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寡妇复仇

2019-12-23 10:12| 作者: 于泽军| 审核: 罗爱田|查看: 592| 评论: 1

《《冰人梦》第二十三章 寡妇复仇 作者 于泽军》

于泽军  2019-03-18 01:59

 

王寡妇复仇报复凌暖的简单过程。

  《冰人梦》    第二十三章       寡妇复仇        

作者      于泽军(五常市长山乡)
      
  凌暖怎能不知王寡妇的为人呢?虽然心有余悸但是主任这摊工作不容她心慌意乱。只能相机行事,即使是急风暴雨也只能闲庭信步。自王寡妇走后不到两个时辰,常兴信用社门前悄然来了一辆银白色面包车。车里坐着五六个男人,片刻从车上窜出两个秃头大汉,在一楼跟经警安警然打个照面说是找凌主任想办点借款,就直扑向凌主任办公室。安警然以为是正常的农户借款业务也没有多想。两个秃头大汉重重地敲开了凌主任办公室的门,那容得凌暖有思考的空间,一个秃头大汉抡起双手对着凌暖的脸部猛抽过去,凌暖本能的用双手来迎,凌暖被重重地抽了几个耳光,打得凌暖两眼直冒金光,凌暖刚直起身就被刚才秃头大汉抡起的拳头又砸个正着,几拳下了凌暖就像在云里雾里一般。眼睛似乎看不见东西了,鼻血顺着下巴滴落在办公桌上。凌暖想用手去摸办公桌上的电话时,另一秃头大汉抱起办公室内的茶几朝凌暖砸了过去,听得凌暖一声尖叫,紧接着听到咔嚓!啪!啪!玻璃清脆的破碎声。两个秃头大汉扫眼凌暖,凌主任头部鲜血直流,口吐着白沫,身体完全蜷缩在办公桌底下,早已昏死过去。两个秃头大汉见事不妙,疾风般地从二楼窜到一楼的东侧便门破门而出,飞身越过两米高的铁栏门,钻进早在策应的银白色面包车里,扬长而去。看来是来者不善啊!似乎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江湖老手,要不然怎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全身而退呢?银白色面包车后面紧随着王寡妇奔驰牌骄车也飞快地跑掉了。经警安警然听到声音对内勤人员大喊:“不好了,恐怕是二楼凌主任出事了。”坐班主任慕容杏红见状疾呼:“安警然还不快取枪!”李雨阳迅速锁上大门,所有内勤人员个个抄起桌边狼牙铁棒,争先恐后地直奔向二楼。“凌姐!凌姐!“凌姐!凌姐!……你没事吧!”不管职工们怎么呼喊,凌暖就像是深睡的婴儿不肯醒过来。这当口儿可吓坏常兴信用社的职工们,一时半伙大家拿不定主意,是打120急救呢?还是给凌主任的爱人杜秋实打电话呢?还是邵有剑见多识广饱读诗书拿准主意,先给秋实姐夫打电话,我听说脑震荡不能乱动。邵有剑满有经验地说:“把凌姐平抬到床上然后把颈上的领带和扣子结开,再擦去脸部的血迹,让凌姐苏醒一小会。”杜秋实接到电话赶到时以为是凌暖的头昏病又复发了呢?朝凌暖猛喊了几句:“凌暖!凌暖!你怎的了,可别再吓唬我呀?”秋实将凌暖的双腿轻轻弯曲用小木锤捶了几下凌暖的膝盖,又放下双腿捶了几下脚的涌泉穴,切了双脉,翻了一下凌暖的双眼,用听诊器和血压计测了血压。对常兴信用社职工们说:“是急性脑震荡没有脑出血,无生命危险,用几天药就能好起来,现在不能动得在办公室输液,到晚上用担架抬回我家医院继续输液。”
  当下得闲的凌暖其实早就钻进梦海里了。时光在隧道中穿行,仿佛时间也在不断地膨胀,拉长,再拉长,她独立一人在这里超光速地飞驰着,回到了儿时的故乡。稀稀落落的泥草房几十间,似曾熟识的父老乡亲们在蜓飞蝶舞百花盛开的时节各自忙碌着,阡陌之中是一群群嬉笑劳做的人们。有的赶着三牛大车往来田间;有的扛着锄头和镐头在往苗地行进;有的老榆树地下是穿得花枝招展姑娘正和小伙子依偎着甜甜蜜蜜地卿卿我我;有的成群燕子在老榆树上叽叽喳喳地陪伴着树下的恋人;也有成群的猪在西山的草地上啃食着嫩嫩清香野草;朱二丫和牛二小任由大猪和猪仔嬉戏撒野,朱二丫和牛二小抱在一起在草地打着滚沐浴在阳光照耀下的草丛里,光鲜鲜白花花的肌肤显得格外煞眼。猛然间,那儿时的伙伴还在村西山坡上玩耍,儿时的凌暖急不可待地站定在她们中间,问起上几日踢过野鸡毛毽子的下落,伙伴们个个呆若木鸡不肯应答,又问起和几个男伙伴的还在吗?孩子王大个子高从腰间抽出那用红蓝墨水涂过的木制,小凌暖上前直呼就是这把枪吧?真的是这把枪呀?尾部用红墨水涂过的,余下的部分是用蓝墨水浸润过的。大个子高刹那间挥动着那把红尾吧像是指挥千军万马一样奋不顾身地往山上跑,全然不顾脚下的野草斑驳陆离盛开的鲜花,二十几个伙伴一直呼喊着:“冲啊!冲啊!到山顶上杀鬼子去呀!”儿时的伙伴们那有男女性别感都紧随其后,窜过开着粉花山里红树林,又穿过密密的白桦林,伙伴们像是都要体现一下自我价值,拼命直扑向山顶。此时小凌暖全身向山坡倾斜同时向地上猛蹬一脚,飞一般地追了上去,她东飞一下,西飞一下,和伙伴玩得正酣时,……轰的一声便掉进时间黑洞中,超光速般忽忽下落,砰地一声摔在地上吓个半死。
      这才是《时光隧道》古体诗(歌行体)
           时光隧道似梦魇,

           少儿伙伴恰当年。
           有了木枪乐翻天, 

           红蓝涂抹皆好看。
           鸡毛毽子抢着玩, 

            劳作人们望得见。
           “在天愿作比翼鸟,

            在地愿为连理枝。”。
             别看别看千别看,

             看了心事如轩辕。
             爬到山顶追伙伴,  

             嗖的一声落山涧。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1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上一篇:赖“寡”还款下一篇:死里逃生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罗爱田 2019-12-23 10:23
【特约编审的话】:于泽军《冰人梦》至今日已全发完,我曾两次发信息给作者,未见回音。目的是想要求连续发,才不致章节凌乱,读者阅读不便。现在已全发了,也就这样了。
.

查看全部评论(1)