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可能雪崩

2019-12-21 21:18| 作者: 于泽军| 审核: 郭学杰|查看: 1582| 评论: 0

《《冰人梦》 第三十一章 可能雪崩 作者 于泽军》

于泽军  2019-03-26 03:39

 

凌暖一行人过叫号岭的过程。

          《冰人梦》 第三十一章      可能雪崩    作者  于泽军(五常市长山乡)
       
  高影俪倏地站起身情绪高昂地对东方醒大叔说:“一会我扛大白菜在前面带路,你也好缓缓劲吗?”说着板着不服输的脸捡起雪地上的大白菜袋子悠上了左肩,右手拾起东方大叔的黄波椤拄棒,学着东方大叔的样子吆喝了一声:“进山了!脚下留神啊!”还没等大家起身,再看高影俪踉踉跄跄往前迈了七八步,听得扑腾一声,高姑娘将白菜袋子撇出几米远,自己一头扎进雪里,只有两双靰鞡还露在外面。大家立马飞身扑过去,七手八脚地将高姑娘从雪窝子里拽出来。这回高姑娘齆声齆气地说:“这蹚路者不是谁都能干得了的啊?我是服了,唉!年轻地人哪!我想问一问?啊!……”高影俪先是说着的可之后就不由自主地唱了起来,高影俪有惊无险至悠声唱腔这一系列举动把大家逗得嘎嘎直笑。
  东方醒抬头环顾四周,从远处的山脊上朦胧飘散着一团白雾,东方醒急切告诉大家说:“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怕是要起风了,我们的加快脚步趁天黑前赶过叫号岭,要不然下起大雪就走不出叫号岭了。”
  大伙跟在东方醒的后头深一脚浅一脚奋力急行着,渐渐地一道夕阳光束由山缝中自上而下直至山谷从山缝东方喷射而出,把整个辐射范围内的安平镇许许多多村落映衬得似海市蜃楼般美丽。高影俪连呼哧带喘地说:“莫非叫号岭到了吧!”凌暖呼应着:“正是,你们看,夕阳余晖映衬下的安平镇多么像一幅美轮美奂画卷啊?真可惜我们这里没有画家啊?”大家已经走进了叫号岭,脚下的山脉是连绵着的,可就在此处却偏偏出现南北高出脚下几十丈长,宽不过三米陡峭的东西裂缝,有西北灌进来强劲的冷风吹打在身上真是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啊!两壁上柞树被劲风摇曳得沙沙做响,阴风沉沉更增添几分恐惧感。高影俪被吓得急急忙忙拽住凌暖的手拼命地追赶上东方醒,呼呼哧哧地问东方大叔说:“东方大叔啊!这为啥叫叫号岭呢?”东方醒斜眼看了高姑娘一眼说:“今年雪大尽量少发出大的动静,惊动了山神,山神发怒发生雪崩那可不得了啦!等走出叫号岭我再给你讲行不?”大家蹑手蹑脚沉静地走出叫号岭,东方醒深悬着心终于平静下来,回头望了望叫号岭兴致勃勃对大家说:“我们过了叫号岭就快到家了。”高姑娘跑到东方大叔身边疑惑地说:“东方大叔啊?这明明是个山缝子,咋就成了叫号岭了呢?”东方醒较有兴趣地说:“瞧你这孩子对新鲜事物总爱刨根问底的,那大叔就给你讲讲吧!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说话不像你们大学生那样有根有序,想到那就讲到那吧!这真真切切的故事我也是听我爷爷讲的,那是一九三八年也就是日本鬼子占领东北的第二年,日本鬼子把住在南北狼洞沟里的六户人家都赶到现在的叫号岭屯集中起来说是好管理,其实就是鬼子不敢进狼洞沟,年年沟里的雪深日本鬼子根本就进不去山里,怕老百姓造反。