篇:落日黄昏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