高姑娘你看咱长蛇山就像一个手托嘴腮卧睡的老人吧?狼洞沟村的这部分就像老人的头吧?北面的安福村和诸葛村就像老人的后背吧?山下的关夔村就是叫号岭正对着的曦河西岸一块平地,关夔村和叫号岭连在一起就像卧睡老人的脖子吧!这长蛇山绵延南北上百里,山势陡峭,树木茂密,土特产丰盛。你别小看这窄长的叫号岭,它可是咱乡周边六个村和榆林县曙光乡四个村进出安平镇的门户啊!日本鬼子把铁路修在曦浪河沿岸的平原地带,刚才说的十几个村的人们要想坐火车出远门就的走叫号岭这唯一通道。一九四一年的腊月也是个大雪封山年月,当时的叫号岭屯叫皇甫屯,在小年的那天这屯姓齐的老汉和大儿子赶着马爬犁在安平镇置办好年货后就急急忙忙地往回赶,可赶到叫号岭时已是张灯时分。突然间,神差鬼使马儿高举前蹄鸣叫,齐老汉爬下马爬犁站起身上前拽住马缰绳,马儿还是咆哮着,齐老汉向前俯身探望,隐约看见有六七条饿狼挡在路中,齐老汉疾呼儿子前面有一群狼怎么办,齐老汉死死地拽住缰绳,这爷俩高声叫喊着,可这群饿急的狼就是无动于中。齐老汉情急之下底声告诉儿子快拿出所有的二踢脚和鞭炮等我把马爬犁掉转过来时就开始燃放,咱俩也许能有一条生路,现在咱俩还继续加紧叫号,儿子说燃放二踢脚和鞭炮要发生雪崩那可不得了啊?齐老汉说现在也只能如此了,如果我俩能活着原路返回到关夔村找到老乡就能把咱爷俩送回家,说时迟那是快,齐老汉的儿子手急麻利,等齐老汉马爬犁刚一转身,齐老汉的大儿子将十几个二踢脚同时点燃抛向狼群的上空,紧接着又点燃一挂上千响鞭炮也撇向了狼群,霎时间只听得山谷轰轰作响,雪雾弥漫咆哮翻涌,齐老汉的儿子爬在马爬犁上弥漫的雪雾让他也只好如此,而齐老汉拼命地用鞭子抽打着受惊的烈马,马爬犁在弥漫的雪海里穿行着,不到一刻时分这爷俩就一溜烟似地来到关夔村的杨江店屯。齐老汉找来十多个亲属朋友个个手提钢叉高举火把送齐老汉爷俩过叫号岭,为了鼓舞士气他们齐声叫号,等来到叫号岭东山脚下时却惊奇地发现,山麓之中已铺满坚硬的积雪,忙乱之中有人高喊这里有狼的尾巴,人们高举火把陆陆续续又发现了六条狼的尾巴,原来叫号岭地势是东西底中间高,雪崩时山脊以东的积雪全部顺势涌向了山麓,把饥饿无力的七条狼全部推向山下了,大伙齐心协力把七条死狼用钢叉抠出,齐老汉把一条狼装上马爬犁,其余的六条狼分给杨江店来的亲属朋友们,杨江店帮忙的亲属朋友们将齐老汉爷俩送过叫号岭,拾起六条狼乐颠颠回村了。齐老汉回屯后扒了狼皮烹了一大锅狼肉请全屯的父老兄弟吃个喜,这事一传开,就惊动了十里八乡,把本已惊恐的叫号岭又增添几分恐惧感。高姑娘,其实叫号岭在有风天是风吹过就自然发出似狼的吼叫声,惊恐万状,阴森恐惧。解放后人们就把临近叫号岭的皇甫屯改名为叫号岭屯了。”
  凌暖回望叫号岭即兴赋诗一首《观叫号岭有感》七绝。
         叫号山遮日蔽天,
         穿入云里雾中间。
         飞雪飘逸填头翩,
          冰醉山腰似马鞍。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1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上一篇:艰难跋涉下一篇:号岭传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